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五十四章一切只因我願意   
  
第五十四章一切只因我願意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一路狂奔到醫院,站在病房門口,忽然又止住了腳步.

我一直知道古政對我的心,可是我卻不能回饋給他同樣的情感,我見到他,又能怎樣呢?

我抱著頭,滑坐在病房樓道冰涼的地板上.

我該怎麼辦?

默默坐了許久,我才慢慢起身,緩緩打開一點門縫,心情錯雜地朝病房內望去.

病房里很靜,只聽得到古政均勻的呼吸聲.他應該是睡熟了,我看到他鼻子上塞住的棉球,哭著哭著,竟忍不住笑了.他這麼注意形象的人,現在鼻子塞著一個棉球,肯定不願任何人看他這個略微好笑的樣子.

我坐到他的床邊.

看著他往常神采飛揚的俊臉,此刻一片蒼白,剛堪堪止住的眼淚,又湧了出來.

我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淚,此刻,想起古政之前的行為,心里是又疼又恨,不由腹誹:"古政,你真的是個大傻瓜.你明明不能吃辣,為什麼每次還要遷就我.如果因為我,你吃辣引發了胃炎,怎麼辦?"

我一邊罵,一邊眼淚啪啪直掉.

這樣微小的聲響,卻驚醒了古政.

古政睜開眼,看到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伸手捂我的眼.

"谷微,別看.哥,現在樣子很挫."

我吸了吸鼻子,扒拉開他的手:"你別攔了,我都看全了."

古政暗啐一聲,回神看我,見我一臉淚眼婆娑的樣子,目光一頓,有些無奈道:"我沒事.代纏綿是不是誇大了哥的病情.就是流了一點鼻血而已,是我家老頭剛好來學校看到,才硬押著我來醫院住一晚.小題大做.其實,沒什麼事."

我瞪著眼睛看他:"古政,你准備以後還要騙我多久?你難受為什麼要死撐?你不能吃辣你就說,我自己一個人吃也好得狠.你是成心叫我心里不好受是嗎?"

想到自己忽略到古政吃辣時皺眉的微表情,我慚愧不已,原本強撐的一點理直氣壯瞬間消散,聲音也漸漸低了下來.

"真沒事."古政坐起身,扶正我的身體,幫我擦了擦眼角的淚,笑了笑,道:"別哭了,谷微.我以前有沒有對你說過,你哭起來,真的很丑."

我又抽抽噎噎了很久,才收住淚意.

對上古政似笑非笑的眼,我才想起來回擊他:"你鼻子塞住棉球的樣子也很丑."

古政燦然一笑,道:"那我們半斤八兩."

"古政,你一周後要去上海?"

古政本來是笑著的,聽我一問,立即收斂了笑意.顯然,他沒料到,代纏綿將這件事也告訴了我.

"所以,你上次來找我,陪我吃飯,是最後的晚餐?"我抽著鼻子,目不轉睛地盯著他,"代纏綿不告訴我,你是不是准備不告而別,一走了之?"

古政輕輕地促咳了幾聲,緩了緩尷尬,才道:"什麼最後的晚餐.哥又不是不回來了?不告訴你,就是怕哥走的時候,你要送行哭哭啼啼.不是跟你說了,你哭的樣子很丑.哥實在不忍直視你哭的樣子."

我心中百味雜陳.

古政終于看不過眼,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以後是要繼承家族企業的.我家老頭,讓我去上海實習一整年,也是想讓我收心,好好熟悉公司業務.我家老頭,知道我對你的心思,本來實習也不用一整年不回來,但他自從知道了你的事,就下了死命令."

我淚眼婆娑地看著古政,原來,在古爸爸心中,我竟然成了禍水一般的存在.難怪,當初,他會用那樣的眼神看我.

古政見我一副痛恨自己的樣子,安慰我道:"不過,你放心.有機會,我一定偷偷溜回來看你們."

我終于破涕為笑.

我一直陪著古政,直到次日他出院.

醫生說,他這次沒什麼大礙.我一顆懸著的心,才慢慢落下.接下來的幾天,只要古政在學校,我都陪著他.這或許是大學時代,我們難得的共處時光了.雖然,我能給他的,只是朋友式的陪伴,但已經是我能給的所有.

古政最喜歡聽我講童年趣事.我們常常會因為彼此孩提時代一次小小的出丑,梗著脖子爭論兩個人到底誰的遭遇比較慘.也會因為一個不算太好笑的笑話笑得前仰後合,完全沒了形象.

古政離開的那一天,很多朋友都去送他.

我和代纏綿站在人群後面,看著他和好友們寒暄,告別.

"代纏綿,對不起.我之前很多事情都做錯了.希望我們還是好朋友."

代纏綿本來目光一瞬不瞬地粘在古政身上,聽了我的話才微微回神,她看我一眼後,卻是故意裝傻:"你說什麼,我都忘記了.過幾天,我們一起去買考研資料吧."

我心中一暖,代纏綿永遠這麼不記仇.

古政走後,我真的要找點事做了.從高中時代起,我就一直想去北京,高考失利沒去成.考研,也許能讓我的心慢慢靜下來.

論壇被黑,第二天系統恢複正常.論壇能進後,我的帖子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這種能耐的人,只有古政和徐子睿了.

我起先並不知道是他們哪一個.但後來,徐子睿的繼續沉默和古政的調侃,讓我隱隱猜到了是誰.

應該是古政了.如果是大冰山,他不會到現在為止,都不聯系我.

"來,兄弟們,哥走之前,跟哥抱一個."遠遠聽到古政跟朋友們調笑.

有兄弟笑著擂他一拳:"古草,要不要這麼娘炮?搞得跟生離死別似的."

古政的目光穿過人群,定格在我身上,我聽見他笑道:"哥喜歡不行?換作平時,你們還沒這個機會呢.哥只抱女孩."

"好好好!難得古草你主動索抱,哥們幾個就一人給你一個'愛的抱抱’."

說完,幾個揶揄他的朋友,隨著他的目光追隨過來,看到他的目光所向,很有默契地笑起來,接著就是一個接一個地擁抱.

輪到代纏綿,她禮貌性地擁了擁古政,隨後便放了手,轉身離開.

古政微微怔了一下,隨後了然.他能理解她的驕傲和自尊.

輪到我了.

我露出最燦爛的笑來,古政在我面前站定,俯身看我,情深款款,是我從來未曾見過的樣子.代纏綿轉過了頭,而他身後的兄弟,不約而同地看向我們.

我坦蕩地伸出雙臂,古政心領神會,長臂一伸,緊緊摟住我.

他像是要用盡平生所有力氣,將我揉進他的懷里.

我踮起腳尖,笑著回摟住他的腰,他和徐子睿一般高,而我真的很矮,只能到他的肩膀:"你在那邊,要好好的.大上海燈紅酒綠,你可別忘了我們."

古政擁住我,貼了貼我的臉,默默點了點頭,然後閉上了眼.

半分鍾有多久?其實很短,但在這半分鍾里,我和古政卻覺得時間停止了.

我聽見古政輕聲笑道:"如果時間能在這一刻停止……."

我第一次聽見古政說出這麼孩子氣的話.

古政此刻笑得一點也不好看,我都看不見他眼角的笑紋.專家說,真正開懷的笑容,眼角是有笑紋的.

我也彎彎嘴角,對著他甜甜一笑.

我何其有幸,配擁有古政這樣的喜歡.

一刹那,並能不代表永.它永遠只是一刹那.所以,我們常常懷念幸福,因為它曾經出現,卻又那麼短促,幾乎數得出微笑的次數.

古政走了.

他說,這一年,他有空的話,會偷偷回來看我.但我卻清醒地知道,他肯定不會回來.

抹干了淚,我扯著嘴角,對著空氣咧出一個笑來,准備離開機場大廳.

"喂--蘇珊大姐?"我剛要轉身,一個渾身重金屬打扮的小帥哥躥到面前,攔住了我.我看看他,好像剛才古政送行的朋友中有這麼一號人物.

"……"我疑惑的看向他,蘇珊大姐?我好像長得一點也不像美國絕望主婦和英國蘇珊大媽吧.竟然叫我蘇珊大姐?!

"記不記得一年前英語角的吉姆?""雞母"?我百度又谷歌,腦子飛轉,總算想起這麼一號潮男在哪里見過了,原來是英語角的劍齒恐龍.

小帥哥眉眼一挑:"你說你叫蘇珊,我可記住你了."

我嘴角抽了抽,我就這麼隨口一說,他還真記下了我的名字.

"我不叫蘇珊,你認錯人了."我掉頭就走,瞧他這身打扮,雖然他長相正太,但我覺得自己跟他不在一個次元,所以,不想跟他過多糾纏.我只是心里奇怪,這麼大代溝一人物,怎麼和古政相熟.

"我今天知道你真名了,原來你叫谷微."劍齒恐龍火速追上了我.

"我是古政的表弟,我哥沒說讓你以後多照顧我?"劍齒恐龍調皮地眨眨眼睛,我虎軀一震,他這是給我這個蘇珊大姐暗送秋天的菠菜?

"古政的表弟?"你們哪里長的像了,雖然現在流行山寨,可也不帶你這樣山寨血親關系的,"沒聽說過."

"喂,你別走呀!不信,你回頭問問我表哥,我是他如假包換的表弟!"

見我要閃,這家伙干脆拉住我的袖子.

大庭廣眾之下,拉拉扯扯的,現在我本來就沒什麼心情,不由怒目相對:"松手."

劍齒恐龍看我怒了,識實務地放開了拉著我衣袖的爪子.

我扭頭就走,真是不想跟這"重金屬"有任何瓜葛,一個徐子睿,一個古政,我的腦容量就已經明顯不夠用了.

沒想到,他雖然松了手,但還是亦步亦趨地跟著我.

我剛鑽進出租車,他後腳就跟了上來.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他便喧賓奪主大喇喇在我身旁坐下,理所當然地吩咐司機回S大.完了,還偏頭對我閑閑一笑.

要多欠扁,就多欠扁.

出租車如離弦的箭一般駛離機場,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脾氣真爆.真搞不懂,我表哥怎麼會喜歡你?我以前的那些大嫂們,個個可都是溫柔似水."

我偏過頭,假裝看窗外風景,不想理他.

古政沒跟我說過有個表弟.所以,我不用敷衍他.

"古政是我表哥,你太不關心我哥了.居然,不知道我?"劍齒恐龍也不管我理不理他,自顧自地說起來.

我心里莫名的一緊.是呵,他或許真的是古政表弟,要不然,看他明顯小我們兩三歲的樣子,在那群送行的朋友當中,他是最不像古政同學的.他說得對,我的確關心古政太少.我但凡用心一點,就不會連古政不能吃辣都不知道.我多缺心眼啊.

"你也別內疚.感情上這事說不好,我哥一向在感情上無往而不利.這次,你讓他吃吃苦頭也好.你這是在為廣大女同胞報仇雪恨.他以前禍害的姑娘太多了.他去上海,反省反省,也不錯."

劍齒恐龍像是會讀心術似的,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

我臉色暗淡,沉默下去.

回到S大,見我臉色不再那麼臭了,下車前"重金屬"很正式地向我介紹了一下他自己:"谷微,你好,我叫佟小天."

我朝他點點了頭,算是告訴他,我記住他了.

好好的名字,叫什麼雞母.

"記住了啊.我哥要你好好罩著我的,以後有空再來找你."

"……"

佟小天的話,我直接當屁處理了.

回到寢室,我去找代纏綿.

"回來了?"代纏綿獨自一人站在陽台上,靜靜地望著黑黢黢的後山.天色已經暗下來,低矮的山只是影影綽綽的輪廓,在夜色里只顯得蕭索.此時的她,整個人隱在夜色里,仿佛嵌進這無邊的黑暗里,冷清又落寞.

我應了一聲,伸手攬過了代纏綿的肩膀,像是安慰她,又像是在給自己力量.

"你就這麼好嗎?古政為什麼就喜歡你,不喜歡我?"代纏綿終于哭了出來.

我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他沒眼光."

"就是!簡直眼瞎.不說別的,就說溫柔,我雖然不算什麼繞指柔,可比你是溫柔多了吧."代纏綿邊哭邊列舉事實,是呀,她比我溫柔,又懂生活情趣,詩情畫意江南水鄉那一套,她可比我更擅長.或許喜歡一個人是毫無道理可循的吧.

"是是是!你又溫柔,身材又好.他錯過你,絕對是他的損失!"我點頭如搗蒜,代纏綿能這樣跟我理論,說明她已經沒事了.

"錯!他沒錯過我,我也不會讓他錯過我的!"說著,代纏綿突然站直了身體,手握緊成拳,我知道這是代表永不放棄的動作,"我准備考研.古政說過,他畢業之後,會先跟著家里的叔伯們打理上海分公司."

代纏綿轉過頭看著我,堅定地說:"谷微,你相信不?我覺得我能追上他的腳步."

"嗯.我相信!"看著代纏綿,我忽然覺得很羨慕她,敢作敢為,認定了誰,就一往無前的去追求.這樣的人,才更容易幸福吧.看著代纏綿,忽然就覺得自己很懦弱,遇到什麼事,只要不想面對,就作鴕鳥逃避.

暑假到了,S大的校園漸漸空蕩.暑熱漸漸開始在S大的校園上空彌漫,讓人焦躁.

徐子睿依舊沒有消息.

春季學期應該結束了,可是他沒有回國.

小屁孩佟小天時常會來找我,在我無聊的時候,陪我打發日子.我最開始有點反感他來找我,可後來,經不住他牛皮糖似的死纏爛打,也就隨他了.不久,我從他相似的眉眼和說話的腔調里,確信他是古政的表弟無疑.後來,我想,這些日子,與其說是我罩他,還不如是他在陪我,替他哥古政陪我.

心浮氣躁的時候,我會去學校游泳館游泳.在水里,讓自己冷靜下來.

因為要複習考研,鍾寰,代纏綿和我留校,沒有回家.我和鍾寰准備考北京的學校,代纏綿准備考去上海,因為古政在那里.

徐子睿注定是要去北京的,他說過,當初選S大,也是因為S大的計算機專業,有保送清華的名額.

我這樣的選擇,在依舊沒有他音訊的時刻,多少顯得有些盲目.但我就想遵從我心底的選擇,如果徐子睿畢業後,出國讀研,我也不會為自己今天的這個選擇後悔.因為,北京,曾經是我們兩個人的夢想.

在一個炎熱的午後,我從S樓複習回來,意外收到了古政的郵件.

我點開郵件:

"谷微:

當你見到這封信的時候,哥已經離開S市半個多月了.沒有哥在的日子,有沒有很不習慣?

不習慣,就對了.哈哈.

那天晚上在醫院,你反複問我為什麼要陪你吃辣.其實,原因很簡單.我知道你懂,左右不過是一個'我願意’.我願意陪你吃辣,願意陪你……做任何事,只要你想.

其實,我不習慣寫郵件,感覺有點煽情.但有些話,我是個男人,當面說不說出口,也就只能通過郵件,跟你說了.

老實說,第一次見你,只覺得你是個看著順眼的小丫頭.如果說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地方的話,那就是長得還算萌.真的只是長得萌而已……雖然,萌軟正妹對很多男生是大殺器,不過,萌系的妹子並不能入哥的眼.哥的眼光很高的.

最初,我對徐子睿的興趣甚至大過你.不過,別想歪,只是兄弟之間的惺惺相惜,不是你腦瓜子里以為的基情.徐子睿雖然性格冷傲,但為人正派,對朋友義氣,有責任感,值得相交,哥很欣賞他.

徐子睿話少,即使跟他很熟之後,我們也很少聽到他提及任何姑娘,除了你.

所以,在看出他對你的特別之後,我就對你產生了強烈的好奇.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你到底有什麼魅力,一個小小的舉動,都能讓常年一張撲克臉的徐子睿動容,甚至失控.

看到徐子睿被你氣得變臉,看他吃飛醋,我覺得好玩.從小到大,我雖然女朋友不少,但從來沒有哪個女孩,能讓我情緒失控.說實話,我好奇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

很久之後,我偶然在一本雜志上看到,說愛情的產生,緣于最初對彼此的好奇.

一直以來我喜歡逗你,從前是單純覺得有趣,像是逗自家的一個妹子.後來,我才慢慢想明白,我無意之中,都是在效仿,只為跟你更親近.不得不承認,斗氣互損,拌嘴掐架,是青梅竹馬之間最為經典的一種親密相處方式.

哥羨慕,所以不知不覺中會無意識地模仿.

老實說,徐子睿那一套,對你來說,不太管用.要是我,早八百年前就表白了.他能忍這麼多年,我倒是挺佩服他的.說實話,看著你們,我替徐子睿著急得很.所以,出于仗義,我時常會對你旁敲側擊一下.不過,你真的很笨,還遲鈍的要死,敲敲打打對你完全不管用.我後來想,算了,就讓你們順其自然吧.是你的,始終不會跑,不是你的,強求也沒用.

在你和徐子睿的關系中,我一直充當兄弟僚機的角色.我也曾一度認為,我和你的朋友關系會一直持續下去.如果,以後真的有什麼改變的話,你成了徐子睿的女朋友,你也只是多了一個我"兄弟的女朋友"的身份.

我甚至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開始對你的一言一行特別關注起來的.

你總有奇奇怪怪的想法和行動,讓人摸不透猜不著,可越是弄不清,我就越想去探個究竟.

對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覺,曾讓我一度困惑.

我從來不相信日久生情.一個女孩,如果第一眼沒想法,那以後我都很難對她再有感覺.但這次,偏偏就違背了常理.所以,我困惑.又因為你是徐子睿的青梅竹馬,我一度惶恐.

提到"惶恐"這個詞,我自己都會笑,哥的詞典里,此前從來沒有過這兩個字.

很可笑吧,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向在感情上無往而不利的人,居然會瞻前顧後,想愛而不能.

哥一直自詡情場高手,原來卻是最不懂愛情的一個.

中間的許多細節,哥就不說了……我現在回想之前種種失常的舉動,大概都是因為我的潛意識里對你有感覺了.

等到我反應過來自己對你動心的時候,你已經是徐子睿的女朋友了.

朋友妻,不可戲.兄弟道義在那里,我只有盡量克制自己的感情.我甚至一度想通過認真交其他女朋友的方式來忘記你,不過可惜,統統沒用.

最後,我還是沒忍住.後來的事情,有點糟,也出乎了我的意料.是我對不起徐子睿,也讓你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其實,後來知道你也喜歡徐子睿後,我還是有私心的,我希望你們只是契約情侶,所以我時常自動屏蔽你故作不在意其實專注看向子睿的眼神.沒了那個荒唐的契約,你們就沒了關系.那樣,我就有資格,和徐子睿公平競爭.

之後,發生了徐子睿和鍾寰的事.你生病的那段時間,我特別想沖到醫院跟你說,跟我在一起吧.乘虛而入,我從來不屑,但那時在病房外看你偷偷流眼淚的無數瞬間,我都想親身實踐一回.去他媽的兄弟道義,我他媽就想跟你在一起!

那件事給你重創,同時,也讓我徹底清醒.認識了你將近三年,我從來沒見你哭成那樣.那是第一次看見,說實在話,嚇到我了.曾經有很多女生在我面前哭,你甚至都沒在我面前哭,但你卻是第一個讓我覺得心里難受的人.

那一刻,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麼上不了台面.原本的乘虛而入……只能放棄.不過,還好醒來的及時.

徐子睿出國後,其實,我還存了一點念想.直到上次找你吃飯,我終于死心.

雖然有點不甘心,但哥也認了.誰叫哥還想跟你做朋友呢.

谷微,你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哥真的挺羨慕徐子睿的.不過,哥也不虧了,能和你做一輩子的朋友,不枉此生.

雖然,最後一敗塗地.但我絕不承認自己在魅力上輸給了徐子睿,我想,他只是比我占了先機.二十年,煽情點說,是我輸給了歲月,輸給了時光……誰叫哥,不是你的青梅竹馬呢.如果哥和他調換,我猜你高中就是我女朋友了.

對了,徐子睿一周前回國了,在北京的互聯網公司QBD實習,你去找他吧.他別扭的很,知道你征友,能發瘋一口氣黑了學校論壇,卻偏偏不願跟你有半點聯系.這種怪咖,本來活該打一輩子光棍.但哥實在見不得你想念他的樣子,所以,還是偉大一回,做一次韓劇里完美的男二號吧,君子成人之美.

另外,畢業答辯之前,哥不會回來了.你不要怪哥不守信用,你得給我一點時間,容我哭一會兒,讓我好好緬懷一下自己的愛情.哥,是第一次這樣喜歡一個女孩……"

關掉郵件,心髒某處,開始鈍鈍地疼.

緩了好一會兒,我重重地吸了吸鼻子,才發現眼淚像蟲子一樣,爬滿臉龐.

他要我好好的,我就好好的.他讓我去找徐子睿,那我就去北京找到他,等到古政回來的那一天,一起為他接風洗塵.

我們說好,一起拍畢業照的.

上篇:第五十三章論壇征友,只為你在意    下篇:第五十五章請求原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