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五十七章先上車後買票   
  
第五十七章先上車後買票

g,更新快,無彈窗,!

"嗯……"我用舌頭舔舔嘴巴,渾身上下無限舒展,只是感覺自己背靠著一個熱熱的火爐子.

有點熱……

雖然是初夏,但今天北京的氣溫並不算高,為什麼會這麼熱?半睡半醒之間,我皺了皺眉頭.

我挪了挪身子,准備離後背的火爐遠一點.它貼得我好熱.可是,怎麼動不了?我再扭,卻感覺整個人似乎被一個超大型的火爐給禁錮住了.

我又掙了一下.

"別動."徐子睿慵懶的聲音自頭頂響起.

為什麼不能動?我又不是犯罪分子,你也不是FBI,你要我不動,我就不動?這人真是莫名其妙,我熱,想遠離熱源,跟他有半毛錢的關系?

再扭.閉著眼,我繼續像個軟體動物似地想逃脫巨型火爐的封鎖.

"說了別動!"徐子睿再次強調,此刻他的聲音怪怪的,甕甕的,竟帶了幾分嘶啞.

我不滿,嘟囔:"我不舒服."

我又蠕動了一下,這下,感覺到腰間莫名的力道一緊.我猛地睜開眼扭頭,准備飛個凌厲的眼神過去,以示對徐子睿的不滿.可一個眼鋒過去,沒殺徐子睿個措手不及,反倒自己被雷得虎軀一震.

移動火爐……居然,居然是徐子睿!

"你再動,我保證你待會會更不舒服!"大冰山咬牙切齒地哼道.因為聲音帶了一絲嘶啞,聽起來,並不具有恫嚇力,反倒有幾分性感.

雖然沒有威懾力,但到底是威脅.這人不是說不專制,不獨裁了麼?

我條件反射性地拿眼橫他,可此刻,大冰山懶懶地闔著眼,根本沒接到我的眼鋒,而我跟他的身體居然嚴絲合縫的貼合,如同兩個親密的勺子.

我眉毛抖了抖,被眼前活色生香的一幕,炸得差點元神出竅.

腰被徐子睿的雙臂箍得太緊,實在不舒服.我忍不住再次扭身,隨知一動,卻被禁錮得更緊.

我癟癟嘴,大冰山睡覺就睡覺,干嘛侵犯我的領土.我惱了.

"喂,徐子睿,你別以為你是病號,就可以隨便侵占別人的領土.就算你塊頭大,你要更大的地方,你胳膊也不用跟個長臂猿似地箍著我吧?把你的胳膊松開,我好熱,我不舒服,我難受."

"……"面對我的抗議,大冰山眼都沒睜一下,不過,好歹胳膊松了松.我舒服了一點,可腰依舊被他環著:"長臂猿?腦子里盡是些稀奇古怪的形容詞."

終于可以動彈了,我一扭身,准備自己解放自己.

沒有哪一刻,我像現在這樣希望自己瘦成一道閃電.我哧溜躥起,沒想到躥到一半,便一聲哀嚎:"哎呀!"

"咝……"

我吃痛輕哼,徐子睿則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剛才用力過猛,我居然撞到了徐子睿的下巴?

顧不得疼痛,我身體往上蹭了蹭,一邊伸手去揉徐子睿的下巴,一邊擔憂地連聲問:"疼不疼?"

"叫你不要動."徐子睿眉宇間一抹痛色,有些不自然地看我一眼.

仰頭對上徐子睿放大的俊臉,我忽然意識到我們現在的姿勢,太過詭異.一張大床,兩個親密勺子狀貼合的男女,我擦,要不要這麼違禁?

媽呀!這回出大事了.

我想沒也想,身形再動,于是,悲催地重蹈覆轍.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的後果就是,我躥到一半,又跌了回去.因為徐子睿的胳膊還摟著我的腰,這回我的額頭直接華麗麗地撞到了徐子睿的鼻梁.

"啊,徐子睿,對不起……"

我驚慌失措,顧不得疼痛,連忙伸手幫徐子睿揉鼻梁.幸虧大冰山這鼻子是原裝正版,若是做的,得被我撞折了.

"谷微,你存心的吧?"徐子睿一副很無語的表情,環在我腰間的手依舊紋絲不動,眼里一絲促狹,"說了別動,還動來動去.半年不見,膽子肥了,嗯?趁機吃我豆腐?"

"誰吃你豆腐了?是你抱著我,占我便宜好嗎?"我被大冰山雷得外焦里嫩.這都什麼人啊,你手要是放了,我能吃你豆腐?這人去了一趟美帝,強詞奪理這一套,倒學得挺好.

我無語地朝天花板翻了個大白眼.

"……你覺得是我在占你便宜?"徐子睿聲音微啞,說話又甕聲甕氣了.難不成我扭來扭去,把他又弄感冒了.懶得跟他爭論,我伸出手去探他的額頭.

燙!不僅額頭燙,他整個臉都很燙,身子也是.

"叫你別動!"徐子睿捉住我在他身上游觸的手,氣惱地吼我,瞳孔里都帶了不正常的猩紅.

我顧不得他跟我發脾氣,擔心地問道:"你是不是感冒加重了,我怎麼感覺你全身上下都很燙啊?肯定是光吃藥不行,我們趕緊起來……"

"唔……"我悶哼一聲,後面的"去醫院輸液"還沒說出口,就直接被徐子睿的親吻給吞噬掉了.

而我因為剛才驚訝張嘴,徐子睿的舌居然趁虛而入,直接開始在我口中攻城略地.

我霍然瞪大眼,望著幾乎跟我面貼面緊閉著雙眼的徐子睿,他不是感冒發燒麼?

我腦子里嗡嗡直響,剛開始訝異,後來慢慢想理清思路,可隨著徐子睿溫柔的親吻,我居然昏頭昏腦地閉上了眼睛,開始沉溺這溫馨的一瞬.

我的思緒漸漸被拉扯的凌亂不堪,我模模糊糊地由著本能抱著徐子睿.徐子睿的吻,由最初的溫柔,到後來慢慢變得狂亂.

徐子睿的放在我腰間的手慢慢向上,開始解我的睡衣扣子.

我本能地按住了他的手.寬衣解帶,不合法啊.

"徐子睿,我們不能……"我用力搖頭,想推開壓在我身上的徐子睿.沒結婚,這樣是無證駕駛.不行,不行!

"微微……我好想你……"徐子睿眼神迷蒙,埋在我耳邊歎息,無限溫柔繾綣.

我何嘗不是?我用力咬了咬唇,想到徐子睿為我放棄清華,為我做的一切,心中震動,忽然有了不顧一切的無畏.去他大爺的貞操觀念!我死士般地跟我老媽說了聲對不起,然後找到徐子睿的嘴巴,開始用力亂啃.

感受到我異樣的主動,徐子睿先怔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眸光一暗,更用力地吻住了我.

那一刻到來的時候,我一口氣哽在喉嚨,發不出半點聲音,只有不可思議地張著嘴,連呼吸都困難.

痛,很痛.痛得我連連搖頭,眼淚飛散.

徐子睿摟住我,無比溫柔地吻我的耳朵,臉頰,嘴角,鼻子,額頭……

他這樣的安撫,慢慢起了作用.

混沌之間,我似乎化成了一灘水,渾身癱軟得不可思議.

迷亂,沉淪.

整個人似乎是被揉弄到了極致,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恍惚間,感覺自己如同大海里的一葉扁舟,被海浪撞擊得飄飄搖搖,動蕩之間,只能攀附著眼前唯一可依靠的大冰山,跟著他晃晃悠悠浮浮沉沉.

好幾次,我幾乎要耐不住沖喉而出的尖叫.不過半秒,卻被徐子睿以吻封緘,尖叫又轉為悶哼.

他與我十指緊扣,我與他鼻息相聞.

不分彼此,消弭一切.

接下來,我的魂魄像是被丟進了水里,再也找不到蹤跡……

不知道過了多久,折騰了大半夜的我終于醒來.

夜色沉沉中,由于腦子還不太清醒,我一時半會還辨不清方向.等意識逐漸回籠,眼睛慢慢適應了屋內的黑暗,我才驚覺到身體上的不適.

我扭開床頭燈,忍不住一陣齜牙咧嘴.

我現在渾身上下都疼,整個人跟被大貨車碾過一遍似的.想著昨晚到關鍵時刻,我受不了那種不適應感,中途叫停,徐子睿那個大壞蛋,完全不理,猩紅著眼,嘶啞地吼完一句"做事情不能半途而廢"後,加大力道,一鼓作氣,差點讓我翹辮子.雖然,他後來見我哭得厲害,摟住我不停柔聲安撫,可這都改變不了他禽獸的事實.

小言都是騙人的.爽歪歪?銷魂?果然都是欺騙無知小女生的.

我嘟著嘴生氣,"咕咚咕咚!"肚子居然叫起來了.

"餓了?"徐子睿不知什麼時候醒了,居然好整以暇地看我,不知道看我變幻莫測的表情多久了.

我點了點頭.隨後,後知後覺地想起我的胳膊和鎖骨以上的皮膚被他盡收眼底,立刻窘了個大紅臉.實在有些不好意思,我"哧溜"一下,縮進了被子里,只留一個圓圓的腦袋在外面.

"早看過了,昨晚不過是加深印象而已."罪魁禍首此刻不僅笑出聲來,居然還唇角輕扯,十分惡趣味地說道,"況且,我對看過的東西,一向過目不忘."

大冰山的意思是,我都被他看光光了,現在遮還有個毛用?

"……"

我瞪他一眼,竟無言以對.好像,真的很多此一舉.

徐子睿見我臉上精彩紛呈,目光將我打量一遍後,才好心情地道:"不過,平時看你沒什麼女人味.上次外公家天太黑,也沒看太清.昨天親自檢驗了一下,發現你還蠻有料的."

大冰山多年不見的毒舌本色,居然重現江湖.

損我!我杏眼圓睜,抗議道:"徐子睿!你是人不是?"

考慮到你是個病號,我已經忍你很久了.

病號?以昨晚他那個架勢,哪里像有病?正常人都沒他有活力,好嗎?我伸手去探他的額頭.常溫,我再探探我的額頭,一樣.那昨晚……

"徐子睿,你早就不發燒了對不對?"我思路漸漸理清,頓覺自己上了大當.

徐子睿點點下巴,看著我懊惱的樣子,居然一臉的得意之色.

我虎軀一震:"也就是說,你昨天是故意的?"

大冰山挑眉,不僅不認罪,反倒倒打一耙:"非故意,是有人故意引人犯罪."

太惡劣了,我氣急:"我哪里故意?我又沒主動引誘你."

看著我對他吹胡子瞪眼,大冰山閑閑笑了.他一邊笑,還一邊捉住了我的手,用指腹摩挲了一下:"我叫你別動,你扭來扭去的,不是你害的?"

我拍開他的手,豎著眉與他理論:"你箍得我動彈不得,我當然要動了,要我是我害的,先要怪某人的咸豬手."

"誰叫某人身體冬暖夏涼.天熱,身體趨利避害,是本能."

"你……"我要哭了.我一個學法的,又沒辯過一個平時惜字如金的死駭客.

"咕嚕咕嚕!"肚子又響個不停了.

我一臉委屈:"徐子睿,你太壞了!"

我恨恨地罵了一句,轉過身子,自己生悶氣.真悲催,昨天被這人身體摧殘,今天又被他言語施爆,這會肚子又餓,好悲催.

徐子睿輕笑出聲,伸過胳膊來撈我.我向外閃了一下,避開他的胳膊.

"過來."徐子睿好聲好氣地叫我.

我哼了一聲,朝外挪了挪屁股,傲嬌地不理他.

"肚子不餓了?"徐子睿探過頭,湊在我耳邊愜意地笑.

"快餓掛了."我眉眼蔫了,偃旗息鼓.

"要解決溫飽問題,那就自己挪過來.挪過來,有肉吃."徐子睿繼續賣關子.

蝦米?我轉過身,疑惑地望了望徐子睿,這人恢複原位,一手撐著頭,雙眼含笑,正意味深長地看著我.真好看,大冰山很少笑,今天早晨居然笑了N久,弄得我都有點不習慣他這個樣子了.人長的好看就是好,連笑起來都能秒殺金剛.

我慢慢挪到徐子睿身邊,大冰山滿眼"孺子可教"的悅然,長臂一伸,將我攬入懷中.想起昨晚跟大冰山的親密,我心里一甜,順從地伸了手臂環住他的腰.這樣的感覺好像也不錯.感覺幸福滿滿的.

我們就這樣靜靜依偎在床頭,直到我的肚子再次抗議.

"徐子睿,肉呢?"我實在餓了,抬頭可憐兮兮地問徐子睿.

"在廚房.全聚德的烤鴨,在微博爐里熱一下……"沒等徐子睿說完,我跳下床,一陣風似地沖進了廚房.

徐子睿怎麼這麼有先見之明?居然料到我半夜會餓.轉念一想,不就是他害我這麼累.想到昨晚的瘋狂,我的臉瞬間又紅成了小番茄.難怪大家說這是個體力活.

可我都累得只剩下半條命了,大冰山卻還神采奕奕,一點不累的樣子?

體能真好.

"慢點吃."徐子睿看著我拿著烤鴨,在他面前大快朵頤,面色溫柔地提醒我.

我看他一眼,他突然這麼溫柔,我有些難以招架,于是一邊低頭猛啃烤鴨,一邊口齒不清地回他:"嗯."

吃了好幾口,我才發現徐子睿一點也沒吃:"你不餓?"

徐子睿展眉一笑,眼光在我身上一掃而過:"我被喂得很飽."

赤果果地調情!歐,賣糕的.

"咳咳咳!"我被大冰山的話噎得差點嗆著,"……"

我的臉再次紅成了猴子屁股.這大冰山一旦奔放起來,簡直是沒羞沒臊.

太太太……大尺度了……

"慢點,沒人跟你搶."看我連著嗆咳了好幾聲,徐子睿撈過我,幫我拍背順氣.

"還不是你害的?"我緩過來,看著悶騷的大冰山,鼓著腮幫子小聲嘟囔.

以前,多道貌岸然的一個男神啊,現在怎麼就變這樣了呢?走向神壇的徐子睿,簡直讓人接受不能.

見我吃得差不多了,徐子睿目光炯炯地看我:"我解決了你的溫飽,你是不是該感謝我一下?"

我啃了一口鴨脖子,吧唧了一下嘴角,沒明白他什麼意思.直到他的目光轉向我裸露在外的大白腿,我才虎軀一震.我擦,還來?這人是多不知饜足.

對上徐子睿意味深長的眼神,我眼珠子一轉.先下手為強,指不定他待會又有什麼邪惡的主意,小言里說在床上吃了甜頭的男人鬼主義最多.我可不要再上他的當.同一條河流,我不會再踏進去兩次.

我一把放下鴨脖子,捧著徐子睿的俊臉,"吧唧""吧唧"額頭,眉毛,眼睛,左臉,右臉,鼻子,下巴一頓好親,直把他一張俊臉親得滿臉肉油!

"徐子睿,小女子對你解決我的溫飽問題十分感激,特回饋以香吻數枚.滿意否?"說晚,我一抹嘴角,抓起剛放下的鴨脖子,一臉壞笑地繼續大快朵頤,"怎麼樣?貨真價實的香吻哦."

"嗯,好香."我閉著眼陶醉地吻著鴨脖子,哈哈,爆爽.

用這樣肥膩的吻,襲擊一向有潔癖的大冰山,看他還亂不亂想.

"谷微!"看著徐子睿一張滑稽的俊臉,對我吹胡子瞪眼,我哈哈大笑.

哈,這樣經典的瞬間,不拍照留影,好像對不起觀眾誒.于是,我偷偷拿出手機,打開相機.

"徐子睿,轉頭!"徐子睿拿我沒輒,臉上油膩膩的很不舒服,剛起身准備去洗手間,卻被我叫住,他不知我打得是什麼鬼主意,居然乖乖轉過頭來.

"咔嚓!"滿面肉油,乖乖,真有喜感.

"谷微!"徐子睿意識到遭了暗算,微微一怔,隨即反應過來,獵豹一般撲過來,欲奪我的手機.

眼見大冰山將我撲倒,我立即放棄抵抗.敵我力量懸殊,我不能跟他硬碰硬.我腦子一轉,靈光一閃,三十六計之圍魏救趙.

"哎呀,哎呀,哎呀……徐子睿,我好像噎住了,水……水……"我立馬雙眼翻白,吐出舌頭,佯裝岔不過氣來.徐子睿一急,顧不得奪手機,立馬起身去幫我拿水,趁這個當口,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照片秒速傳到了郵箱.這麼經典的瞬間,當然要琱[珍藏.哇哈哈哈.

"好點沒?"徐子睿拿回水,一邊拍我的背給我順氣,一邊關心地問我,我則難受地皺眉,裝虛弱,"好點了."

演技,絕對是影後級別.

"嘴巴擦擦."徐子睿似乎忘了剛才我偷拍的事,見我終于順過氣來,眼里是溢出來的溫柔.

他忽然這麼溫柔起來,我還真有點不適應.

"徐子睿,我們那個了……如果有寶寶了,你會不會對我負責?"我眨眨眼,忽然想起一個關鍵問題.昨天情不自禁,我們好像沒做安全措施.

徐子睿低頭看我,見我一臉擔憂,用指背刮了刮我鼻子,安慰我道:"這幾天是你的安全期,大概率不會有寶寶.想要寶寶,我們畢業後要."

我擦,大師,高手,專家啊,我的安全期都知道.

不過,他好像知道我大姨媽來的具體日期,又一向知道我月事准,他大致算算,推理出來也不奇怪.

我終于想轉他為何如此篤定,大冰山卻以為我還在擔心意外,幫我擦淨嘴角的油漬後,雙手抓住我的肩,無比鄭重地對我說道:"如果你還擔心,我們一回學校就結婚."

神馬?結婚……

看著大冰山眼里的點點星光,我徹底凌亂了.

上篇:第五十六章油鹽不進    下篇:第五十八章閃婚,蜜里調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