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五十八章閃婚,蜜里調油   
  
第五十八章閃婚,蜜里調油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子睿絕對是行動標杆.

當他拿著我們倆的結婚證,領著我走出民政局的時候,我的腦袋還有點懵.

一紙婚書,我就由少女變成少婦了.太刺激了.恍惚間,都不覺得這是真的.我捏捏臉頰,痛!再拿過徐子睿手中的結婚證,三個燙金大字,奪人眼球.

徐子睿低頭,揉揉我的頭發,朝我溫柔地笑.

這一切,都在提醒我,我婚了!而且,站在我身邊的這位玉樹臨風的S大男神,是我老公,從今以後他只歸我一個人所有.仿佛在他身上,蓋上了"歸我所有"的戳.

巨大的喜悅,瞬間擊中我的心房,接著,電流一般經由血管靜脈,直達四肢百骸.

沒想到,當初我隨口的一問,竟然無意促成了我們的閃婚.

似乎是怕夜長夢多,在過完暑假學校一開學,徐子睿就同我一起回了S大.

回想起戶籍科的老師將戶籍科借給我們時,微微抽搐的眉毛,我就想笑.

我們借戶籍卡的理由,實在讓人消化不良.

別人在大學期間借用戶籍卡,不外乎辦身份證,休學,護照之類,而我們理由居然是"結婚"!著實詭異,難怪管理戶籍的老師會驚得虎軀一震.

我仰頭,皺著鼻子,故作生氣地問面前的大冰山:"徐子睿,你是不是早有預謀?連國家幾時頒布新規定,大學期間大學生什麼條件可以結婚的條文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徐子睿刮刮我的鼻子,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道:"老謀深算算不上,多知道一點信息而已."

說完,他牽起我的手,道:"走,新婚第一天,帶你去吃大餐."

我回摟住他的胳膊,甜滋滋地應了一聲:"嗯."

徐子睿載著我去國貿的一家極具情調的餐廳吃完午餐,又將我送到公寓樓下後,才調轉方向盤,開車去了公司.他離開S市這麼久,公司一直由合伙的同學打理,期間公司事務都是通過視頻會議,電話和郵件通過,好在公司創業初期,雜事不多.這次,他去美國半年,在北京數月,認識不少行業大拿和IT精英,對公司的發展規劃,又有了些新的想法.

他的公司發展越來越好,徐子睿越來越優秀.而我自己,也要好好努力.

剛才吃飯時,徐子睿聽了我考研的想法,眉宇間一抹喜色,我知道他很高興我的決定.

北京,是我們兩人共同的夢.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複習.以前都是他停下腳步等我,現在換我來好好努力,追上他的步伐.

在公寓里看書,一直到暮色四合,還不見徐子睿回來.他五點的時候,打電話給我,他不回來吃晚飯,讓我自己叫外賣.現在都七點了,還不見他的身影.

揉揉太陽穴,我起身走到陽台,伸了個懶腰,發現長時間看書,脖子都酸了.我捶捶脖子,心想,他可能正忙,反正在家也是空等,還不如去樓下游泳池去游泳涼快一會兒.

于是,在房里找出泳衣,拿了手機,便下了樓.

運氣不錯,這個飯點,游泳的人極少.

我"噗通"一聲,紮進水里.瞬間,便感覺涼意席卷全身.九月的夏天,暑氣未褪.在游泳池里游幾圈,舒服極了.

雖然我還是只會狗刨式,但這一點不影響我的心情.我一邊游,一邊想起徐子睿初次教我游泳的樣子.當時,他可真夠腹黑的.居然,真敢將我往水里丟.我伏在泳池邊,呵呵笑出聲來.

"什麼事情,這麼好笑?"等到一雙腳丫進入我眼簾時,我嚇了一大跳.

"徐子睿?你什麼時候來的."我哧溜躥出水面,撐著手臂,坐上泳池邊緣.

徐子睿在我旁邊坐下,悠然自得道:"來了五分鍾了."

"怎麼不叫我?"我笑著問他.他一定是看到了家里我留給他的字條.來游泳,我怕手機被水打濕,留在換衣間的儲物櫃了.

徐子睿側身,幫我將黏在額頭的一縷發絲撥到腦後,說道:"你傻笑半天,一定是想到了什麼開心事.當然,不能打擾."

我輕捶了他一下,嗔道:"我哪有傻笑?"

徐子睿捉住我的拳頭,摟近我,在我額頭印下一個吻.這一吻,寵溺十足,讓我的心跳漏了半拍.

我隨即想到周圍還有別人,馬上推開他,臉紅道:"有人呢."

徐子睿環顧四周,失笑:"哪里有人?"

我這才抬頭,發現泳池除了我們倆,已經空空如也.難怪,他剛剛肆無忌憚吻我:"一會兒的工夫,怎麼人都走了?"

徐子睿挑眉,做出若有所思的樣子:"可能不想做電燈泡."

我噗嗤一聲,笑出聲來,目光戲謔地看著徐子睿:"原來,我們家大冰山也能這麼風趣幽默."

徐子睿聳聳肩,道:"我還有好多優點,你要慢慢學著習慣才行."

我抱住徐子睿的胳膊咯咯笑.

在我的笑聲中,徐子睿好心情地下水,在游泳池里俯仰自如,任意游弋.我坐在游泳池邊一邊用腳悠閑地踢水,一邊欣賞自己的男人.

我正欣賞得起勁,忽然腳踝被什麼物體一拉,我"哧溜"滑進了游泳池.我"救命"剛叫出口,就被一雙有力的手臂摟住了腰身.是徐子睿,又丟人到家.

徐子睿將我轉了個方向,好心情地彎起嘴角:"谷微,你什麼時候能改改在潛水區喊救命的毛病?"

"那你什麼時候能改掉偷襲我的惡習?"我嘟起嘴,伸直腿腳一勾,本能的勾住了徐子睿的腰身.我本來是無意識地舉動,卻讓徐子睿微微一怔.

我還沒意識到不妥,他看我的眼神已經變了.直到感受到他身體漸漸發熱,我才回過神來.眼見著大冰山的頭越來越低,在他快要吻到我的一刻,我快速松開腿腳,雙腳踢水,游向旁邊.

雖然這里現在沒人,可是待會指不定就有誰進來.誰知,我沒游了半尺,徐子睿大手一伸,便將我撈回.接著,抱住我游到岸邊,輕輕按住我的後頸,又是一陣深吻.

我本來掙紮來著,他沉沉的一聲"別亂動",就立馬讓我乖乖繳械投降.

不知吻了多久,直到我差點喘不過氣來,他才放開了我.臉紅,耳熱,心跳.大冰山,要不要這樣頻放大招啊.老這樣,我真的會心肌梗塞的.

我呼哧呼哧喘氣,大冰山只是氣定神閑地看著,嘴角溢出一絲惡作劇得逞的竊笑.

"壞死了.我走了."看他那樣子,我決定為自己扳回一層.于是,我爬上岸,洋裝生氣要走.

徐子睿一眼看穿我的小把戲,起身一把撈住我,不准我走:"陪我."

"那不要再那樣子了."我有些害羞地望望四周,實在擔心被當做觀摩片主角啊.要是被拍到Po上網,一則"小情侶公共場所鴛鴦戲水,尺度驚人"的微博,就能讓我們出名.

徐子睿點點頭,笑道:"好.待會回家繼續."

"……"我的臉再次不出意外地紅成了猴子屁股.

回到家中,徐子睿一本正經地開始處理公司事宜,我洗簌一番後,吹干了頭發,准備睡覺.

誰知,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一個滾燙的身體貼了過來.

"微微……起來,說了回家繼續."徐子睿附在我身後,一會兒吻吻我的脖子,一會兒咬咬我的耳朵.我被他弄得睡意全無,怕癢地推開他.

大冰山自從和我在北京一夜無證駕駛後,最近變得越來越變本加厲了.

雖然,現在做了防護措施,我不擔心中招,但我還是會不好意思.

他這樣黏黏糊糊,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我拍開了大冰山作亂的手,很認真地問他:"徐子睿,你從實招來,你是不是很小就開始覬覦我了?"

徐子睿翻身躺下,略一思索,用波瀾不驚的語調回道:"也不是很早,幼兒園吧."

我虎軀一震,果然是蓄謀已久.真早熟啊.而且和我猜想的一樣,他喜歡我,明顯比我喜歡他早一點兒.雖然我後來想明白,也許在少女時代,我就隱隱對徐子睿動了心,要不然,我也不會每次收到其他女生要我轉交給他的情書那麼吃味了.

不過,大冰山居然這麼沉得住氣.而且,在這麼長的成長時光里,他居然還能造成他討厭我的假象,讓我不知道他的心思.果然是,男人心,海底針.

眼見著徐子睿的手,又朝我的腰摟了過來,我連忙問下一個問題:"那從小學女生到少女到現在這麼長的時間,你都不怕我被人追走?"

見我這麼一問,徐子睿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我的頭發,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你心智發育晚,太遲鈍.不會."

擦咧,大冰山要不要這麼自信.

其實,也不盡然.前幾天,我還聽發小劉文敘偷偷跟我爆料.說從小學起,徐子睿就跟一眾發小撂話,不准他們任何人動我.按照徐子睿的霸氣,應該是不止發小,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這一路,想追我的男生,估計都被徐子睿威懾住了,才對我敬而遠之.

這人太壞了,害得我少女時代一度以為自己的長相不符合大眾審美,還自卑了好長一段時間.

我氣哼哼地問:"那徐子睿,你為什麼會懷疑我和古政有一腿?"

徐子睿本來興致勃勃,現在被我問得有些不耐,他抬起手,給我一記暴栗:"哪里這麼多為什麼?你是個十萬個為什麼?"

說完,他傾身過來我,欲吻我.

我頭一側,躲過這個吻,他的唇親到我的臉頰上,我嘟嘴抗議:"你不回答我,我就不讓你那個."

徐子睿無語地扶額,墨黑清亮的眸子望著我良久,直到我被他盯得老臉通過,才有些別扭地徐徐吐出四個字來:"關心則亂."

一句話,言簡意賅.

我心中一暖.太在乎一個人,才會失去理智吧.

徐子睿不知道的是,我這個人一向懶,甚至懶到一輩子只想躺在同一張床上,一輩子只想睡在同一個人身邊.

我這樣的人,連出牆,都懶得出.

我心中感動莫名,捧住徐子睿的臉,眼睛亮晶晶的:"徐子睿,從始至終,我都只喜歡過一個人.他姓徐,名子睿,字駭客,號冰山,他是S大各系少女的夢,也是我心中永遠的男神."

我款款說完,徐子睿有一瞬間的失神.

隨後,我便見他眼中有星光閃過,而後是撲山倒海的柔情.

見他少見的發愣,我羞澀地笑:"被我的甜蜜炸彈炸蒙圈了?我是想著完美愛情的結尾,怎麼也該來點高甜的東西嘛."

徐子睿顯然很受用,眉宇都揚了起來:"高甜……什麼意思?"

"就這樣,這樣,這樣."我捧住徐子睿的臉,親親他的臉頰,吻吻他的鼻子,啄啄他的嘴唇,這就是高甜嘍.

見我主動,似乎正中徐子睿下懷,他眸光一暗,忽然轉移話題:"問完了?可以那個了?"

我反應過來,在他所動作之前,搶先說道:"還有兩個問題."

大冰山無奈失笑:"問."

我思忖了一下,鼓起勇氣問出了徐子睿的禁忌:"你為什麼放棄去清華?前途難道比我還重要?"

徐子睿微微一怔,顯然沒料到我知道這件事的真相.也就是一會兒,他就猜出大概是徐子聰告的密.瞬間釋懷後,他挑眉道:"有實力,去哪里讀書都一樣.我認為用我四年大學賭你一生,值得.不過,其他人,我不建議拿前途來冒險."

何止是值得,明明是很賺好吧.

而且,是賺大發了.真是個有心計有籌謀的大資本家.

徐子睿支著額頭,一副大灰狼看喜洋洋的表情:"你只有最後一個問題了."

我對戳手指,歪頭看他:"你就這麼篤定會追到我?"

徐子睿掀掀眉:"這是男人的自信."

話音一落,他一傾身,就含住了我的唇.隨後,輾轉纏綿.

被他吻得七葷八素之間,我還不死心地問道:"你哪里來的自信?"

徐子睿忽然壞壞一笑,翻身壓住我:"從這里來."

他身形一動,我立刻羞得老臉通紅.

跟他說正事,他偏偏扯到這上面來.

閨房中的大冰山,跟平時傲嬌冷酷的他,簡直判若兩人.自從咔擦事件之後,大冰山何止是奔放,簡直是狂野啊.

甜蜜過後,我偎在大冰山懷里,抬眼看看他俊美無匹的睡顏,心想:其實,他還是有點害怕的吧.要不然,也不會大學也要在我身邊,一瞬不瞬地看著我.大學不比小學中學,大學變數太多,他必須看著我,不讓我從他碗里漏出去.

從小到大,徐子睿都試著做我世界里最優秀的人,可外面的世界那麼大,他也會怕我遇見比他更優秀的人,也會怕存在失去我那萬分之一的可能.

我們每個人面對愛情,都會患得患失.好在,在這漫長的二十年中,我們沒有丟失彼此.

陪徐子睿在公寓住了半個多月,他又飛去了北京.他在QBD的實習期為期半年,他之所以選擇QBD,是為了了解國內頂尖大互聯網公司的組織架構和學習它的運營之道.而我則回到學校,再次加入鍾寰和代纏綿的考研複習大軍.

鍾寰見我春光滿面的回來,再複習時格外專心,始終覺得蹊蹺.

在她一再審視的目光中,我終于跟她們坦白自己已婚的事實.

"什麼?!你真的跟徐子睿領證了?"三個女人被這個消息震得虎軀一震,不能相信.

我小媳婦般地拿出結婚證,忸怩著給她們看.

"干得漂亮!千里尋夫,收獲很大嘛."顧小西嘖嘖歎.

泥巴笑著打開我的結婚證,故作驚訝:"原來結婚證長這樣."

她看完,將結婚證遞給鍾寰,又眨巴眨巴水靈的大眼睛,向我取經:"說說,你怎麼搞定徐大神的?"

"額……這個嘛……"被問到敏感話題,我有點不好意思.那個事情怎麼說得出口?我腦中靈光一閃,眼珠一轉,撐著下巴胡謅道,"老實說,我也沒做什麼.只是,剛好我去北京的時候,徐子睿生病.我時機比較好.我去之後,就很細心地照顧他嘍.你們知道的,我這人平時不溫柔,一溫柔起來,可是要秒殺群雄的."

"噗……"

秒殺群雄?鍾寰很不給我面子地笑噴了.

"去你的."我笑著揮手過去,輕擂鍾寰一拳,"聽我說嘛!"

"喲喲喲!這嬌撒的."鍾寰有心揶揄,我真的是招架不住.

"鍾寰,別打岔啊."泥巴和顧小西直接用眼神阻止鍾寰插科打諢.

"嗯,剛說到我一般不溫柔,一溫柔可是要秒殺群雄的.你們想啊,徐子睿再冰山,再駭客,獨在異鄉又生病了,我去之前,他是'獨臥孤村不自哀’的悲慘狀態,發高燒39度,都奄奄一息了.我一去,又給他做飯,又陪他看病,端茶倒水的,親媽都沒我這麼盡心,他能不感動?聽過一句話沒?人在生病的時候,最脆弱,最容易被攻克.何況,大冰山,本來就對我那個啥嘛……"

"哇,果然很有道理.我覺得我有必要記錄下來."顧小西居然覺得我的胡謅很合情合理,要把我剛才一番言論記錄到她的愛情寶典里去.

"我也覺得應該記下來."泥巴也來湊熱鬧,這女人自從跟陳小生戀愛正常後,把他那一套車插科打諢學了個十成十,"谷微,剛才那段話,好長,你能再重說一遍嗎?"

哈,重說?我胡編亂造的,那些言不由衷的台詞,我哪能原話複制啊.

"你們只要記住一條,'人在生病的時候,最脆弱,是最容易被攻克的’就行了."還好,鍾寰給我打圓場,我才得以解脫.

"看你眼神向左瞟,就知道在說謊.用什麼手段收服徐大神的,如實招來."鍾寰拉過我,悄悄問我,我就知道逃不過她的火眼睛睛.

"哎,這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記得保密."我神色鄭重地對鍾寰說.

鍾寰點點頭:"嗯."

我附在鍾寰的耳朵旁,老臉爆紅:"其實是……"

"其實是,我咔嚓了徐子睿,所以……必須對他負責."為了維護我的形象,我機靈地交換了一下句子的主謂賓.

"……"鍾寰忍住狂笑,一臉的了然,卻不揭穿,還配合我道,"這麼狠的絕招你也用?"

我貌似無奈,實則自得道:"沒辦法了,對待冰山駭客,就必須放大招嘛."

鍾寰也很給力的附和我:"嗯,那倒是."

犧牲是大了點,但結果好像不錯.

上篇:第五十七章先上車後買票    下篇:第五十九章挑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