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六十章非常完美大結局   
  
第六十章非常完美大結局

g,更新快,無彈窗,!

散伙飯.

我們班的散伙飯和徐子睿他們班在同一天,6月11日.

各自選的飯店不同,但都在西苑外面的小吃街上.吃飯之前,徐子睿將我送進餐廳,才離開.離開之前,他嚴肅囑咐我,讓少喝點酒.我笑眯眯地答應他,但卻打算陽奉陰違.今天散伙飯,我再怎麼不能喝酒,多少是要喝點的.所以,在離開寢室之前,我將徐子睿幫我買的過敏藥,放進了包里.

酒菜一上桌,氣氛就熱烈起來.

大家輪番朝牛班敬酒,輪到我時候,牛班笑吟吟地摸著我的頭道:"谷微,你應該是我們班最早結婚的."

不是應該啊,牛班,是"就是我們班最早結婚的".

我想到藏在我衣櫃底下的結婚證,老臉一紅,點了點頭道:"我也這麼覺得."

牛班哈哈大笑,同桌的其他同學都跟著笑了起來.

鍾寰在我後面敬酒,牛班拉她在身邊坐下,語重心長道:"你這個孩子,能拿下你的人估計很少.女孩子,還是要學著柔軟一點."

鍾寰眸光晶亮,重重點了點頭,擎著酒杯,與牛班碰杯,隨後一飲而盡.

無比堅強的鍾寰,此刻,似乎被牛班擊中了心底最柔軟的那一處.

大學四年,牛班真的教會我們很多.她雖然只比我們長幾歲,但卻像一個大家長一樣,對我們關懷備至.

輪流敬完牛班,班里兩個因為被兄弟撬了女朋友而結下大仇的男生,握手言和.即將畢業的傷感似乎讓所有曾經無比在意的事情,都變得無足輕重.

接著,班里唯一的兩對班對,被大家起哄著喝交杯酒.

WC本來是個害羞的人,此刻,卻經不過大家的起哄,拉著紅著臉的顧小西,一桌一桌的接受大家的祝福.然後兩人勾起手臂,如同新人一樣,喝下交杯酒.

接著是剛才和兄弟冰釋前嫌的那一對.

氣氛嗨到不行,大家的笑聲幾乎要將包房的天花板掀翻.

我笑了半天,感覺腦袋有點重.

于是我搖了搖暈乎乎的腦袋,從包里尋出過敏藥,就著醒酒的番茄湯,一口吞下.

等到我腦袋清醒一點兒,再抬頭的時候,就看到隔壁桌一個沉默寡言的男生站了起來.他的目光透過人群,朝我們這邊飄過來,然後在鍾寰身上頓住.接著,他用力捏緊杯子,高高舉起,遙敬鍾寰的樣子,隨後深吸一口氣,中氣十足地對著我旁邊的鍾寰表白:"鍾寰!我他媽喜歡你!喜歡了四年!"

大家聞言,先是一震,集體吃驚.片刻後,包間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喝酒!喝酒!"大家起哄.

鍾寰有些動容,靜了片刻,擎著酒杯,徑直走到隔壁桌表白男生的面前,落落大方敬酒:"謝謝!不管怎樣,都謝謝你."

這個時候了,也只能是謝謝了.他喜歡這麼久,畢業才表白,多少有點垂死掙紮的意味.我忽然有些同情他.這世界上有太多人,因為懦弱,因為自卑,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錯過了自己最喜歡的人.

還好,我和大冰山沒有錯過.

表白的男生顫抖著手和鍾寰碰杯,一飲而盡的瞬間,哭了出來.

不知是委屈自己還沒開始就已經凋零的愛情,還是哀悼自己這些年全心全意暗戀一個人的美好青春.

鍾寰抱了抱他,眼眶也濕了.

氣氛一下子變得傷感起來.大家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開始絮絮叨叨地回憶這四年的同窗時光.

同窗四年的我們,畢業後各奔東西,或許此生不會再見.

這四年的快樂,或許在以後漫長的一生中,都不會再有.

這四年,對很多人來說,是最美的時光.

這四年,對很多人來說,也許意味著一生……

我倚在泥巴懷里,淚眼婆娑,又哭又笑.

牛班見大家傷感,舉著酒杯,鼓勵大家:"同學們,不要哭.分離是為了更好的相聚,我們一定還會有再聚的時刻.我答應大家,十年之後,我組同學會,到時候大家一定要來.最後,作為班主任,我祝我們班同學個個前程錦繡!"

大家抹掉淚,紛紛露上笑臉,起身朝牛班舉杯:"謝謝牛班."

"干杯!"酒杯碰撞在一起,發出悅耳的聲音.

氣氛終于重新熱烈起來.

"你好毒,你好毒……"和同學聊的正歡的時候,我包里的電話狂響起起來,我從包里翻出電話,"喂"了一聲,當即石化.

古政在電話里說,徐子睿他們班今晚聚餐的飯店失火了!

福記!對,他跟我說的福記.大腦當機了好一會兒,我才反應過來,然後抬起僵直的腿,發瘋一樣,沖了出去.

鍾寰追我出來.

"谷微,出什麼事了?"鍾寰的問話我來不及回答,眼淚就沖眶而出.

一路狂奔,我只聽得到耳邊呼呼的風聲.大冰山,你千萬不能出事.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你是有老婆的人,你要對我負責.負責不只是娶我就完事了……我們還未將我們的婚訊告訴大家,我們還沒有等到畢業後舉行婚禮,我們還沒來得及蜜月旅行……我們還有很長很長的人生要走,你不能就這麼丟下我.

徐子睿,你不准死.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丟下我.

跑著跑著,我的眼淚糊了一臉.

徐子睿的電話打不通了.

內心被巨大的恐懼侵占,我只是死死拽住電話,茫然地跑著,眼淚狂流不止.

終于到了.圍觀的人群將黑煙升騰的飯店圍了個水泄不通.消防車停在不遠處,消防車隊員神情肅穆地擎著水管,巨大的水柱沖向福記的大門.古色古香的福記,此刻濃煙滾滾,火勢駭人,不時有困在里間的客人被消防員救出,卻都是氣奄息息的模樣.

福記廊柱是古樸的木質結構,一旦著火,一切摧枯拉朽.

我掃視一下四周,不見徐子睿的身影.

我的眼淚更加洶湧,好不容易見到一個徐子睿的同學,我忙沖過去抓住他問:"徐子睿呢?"

那同學一臉哭相,搖了搖頭,我嚇得失控,大吼:"徐子睿呢?"

"他還在里面."不等他戰戰兢兢地說完,我心口一緊,就向警戒線沖去.

還沒沖出半步,就被追上來的鍾寰拽住了胳膊.

"你別攔住我."我也不知哪里來的蠻力,胳膊使勁一揮,就甩開鍾寰.鍾寰被我甩了一個趔趄,我也不管.

"徐子睿!"我帶著哭腔大喊,繼續往前沖.

下一刻,卻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死死箍住了腰.

"谷微,冷靜點!"

我回頭,幾乎是睚眦欲裂地吼古政:"你放開我,我要去找他!"

我一邊吼,一邊去掰他的胳膊.他用的勁太大,我掙不脫.我眼一紅,張開嘴巴,低頭就朝他的胳膊狠狠咬去.

古政悶哼了一聲,胳膊卻是收得更緊.

"同學,趕緊把你這位同學拉開,不要妨礙我們救人."消防員看到我歇斯底里的一幕,先是和古政溝通,隨後又有些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又安慰我道,"小同學,你沖進去也于事無補,只會讓情況更糟.我們會盡己所能,會盡量把大家都救出來.你別著急."

"谷微,聽話!"見我依然不聽勸,古政終于朝我怒吼一聲.

"谷微,沒事的."鍾寰抓住我的胳膊,安慰我.

我終于冷靜下來.可眼淚卻是像怎樣都流不完似的,啪嗒啪嗒掉個不停.

我想都不敢想,失去徐子睿,我該怎麼辦?

我靠著鍾寰的肩膀,眼巴巴地望著福記的大門.我多麼希望,下一個被消防員救出來的人,就是大冰山.

"聽說有個大帥哥本來可以出來的,可聽見一間包房里有小孩的哭聲,又轉身沖進去了……"

"唉……現在還沒出來的人,估計活不成了.消防隊員能救的都救出來了."旁邊有圍觀的群眾低聲討論.我虛弱得幾乎連一個字都承受不起.徐子睿,徐子睿,徐子睿……喃喃自語之間,我軟軟地倒了下去……

我像是被夢魘住了,夢里一直哭一直哭.

"微微,你醒了?"我睜開腫脹的眼,映入眼簾的是我爸媽還有我妹三張關切的臉.

"爸,媽,徐子睿沒事對不對?"我第一時間想起徐子睿來,緊張地抓住我媽的胳膊,急切地問,"他後來被救出來了,對不對?"

我媽點了點頭,我松下一口氣.可隨即又想到,我爸媽都來了,那谷爸谷媽肯定來了,徐子睿一定入院了.

"徐子睿在哪?我要去看他."問完我就打算下床.

"你這孩子,自己還在輸液呢.輸完再去看小睿?"我媽難得語氣溫柔地哄我.

我求助地望望我老爸,我老爸看了看我老媽一眼,得到應允後,按了病房的呼叫服務,隨後安慰我道:"小睿沒事.醫生說他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他身體很好,已經醒了一次,就是眼睛被濃煙給熏傷了,醫生說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就恢複了,這會你徐爸徐媽還有子聰在病房照顧他呢.

"爸,媽,帶我去看他!"我要去見徐子睿.

"先等護士來,幫你撤了輸液管."

來到徐子睿的病房,看到徐爸徐媽二老憔悴的臉,我的心瞬間揪了起來.

"谷微姐."子聰最先看到我.

我朝他虛弱地一笑.

徐子睿安靜地躺在床上,周身沒有什麼明顯的燒傷痕跡,眼睛上卻蒙了白白的幾層紗布.

紗布背後,是徐子睿那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眼睛.

那雙眼睛,曾被我氣得滿布怒紅,也曾因我而深情款款.

如果他有的眼睛有什麼萬一,這麼驕傲的徐子睿,他要怎麼辦?

"微微……"徐媽的眼眶還是紅的,顯然是剛剛哭過.就連經過了大風大浪,一向處事不驚的徐爸,都像是一下子被擊倒了.

我喃喃自語,像是寬慰徐爸徐媽,又像是自我催眠:"徐爸,徐媽,子聰,徐子睿不會有事的,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我害怕那樣的萬一.

徐媽抱著我,眼淚嘩嘩直流.

"我們先出去給大家買點吃的,你們倆說說話."徐爸歎了口氣,這個意外,仿佛一夜之間讓身材偉岸的徐爸瞬間蒼老.

我紅著眼,點點頭.

四老和子聰我妹都出去以後,我輕輕關上門,拉過凳子,在徐子睿床邊坐下,輕輕握住他垂放在身側的手,貼在頰邊,潸然淚下.

眼淚啪嗒滴在他的手臂上.

徐子睿的手動了動,像是醒了.

"微微,你在哭?"徐子睿一下子就猜到是我.他抬手用手背觸了觸我的臉,像是安撫.

"眼睛疼不疼?"輕輕摸著他的手,我傷心難過得要死.

"我不疼.微微,別哭."徐子睿輕輕擦掉我臉上的淚,竟笑了笑,"還好沒毀容.差一點,我就變丑八怪了."

這個時候,大冰山居然難得的說笑.

我抽了抽鼻子,故意哼道:"你這麼不要命的救人,到底有沒有一點顧念到我?你可是有家室的人."

徐子睿神情一肅,良久後,緊了緊和我交握的手道:"知道失火的那一刻,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

可是因為善良,看到手無縛雞之力無法自救的小孩,你卻又忍不住舍身相救.

我淚眼朦朧地望著眼前的男人,心底那股無法言說的愛和喜歡恣意翻滾.

"微微,你又在哭?"見我半天不說話,徐子睿終于還是歎了口氣,"谷微,你要再哭,把自己哭殘了,我就不要你了."

"你敢?我這一生都會跟個牛皮糖似地緊緊粘著你,讓你想甩也甩不掉!"我惡狠狠地說完,偷偷抹掉眼淚.

徐子睿笑了,我也跟著笑了.

好人有好報,徐子睿的眼睛一定會沒事.

醫生給徐子睿拆紗布的時候,看著纏在他眼睛上的紗布一圈一圈撤下,我的心也跳到了嗓子眼.我們每一個人,都緊張得要死.

老天保佑,徐子睿的眼睛沒事,沒事.只要他的眼睛沒事,我少活十年都行.

我拽緊拳頭,在心中默默祈禱.

紗布終于全部拆除,醫生一點一點引導徐子睿:"慢慢睜眼,光線太亮,剛接觸光亮,眼睛可能會有些不適應."

徐子睿眼睛緩緩睜開,我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我先是一喜,可隨後卻隱隱覺得害怕,徐子睿無法跟我對視,他似乎並未接收到我的目光.他的雙眼,依然深如古潭水,卻沒了往日的清亮,此刻,甚至顯得有些空洞無神.

"能看到嗎?"醫生問.

徐子睿似乎也意識到不妙,他努力睜了睜雙眼,隨後徒勞無功地搖搖頭.巨大的絕望瞬間就要擊垮我.

"醫生,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兒子還是看不見?"再鎮定的徐爸也到了崩潰的臨界點.

醫生又細致入微地用器具照了照徐子睿的瞳孔,隨後微不可查地搖了搖頭.

他的搖頭動作,似乎意味著巨大的絕望即將席卷而來.

"你們出來了一下,我們再詳細談一下病人的病情."醫生也顯得很疑惑,說完,帶著四老離開了病房,子聰也很擔心他哥的情況,跟著去聽他哥的情況.

"谷微,我沒有能力再照顧你.我們……離婚."徐子睿沒有崩潰,沒有歇斯底里,反倒是讓人駭然的鎮靜.他灰心了,灰心到連我都不要了.

我"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一邊哭一邊惡狠狠地對著徐子睿大吼:"就算你瞎了,也不離!你把我谷微想成什麼了.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你居然還有怕連累我而要跟我分手的想法.沖著你有這個想法,你看輕我的感情,我就……"要咬你.我又氣又恨,一把扒拉過徐子睿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

"谷微,我是病號……"我這一口不輕,徐子睿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氣.

雖然他是病號,身體也恢複地七七八八了,可他竟有這樣的想法,還是欠咬.

我管你是不是病號,你要跟我離婚,我就要咬你.

我繼續嚎哭,一邊罵徐子睿是壞蛋,一邊拿拳頭捶他.

"別哭了.說了,你哭起來,真的很丑.看,眼睛都腫了."徐子睿捉住我揮舞的拳頭,傾身撈過我,幫我擦眼淚.

"誰叫你說那麼負心的話."嘎,好像有點不對勁啊,他怎麼知道我眼睛哭腫了?他剛才隨手這麼一撈,竟然精准地抓住了我揮舞的拳頭.

"你的眼睛看得見?"我愕然,心中狂喜.

徐子睿點頭,臉上閃過一絲說謊的不自然.所以,他剛才……是在誆我?

剛才四老和弟弟妹妹都在陪著他演戲?

演技不錯嘛.但是,這樣惡作劇的謊言,簡直讓人怒從心底起,惡向膽邊生:"你剛才騙我?"

徐子睿摟住我,撫了撫我的頭發,道:"我昨天拆的紗布,眼睛沒事.今天,我讓爸媽他們陪著我演戲,是想給你個驚喜."

大壞蛋,害我這麼擔心.

徐子睿下巴抵住我的頭,想起昨天拆紗布的經過,心有余悸:"昨天拆紗布的時候,我真怕以後永遠都看不見你了.真的,怕."

"我也好怕."見他這樣情深款款,我再大的氣也消了,我伸出手抱住徐子睿的腰.

徐子睿低頭吻了一下我的額頭:"等我一出院,我們就把結婚的事告訴爸媽."

我偎依在徐子睿懷里,想象著爸媽他們震驚的樣子,呵呵笑了:"嗯,你說他們會不會驚訝得眼珠都掉下來?"

大概也許可能會,然而未必不見得.

徐子睿笑:"這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就這麼抱著,絮絮叨叨地聊天.

畢業很久之後,徐子睿有天忽然問我:"如果吃散伙飯時,我真出事了,你怎麼辦?"

我瞪他一眼,呸呸呸地說了好幾個"童言無忌",隨後才惡聲惡氣地回道:"如果你真翹辮子了,那我一定要做你的掘墓人,把你從墳墓里挖出來,然後跟喜劇片里的星爺一樣,以天下無敵的罵人神功,將你罵到起死回生.我才不會讓你這麼早就解脫呢."

後來某天,在我們新家的廚房,徐子睿從背後摟住我,又舊事重提,問我如果他真瞎了,我們又要在一起,我有什麼打算.

我挑挑眉頭,一邊專心炒菜,一邊淡然答道:"如果你真要瞎了,我估計你得去干按摩了."

"按摩?"徐子睿環住我腰身的手臂忽然一收,下巴抵在我肩頭,蹙眉納悶,"怎麼講?"

我扭過頭,在他俊美無匹的側臉,輕輕啄了一下,隨後不懷好意地笑道:"徐子睿,你沒聽過盲人按摩麼?聽說好專業的,而且據說比較能掙錢.我覺得你干這個應該會很有前途.到時候,我們開個按摩店,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美男按摩’.怎麼樣,嘿嘿,不錯吧?"

"谷微……!"

(全文完)

上篇:第五十九章挑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