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一婚到底:搶來的老公第223章 :這個,叫做'虛偽的偉大’吧?   
  
第223章 :這個,叫做'虛偽的偉大’吧?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23章 :這個,叫做'虛偽的偉大’吧?

"言煜,你幫幫我好不好?"岑一柔見他停滯了一下,立馬變得越發委屈起來,哭紅的眼眶更是顯得楚楚可憐,輕易便讓人不忍心拒絕:"言煜,我,我只要每天能稍微練習一下就可以了,舞蹈室哪怕是只借給半個小時,我也很滿足了啊,你幫我跟止凌說說好不好……"

說著,岑一柔忽然松開了拽著蕭言煜的一直胳膊,雙手拽向他另一只胳膊,委屈巴巴看向了不遠處的舒止凌.

舒止凌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可嬌小的身軀已經崩得緊緊的!

那是她的丈夫啊,為什麼她就能那麼肆無忌憚的跟他撒嬌?

明明她才是蕭言煜明媒正娶娶進門的妻子,結果現在在異國他鄉的俄羅斯,她卻仿佛一個囂張的小三般……

"蕭少夫人……"醫生是個年輕的中國女人,見狀忍不住開口輕喚了她一聲,但也並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舒止凌澄澈的眸只安靜看向蕭言煜,垂落身邊的小手無意識握成了小拳頭.

"岑一柔,你……"蕭言煜見狀,連忙想擺脫岑一柔,可她拽得緊,也或許是她引起了他保護弱小女人的古欠望,反正一時間蕭言煜並未擺脫得掉,只是隱隱有些慌亂的看著舒止凌,仿佛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一樣,那雙青墨的眸底第一次盛滿了疑惑,不安和不知所措.

舒止凌看眼米修雅,又看看蕭言煜和岑一柔之間理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一下有些火,怒道:"岑一柔,能不能請你丟臉別丟到國外來,這里是俄羅斯,不是江城,你在江城里已經名譽掃地,現在還想壞了你在俄羅斯的名譽嗎?就算你不在意,江城舞團也會很在意的吧!"

舒止凌說這番話的時候,沒用中文,也沒用俄語,而是用了在場所有人都能聽懂的英語!

米修雅現在正在學習中文,但這樣長篇的中文她還是聽不懂,舒止凌知道她有可能會誤會什麼,所以干脆直接用英文說,這里可沒人不會英文,就算真的不會,她用的全是簡單詞彙,稍稍回一下神還是能聽懂的,果然,米修雅聽了舒止凌的話,便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岑一柔.

岑一柔的臉色一下變了些,柔軟嬌俏的小臉上都是無助:"止凌,我……"

"岑一柔,你現在挽的那個男人,是我的丈夫,請你自律,也請你自重!"

不等岑一柔開口說話,舒止凌便直接點穿,旁邊的米修雅果然愣神看向了岑一柔,眸底都是不可思議.

岑一柔一下慌了,連忙轉頭跟她解釋:"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米修雅,事情是這……"

"難道,他不是我的丈夫嗎?"舒止凌再度打斷她,腳步向前一步步走向她們,嘴角揚著笑看向蕭言煜:"或者你想問問蕭言煜,他是不是我的丈夫?"

舒止凌只提及了'丈夫’一次,其他有關感情的東西卻是絲毫不敢觸碰.

自此,她依舊不敢確定自己在蕭言煜心里的位置!

蕭言煜見狀,這才有機會挪動腳步走向舒止凌,安靜站在她旁邊,蕭言煜直接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他是誰的!

舒止凌心髒的位置微微一顫,卻不敢回頭看他一眼,只繼續看著岑一柔說:"岑一柔,我給足了你面子,你可千萬別給臉不要臉,我為什麼不讓你進舞蹈室,米修雅不知道,難道你自己心里還沒點兒數嗎?"別逼她在異國他鄉做得太絕,她發起火了,她自己可都怕的啊!

米修雅臉上的疑惑越來越大了,岑一柔見狀,委屈抿緊唇瓣,干脆一把拽著米修雅進了電梯里迅速離開.

舒止凌下意識想追上去,身後的蕭言煜卻一把拽住她:"你想干嘛?"

舒止凌莫名就覺得蕭言煜這是要護著岑一柔,正欲發火,他就怒道:"舒止凌,穿著舞鞋到處跑,你是覺得你的腿已經徹底好了是吧?就算是徹底好了,你也想再把它弄傷了,是不是?"

一句話,舒止凌這才回過神自己還穿著柔軟的舞鞋,就算酒店里到處都有地毯,但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旁邊的醫生和舞蹈老師見狀乖乖回到了舞蹈室,舒止凌稍稍冷靜了一下也跟著進去了.

蕭言煜站在門口無奈看著她,雖然他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但他卻知道要怎麼站隊.

蕭言煜完全沒發現,現在的自己莫名有些……怕舒止凌?

舞蹈室里,舒止凌的情緒被岑一柔弄糟糕了,此刻的她急需舞蹈來宣泄.

醫生上前幫她檢查了一下後才允許她跳舞,舞蹈老師早早就做好准備,陪著舒止凌一起熱身,一起舞蹈.

米修雅,米修雅……

她還有機會跟她一起跳舞嗎?

夢想,是舒止凌現在唯一剩下的東西了,她絕不能丟了!

……

另一邊,岑一柔拽著米修雅從電梯里來到酒店的咖啡廳,兩人剛剛坐下,她便開始委屈的訴說著:"抱歉,剛剛讓你看見那樣的場景,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壞女人啊?"岑一柔自嘲著,嘴角的笑卻看上去那麼柔弱,仿佛只要米修雅說一句'是’,她立馬就能在她面前哭出來般.

米修雅沒說話,只安安靜靜坐在對面看著她,眸底的光顯得有些深沉.

岑一柔握緊了手里的水杯,這才開口:"其實,剛剛那個男人曾經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倆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時,我的朋友出現了,就是你剛剛看見的那個女人,她叫做舒止凌,那個時候,因為我男朋友家里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我又知道我的朋友很愛很愛我男朋友,所以我退出了."

米修雅聞言,眉梢微微挑了一下,端起面前的水杯靜默無聲喝了一口.

這個叫做'虛偽的偉大’吧?

還是說,她知道她的一些經曆,現在正在用兩人稍稍有些相同的經曆來拉近距離?

米修雅疑惑看向她,從頭到尾沒打算說話.

岑一柔見狀,繼續道:"米修雅,我知道你曾經也被好朋友搶走了未婚夫,這一點上,我們還有些相同."說著,岑一柔苦澀的揚起了笑:"只是,你跟我又不一樣,你是無意識被人搶走的,而是我是有意識將未婚夫給拱手讓出去的,誰讓,她家對我家有恩,又誰讓她是我的好朋友呢?"

岑一柔說得很偉大,可在三觀正常的米修雅眼里看來,她卻宛若一個瘋子般……

特別當岑一柔開口:"米修雅,你知道嗎,有的時候,我很想把我未婚夫搶回來,不論用什麼樣的手段……"

上篇:第222章 :這是,傳聞中的'妻管嚴’嗎?    下篇:第224章 :被自己的好朋友搶走了未婚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