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溺愛成癮:三爺寵妻請低調第兩百五十二章 最壞的打算   
  
第兩百五十二章 最壞的打算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兩百五十二章 最壞的打算

她現在腦子里真的很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封淮緊問:"因為忘了我,所以你接受了他,對嗎?"

"不,我沒有."

"錄音里說的清清楚楚,你是因為對我有愧疚背叛感,所以才回到我的身邊,你對我,並沒有愛,是不是?"

倆人一言一句,氣氛越來越緊張,林瀧情緒有些崩潰,抱著頭蹲下身來,哽咽著:

"我……,你不要問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感覺現在的封淮就像是一個全身武裝的戰士似的,他在攻擊,在攻擊他的敵人,那般冷漠無情.

身邊的椅子一動,只見封淮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那低垂的眸中難以掩飾的失望甚至是痛楚:

"林瀧,自從你回來,我給過你很多次很多次的機會讓你坦白,可你選擇了隱瞞."

"我,不是這樣的,封淮,你相信我,我……我……"

林瀧只是一個勁的搖著頭,幾乎一直在重複著這一句話.

"我有選擇相信過你,我也選擇過尊重你,可你回報了我什麼?"

因為以前的種種,他很清楚的知道她對他的霸道和掌控不喜,不喜歡他過分干預她的空間和私有生活,所以他一直在克制退步,只是因為他愛她.

現在,她把他的愛當做了戲耍的玩具嗎?

好玩嗎?

他像個傻瓜一樣被蒙在鼓里,像個奴隸一樣把她供著寵著,這樣她會很有成就感嗎?

"封淮."她此刻卑微地伸手抓住他的褲腿,細弱出聲:

"我現在腦子里很混亂封淮,我只有半個月的記憶,這半個月我記得很清楚我真實的情感,我是愛你的,孩子也是你的……"

話音一落,封淮眸中閃過一抹諷刺:"所以,你不否認之前的所有?"

不否認之前跟嚴翰在一起的事實,不否認對他的情感出軌,甚至連她失蹤時遭遇強暴,以致于傷了腦子的事實也不否認嗎?

人心真是矛盾,他一方面多想她這樣一直否認,一方面卻打從心底不相信她現在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這只是她想要掩蓋罪行的托詞而已.

"我……我不知道,我不可能會……,"

"那也是你的真實情感,不是嗎?"

"封淮……"

封淮闔眸深吸了一口氣,低啞了聲音:"你不要叫我,你現在每叫我一聲,都像是一根肉眼不可見的細針一樣紮在我身上,那是一種折磨."

她每次叫他的時候,他都會產生一種錯覺,覺得她聲音是那般的好聽和溫柔,那是獨特的,聲音里所包含的情感,只是對他才有的.

封淮赤裸拒絕的態度讓林瀧只覺得心更加涼了,她松開了他的褲腳,輕顫了眼眸:"所以,你不要我了?"

"……,"

封淮沉默著,他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至少,現在,他腦子里很亂.

良久的沉默之後,封淮終究抬步,作勢就要離開--

她伸手拉住他的手掌,努力克制自己的哭泣,出聲挽留:

"封淮你別走,你相信我好不好."

"你連自己都不相信不確定,你怎麼讓我相信你?"

一句不帶任何情感的聲線溢出,至終,他沒再看她一眼,狠心將她手甩開之後,大步離開了臥室.

"……,"

林瀧坐在地上,眼看著封淮的身影消失在視線當中,心中的悲痛和委屈再也沒忍住,頓時釋放了出來--

**

書房.

袁七推門時,瞬間便察覺到了空氣中蔓延的冷意.

他下意識看了一眼書桌前的身影,調整了一下呼吸,走了上前.

這種緊張和壓迫感,三爺已經很久沒有給過他了.

"袁七."他頭也沒抬,出聲叫道:"嚴翰現在在哪?"

"在酒店."

袁七話音一落,封淮身子一動,突然抽開了書桌最邊上一個帶密碼的抽屜,從中拿出一把銀色的手槍來--

袁七眸子頓時放大,有些不確定的出聲叫了一聲:"三爺?"

"還要我多說?"

他手肘撐著桌面,扶著額頭,自始至終沒有看過袁七一眼.

袁七屏息了幾秒,伸手拿過,低低應了一聲:"是."

等門響起之後,封淮全身這才放松下來,整個人無力地靠在椅背上,那雙眼睛通紅,淚水不受控制的從眼角滑落……,

**

袁七回到房間之後,看著床上的那把銀色,直直站著看了許久.

他不知道三爺是出于什麼原因突然作出這個決定,但很顯然是倉促的.

甚至,他覺得帶有很明顯的沖動情緒.

畢竟,要是換做是他,怎麼都不會選在z國下手.

而且,要一個命的方式有很多種,這麼直接強烈的方式,在他看來,有些愚蠢了.

一旦動手,善後的處理怕是個不小的麻煩……

他想了很久,最終撥了個電話出去,吩咐了一些事情.

電話掛斷之後,他看了一眼上面顯示的時間,這個點,美國那邊應該是早晨……

猶豫再三下,他還是撥通了某個電話:

"班柔."

電話那邊有些調皮的聲音傳來,帶著明顯的慵懶:"嗯,怎麼,我才走你就想我了?"

她昨天才到的美國,環境和時差都還沒緩過來呢!

"嗯."袁七難得地應了一聲.

這一應,那邊的班柔提了些勁,有些怪異地出聲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心情不好還是?"

按照袁木頭這悶騷的性子,就算真想她了,也會憋著吧!

憋不住了也會找點其他的理由掩飾,怎麼會這麼直接的承認?

"沒什麼,你在國外要好好照顧自己."

"不是,你怎麼了啊?"

袁七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些許情緒:"沒有,我准備睡了,你別賴床了,起來吃點早餐,好好工作."

這麼一說,班柔也只好作罷不再追問,但仍舊掩飾不住的欣喜:

"嗯,但是說實話啊,你這電話還挺意外的,我還以為就我粘你想你……,"

袁七聽著電話那邊撒嬌似甜糯的聲音,嘴角不由的輕挽,"好,我要休息了."

"那好吧,晚安,麼啊∼"

電話掛斷之後,袁七嘴角的笑意這才慢慢收斂,眸子一動,將視線放回床上的那抹銀色,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上篇:第兩百五十一章 錄音    下篇:第兩百五十三章 等他死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