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棄奴翻天之少帝的寵妃第二百三零章 凶手另有其人 (5更)   
  
第二百三零章 凶手另有其人 (5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是與不是,有時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柳相原這個時候最需要的就是一顆定心丸.

他的動搖,是來源于他被白玉軒的強所震撼,若不重新堅定下來,那結果便注定了.

"少主好像爆發了啊!"柳相氏的長老激動了一下.

果然,在賽場之中,柳相氏好似突然被打了雞血一般,爆發出驚人的力量,而且眉宇間都透出一股狠勁,甚至有一種殺氣騰騰.

這種變化,臉白玉軒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來.

在看到柳相原那發狠的表情時,白玉軒的眸中浮動著隱晦的暗芒.

"大人,多謝."旁人不知道這其中的變化,柳相拓卻能察覺一二.畢竟,自己的兒子,自己最清楚.

他露出欣慰的笑容,轉身對姜璃感激的道.

有些話,不必說得太明,彼此懂了就好.

姜璃勾唇而笑,手指虛握,撐著頭,懶洋洋的道:"不必謝我,柳相原畢竟是我的弟子.何況,他的天賦極高,全力以赴並不見得輸.只不過,比賽之中,就如狹路相逢,若丟了那顆必勝之心,即便對手不如自己,也輸定了.若有必勝的勇氣,就變是不如對手,也未嘗不可一戰."

姜璃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那雙明亮的眼眸中,光澤閃耀.

她一路走來,不都是這樣做的嗎?前世也就罷了,這一世,她沒遇到一個難關,對手幾乎都是強于她的人,而她也就是靠著一顆必勝的心,一股破釜沉舟的勇氣,一步步戰勝了那些強大的對手,走到了今日.

絕境,並不可怕,怕的只是在絕境中丟失的那顆戰斗之心.

柳相拓聽得連連點頭,道理尋常,但是不知為何,從姜璃口中說出來,就有一種至理名言的感覺.

他並不知道,正是因為姜璃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的,所以才會特別的有信服力.

嘭!

嘭嘭!

兩道聲音,同時在賽場上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姜璃抬眸望去,只見在賽場上,柳相原和白玉軒身上,同時爆發出狂暴耀眼的力量,將他們籠罩其中,而他們手中的媒介,已經懸浮在空中,一道道念力帶著不同的秘術鑽入了媒介里.

讓姜璃感興趣的是兩人彼此對望的眼神,在這樣的對決中,柳相原眼中的狠勁明顯,這很正常.但是,白玉軒一直就是給人一種無為不爭,溫潤如玉的感覺,此刻眼中的那種鋒芒,顯得與平時的他反差極大.

很顯然,他也不想輸!

姜璃雙眸微微眯起,心中思索,'白玉軒麼?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

無論他是誰,在他使出了荒神府的秘術之後,姜璃都必須要問上一問.

咚!

鑼聲再起,宣告時間已到.

其他人的表現,已經被太過耀眼的柳相原和白玉軒所掩蓋,在鑼聲響起之後,那兩股璀璨的光芒才漸漸收斂,消失不見.

懸浮于空的玉器從空中落下,柳相原抬手一把接住,將其緊握在手中.

白玉軒同樣接住了自己的秘術媒介,他用的不是玉,而是一種珍惜的古木.那古木不過巴掌大小,此刻上面光暈不斷,神秘的符文不斷的在木牌上流動著.

兩人對立而站,彼此凝視,眼中的戰意都未消除.

"大人,不如由你親自去驗他們二人?"柳相拓突然向姜璃提議.

姜璃轉眸看向他,眸光微動了一下,頷首答應.

這樣正巧讓她可以確認一下,白玉軒用的秘術到底是不是來源于荒神府.

……

賽場中,柳相氏主持族比的長老,走到柳相原和白玉軒面前,看了他們一眼,伸出手,"兩位……"

"慢著."柳相拓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柳相原和白玉軒同時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後者在看到柳相拓身邊的姜璃時,眸中的鋒利和晦暗,瞬間消失得干乾淨淨,又恢複了那種與世無爭的狀態.

"族長."長老恭敬的向柳相拓行禮.

因為之前,柳相拓就對他們警告過,不許對外透露姜璃身份,所以他並未對姜璃行禮.

"你們二人,就有姜大師親自鑒定吧."柳相拓開口道.

柳相原十分痛快的將自己手中的玉器,遞給了姜璃.白玉軒雖然慢了些,卻也沒有半點猶豫,也將手中的木牌遞了過去,同時還不忘對著姜璃和善的微微一笑.

姜璃看了他一眼,伸手分別接過玉器和木牌,托在掌中,她都能感受得到秘術的力量十分濃郁.

突然,姜璃挑眉,看向白玉軒,"你來自荒神府?"

她嘴角玩味的笑容,耐人尋味,也讓人不敢輕易撒謊.因為她那雙眼睛,仿佛有著能看破一切真偽的魔力.

"多年前,曾在西荒荒神府中拜師學藝."白玉軒不避不躲,一派坦然的的面對姜璃的詢問.

姜璃微微一笑,收回視線,並未繼續問下去.

白玉軒微微蹙眉,似乎姜璃的反應,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姜璃雙手分別握著玉器和木牌,似乎在感知里面的秘術.

與此同時,遠在萬里之外的鍾山氏,也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在完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直接出現在了鍾山松的房中.

"你是何人?"乍見自己的房中,多出一個神秘的黑袍人,鍾山氏身上的燭陰之氣頓時爆發而出.

然,卻有一股無形力量,將他的燭陰之力給擋了回來,將其全部逼回了鍾山松的體內.

鍾山松神情大駭,震驚無比的看向他.

此人比他強太多,就算是想要取他性命,不過也就是一瞬之間.

"鍾山族長不必緊張,今日我來,不過是想要告訴一些你不知道的事."黑色斗篷之中,一道優雅的聲音傳來.

"什麼事?"鍾山松表情冷厲,還不忘譏諷了一句,"有什麼事,值得聖者親自降臨?"

"呵呵."輕笑聲傳出,他問,"難道,鍾山族長就不想知道鍾山巴死亡的真相?"

"你說什麼?鍾山巴不是死在柳相氏之人手中嗎?"鍾山松眼中頓時迸發出凌厲的光芒.

鍾山巴之死,鍾山悲震怒……

上篇:第二百二九章 你是荒神府的? (4更)    下篇:第二百三一章 誰是第一? (1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