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二百三十九章:陸總要振夫綱   
  
第二百三十九章:陸總要振夫綱

g,更新快,無彈窗,!

簡漫在醫院逗留了片刻,就打道回府了.

她回來的時候,陸胤然並不在她這,她估摸著應該又在樓上書房開會.

她換了一身衣服,到廚房去量米洗菜,打算晚上在家做頓飯.

正洗著的時候,聽到外頭客廳里有什麼動靜傳來,簡漫順著聲響望去,竟然看到,陸胤然從樓上走了下來.

樓上???

她驚呆了,指著這條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樓梯,驚愕地說不出話來,"你,你……這怎麼回事啊?"

她只不過離開半天而已,陸胤然就砸通了他們上下樓的空間,變戲法似的變出一道樓梯通道來?

陸胤然很淡定地走下來,"這樓梯早就是打通的,平時沒用,所以可以縮起來黏在天花板上,瞧不出來."

說著,他還做了一個示范,也不知道點了哪里,那道樓梯竟然自動像上伸縮.

接著,融入天花板,完全看不清這還是一道機關.

簡漫驚奇極了,"這什麼時候弄起來的?"

"你搬進來之後."

金灣是陸胤然的企業,他喜靜,連著他房子的四周都空著並不出售,所以把她安進LJM後,挑樓下公寓給她時,他就讓人上下打通了.

簡漫興奮地圍著那塊天花板轉,要陸胤然在把樓梯弄下來給她瞧.

陸胤然卻不動,任由簡漫怎麼去拉,仍舊端著一副高深莫測的高人姿態,也不告訴她機關在哪.

"陸胤然,你告訴我唄,這樣以後,我上樓找你,是不是也方便很多了?"簡漫搖他胳膊,沖他眨眼賣萌,主要是她也想嘗試一遍.

他睞了她一眼,然後伸出兩個食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說:"兩個月."

簡漫先是怔了會兒,之後才反應過來,這人說的兩個月,是什麼意思!

陸胤然這厮,看著是高冷禁欲的冰山大美男,卻沒想到,結婚後就在這跟她討價還價'床事’!

她虎著面,一把把他的手甩開,"不看了."

說著,狀似生氣了似的咚咚咚跑回廚房去,做自己的飯,不理他了.

身後的陸胤然看她跑遠,好笑擰眉,然後手指在某處動了動,天花板上的樓梯就自動降落了下來.

廚房的簡漫翹著腦袋悄咪咪地偷看,陸胤然只當不知道.

飯做好後,簡漫端菜上桌,陸胤然走過來一看,很滿意滿桌的菜肴,只不過……

"我的呢?"他看向只端了自己一人的飯,已經坐下吃的妻子.

簡漫腦袋一扭,"沒有!"

陸胤然擰眉,覺得未來的家庭地位堪憂,或許,他應該采取什麼手段,以正夫綱?

這麼想完,他抬步,直接坐到了簡漫的身邊.

簡漫正在扒著飯,冷不丁被他籠罩在身的影子嚇了一跳,然後視若無睹,繼續扒自己的.

只是,一口飯才含到嘴里,腦袋一重,男人的一雙手將她的臉掰過來,然後面朝著他.

下一秒,他直接俯身,吻住她的唇瓣,將香軟的白飯,從她的嘴里卷了過來.

簡漫一張臉瞬間爆紅,她瞪大了眼睛,看著男人居然還恬不知恥地嚼了口中的米飯,然後吞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不是顧忌他胸膛上有傷,她一定要一巴掌呼過去.

"陸胤然,你……!"

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簡漫一雙眼睛浮滿了氤氳的濕霧,烏黑黑的,就跟葡萄似的.

陸胤然勾勾唇角,"寶貝,晚餐有我的嗎?"

清貴冷豔的人,冷不丁叫上一聲寶貝,叫的簡漫骨子都快酥了.

她恨恨咬牙,對視上男人眼中威脅之意明顯的眼眸,落敗!

"有!"

然後哼哧哼哧,去廚房把早就給他准備好的飯,端了出來,跟伺候大爺似的,擺放在他的面前.

陸胤然表示,這個夫綱,正的效果極好.

一頓飯,一人吃得身心舒暢,一人吃得坐立不安,跟警惕大灰狼似的,時刻戒備身邊某人從她口中搶食.

飯後,陸胤然也沒舍得讓自己的妻子忙乎,他把碗筷收了,丟進洗碗機去,簡漫已經打著哈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了.

陸胤然從廚房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妻子懶洋洋地趴在沙發上,側著腦袋看電視,主人公說話的片面充斥著整個公寓,很有家的溫馨感.

他走過去,忍不住輕壓在她的背上去抱她,俯身准備親吻她粉嘟嘟的唇瓣.

"嘶……"

簡漫忽地倒吸一口冷氣,白了面色,一副很痛的模樣.

陸胤然擰眉,連忙將手從她的身子拿開,還以為是自己咯到了她哪里,"怎麼了?"

"沒事沒事,剛剛就……手肘被你壓了下."

簡漫忙道,然後悻悻地爬起身子來.

陸胤然注意到她起身的動作,整個背部僵硬,像是不敢扯動的模樣.

湊近了聞,居然還能聞到一股子藥水味.

他擰了下眉,直接伸手,要去脫她的衣服.

簡漫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慌亂去推他的手,"陸胤然,你,你干嘛啊,我們說好了的,三個月!"

她連忙拉好自己的衣服,完全會意錯了他的意思.

陸胤然恨不得把她腦袋都敲開看看,這胡思亂想些什麼!

他皺眉:"你把衣服掀起來,我看看."

吃不著肉,就要她衣服脫了,給他看?

簡漫沒想到陸胤然竟然是這樣的人,尤其是他還一臉急不可耐地催促她.

她盯著他的神情越發詭異古怪了,只差在腦門上刻上兩個字,變態!

她把衣服捂得死死的,堅守陣地,就是不讓他得逞.

"我不要!"簡漫從沙發上跳起來要跑,身子卻在半空中給某人抱了回去,然後她甚至還來不及反應,後背的衣服已經被他給撩了起來.

燙傷的火紅,映在陸胤然的眼底.

他語氣一沉:"怎麼回事?"

簡漫暗忖不好,還是給陸總看到了.

見他真的動怒了,她這才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不得不小聲的把今天的事情經過都講了一遍.

當然,安夏與芮清榮他們的那段複雜戀情,她沒那麼八卦的透露給陸總.

想必陸總也不太想去聽別人的戀情.

"你說誰燙了你的?"陸胤然把她女人的下巴捏著,讓她正面對著自己,把話講清楚.

簡漫怕他生氣自己後背的傷,連忙把什麼鍋都往苗鳳芝身上甩了,"就是那個苗鳳芝,我跟安安姐好好的,她突然提著一壺開水要倒過來,把我給傷著了!"

也沒敢說,是自己英勇就義,撲過去救人的事.

陸胤然擰著眉頭,根本不知道苗鳳芝是誰,簡漫換了個說法,"就是佳悅娛樂的總裁夫人,芮清榮的老婆!"

芮清榮的老婆?

很好,他記下了!

見男人問完話後,沉默不語,簡漫嘿嘿地笑著,湊過去笑容近乎掐媚,"陸胤然,你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她的臉蛋還沒他一個巴掌大,小小的一團,五官展開柔軟嬌媚,花兒一般.

陸胤然一想到,這樣跟花骨兒似的嬌嫩之人,今日還被人用開水燙了,他的眼底,浮動一片陰沉.

尤其是她後背的傷口,他瞧著,格外心疼!

"以後遇到這種事,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他訓斥她.

簡漫現在哪里敢說不啊,連連點頭,又趁機滾他懷里調侃打趣:"哈哈哈,你看看,現在不僅僅你是傷號了,就連我也是傷員.可憐的陸總,注定吃不著肉."

陸胤然低頭看著懷中笑的一臉狡黠的妻子,抿了抿唇,幽幽道:"其實我可以證明,就算我是傷員,我也可以吃著肉的."

"……"

好吧,她閉嘴,掀過這個話題!

陸胤然把簡漫抱回臥房,問她要了藥膏,再給她擦拭一遍燙傷處.

這次簡漫非常配合,躺在床上,將後背拉起來.

暖燈下她的肌膚,就像一個觸感細膩的白玉,陸胤然很難做到心無雜念地為她擦拭傷痕.

然而他這邊擦著藥,滿頭大汗,水生火熱的,那邊,女人趴在床上,砸吧砸吧唇瓣,竟然舒舒服服地睡了著.

他莞爾一笑,不自覺地放柔了動作,然後小心將她的衣服拉下,蓋上被子.

完了之後,他才輕輕地退出臥房.

站在陽台處,陸胤然給余小柏撥去一個電話.

"喂,陸總?"

陸胤然眼眸微眯,語氣凌厲:"打個電話給佳悅娛樂芮家,問問芮清榮,他的妻子,傷了我的太太,這事,該當如何!"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三角戀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偷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