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四百三十六章:還能伺候您   
  
第四百三十六章:還能伺候您

g,更新快,無彈窗,!

"陸胤然?"

屋里,簡漫是被一個噩夢驚嚇而醒的,她一個翻身,忘了自己沒戴眼鏡看不到,一個不小心就翻到了地上.

與此同時,臥房的大門被人推開,響起男人的驚呼聲,"簡漫!"

陸胤然英挺的眉緊緊蹙著,連忙大步上前,將地上縮卷成一團的女人抱了起來,著急問道:"傷著沒有?"

屋里的地毯鋪的比較薄,簡漫毫無防備的一屁股摔下去,疼的她下意識抬手揉了下.

男人見狀,立刻伸過手去,幫她按揉了起來.

"這疼?還疼嗎?還是這疼?"

一邊按,還時不時緊張問她疼不疼.

"……"

女人原本擰著的面色,頓時一僵,似沒想到他會突然伸過手來.

她扭捏地推他,"不,不疼了……"

"真不疼了?"他的語氣,大有一副想直接察看傷處的架勢,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問的關懷目標,是女人屁股這個羞澀的部位.

十分的嚴肅.

"……"

簡漫一張臉都漲紅了,當機立斷就推了開了他的手,直說沒事,隨後又想起到什麼,有些狐疑的摸索著身下柔軟的床.

"陸胤然,我們回來了?寶兒呢?甯少呢?芮兒姐跟艾咪小姐說要帶隊伍去尋人,去了嗎?"

陸胤然聞言卻反而一愣,眼眸抬了抬,反問她:"你,不記得剛剛發生的事了?"

這回,輪到簡漫愣住了.

"怎麼了?"她像是想到什麼,語氣一變,"難道出事了?"

"沒,你剛剛在花海那邊,頭痛暈倒了,我把你回來休息."

很顯然,奇蒂家族的血巫發作,當事人已經忘記了自己遭遇的疼痛.

"我暈倒了……?"

她皺著眉似要細想,可陸胤然卻抬起修長的手輕輕在她的腦袋上揉了下,"好了,想不到就別想了,你現在已經沒事了,不要怕."

"那寶兒跟甯少的事呢?"

"目前形勢來說,應該掉海里去了."

簡漫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陸胤然抱著她,將她攬入懷中,"簡漫,別現在就做最壞的打算."

他的唇瓣,貼在她的耳邊,一張一合,像是在安撫的親吻她柔軟的耳.

靜謐的空氣中,隱隱有聲響傳來.

是他輕輕在她耳朵說的話.

簡漫的面色,緩緩變了……

……

夜,達里爾忙完了手中的事,怒氣沖沖的回到別墅內.

侍者們看著他的面色,均是大氣不敢出一聲,小心的退到一旁.

達里爾將外套褪去,眼眸不悅的在客廳內掃了一圈,"邦妮夫人呢?"

"回達里爾先生的話,邦妮夫人剛看了會電視,現在回臥室准備修休息了."侍者忙道.

"這個女人,惹了這麼大的禍事,竟然還有心情看電視睡覺!"

達里爾咒罵一聲,抬步朝著臥室走去.

屋內的女人也是剛上來,正在脫外套,冷不聽到門外有憤怒的腳步聲響起,她面色一變,連忙將又將外套穿了回去.

門,是被達里爾一腳踹進來的.

'嘭’的一聲巨響,在午夜里,顯得格外駭人.

邦妮嚇得面色一白,她轉過身去,面對這個男人,神情之中透著來至骨子里的畏懼感.

"先生."她低下頭,直接跪下行禮.不似在宴會上,以妻子身份自稱的模樣,她匍匐在地,就像他養得一條狗一般.

達里爾冷冷的看著她,又將門一腳踹上.

他上前兩步,蹲下身掐著她的面頰,惱怒道:"你到底在做什麼?"

他的力氣,大到像是要直接把她的下巴掐至脫臼!

邦妮的一張面色頓時因為疼痛而漲紅,痛苦的半闔著眼眸,兩只手推著他的手臂.

"先生……聽我,聽我解……釋……"

因為被掐著,她的聲音,只能從喉腔內發出,支支吾吾的,痛苦不堪.

"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在邦妮以為自己的下巴就此瑤斷裂時,達里爾終究是放開了她,冷哼一聲,像是睥睨一只畜生般看著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為什麼要派殺手,去殺鍾寶兒跟甯星澤?"

"為什麼……"邦妮淒楚的抬起頭來,一雙眸子里,沁出痛恨的淚水,嘶啞道:"先生,您該知道,我很他們!"

"賤人,你恨他們,可你今天,差點打草驚蛇了知不知道!"

達里爾'啪’的一聲抬掌扇向她,毫不留情,直接將跪著的邦妮扇偏了身子去.

邦妮的唇角破了皮,她的瞳孔間,流露出一絲畏懼.

在對方還准備用腳踹她前,她連忙道:"先生,先生您聽我說,我這是在幫你啊.您……您不是一直不滿華國嗎,可是歐洲的王卻懦弱,他不敢宣戰,以至于您只能用小心謹慎的方式,想去壟斷華國的經濟市場.可偏偏,那個陸胤然可恨,他們毀了您的目的!

但是現在,您不覺得,這就是一個機會嗎?鍾,鍾寶兒的身份尊貴,她要是在我們歐洲死了,華國會善罷甘休嗎?華國若是發難,國王亞爾林必定會聽您的,去備戰的!"

隨著邦妮急急忙忙的解釋聲落,達里爾微微抬起的腳尖又輕緩的放了下來.

他挑了挑眉,像是被她的話說動,面上的怒氣,有些消散.

"只是,大家都猜到甯星澤跟鍾寶兒跑了,若是,他們毫發無傷的回來了呢?要知道,這兩人在這,可都有陸胤然撐腰,我們現在最多將他們在困在行宮三天,他們都是身份尊國的人,時間若久了,行宮可關不住他們的."

"不,三天足夠了!"邦妮的眼底閃過一抹陰沉,"艾咪派去的警衛很馬克,只要發現他們的蹤跡,一定會親手將他們殺了的!先生,只有他們死透了,您的大業,才能完成啊!"

"哈哈哈哈,好,說的好,我果然沒有白疼你啊."

達里爾顯然被邦妮說動了,面部神情換上了喜色,他蹲下身子與仍捂住臉龐的邦妮平視,語氣疼惜,"小美人,剛有沒有打痛你?"

邦妮的身子瑟縮了下,長期相處,她哪里還能不明白,此刻對方眼底幽暗的意思.

"沒……今晚,邦妮還能伺候您."

達里爾的臉上揚起一抹滿意的笑意,接著,他抬手,扯下自己腰間的皮帶.

邦妮顫抖的手,解開身上的衣.

沒多少,臥房內,響起女人的慘叫聲,聲聲撕裂,宛如鬼嚎……

上篇:第四百三十五章:陸胤然,我好疼....    下篇:第四百三十七章:是因為....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