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四百三十七章:是因為....愛?   
  
第四百三十七章:是因為....愛?

g,更新快,無彈窗,!

午夜的秒針,滴滴嗒嗒,像是催命的時鍾,落在耳中,令人精神奔潰.

直到床榻上響起男人的呼嚕聲,渾身是傷的邦妮才顫抖著腿爬起身來.

她僵著手扯過一件被撕壞的衣服,機械的遮擋在胸口的位置上.

昏暗的燈光下,女人渾身赤果的肌膚上,到處傷痕.

那是皮帶抽的!

新傷舊傷,竟沒一處好的!

這個達里爾,他就是一個變態,他的手段,能將一個女人活生生逼到絕望之境!

邦妮咬著牙,恨恨的盯著躺在床上毫無顧忌的在深睡的男人,眼底滲出如毒般的恨意!

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親手拿起刀子,將這個人殺了!

可是,她不能,他還有用!

她深吸一口氣,隨之拖著狼狽的身子,到浴室洗澡.

肌膚上的新傷翻滾著皮肉,傷痕處有干涸的血塊,她就跟沒有知覺一般,任由冷水洗刷著她肮髒的肌膚.

涼水混合著血液在身體上流淌,她宛如一個渾身是血的鬼魅,一雙冰藍色的眸子,毫無聲息,唯有一張唇瓣猩紅.

沖洗了好一會兒,邦妮才從浴室出來,她熟練的給自己身上的傷口抹了藥,然後換了一套乾淨的睡衣.

那一刻,她又是人人眼中優雅端莊的達里爾太太.

女人唇角扯過一抹冷笑,她坐到西洋鏡前,甚至還有心情,去往臉上抹護膚品.

她的這張臉啊,是她的武器,自然,馬虎不得.

銅鏡中的女人是典型的歐洲人面相,五官立刻又深刻,尤其是一雙藍色的瞳孔,很漂亮.

然而下一秒,鏡中的女人突然抬起手,往自己的瞳孔間伸去,

一枚藍色的美瞳,落在掌心之中.

美瞳之後,是,淺褐色的瞳仁,華國人普遍的瞳孔顏色.

……

安然無恙,過了一夜.

因為昨日死了人的事件,今日達里爾帶著國王派來的檢察官,請行宮里的人都到大殿齊聚,調查一些結果.

這里的人,都是來參加歐洲皇室婚禮的,身份非富即貴,說是盤查,實際也只能簡單的詢問兩句,走個過場而已.

"昨天死的女人,查到了嗎,達里爾先生?"有人詢問.

這個是他們在意的點,知道殺手到底是誰,是仇殺還是有意殺之,這些都要弄清楚,才能更好的確保自己的人生安全.

誰知道,下一個死的是誰呢?

"抱歉,先生,那名死者被刮花了面容,我們無法立刻辨別她的身份,已經抽取了她的血液送去化驗,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匹配的身份了."

眾人人心惶惶.

達里爾與檢察官詢問好了這大殿之中的人後,發現還有個別的人沒有來,便只能派警衛們親自上門拜訪,搜集筆錄.

他們的人來到了耀輝這.

凌耀輝與唐鍾,還有宋鈺珂三人都是同住在一個別墅內,警衛的人一來,也算是省事.

警衛昨晚自我介紹後,剛准備問話的時候,卻不想凌耀輝坐在沙發上,交疊著雙腿,反而先問了他們一句,"去過陸胤然那了嗎?"

警衛一愣,還以為對方要提供什麼有利的說辭了,便連忙握好了錄音筆跟記錄本.

"去過了,凌先生,可是知道了什麼內幕."

凌耀輝點了點頭,卻根本不是回應他的問話,而是滿意自己能接著詢問,"簡漫怎麼樣了?"

警衛臉上的表情略有些僵,似沒反應過來,他說的是誰.

"就是,陸太太."一旁的唐鍾咳了聲,提醒.

但是把簡漫稱為'陸太太’顯然讓凌耀輝不悅,對方斜了他一眼,眼底神色冷冽.

唐鍾告饒一笑,抿了抿唇,不再多嘴.

"噢,陸太太啊,她沒怎麼樣啊."警衛們想起來了,便說.

"沒怎麼樣?面色如何?"凌耀輝犀利追問.

警衛抓著腦袋想了半天,有些茫然,"啊,挺好的,很紅潤."

看來,昨天真是頭疼,吃了藥好了?

只是,她什麼時候得了頭疼的老毛病?

凌耀輝細長的眉一皺,眉眼之間掠過一抹陰鷙.

一定是那該死病毒的後遺症,那群家伙,明明說過,後遺症不會有多大的事,可昨日,簡漫卻痛白了臉!

懵逼的警衛僵硬在原地,不明白,凌先生身上突然發出的殺氣是何意.

他顫顫巍巍的,猶豫著,要不要開始直接的工作.

一旁的唐鍾突然拍拍他的肩膀,對他做了一個客氣的手勢.

全球各地,手語通用,歐洲的警衛看懂了這個手勢,是請他離開的意思.

"唐先生,可是我的工作……"凌先生問了他幾個問題,可是,他還什麼都沒問他們啊!

警衛的話還沒說話,唐鍾卻笑笑,招來他們自己的人,然後把這個不懂事的警衛給直接丟了出去.

沒這麼缺心眼的,讓他過來問他們,居然,還真敢一板一眼的盤問?

唐鍾呵笑了一聲,剛准過身,就看到凌耀輝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抬步往外走去.

"大哥,去哪?"

"你們別跟,我一個人走走."

隨著他的這聲話落,那抹欣長的背影已經消失在大門處.

行宮眾人的自由活動,緊限制在這其中,在這出了命案的前幾天,所有人都有可能是主犯,所以一個都不能走.

凌耀輝對這個到無所謂,一派隨意的態度.

他一個人漫不經心的走著,走著走著,走到了簡漫與陸胤然的住所.

這一片的建築,都是洋樓形的別墅,單獨建立一區,只不過沒有院子,攔了個門而已.

這樣的門,若是凌耀輝想闖,自然是輕而易舉的.

可他此刻不想.

凌耀輝站在門外,桃花眸微微抬起,看向閣樓上的窗戶,好似想透過緊閉的窗簾,看向屋內的女人.

他一直都記得,當年威亞上的女人摔下來後,一瘸一拐默默離開拍攝現場的畫面.

當時的她還很青澀,有著剛出校園門的那種純白,明明那般的弱,可偏偏,眼底卻爬滿了倔強與堅毅.

當時,他想,這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而事實證明,她的確如此.

三番兩次,拒絕回到他的身邊.

他不懂,明明陸胤然能給的一切,他也可以.

可為什麼,簡漫就是不見待他?

是因為……愛?

可若她想要,他……

那一瞬間腦海里浮起的暴躁情緒,讓凌耀輝邪魅的臉龐頓時一滯.

他在想什麼,難道在想,給她愛嗎?

怎麼可能!

他不愛她,女人在他眼里,只能是玩物,被寵愛的價值,取決于,她們讓自己的滿足感!

上篇:第四百三十六章:還能伺候您    下篇:第四百三十八章:看到一個傻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