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四百五十一章:認識,他的手表?   
  
第四百五十一章:認識,他的手表?

g,更新快,無彈窗,!

伊妮德的家已經不安全了,鍾寶兒與甯星澤自然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他們出來的時候,鍾寶兒看到伊妮德的丈夫躺在一具尸體旁,她的面色頓時一白.

甯星澤似知道她所想,按了按她的手,"他沒死,只是嚇暈了過去,這里發生了槍戰,一會會有警方的人來,我們先走."

鍾寶兒不懂,"警方的人來了,我們為什麼要走?"

他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電光火石之間,她像是明白了什麼,也默了聲,不再說話.

他們不能碰面警方的人,這說明,追殺他們的人權利很大,很有可能,在警方之中也安插了他們的人.

所以目前,除了他們自己的人,與誰碰面,都是不安全的.

甯星澤帶著鍾寶兒去了一處比較偏僻的森林里,這里沒有路燈,夜黑了之後,顯得漆黑,偶爾似有動物的叫聲,令人毛骨生寒.

現在的氣候已經入春了,這處有潮濕一片,也不知道,那些交錯在纏繞在一起的木枝上,有沒有盤著蛇.

鍾寶兒一張小臉都皺在了一起,忍不住悄悄朝他的背影靠近幾分,"甯,甯星澤,我們,一定要走這嗎……"

一心往前探路的男人聽到她斷斷續續的聲音後,這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她一個姑娘家的,自然怕這深山老林的.

他站定腳步,伸手去牽住她的小手,輕聲道:"別怕,不會有事的.你要是真的害怕,前面有個山洞,我們去那待一晚,等天亮了再走."

鍾寶兒聽到他的提議後,心里那股子害怕,沒減反而增了起來.

山洞……

更可怕了,她的漫畫里,山洞都是巨型野獸的……

甯星澤沒聽到她的聲音,以為是默認了,便利落抬步,帶著她往那處走去.

好在山洞與鍾寶兒想象之中的那種不一樣,沒有漆黑望不到盡頭的隧道,這個山洞,就像某塊泥地掉了大半的土,形成的一個小型半圓形狀.

半人的身高,也不大,她是彎腰才能進去.

只是她進來後,甯星澤卻沒有進來,她不由狐疑的看向他.

問:"你怎麼不進來?"

"我們走了一天的路,你應該餓了,你在這等會,我去遠處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吃的."

甯星澤從一旁抱了一些干草圍住洞口,准備遮掩好她後,再自己去找食物.

可鍾寶兒一聽他把要自己單獨撇下,腦袋立刻搖成了撥浪鼓,但夜色本來就黑,她蹲在山洞里的視線也是一片漆黑,甯星澤根本看不到她的動作.

鍾寶兒咬著唇,眼睜睜看著他離開了.

那一瞬間,周圍都靜的可怕,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無助的惶恐襲來,讓她忍不住尖叫.

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推開面前的枯草,抬步追了出去.

甯星澤聽到動靜,一扭頭就看到女孩顫顫巍巍跟了出來,面色微訝,"小呆子,你跑出來做什麼?"

她咬著唇沒有立刻說話,緊緊粘在他的身後,良久,才默默出聲:"我肚子餓……想跟你一起去找吃的……"

她的小心思,叫人一眼就看透了,甯星澤又無奈又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戳破她.

他本來是憐惜她累,才自己去的,既然她要跟,那就跟著吧.

"行吧,那就一起."

鍾寶兒的面色頓時揚起一抹喜悅,抬步就要走去,卻不料腳尖一塊石子絆了路,她驚呼一聲,整個人都朝前傾了去.

甯星澤眼疾手快把人給接住了,穩穩的抱在懷中,焦急不已,"怎麼樣,有沒有哪傷著?"

"沒,沒有……"

鍾寶兒語氣略顯結巴,低著頭,從他懷里退出來.

甯星澤在她身上打量了片刻,確定是真的沒事了,這才放心.

兩人在深林里找了半天,找了點能入口的果食裹肚,又打了個包隨身帶著以背明天吃,

他們運氣好,還找到了一條小溪.

二人身上都沾著血,尤其是甯星澤的這一身,走的急,也沒帶乾淨的衣裳換洗.

甯星澤准備就著溪水,清理下自己.

鍾寶兒便尋了一塊大石頭坐著,安安靜靜在一旁等著.

她隨意的擺動著自己的衣角,忽然發現,口袋里什麼東西掉了,擰著眉上下摸索著.

然而就在這時,剛好脫了外套的甯星澤,目光沉沉的看著在自己口袋里掉出來的東西,眼底之中,閃過一抹光芒.

那東西應該是剛剛女孩不小心摔倒的時候,無疑掉到了他的口袋里,他翻動了衣服,便直接掉下來了.

他抬眸,看向已經從石頭那站起身來,焦急翻著口袋的女孩,忽地,唇瓣勾了勾.

"在找什麼?"

鍾寶兒差點都要把口袋給戳破了,忽然聽到耳邊有一道低啞的詢問,她下意思張口就要說話,"我東西掉……"

話到一半,倏地反應過來,她驀地轉頭看向不知道何時站在她身後淺笑吟吟的男人.

然而,視線卻被他手中的那抹東西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他抬著手,指尖輕輕撚著一抹紅色,是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所以,你今天不要命的返回去拿的東西,其實,是這朵花?"

甯星澤看著女孩呆滯住的臉龐,眉頭抬了抬,低笑詢問,眉眼里,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不是."鍾寶兒似沒想到東西會掉,還正好掉他那了,她抿了抿唇,硬邦邦的否認.

"噗--"

沒想到,她的否認,居然讓他一下子就笑出了聲來.

甯星澤把玫瑰花一收,往自己的口袋裝了去,說:"好,不是就不是,那這東西,應該是我剛剛不要命去拿回來的,就是可能有點失憶,我忘了自己是怎麼去拿的."

這腔調……

鍾寶兒擰了下眉頭,有些惱怒,甯星澤見狀,終究不敢再逗她.

他身上的外套脫了,山間夜里又冷,便也別再傻站著吹風,快速蹲下身子沖洗了一把.

夜色很黑,溪邊的男女靜默無聲,看著氣氛十分淡漠,可偶爾有悅耳的水流聲響動,莫名又覺得氣氛是和諧的.

鍾寶兒踢了一會石子,忽然想到了什麼,突然抬眸說:"甯星澤,那個派殺手的幕後之人,是認識你嗎?"

甯星澤手中動作一頓,狐疑望她,"嗯?為什麼這麼說?"

鍾寶兒回想了下今天殺手挾持著伊妮德丈夫回來時的那番話,說:"是伊妮德丈夫佩戴著你的手表,被殺手發現了,他們好像認識你這塊手表,才抓了伊妮德丈夫找到我們的."

認識,他的手表?

甯星澤眸光微動.

上篇:第四百五十章:比命還重要的東西    下篇:第四百五十二章:等不了下一次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