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四百六十二章:女明星的尊嚴   
  
第四百六十二章:女明星的尊嚴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沈丹晴決定自殺之時,卻有一顆子彈先她一步,射中她手上的武器.

'砰’的一聲,沈丹晴受力,手中的槍械頓時掉落在地.

她猛然驚喜抬眸,看向單臂高抬,阻止了她動作的陸胤然,臉上綻開一抹光彩,"阿然?是不是,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是不是……"

陸胤然冷漠收起手中的小巧的武器,眼神之中沒任何的情緒,只是淡淡的公事公辦打斷她喜極而泣的話語.

"沈丹晴,你犯下重罪,需要立刻被遣送回國,你的刑法,自有國家律法決裁."

他淡漠的褐色瞳孔里,沒有絲毫沈丹晴希翼的不舍.

哪怕,一丁點.

她臉上的笑容逐漸僵硬,隨之,宛若瘋了般的哈哈大笑.

"犯下重罪?我有什麼罪!陸胤然,我最大的罪,就是愛上你,是你,是你跟簡漫,毀了我的一生!都是你們!"沈丹晴嘶吼的聲音尖銳,字字如泣著血般,"我詛咒你們,詛咒你們,終究得不到幸福!"

無論是以往的沈丹晴,還是之後改頭換面的邦妮,她們從來都是優雅的,哪怕的偽善的,至少在人前,總是一副最佳名媛姿態.

而這一刻的她,歇斯底里如瘋子.

陸胤然皺了下眉,揮手,讓人直接帶走.

他討厭這樣的話,哪怕,他並不是迷信之人,可一旦有關任何他與簡漫不美好的話,他都厭惡.

沈丹晴被陸胤然的人當場被帶走,遣送回華國.

至于回華國,等待她的,自然只有漫無天日的牢獄之苦.

……

至于之後的達里爾,也被聯合國的人秘密帶走,他們帶走奇蒂之人,要做什麼,又會做什麼,這些都不在簡漫所思考的范圍里.

那天艾咪將奇蒂之血交給了陸胤然,簡漫身上的奇蒂血巫,終究是徹底解除了.

她是幸運的,沒有遇到第三次的血巫發作,保全了性命.

眼睛也徹底的恢複了,不再受失明所困擾著.

那副特殊的眼鏡,陸胤然跟簡漫是親自給薄牧送去的,但是,那個神秘的鬼才少年已不在歐洲,二人只能把東西給留在家中看守的老管家.

離開的時候,老管家渾濁的目光一直盯著簡漫瞧著,忍了忍,沒忍住,顫顫巍巍出聲詢問:"陸太太,您身上的奇蒂血巫,真的,真的解除了嗎?"

簡漫彎唇淺笑,"是的,奇蒂血巫的解法,也是奇蒂之血,應該就是以毒攻毒的意思吧?"

老管家的神情,十分複雜,像是為什麼悲哀,又像是為什麼感到可惜.

他深深歎了一口氣,送他們離去.

簡漫走的時候,都感覺很奇怪,問身邊的男人,"陸總,你有沒有覺得,薄先生的管家,有些不對勁?"

陸胤然自問不是多管閑事的人,近段時間,又因為簡漫的事心力交瘁,現在她沒事了,他的眉眼之間也是一片輕松之色.

見她提起了,便主動與她解答.

"薄牧有一個……女性朋友,聽說,也是在幾年之前中了奇蒂血巫,他瘋了般的用盡了所有的方法,最後只能將她弄成了沉睡的狀態,只等日後找到解法.我想,他現在的離開,應該是去找奇蒂之血,救那個女人了."

女性朋友?

簡漫覺得這樣故意區分開的生疏稱呼,有些貓膩.

不過這畢竟是人家的事,她也不好多問,只是脫口說道:"那既然知道了方法,找到奇蒂之人不就好了,怎麼老管家……"

話到一半,她又頓時反應過來.

奇蒂之人,何其難找,或許,窮其一生,也找不到隱匿人海中的第二人了.

這個希望,近乎渺茫.

簡漫心里有些不好受,"當時,給我注射的奇蒂之血……"

知道她在想什麼,陸胤然忽然伸出雙手,捧著她的臉將她的腦袋給扭過來.

四目相對,他的眼神,正式的可怕.

"簡漫,奇蒂之血的量,只能救一人.就算當時的血可以一分為二,但這也變相的等于,你跟那個女人,身體里同時還有一半的隱患.所以,沒用的."

"不許亂想了,知道沒?"

他說著,雙手貼在她柔嫩的臉頰邊,用力地按了按,直男的力道又十分可怕,簡漫覺得自己一張臉都快被他擠的畸形了.

至少,在他漂亮的瞳孔里,她看到自己整個五官都被擠到一起了,格外的傻氣.

"知道了知道了,放手!"她的嘴被迫嘟著,說話都跟漏風一樣,兩個唇瓣就小鴨子似的動了動,陸胤然的眼底掠過一抹好笑,看的簡漫直瞪眼,"你笑我?"

最為一個當紅女明星,簡漫最受不得的就是,他人對她顏值的嘲笑了!

事關藝人尊嚴,必須捍衛!

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絕無嘲笑的意思,男人在她的唇瓣上重重親了一口,這才放了手.

簡漫這才眉眼彎彎,抱著他的肩膀,安靜靠著.

安琪拉兩姐妹的情況,與亞爾林解釋過了,誤會解除,亞爾林決定,推遲了婚禮,等一周以後,再重新迎娶他真正的新娘.

其實,沒了達里爾最家族背景,安琪拉的身份已經不夠格去當歐洲的王後了.但是艾咪為她出資加盟了WISH,而簡漫也同意了,間接的等于,如今的安琪拉,是華國陸氏的人,歐洲這邊的眾伯爵們這才住了悠悠之口.

在國王王後的婚禮還未辦好之前,他們仍舊住在行宮之中.

陸胤然送簡漫回到行宮之中,又離開了,說是有些歐洲這邊的事要處理,簡漫索性也沒事,就一個人慢悠悠的往回走.

在回去必經的假山處,一名邪魅的男人靠在一塊巨石上,修長的長腿慵懶屈著,細長漂亮的指尖中夾著一根長煙,正慢條斯理的吞云吐霧.

簡漫看到他的時候,愣了下,沉默在原地.

凌耀輝冷笑一聲,將手中的煙拿開,又吐了一個煙圈,說:"什麼表情,怎麼,當不認識我了?"

成功拿到奇蒂之血,這其中,也有凌耀輝的幫助.

簡漫覺得,這人之前雖然害過她,但是,一碼歸一碼,這件事,他也的確幫了她.

她抿了下唇,"凌耀輝,謝謝你."

女人輕聲的道謝,讓原本邪魅猖狂姿態的男人愣了下,他抬了抬尖翹的下巴,幾乎是用鼻子不屑倪她,"謝什麼,我只是不想讓你死別人手里,要死,也只能死我這."

簡漫:"……"

果然都是帶著血緣關系的兄弟,這人說話,與陸胤然一樣,總能把話說死.

她歎了一口氣,抬步離開.

身後凌耀輝很不滿她漠視自己的舉動,正要氣的大吼,一旁空氣中冷不丁響起一道輕笑聲.

"凌先生接近人的手段,可真是特別."是鍾芮兒.

凌耀輝斂去面色的情緒,睞向從遠處走來的鍾芮兒,大冷的冬天,女人穿得性感又露骨,滿身的風情嫵媚姿態.

他緋唇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鍾二小姐接近人的手段,不也與眾不同?一副巴不得,要睡了我的模樣呢."

女人聽到男人說這麼直接的話,難免會惱羞,但鍾家二姐卻十分淡定,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然後大膽問他.

"那凌先生給睡嗎?"

凌耀輝桃花眸一揚,盯著女人曼妙的曲線掃去一眼,隨後,輕輕的丟了手中的煙,嶄亮的皮鞋在煙蒂上輕輕碾了碾.

性感的薄唇吐出一個字:"給."

上篇:第四百六十一章:最後悔,愛上你    下篇:第四百六十三章:尷尬的理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