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五百四十章:她又不是會飛的女超人?   
  
第五百四十章:她又不是會飛的女超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宋鈺珂離開之前,終究去了一趟樓上,作為凌耀輝的貼身保鏢跟義妹,她自然是有開入凌耀輝房門的權利.

打開屋內,滿室的酒香.

俊美的男人就靠在窗邊的吧台處,漫不經心的搖晃手中的紅酒,垂眸淡淡看向眼下美麗的燈火闌珊.

這個高度,可以俯視Q市一切的美景.

似聽到聲響,他轉過身來,看了她一眼,又轉過身去了.

"大哥,還沒睡呢?"宋鈺珂朝他走近.

凌耀輝邪肆的五官溢出一抹輕笑,"睡不著,鈺珂,喝嗎?"

宋鈺珂看了他一眼,然後拿了一只玻璃酒杯,給杯子倒入淺淺一層紅酒,輕輕與他碰杯,送入紅唇中飲盡.

她不會喝酒,但是入口,也不會勉強,一張臉始終面目表情,凌耀輝了有興趣的望著她,笑道:"要不是知道你從未喝過酒,我還以為,你這模樣,就跟習以為常似的.呵呵,真是很難,從你這張木頭臉上,看到其他的情緒."

宋鈺珂倏地抓緊了手中的酒杯,抿唇望向他,眼底閃過一抹極快的情緒,不明所以.

凌耀輝卻已經沒在看她,抬起酒杯,一飲而盡.

"鈺珂,你嘗過啤酒嗎?"突然,他問.

還不待宋鈺珂搖頭,凌耀輝又自顧自笑道:"看我這問的,我四妹滴酒不沾,紅的白的,啤的自然都不沾,你呀,就喝白開水.人也跟白開水似的,怎麼逗,都逗不起來,哈哈."

宋鈺珂放下酒杯,語調宛如一條直線,沒有任何的起伏,"大哥,你醉了."

對面的男人,面頰微微緋紅,唇瓣呵出濃郁的酒香之氣,漂亮的桃花眸迷離,已是醉入三分.

"笑話,我千杯不倒,怎麼會醉?"凌耀輝輕笑,突然搖晃著腦袋說道:"鈺珂,你可以嘗嘗啤酒,那味道……唔,挺不錯的,軟軟的,甜甜的,很好."

軟軟的,甜甜的?

宋鈺珂擰眉,不懂這個形容詞了.

凌耀輝已經眯著眼醉眼朦朧了,她繞過去,扶住他的手臂,帶著他回臥房休息.

給他把臉擦乾淨,蓋上被子,她熄了燈,靜悄悄離去.

回去的時候,宋鈺珂路過一家小店,看到門外擺放的啤酒,她停車,去買了一瓶回來.

然後喝了一口,卻並沒有感受到大哥所說的軟甜.

滿腔的苦澀辛辣.

……

入夜的時分,氣溫微涼,凌耀輝做了一個噩夢,陡然從夢中驚醒.

他又夢到,小時候親手將母親葬在雪地里的場景,淒楚又無助.

他摸了一把臉,再也睡不著了,裹了一件厚重的外套,到陽台那曬月光去了.

可能是夜深人靜時,人總會胡思亂想,凌耀輝坐在靠椅上想了很多.

想他這幾年所有的經曆,想他遇到簡漫之後的一切,想他對簡漫的……偏執.

是的,就像那個女人所言,他不懂愛,他把愛當成了偏執,當成了可怕的占有欲.

他想將簡漫圈入自己惡魔的羽翼下,不問她的想法,只想固執的鎖住她,唯他所有.

他強勢又偏執,所以簡漫跑了.

再次想到今日在路邊看到的那抹片花,凌耀輝嗤笑一聲,也不知是譏諷簡漫,又還是在嘲笑自己.

愛情?

太過廉價了,可為什麼,所有的女人,都喜歡這樣廉價的東西.

噢不對,還有一個女人不是.

她沒說要愛情,她只想睡他.

凌耀輝莫名煩躁了起來,抬腳狠狠踹向一旁的桌椅,嘭的一聲,桌子連帶著磕碰到前面的白玉欄杆,'哐’的一聲,發出巨大的聲音.

"呀……"

空氣中驀地響起一道小小的驚呼聲,凌耀輝神情一凜,瞬間就站起了身來.

有人在爬他的窗!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什麼建築壞了,我要掉下去了."一抹熟悉的女聲響起,下一秒,像是為了要印證凌耀輝不可思議的錯愕時,一個留著嫵媚大波浪卷發的腦袋在陽台下方慢慢的爬了上來.

鍾芮兒爬得十分辛苦.

在看到她的時候,凌耀輝有那麼一瞬間目赤欲裂,幾乎是快步朝她走去,但又生生停下了.

他怒呵,"鍾芮兒,你瘋了是吧?"

這可是十八層樓,誰給這個女人的膽子,爬上來的?!

她還是一個女人嗎?!

"嘿,凌老板,我又回來了~"

鍾芮兒很愉快的打著招呼,淺笑吟吟,一張明媚的五官絲毫不見昨天給他趕走時的黯淡傷神.

凌耀輝死死抿唇.

鍾芮兒想快速翻身進來,但是她動作還未動,凌耀輝卻上前擋住了她選好的落腳點,不讓她繼續.

畢竟是懸在半空中,沒在陸地上能走來走去方便,所以落地點被占據,她不好再換,只能翻了一個白眼看向面前黑著面色的男人.

"凌老板,讓讓,我這要是掉下去摔死了,明天警局都可要把你們金域給包圍了.我可跟你說啊,我身上寫了一封血書,就是為了我怕我掉下去做准備的.

我在信上字字泣血,寫明了自己如何被你玩弄,如何被你拋棄的悲慘曆史,這要是摔死了,你也脫不了干系,我做鬼都不放過你!"

凌耀輝才懶得理她滿嘴的謊言,死死盯著她,"你怎麼又回來了?"

鍾芮兒聞言想瀟灑撩發,但又想到雙手抓著扶攔處,就作罷,理直氣壯,"噢,上了飛機,想想我追了你這麼久,還沒睡到你就跑了,太挫了.所以我又立刻買了回來的機票,決定回來,睡你!"

她一字一句,像是在宣誓,繞是那日被他冷酷拒絕了,可依舊抵擋不住她渾身上下的自信.

凌耀輝皺眉.

鍾芮兒手酸,"話說,凌老板你倒是讓讓啊,我要掉下去啦."

男人一動不動,固執的站在她面前,一副她掉不掉,與他無關的冷漠態度.

忽然,鍾芮兒像是真的撐不住力了,驚呼了一聲,雙手一松,整個人往後倒去.

始終未動的男人瞳孔一縮,立刻伸手將她抓住,下一秒,結實的手臂直接給她拽到了陽台上.

隨著女人的上來,凌耀輝看到,她的腰身上還纏著一根……粗麻線.

他面色一變,順著這根線往下看去,發現這線頭,居然早就綁在了樓下的房間里!

也就是說,她要是真掉下去了,也摔不死!

綁著呢!

一種被騙的憤怒感,油然而生,凌耀輝怒不可遏的瞪著面前的女人.

鍾芮兒瀟灑一笑,"如你所見,我爬你的窗,幾乎是爬一層就跳進一個房間綁好自己,然後在順著往上爬.凌老板,十八層哎,我爬的雙手都快廢了,你這個態度看著我做什麼?覺得我騙你了?"

她無語至極:"你這樣我很無辜,不搞點安全措施,你還真當我是女超人可以飛上來?"

上篇:第五百三十九章:跟木頭一樣    下篇:第五百四十一章:凌老板是防彈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