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六百三十九章:不敢說的秘密(1)   
  
第六百三十九章:不敢說的秘密(1)

g,更新快,無彈窗,!

甯星澤失魂落魄的離開,潘一痦z了理自己的衣口,神情有幾分無奈.

他似想打電話,可那邊陸家的人又在催了,便沒有辦法,只能先放下了手機,陪著陸家人回去.

陸胤然的那個迷,香用量還是猛的,潘一痤嗽硎庚竣F一個小時的思想工作後,這才得空,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剛有時間坐下,他就立刻給鍾寶兒打去了電話.

"寶兒,到家了嗎?"

女孩是剛到鍾二姐名下的一處房產了,軟聲道:"先不能回家,我在我二姐的房子里待一段時間."

潘一睌I點頭,又無奈道:"對了,你跟星澤……他貌似對我生了誤會,以為我故意給你吃凝神催眠的藥,想要加害你跟你肚里的'孩子’."

他的聲音,含著一絲輕笑,很是莞爾有趣的樣子.

鍾寶兒沉默了咬了咬唇瓣,一雙無辜的大眼眸輕輕的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說:"一琱j哥,你……不要告訴他真相."

"嗯?"

"就這樣,讓他誤會吧,好嗎?"

潘一盚y了幾秒,說,"行,你幫了我這麼大的忙,這點小事,我會幫你的.你放心,我懂你的意思,不會露餡的."

"謝謝一琱j哥."

"好了,很遲了,你嘗試著閉眼休息好嗎?今晚,就試一下,沒有藥物,可不可以靜下心來入眠,OK?如果實在不行,你再給我打電話."

"好的."

女孩軟軟的應道,隨之掛斷了電話.

她將行李箱托到了臥室,整理好了一切,最後,低頭看著自己的肚子.

下一秒,女孩伸手將衣擺掀了起來,露出肉色滾圓的肚子,接著,她伸手抓在肚子兩側,將矽膠假肚子一拉,直接給脫了下來.

假肚子的下面,是一張平坦柔軟的小腹,扁平扁平.

……

簡漫一直在臥房里陪著陸胤然,男人像是陷入了夢魘之中,滿頭的冷汗,眉宇緊皺.

她便拿著濕軟的手帕一直幫他濕汗,輕聲軟語,在他耳邊說著話,讓他聽見自己的聲音.

潘一睇,對于現在的陸總,她的一切,都是他最好的鎮定劑.所以無論他是在睡夢中,還是清醒中,都盡可能的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簡漫……"沉睡的男人,唇瓣囈語,仿佛在睡夢中,宛如困獸般尋著她,眉頭緊鎖.

"陸總,我在."簡漫心疼的應著他,將自己的手縮卷進他的掌心之中,幾乎是瞬間,他緊緊握著,不願再松.

他的面色,蒼白的令人心疼.

簡漫眼眶微紅,痛了,也不想掙紮.

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上次'死亡’的消息,竟然能讓這人,潰不成軍成了這般模樣.

她心疼的厲害.

"漫丫頭."

陸老爺子輕輕的推門而入,看到二人交握的手,輕歎一聲,隨之目光複雜又擔心的落在陸胤然的臉上.

"爺爺."簡漫擦了擦眼角,恢複如常表情.

陸老爺子在一旁坐下,年邁的臉龐,布滿了愁云,"漫丫頭,今天的事,你怎麼想?潘醫生也跟我談過了,他跟我說,你想放棄治療了?"

簡漫抿了抿唇,"爺爺,如果他只是因為我不能消失在他的視線范圍里,不然……我就一直跟在他的身邊吧.今天的事,我真的嚇壞了,他這樣突然癲狂起來,傷的,終究是自己.一睇,如果接受治療,陸總可能遭遇的,會比今天的還要痛苦百倍萬倍……"

"我……我不想他這麼痛苦……"

"胡鬧!"陸老爺子畢竟是男人,心態比女人硬,他心里的疼惜不比簡漫少半分,可是,怎麼能不治療呢?

"漫丫頭,雖說你一直跟著他,能緩和他的情況.可是你們誰又能保證,能彼此每一分每一秒都黏在一起嗎?你總得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吧?你的戲呢?不拍了?"

陸老爺子可記得,這丫頭,將演戲看的極重,當初逼迫她退圈才能入陸家門,她都倔強的拒絕了.

可想而知,她對事業的渴望與夢想.

卻誰想,此刻她苦笑一聲,搖頭,"爺爺,他都這樣了,我怎麼還有心思去拍戲?"

這是連自己的夢想,都要放棄了嗎?

陸老爺子歎了一口氣,拐杖在地面上敲了敲,"漫丫頭,你現在心情還不穩定,這件事,還是再想想,等他醒過來之後,再說吧."

老爺子留下這句話後,就離開了.

孫子不治病,最終受苦的人,必定是簡漫,她要放棄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而且,未來的不定性,誰又能說的准呢?

這個理,簡漫也明白的,可是看到今天下午的陸總,她的確是怕了.

她深吸一口氣,將臉埋進了彼此交握的手中.

陸胤然是第二天醒來的,他才一睜開眼睛,就看到陸老爺子持著拐杖,一臉不悅的瞪著他.

他抿了下唇,下意識去找身邊的女人,然而卻發現不在,他的瞳孔里,一閃而過的慌張,掀開被子就要下床尋人.

"你找漫丫頭?你還有臉去找漫丫頭,昨天你這混小子,怎麼不下手重一點,把她肚里的孩子也給撞掉!"

陸老爺子勃然大怒,掄起拐杖,紮紮實實就給男人狠狠敲了一棍.

拐杖砸在後背上,男人疼的悶哼一聲,眼眸卻陡然睜開,聲音沙啞,"爺爺,您說什麼?什麼下手重一點,什麼……把孩子也給撞掉?"

他竟是忘了,昨天發生的事情.

陸老爺子又氣又是心疼,虎目含淚,將昨天的事毫無任何隱瞞,全部給他講了一遍,怒道:"漫丫頭只是一個比喻,你就發狂,那之後呢?難道她都不能有自己的私人空間,每一分每一秒都得守著你嗎?!"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推她,驚了胎動,醫生說最好要留院觀察三天再出院,她卻擔心你,不肯多待一秒,非要回來.一回來就守著你,昨晚半夜,直接在你的床邊暈了過去,還好我們及時發現將她送到隔壁去休息了,讓醫護人員照看的,才沒出什麼事."

"阿然,不就是治療嗎,你到底在怕什麼,為什麼你就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非要鬧出這麼多事,讓大家伙都跟著受罪!"

陸老爺子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枚枚錘子,狠狠的砸在陸胤然的腦袋上.

他顫抖的抬起雙手,神情惶恐又慌亂.

他,推她了?

作者題外話:解釋下寶兒的'孩子’

她出事的那晚,距離文中現在的劇情,其實都已經八個月了,潘一琣b介紹她的情況時,是說她才快滿五個月,也就是比漫漫之後.

但漫漫的孩子,是他們從歐洲那邊回來了,在W城懷上的,時間線是比寶兒那次遲的.

哈哈哈,所以,寶兒沒有懷孕啦.

驚喜嗎,意外嗎~~~~~

至于陸總跟漫漫的情況,23333,別怕.

上篇:第六百三十八章:潘一痤鼓疑    下篇:第六百四十章:不敢說的秘密(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