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陸總,你老婆又上熱搜了!第七百三十八章:漫漫,幫我……   
  
第七百三十八章:漫漫,幫我……

g,更新快,無彈窗,!

鍾寶兒是在第二天一早來醫院的時候,才知道,甯星澤已經出院了.

她不敢置信,站在護士站那不肯走,著急道:"怎麼可能出院了?他受那麼嚴重的傷,你們怎麼可能讓他出院?拜托你再幫忙查一查,27號房間的病人,是27號,你們在幫我看看可以嗎?"

"拜托小姐,我們都說了,27號病人昨晚就辦了出院手續.至于其他的,我們一概不知,就算知道了,也不可以把病人情況轉告給你.請你讓讓,我們現在還要忙!"

護士被鍾寶兒纏的生了幾分不耐,故意撞開鍾寶兒.

鍾寶兒措不及防,蹌踉後退,撞到冷硬的牆面上,右手背上剛好還砸了下,頓時覺得整個縫合的手掌都牽出了痛楚來.

她微微吸氣,面色蒼白.

"喂,你做什麼,一個護士,這樣對待病患親友?"

這時,一道不悅的冷呵聲響起,邴修然大步朝著鍾寶兒走來,呵斥剛剛撞倒她的護士.

在這K城,誰人不識邴家的大少爺,女護士當場嚇的面色一變,連忙恭謹站到,眼神惶恐,"邴少爺."

邴修然紳士地把鍾寶兒扶了下,抬眸看向那名嚇得額頭都生汗的護士,在她的工牌上掃了一眼,然後抬手在護士台上敲了下,與坐在里面的護士說道:"跟你們院長說一聲,這位姓李的護士可能不適合當一名白衣天使,讓你們院長,還是放她離開,去做別的事吧."

李護士頓時瞪大了眼睛,慌忙道:"邴少爺,不要啊,我不能丟了工作,求求您放過我,不要……"

但邴修然根本沒有耐心聽她說完話,拉著鍾寶兒直接離開了.

直到到了住院部樓下,邴修然才放開了她,猶豫地看了她一眼,"要不要去醫生那重新包紮一下?"

他問的,是她的手傷.

鍾寶兒搖頭,"他呢?"

"哎."邴修然像是不知道怎麼回她話,甚至都不敢看她漆黑的眼眸,昨晚甯母的話仍在他腦海中回蕩,他只有滿心的無奈.

"他是不是被轉回京都了?"

也是,昨天甯家父母也來了,他們一定要把重傷的兒子轉回自己的醫院里,接受最完善的自療.她剛剛愚鈍,竟然沒想到.

邴修然:"啊,啊是的,他們回京都了."

鍾寶兒無暇去顧忌他越來越輕的話,知道了甯星澤的去處,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回去了.

有些話,她想跟那個人說.

"哎,寶兒妹妹,你去哪?"

"我去找他!"女孩的聲音輕快,沒一會兒,就跑出了老遠,消失在了邴修然的視線之中.

鍾寶兒定了最快的航班,趕回京都.

京都仁和醫院的病患隱私做的最是完善了,鍾寶兒在住院部那說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對方護士卻始終只是抱歉含笑,不能透露絲毫信息給她.

她十分挫敗.

"鍾小姐?"

忽然,一道中年女人的聲音響起,鍾寶兒轉身一看,頓時驚喜萬分.

"甯阿姨."

"院長夫人."那群護士們,也連忙出聲問好.

甯母看著眼前的女孩,眼眸略顯清冷複雜,"鍾小姐怎麼來這了?"

鍾寶兒是剛下飛機就直接奔過來的,面色有幾分憔悴,顯得風塵仆仆,可是笑臉卻十分誠懇燦爛,"甯阿姨,我想看看他,他在哪個病房?"

"鍾小姐,星澤很好,就不需要你關心了.你應該剛下飛機吧,就先回去休息休息."甯母說著,又看了她一眼,"以後,就都不要來看他了."

女孩臉上的笑容頓時僵滯了住,雙眸里的亮光,也寸寸熄滅.

她張了張嘴,良久才找到自己的干澀的聲音,"甯阿姨這是……什麼意思?"

甯母有些不忍看一個小姑娘如此,可一想到,自己兒子受傷的源頭是因為她,她又不得不硬下心腸來.

她心疼兒子,兒子若真喜歡一個姑娘,她自然是雙手贊成的.

可是,若對方姑娘百般不願,她自然也舍不得,讓兒子去遭那些罪.

今天這個惡人,她是為兒子做定了.

甯母輕輕吐了一口氣,她看著眼前的乖巧的女孩,語氣平緩又認真,"鍾小姐,阿姨很喜歡你,真的.只是,如果真的不合適,阿姨不想強求,也不想自己的兒子遭罪.

有過一次,就有第二次,再說,星澤在你身上遭的罪,也不止兩次了.

這次的,太嚴重了,既然你們都已經說開了,索性就乘著這個機會,讓我傻兒子徹底放棄吧.鍾小姐,你這麼聰明,應該明白,阿姨的意思的."

她說完這番話後,不再看對方一眼,抬首離開.

那一瞬間,鍾寶兒只覺得心口慌亂,她轉身想要去追對方,想要告訴甯阿姨,不是這樣的.

可是,對方已經上了電梯.

而她的面前,仍舊是那些笑的很無奈抱歉的護士,攔著她,不許她踏進半分.

住院部上下,甯母早就下了安排,不許她進門的.

鍾寶兒慘白著面色,整個人僵在原地,一動不動.

"小姐,真的很抱歉,你不可以在這了,會打擾到我們工作的,先回去好嗎?"

護士柔聲請她離開,鍾寶兒咬著唇,有些不甘地看了一眼電梯的方向.

她不肯走,抱著自己的帆布包坐在門外大廳的靠椅上.

她們還是為難她的舉動,索性她又到門口蹲著,用自己倔強的方式固執著.

她要見他,哪怕甯阿姨不想她見,但是,有些話,她還是想告訴他的.

鍾寶兒固執地坐在住院部門口,這一坐,竟是好些天.

甯母每次來回,只當看不到她,比不斜視離開.

之後邴修然跟甯母一起來了,複雜的看了一眼鍾寶兒,終究什麼話都沒說,跟著甯母上樓了.

鍾寶兒始終寶貝的抱著自己的帆布包,一動不動,就像一個木頭人一樣.

終于有一天,簡漫夫妻從JD組織基地趕回來去看甯星澤,在住院部樓下,看到了鍾寶兒.

簡漫看到渾身衣服干濕的女孩,嚇了一跳,立馬甩開了自家老公的手就往她那跑了去.

"寶兒,你這是怎麼了?你這是衣服淋了雨,沒換嗎?怎麼半濕的?"

"漫漫."鍾寶兒的唇瓣都沒了一絲血色,眼神都有些渙散了,"好像前天下過雨了吧,我忘了."

"前天?"簡漫面色一變,連忙抬手去觸碰女孩的體溫,果然,一片灼燙,"你瘋了嗎,你發燒了,你還坐這里."

"發燒了嗎?難怪,頭這麼沉重……"

"不行,我馬上送你去看醫生,你要打退燒針了,再燒下去,腦袋都要燒壞了!"

"等下,等下漫漫."鍾寶兒忽然把自己的帆布包遞出去,"你是不是要進去看星澤,可不可以,幫我把這個交給他,我這在坐了好多天,他們不許我進去,也沒有人願意幫我帶.你可不可以幫我,給他."

簡漫聽著格外心酸,"寶兒?"

"漫漫,幫幫我……"

上篇:第七百三十七章:終究錯過?    下篇:第七百三十九章:不值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