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17章:品嘗美色   
  
第117章:品嘗美色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沉冽僵住,眼角卻凝出一絲輕笑.

慕容瞳暈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覺得碰觸的這東西涼涼的,軟軟的,有點像水晶糕.

他聞到濃烈的酒氣,不由自主地含住她的柔唇,溫柔地吻著.

她忽然覺得胃里很難受,像有一把烈火灼燒,猛地,一股異樣的潮流往上湧--

他也察覺到她的異樣,她一低頭,吐了出來.

胸膛全是她嘔出來的穢物!

蕭沉冽想死的心都有了,果然是品嘗了美色立馬倒黴.

慕容瞳趴在他身上,又嘔了一些,他只覺得胸膛熱乎乎的,渾身僵硬,空氣里彌漫著酸臭味,仿佛置身地獄.

過了半晌,他把她放在床上躺好,爾後進了浴室洗澡.

沖了不少水,他才覺得身上的那股臭味淡了一些,穿著浴袍出來.

她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白色襯衫有點凌亂,最上面的兩顆紐扣已經崩開,露出瑩白如玉的肌膚.

還有那若隱若現的絕密風光.

蕭沉冽坐在床邊,慢慢地伸手,指尖輕觸她的襯衫領子,輕輕拉開……

燈光幽暗,那隱藏的風光越發撩人,誘著他的心.

其實,他更想看看她的左肩有沒有槍傷.

南倉那個夜晚,他救過的那位童姑娘,槍傷在左肩.

只要看一眼,他就能確定,童姑娘到底是不是慕容瞳.

可是,趁人之危好像不太好.

慕容瞳的鼻息有點重,纖長的眼睫投下一弧鴉青色,白里泛紅的小臉宛若一朵明豔的薔薇悄然綻放.

蕭沉冽猶豫了片刻,扯開她的襯衫.

不能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忽然,她睜開雙目,眸子明澈晶亮似琉璃.

"你干什麼?"她彈身而起,揪住自己的衣領,心慌慌的.

"我……只是……"他縮回手,尷尬得不知如何擺放那只"犯罪"的手.

"你把我帶到這里干什麼?"慕容瞳氣急敗壞地質問,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她的秘密.

"我看見你在街上喝醉了……就帶你到房間休息……"

"銳鋒跟我在一起,我不是一個人."

"你和明大公子很熟?"

"跟你有關嗎?"她麻溜地下床,看見他穿著浴袍,驚怒交加,"你對我做了什麼?"

"是你對我做了……"蕭沉冽猛地打住.

"什麼?"

"你不記得了?"

慕容瞳努力地回憶,可是怎麼也想不起來剛才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他故意曖昧地說道:"你吐了我一身,還親了……"

看見他摸著自己的嘴唇,她感覺自己的靈魂受到了暴擊.

不可能吧,她親他的嘴唇?

親誰都好,也不可能親他這只殺千刀的混蛋豬!

"今夜的事,不許對任何人說."慕容瞳怒指他,冷酷地警告.

"你親我這件事,我當然不會對第三人說."蕭沉冽愉悅地笑.

"我哪有親你?不許胡說八道!"她拔出槍指著他的頭,"我的事跟你無關.你再碰我一下,我斃了你!"

說完,她逃也似的離去.

他走到門口,望著她消失在走廊盡頭,眼底眉梢的笑意漸漸消失.

慕容瞳走到街上,夜風一吹,頭更疼了.

該死的明銳鋒怎麼會讓蕭沉冽把她帶到這家大飯店?

等了一會兒,沒有看到一輛黃包車經過,她唯有走回鴻飛大飯店.

走了兩條街,她看見明銳鋒飛奔過來,陰沉地瞪著他.

"終于找到你了.你沒事吧."他上下打量她,面上布滿了擔憂.

"我不是跟你在一起嗎?你怎麼把我弄丟了?"慕容瞳沒好氣地踹他一腳.

"哎喲……"明銳鋒自認理虧,也確實擔心她的安危,"剛才你去了哪里?遇到什麼人了嗎?"

她欲言又止,終究沒有說,"遇到一頭豬,被一頭殺千刀的豬弄髒了衣服."

他皺眉,"豬?"

她快步前行,"你快說你為什麼丟下我."

他解釋了一番,"你記得你是自己走的還是有人把你帶走的?"

慕容瞳懊惱道:"我真的不記得了.我就記得我坐在牆角,醉得一塌糊塗,斷片兒了."

蕭沉冽一直跟著他們,趁她落單的時候把她帶走?

或者,那幾個宵小之輩是蕭沉冽安排的?他會這麼卑鄙嗎?

……

江南省與江揚省,南河省合並一事,鐵板釘釘,不可能有轉圜的余地.

慕容瞳死了心,和副官回江州.

臨出發前,喬慕青買了一份報紙,慕容瞳掃了兩眼,決定推遲一天再回江州.

等了半小時,那衛兵終于把大金主請來.

明銳鋒笑得風流倜儻,"你不是說今天要回江州嗎?舍不得我嗎?"

"帶你去一個好地方."慕容瞳把他推進車里.

"什麼好地方?"他好奇地問.

她和喬慕青但笑不語.

一刻鍾後,轎車在一家拍賣行前停下.

明銳鋒恍然大悟,"原來你想拍藥材."

慕容瞳率先下車,"我在報紙上看見拍賣的消息,說是會拍賣幾種名貴藥材和兩張失傳百年的藥方."

"我知道你想來碰碰語氣.今天我舍命陪君子."他拍拍她的肩膀.

"不用你舍命."她別有深意地眨眸.

他看不懂她這俏皮的表情,愣了愣,爾後跟著進去.

今天,他身穿紫色繡花襯衫,她穿著白色襯衫,都戴著禮帽,是矜貴的富家公子,一進場就萬眾矚目,贏得不少美人的目光.

這是金陵城最大的拍賣行,四周為圓形,一排排的座椅,拍賣台設在中間,樓上四面是一個個小包間,供給權勢富貴之人享用.

明銳鋒去找管事,正好還有一個小包間,他們便付費進去.

參與拍賣的人很多,一樓的座椅都坐滿了,議論聲一浪高過一浪.

"不知道稍後拍賣什麼名貴藥材."他有點興奮.

"開拍就知道了."慕容瞳笑眯眯道,"銳鋒,若我看中哪樣藥材,或是看中哪張藥方,你會幫我叫價嗎?"

"那是當然."

"我想拍下,可是我沒錢."

"……"明銳鋒的嘴角抽了抽,終于知道她叫他一起來的用意,"你想找我當冤大頭?"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怎麼會坑你,當你是冤大頭?"慕容瞳一本正經地說道.

"那就好."

"我先跟你借,或者當作你今年送我的生日禮物,如何?"她重重地拍他的肩膀,爽朗地笑,"咱們這交情是別人無法比的,你忍心拒絕我嗎?"

看著她明澈的琉璃眸顧盼生輝,明銳鋒迷失了眼,爽快道:"好好好,我送給你,權當今年,明年,後年等等以後十年的生日禮物."

慕容瞳心花怒放,"好兄弟,我會為你兩肋插刀的."

他心里苦,可也知道,她這個少帥當得不容易.

她執掌江南軍政,看似風光,不過財政用度正好卡得剛剛好,她並沒有私房錢為母親拍賣天價藥材.

若非這幾年他這個明家大公子暗中多次資助軍資,軍需,江南軍的情況更加糟糕.

一樓安靜下來,拍賣正式開始.

主持拍賣的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負責解說,女的負責展示拍賣品.

拍賣的第一樣藥材是五百年的長白山野山參,起拍價五萬.

長白山野山參價值不菲,五百年的更是世間少有,是非常名貴的大補藥材,因此,參與拍賣的人非常多.

"想要嗎?"明銳鋒笑問.

"當然要.江揚的前朝禦醫跟我說過,若有五百年的長白山野山參,可以調養娘的心病."慕容瞳的明眸閃著晶亮的光芒.

"五十萬."他喊價.

"六十萬."

她聽見這道熟悉的聲音來自左側的包間,探頭一看,瞬間石化.

蕭沉冽!

為什麼哪里都能遇見他?

她氣哼哼地縮回身子,明銳鋒見她面有異色,便往那邊看去,原來是蕭少帥.

"原來蕭少帥對藥材也有興趣."他調侃道,目光頓時變得而犀利如刀,"蕭少帥年紀輕輕,也需要這等名貴藥材補身嗎?"

"家有長輩,自然需要名貴藥材."蕭沉冽的煙里寒芒閃爍,"慕容少帥是為令堂買藥材吧."

他早就聽見他們的說話聲,知道他們在隔壁包間.

慕容瞳懶得搭理他,跟他說一個字都嫌多.

這時,那支野山參的價格已經飆升到一百二十萬,她連忙叫價:一百二十五萬.

"一百三十萬."蕭沉冽喊道.

"一百三十五萬."她氣得牙疼.

另一個包間的人繼續喊價,她忽然不想喊了.

明銳鋒不解地問:"你為什麼不叫價了?不過,蕭少帥好像也不叫了,你們的步調可真一致."

慕容瞳撇撇嘴,"鬼才跟他步調一致呢.都一百多萬了,我怎麼好意思讓你破費這麼多?"

"沒關系,不用替我省錢."他感動得想哭.

"你是聲名狼藉的浪蕩公子,我不能再給你戴一頂紈绔敗家子的帽子."

"你對我太好了."他險些趴在她肩頭痛哭流涕,感動的,"這五百年的野山參對你娘的病情大有裨益,真的不用替我著想."

"你沒聽說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慕容瞳的明眸閃著賊兮兮的光芒.

"什麼意思?"

"你怎麼變得這麼笨,笨得出類拔萃?"

"……"明銳鋒委屈地看著她.

她在他耳邊說了兩句,他驚得眼珠子快掉了,"你打算當搶匪?"

慕容瞳打他的頭,"小聲點."

上篇:第116章:嘴對嘴,唇對唇    下篇:第118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