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32章:灼熱的呼吸燙著她   
  
第132章:灼熱的呼吸燙著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心思一動,對了,蕭沉冽認定阮清歌知道其師阮鳴鳳的隱居之處,于是決定先了解阮清歌此人,再想辦法突破?

明銳鋒對她笑得格外燦爛,"找個時機,我親口告訴你,那個女子是誰."

其實,她並不是那麼想知道,"現在不能說嗎?"

蕭沉冽的眸色沉了沉,道:"明大公子,阮清歌的所有事,簡單地說說吧."

"我真的不太了解她,你還不如派人去清韻班打聽."明銳鋒為難道,不想在她面前表現出對另一個女人很了解的樣子.

"你知道的,都說說吧."

"你……"

"你還想承接那兩個項目嗎?銳鋒,你多少說一些."慕容瞳希望蕭沉冽從阮清歌入手找他母親,不要再騷擾她娘.

明銳鋒只好勉為其難地說了一些,阮家家道中落,阮清歌跟著父親來到江南討生活.阮父在一家茶樓當伙計,一天得罪了一個權貴,被毆打致死,年僅八歲的阮清歌就此成為孤兒,在街頭流浪,與乞丐為伍.

阮鳴鳳在街頭遇見她向人乞討,覺得這小姑娘清秀絕倫,便收養了她,還收她為弟子.從此,阮清歌跟著阮鳴鳳學唱昆曲,因為她天賦絕佳,短短幾年就在師父的帶領下登台表演,初露風采.短短半年,她就紅遍江南省.

後來,阮鳴鳳隱退,阮清歌成為清韻班的台柱,大紅大紫,經久不衰.

她看似溫婉,實則冷傲,目下無塵,多少權貴,豪富想納她為外室,她都無動于衷;多少名門公子要娶她為側室,許諾平妻,她也拒之門外.

在這風云亂世,戲子孤傲無情,也不缺想要硬上弓的狠辣霸王.

兩年前,有一位南方省軍閥慕名而來,酷愛她的昆曲,要強納她為妾,她甯死不屈,堅決不嫁.

好在關鍵時刻,明銳鋒出現了,對所有人宣稱,她是他的人.

那軍閥知道明家與江南慕容家的關系,不好對明家做出太過分的事,就此罷了.

此後,江州人都知道,阮清歌與花名在外的明銳鋒曖昧不清,沒有人再敢動她一根毫毛,清韻班的人對她更是捧上了天,寵得不可理喻.不過,明銳鋒依然流連花叢,風花雪月,只是偶爾帶她出去玩,她也不在意似的.

這二人的關系,讓人費解.

自然,後面的這一截,是慕容瞳說的.

"阮清歌不纏著你嗎?"蕭沉冽饒有興致地問.

"我與她是朋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明銳鋒連忙解釋,看慕容瞳的反應.

"別解釋了,越描越黑."慕容瞳打趣道.

"阿瞳,你這樣說,我就太傷心了.若我跟她是那種關系,她怎麼可能不纏著我,不介意我放浪形骸?"他急急地說道.

"或許她心胸寬廣,或許她知道綁不住你,就索性不在意你的放浪形骸?"她興致勃勃地分析,"還有一種情況,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對你的愛刻進了靈魂深處,只要能見到你,只要能得到你幾分憐惜,她就不介意她只是你諸多情人中的一個."

"……"明銳鋒噎住,不知如何反駁.

"在清韻班,阮清歌與什麼人關系好一些?"蕭沉冽又問,不在意阮清歌與明銳鋒的關系.

"我說了,我從來沒想過了解她."明銳鋒郁悶不已.

"她有軟肋嗎?"

"不知道."

"看來,明大公子根本不在意阮老板,還是饒過他吧.你派人去清韻班打聽一下."慕容瞳提議.

"對對對,你還是派人去打聽,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明銳鋒埋頭吃菜.

蕭沉冽目色幽沉,若有所思.

她一邊吃一邊想,他應該認定喬副官就是童姑娘了吧,不會懷疑自己吧.

吃飽喝足,她與明銳鋒告別,回督軍府.

謝放開車,喬慕青坐在副駕駛座,慕容瞳坐在後面,與蕭沉冽拉開最大的距離.

"二位少帥放心,我和喬副官保證,江州城再也不會有高坤派來的人."謝放信誓旦旦道,"我們已經傳令下去,全城搜捕,凡是可疑之人,都要從嚴審查,嚴加控制."

"倘若還有人潛伏在江州,相信很快就能抓到."喬慕青接著道,只是,蕭少帥會認定她就是南倉那夜的人嗎?

"務必清剿余黨."慕容瞳冷厲道.

"是."喬慕青道.

車里恢複了寂靜,蕭沉冽蹭過去,慕容瞳警覺地蹙眉,他坐過來干什麼?

前面的二位副官察覺到後面的動靜,不敢出聲,也不敢扭頭往後看.

蕭沉冽靠近慕容瞳,在她耳畔輕聲道:"雖然喬副官承認,在南倉那夜她遇到我,不過我總覺得,可能是她,也可能是她的手下,或者可能是別人."

她心神一緊,不知道是因為他灼熱的呼吸燙著她,還是因為他的話.

"她都承認了,怎麼……"

"萬般皆有可能."

"那你覺得最有可能是誰?"慕容瞳試探地問.

"我心里的確有一個最有可能的人選,不過現在還不能告訴你."蕭沉冽壓到最低,最沉的聲音好似從緊窄的喉間擠出來,沉魅撩人.

"……"她無語地瞪他一眼.

他這是戲弄她嗎?

不過,他刻意跟她這樣說,是不是另有深意?他想告訴她,其實他知道童姑娘不是喬慕青?

想到此,她毛骨悚然.

她低聲道:"這天很熱,你過去一點."

蕭沉冽挪過去一點,似笑非笑.

距離督軍府一公里的地方停著一輛車,楚懷安坐在駕駛座.

看見慕容瞳這輛車行駛過來,他立即下去等候.

蕭沉冽和慕容瞳沒有下車,後者問道:"楚旅長,如何?"

"少帥,我派人盯著黃師長,黃師長得知兒子死了,立即開車去找郭師長."楚懷安回道,"黃師長在郭師長府上待了一個小時,之後來了督軍府.他找不到少帥,督軍請他進書房,一直沒出來."

"有多久了?"她又問,果不其然,黃師長的一舉一動都沒逃出他們的預料之外.

"已經一個小時."他說道.

"慕容少帥,黃師長第一時間去找的為什麼不是你父親,而是郭師長?這不是很明顯嗎?"蕭沉冽揚眉冷笑.

"我們猜的沒錯."慕容瞳吩咐楚懷安幾句,爾後道,"我要明天一早就掀起風浪."

"我知道怎麼做."楚懷安開車走了.

"這樣能行嗎?"喬慕青擔心道.

"喬副官,你在質疑我,還是質疑你家少帥?"蕭沉冽好整以暇地問.

"我只是……"她語塞.

"走吧."慕容瞳叫謝放開扯,"蕭少帥,我的副官很單純,你別總是欺負她."

他付之一笑.

他們剛回到督軍府,慕容鵬與黃師長就從三樓下來.

黃師長疾步沖下來,劈頭蓋臉地喝問:"少帥,犬子是殺人放火還是奸淫擄掠,一定要槍殺他嗎?今天少帥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否則我不會善罷甘休!即使是拼了我這條老命,我也要為我兒討回公道!"

慕容鵬連忙過來規勸:"老黃,好好說,好好說.我一定會給你,給黃家一個交代."

爾後,他吩咐喬管家去沏茶來,招呼眾人坐下來說.

蕭沉冽安之若素地坐在沙發一角,慕容瞳也坐下.

黃師長怒火沖天,被慕容鵬強拉著坐下,氣憤道:"少帥,你倒是說句話啊."

"黃師長還不知道嗎?"喬慕青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黃業成違抗軍令,屢教不改,態度惡劣,煽動情緒,影響極壞,最後視死如歸,少帥便成全他."

"即便我兒違抗軍令,那也不是死罪……"他的虎目噴出怒焰.

"違抗軍令者,殺.這是江南軍的軍規,黃師長是一軍之師長,不知道嗎?"慕容瞳沉著地應對,"若他有悔改之意,我自然不會殺一儆百,可是他毫無悔改之心,我能容忍他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任他煽動其他人的情緒嗎?"

"督軍,少帥明擺著是看我不順眼,要我黃家斷子絕孫.督軍要為我主持公道啊."黃師長急怒攻心,恨不得拔槍殺死仇敵.

"慕容瞳,黃業成怎麼說也是黃師長的獨子,雖然違抗軍令不容赦免,可是也可以先收押監獄嘛.你這樣做太魯莽了."慕容鵬嚴厲地訓斥.

"父親,我治軍有我的辦法,早在四年前你就說過,不會管我怎麼治軍.現在你又插手軍務,你讓我怎麼管?"慕容瞳又搬出這套說辭,每次都是這樣,心累.

"慕容督軍,黃師長,可否聽我說幾句?"蕭沉冽沉緩道.

"蕭少帥請說."慕容鵬客氣道.

"黃師長,今天我也去了訓練場,黃業成的確桀驁不馴,態度惡劣.就為了這麼一點小事,黃業成就視死如歸,這不是很奇怪嗎?"蕭沉冽的眉宇籠罩著銳氣,"更重要的一點,黃業成有你這個師長父親,在軍中橫行霸道慣了,一向混日子的,進行新式,舊式軍事訓練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吧.他的反彈這麼大,難道黃師長你不覺得奇怪嗎?"

"你是什麼意思?"黃師長虎目冷眯.

上篇:第131章:那夜……就是你?    下篇:第133章:咬她的耳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