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39章:哪天娶她進門   
  
第139章:哪天娶她進門

g,更新快,無彈窗,!

"我養大黛兒,為她安排一樁幸福美滿的婚事,有什麼不可以?"慕容鵬的聲調陡然高揚,怒火暴漲.

"父親,你怎麼就看不出來蕭沉冽不懷好意?他無緣無故地提起表妹的婚事,必定有所圖謀.表妹自幼就是孤兒,唯一的親人就是我們,若我們坑害了她,她這輩子就完了."慕容瞳據理力爭.

"我怎麼會坑害她?"他的火氣慢慢降下來,"好了,黛兒的婚事我會跟你娘商量,我也不會坑害她,你放一百個心."

"表妹不是舊式女子,絕不會接受你的安排."

"婚姻大事從來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她留過洋喝了幾年洋墨水,也還是中國人!"慕容鵬下逐客令,"夜深了,你走吧."

慕容瞳想說服父親,可也知道父親相當的固執,若要阻止父親,只能從娘下手.

回到小樓,她想著去找蕭沉冽理論的,不過轉念一想,他城府這麼深,怎麼可能跟她說實話?

罷了.

第二天早上,她剛起來就去找娘,簡單地說了事情.

葉采薇寬慰道:"我知道你與黛兒感情好,希望黛兒找個好丈夫,好婆家,一生幸福美滿.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父親亂來的."

慕容瞳略略放心,"娘,你一定要說服父親,不要把表妹嫁給蕭家人,或是嫁給與蕭家有關的人."

"我把黛兒當作親生女兒,怎麼可能給她安排一樁她不喜歡的婚事?我會問她意願的,好了,你去忙吧,這件事我自有分寸."

娘都這麼說了,慕容瞳安心許多,去公署大樓.

這天傍晚,她回來吃晚飯,沒想到蕭沉冽已經回來了.

蕭沉冽坐在大廳沙發,好整以暇地問:"今天清歌在府里用飯,你不介意吧."

"當然不介意."慕容瞳含笑回應,走了幾步又回身道,"蕭少帥,你哪天娶她進門?"

"原來你比我還著急."他似笑非笑.

"隨口一問."

她登上二樓,從空中通道先去小樓看看娘.

徐媽媽在葉采薇的臥房收拾衣服,慕容瞳問:"娘呢?"

"絲綢陪著夫人在花園漫步,稍後就回來用飯."徐媽媽說道.

"我去花園."

慕容瞳正要下樓,卻從窗戶望見不遠處的花園,娘坐在白色鐵藝秋千上,阮清歌站在一旁,二人不知道在說什麼,而絲綢並不在那兒.

阮清歌是阮鳴鳳的高足,是江州的昆曲名角,想必娘跟她閑談昆曲吧.

距離有點遠,慕容瞳看不清她們的表情.

快到花園,她忽然聽見絲綢尖厲的驚叫,"夫人……快來人吶……夫人,你怎麼了?"

慕容瞳魂飛魄散,立馬飛奔過去.

葉采薇癱在草地上,倒在絲綢懷里,捂著胸口費力地喘氣,十分痛苦.

而阮清歌站在一旁,面容美豔,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目光極冷,與從前溫婉的模樣判若兩人.

"娘,很疼嗎?"慕容瞳扶住娘,焦慮著急里依然存幾分冷靜,她吩咐絲綢,"快去叫喬副官開車."

"是,少帥."絲綢飛奔去了.

葉采薇面容死白,五官扭結,好似奄奄一息.

慕容瞳從未見過娘這麼痛苦的模樣,嚇得心跳快停止了,"娘,撐住,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喬管家等傭人奔過來,亂作一團,不知道如何是好.

蕭沉冽疾步趕來,掃了站在一旁的阮清歌一眼,"車來了,把夫人抱上車.我來."

她愣愣地看著他屈身一把把娘抱起來,六神無主地跟過去.

喬慕青要開車,不過謝放說他來開,她沒有堅持,坐在副駕駛座.

轎車在熱鬧的大街飛馳,行人紛紛閃避.

他們趕到醫院,亨利醫生立即把病人推進手術室,進行搶救.

慕容瞳在走廊等候,坐立難安,心焦如焚.

蕭沉冽拍拍她的肩膀,"夫人不會有事的,別太擔心."

她點點頭,雙手不自覺地攥緊.

喬管家和徐媽媽送來葉采薇的日常用物,阮清歌跟著來.

"你還沒回去嗎?"蕭沉冽詫異地問,"我讓副官先送你回去."

"無妨.督軍夫人還在手術室,我在這兒陪你,等督軍夫人沒事了我再回去."她溫柔道.

他沒心思理會她,隨她的意思了.

慕容瞳忽然想起,從她下樓走到花園,短短一分鍾的時間,為什麼娘會發病至此?

而當時,只有阮清歌一人與娘在一起.

娘不會無端端地發作,難道是阮清歌跟娘說了什麼?

"阮老板,我娘病發之前,與你在花園閑談,當時只有你一人吧."慕容瞳冰冷地問.

"的確只有我一人."阮清歌落落大方地回應.

"我娘為什麼會突然發病?你跟我娘說了什麼?"

"我與督軍夫人說起家師的一些舊事,督軍夫人對家師甚是掛念,僅此而已."

"然後呢?我娘如何發病的?"慕容瞳不太相信她的說辭.

"督軍夫人頗為感慨,忽然,她捂著心口,說心口很疼……"阮清歌從容鎮定地說道,"這時,府里的傭人絲綢來了,就扶住督軍夫人,大聲叫人."

慕容瞳還是不相信她,雖然娘的病時好時壞,但發病這麼厲害的,一定是受了嚴重的刺激.

蕭沉冽玩味地盯著阮清歌,犀利的目光好似看透了她的心思.

阮清歌坐在長條椅上,容色清冷,想起不久前在督軍府花園發生的事.

她看見督軍夫人在花園,便過去與督軍夫人聊起師父的陳年往事.

督軍夫人頗為開心,也很是感慨唏噓,竟然十年沒有見過阮鳴鳳了.

"夫人對故人念念不忘,不知可還記得一個姓白的故人?"阮清歌幽冷地問.

"姓白的故人?"葉采薇面頰的笑容漸漸凝固.

"夫人貴人多忘事,必定忘了."

"我不認識姓白的人."

"夫人認識的.十多年前,一位姓白的女子跟著姐夫來到江州討生活,她的姐姐難產而死,留下一個女嬰.姐夫在外做工掙錢,她就在家里照顧女嬰,他們過了幾年平靜簡單的日子."

葉采薇想離去,阮清歌攔住她的去路,接著道:"白姑娘容貌清秀,被街頭幾個地痞流氓盯上.一天上午,她買菜回家,被那幾個地痞流氓拖到一條小巷.他們撕爛她的衣服,企圖對她施暴,她拼命地喊救命,絕望地哭……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有人來救她……"

葉采薇哆嗦著問道:"什麼人救了她?"

阮清歌微微一笑,"是一位神武俊朗的蓋世英雄.他幾招就打跑那些地痞流氓,救了白姑娘,保住白姑娘的清白.從此以後,白姑娘喜歡上這位氣度不凡的恩人.她知道恩人已經娶妻生子多年,但她克制不住對他的思念,受不住煎熬,半年之後,她去找恩人,心甘情願當他的小妾,全心全意服侍主母."

葉采薇的臉龐煞白煞白的,身子發顫.

"這位恩人對她表示,他答應過夫人,這輩子不會納妾."阮清歌的語調出奇的平靜,仿佛在說一個豔情小說里的濫俗故事,"白姑娘覺得,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可能只有妻沒有妾?她不死心,覺著恩人的妻子悍妒蠻橫,就去找恩人的妻子."

"那這位恩人的妻子是悍妻嗎?"

"恩人的妻子是溫婉端莊,美麗大方的大家閨秀,聲稱與恩人真心相愛,而且彼此約定,一生一代一雙人,此生不離不棄.她對白姑娘說,白姑娘還年輕,是個蕙質蘭心的好姑娘,一定可以嫁一個愛她,疼惜她的丈夫,沒必要為妾."

"這位妻子有錯嗎?"葉采薇淡淡地問.

"恩人的妻子沒有錯,可是喜歡一個人有錯嗎?"阮清歌尖銳地反問,"白姑娘喜歡恩人,想服侍恩人一輩子,不過她知道恩人與他的妻子恩愛情深,相濡以沫,走過不少風風雨雨,她不想打擾他們,不想親手破壞這份美好.因此,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可是根本沒有用,她無時無刻都在想念恩人……為了不讓自己做出不可原諒的事,她甯願自己吃老鼠藥,斷了此生,也不願傷害夫人."

葉采薇眉目一跳,動容不已,"白姑娘死了?她不是回鄉下了嗎?"

阮清歌的語聲森冷了幾分,"她沒有回鄉下,吃老鼠藥死了.看來夫人還記得白姑娘.夫人沒有錯,白姑娘又有錯嗎?"

葉采薇唏噓道:"喜歡一個人並沒有錯.白姑娘太死心眼了,咳……"

"白姑娘該死嗎?"阮清歌陡然疾言厲色地說道,"督軍夫人善良溫婉,從來沒有殺過人,可是,正因為你的溫婉善良,逼死了白姑娘.雖然你沒有親手殺她,可是她到底是因為你而死!"

"可憐白姑娘死了十多年,夫人你竟然以為她還活著,可笑啊可笑."

"風華正茂的姑娘因為你而死,我想問督軍夫人一句,你跟哪些殺人犯有什麼區別?"

阮清歌冷厲地質問.

上篇:第138章:蕭少帥秀恩愛    下篇:第140章:引狼入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