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41章:真想殺我,就開槍   
  
第141章:真想殺我,就開槍

g,更新快,無彈窗,!

醫院外面,光影迷離,冷涼的夜風吹不散他們之間沉重,壓抑的氣氛.

蕭沉冽勸道:"你冷靜一點."

慕容瞳被熾烈的怒焰包圍,暴怒得持槍的手有點發顫,"我娘屢次因為你發病,險些喪命,你叫我怎麼冷靜?"

"我不是故意的."他沒有半分畏懼,慌急,"你真想殺我,就開槍."

"你以為我不會嗎?"她嘶啞道.

對,他就是賭她,到底會不會開槍!

謝放,喬慕青異口同聲地焦慮道:"少帥……"

蕭沉冽冷沉道:"退下!"

他們對視一眼,無奈地後退幾步.喬慕青知道自家少帥的心情,夫人是少帥的軟肋,尤其是夫人的病情,有人影響到夫人,少帥絕不會輕易饒恕.

慕容瞳內心的交戰激烈得毀天滅地,她很想很想殺了這個可惡的混蛋,可也知道後果有多嚴重.

"啊--"

她的叫聲暴怒,尖銳,刺破了夜空.

砰--

她控制不住體內洪荒般的滔天怒火,開了一槍.

喬慕青和謝放先是心頭一震,爾後松了一口氣--慕容少帥朝一旁開槍的.

蕭沉冽似笑非笑,早就猜到,她終究理智尚存,不會殺他.

"再有下一次,我一定送你去見閻羅王."慕容瞳眸色寒凜,"副官,把阮老板關入城北監獄."

"是."喬慕青領命去了.

"我不想再看見你,滾!"慕容瞳剜他一眼,走進醫院.

蕭沉冽站在夜風里,目光清涼.

同住一個屋簷下,辦公室又是隔壁,還能不見面嗎?

謝放走過來,擔憂道:"少帥,這樣一來,慕容少帥對你的誤會就更深了."

"她恨不得一槍崩了我."

蕭沉冽唇角微涼,上了車.

阮清歌被關在城北監獄兩天後,慕容瞳才去見她.

"蕭沉冽來看過你嗎?"

"沒有."阮清歌坐在硬木板床頭,靠著牆,神色清寂.

"失望嗎?"

"早已料到的事,怎麼會失望?"

"這一個月來,你不是與蕭沉冽出雙入對嗎?"慕容瞳不想問的,可脫口而出的就是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或許慕容少帥可以去問問蕭少帥."阮清歌在怪味彌漫,潮濕肮髒的牢房依然從容,"不知道督軍夫人的病好些了嗎?"

"你要失望了,我娘沒有被你害死."慕容瞳冷酷地眨眸

"或許,是她命不該絕."阮清歌冷笑,心道:小姨,我沒有替你報仇,你是不是很失望?

"你小姨喜歡我父親,這本身沒有錯.我娘不曾迫害你小姨,始終對她寬容和藹,更沒有錯.那麼,這件事到底錯在哪里?"

阮清歌冷笑,慕容少帥是來教訓她的嗎?

慕容瞳的語聲擲地有聲,"你小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心力交瘁,痛苦得活不下去,跟我娘有什麼關系?她不願破壞我娘與我父親的美好姻緣,選擇自盡,結束自己的痛苦,又跟我娘有什麼關系?我娘從未逼迫過她,倘若一個人的善良也要被攻訐,成為罪惡的指控,那這個世界還會有善良的人嗎?那不就是怨恨,戾氣橫行?"

阮清歌的長睫輕輕地顫動.

慕容瞳的明眸浮動著森冷的寒氣,"你小姨不願傷害我娘,不願破壞我娘與我父親美滿幸福的家,才選擇了結自己的性命.倘若她在天有靈,知道你為她報仇,險些讓我娘喪命,那麼她在十幾年前的自盡還有什麼意義?她會責怪你心里充滿了仇恨,自作主張."

"不……不是這樣的……"阮清歌驚慌地搖頭,晶瑩的淚珠潸潸滾落.

"當年你小姨不想傷害我娘,又怎麼會在十多年以後要你報仇,害死我娘?"

"你這樣說,只是替你娘開脫則罪責!你娘是劊子手!"阮清歌聲嘶力竭地喊.

"我娘沒有害過人,根本沒有罪."慕容瞳冷冽的目光犀利得洞穿人心,"你小姨和你父親先後離你而去,你八歲成為孤兒,在街頭流浪當乞丐,後來被阮鳴鳳收養,你覺得你前半生的孤苦是我娘間接造成的.因此,你把自己的悲苦都推在我娘身上,痛恨我娘.你以你小姨的名義向我娘報仇,其實就是發泄你心里的怨恨與痛苦!"

"不是的……你胡說……"阮清歌沖過來握住鐵欄激動地喊道,淚雨紛飛.

"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慕容瞳冷厲地盯著她.

蕭沉冽站在不遠處,聽見她們的對話,不由得贊賞慕容瞳的攻心術.

她要為督軍夫人討回公道,殺人是最簡單,也最愚蠢的辦法,督軍夫人也不會同意的.

要摧毀一個人,就要摧毀他的心.

她挖出阮清歌最隱秘,最可怕的心思,相當于無情地摧毀了阮清歌的心理防線,比任何報複都狠辣.

阮清歌滑坐在地,內心崩潰,呆呆地喃喃自語:"小姨知道我不是那樣想的……小姨知道的……"

"我不會殺你,不過我不想在江州再看見你.離開這里之後,你最好立即離開江州."

說罷,慕容瞳揚長而去.

蕭沉冽連忙閃到一旁,直至她走了才走到牢房前,居高臨下地看著阮清歌,眼里沒有半分憐憫.

阮清歌抬頭看他,也不顧自己的形象了,"蕭少帥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你值得我來看你的笑話嗎?"他的語聲冰冷得讓人如墜冰窖.

"原來是我自作多情."她自嘲地苦笑,緩緩站起來,抬手拭去面上的淚水.

"你答應過我什麼,你忘了嗎?"

"很抱歉,我沒有打聽到師父的隱居之處."

"你找死!"

蕭沉冽陡然掐住她細長的脖子,五指逐漸用力,似要扼死她.

阮清歌譏誚地冷笑,沒有掙紮,靜靜地看著眼前這張熟悉而陌生的俊臉--現在,這張臉龐布滿了駭人的戾氣.

她笑的是自己,之前她竟然妄想得到這個站在權勢高位的男人的幾分憐惜與真情.

"慕容少帥不殺你,不表示我不會殺你."蕭沉冽冷郁道.

"你以為我會怕死嗎?"她苦笑,"不過我不是言而無信之人,我的確打聽不到師父的隱居之處,不過我師姐可能知道.畢竟,師父最喜歡的徒弟是師姐,而且師姐比我年長十歲,跟隨師父的時間比我長."

"你師姐是誰?"

"阮清蓮.師姐已經嫁人,我可以給你一個地址,你去找她."

蕭沉冽去取紙筆來,得到了阮清蓮的住址.

……

阮清蓮住在吳江,蕭沉冽與謝放開車前往吳江.

十年前,她嫁給一位殷實商人,從此隱退昆曲界,過著相夫教子的日子.

他們登門拜訪的時候,阮清蓮的丈夫不在,家里只有傭人和孩子.

她把他們迎到客廳,客氣地問:"二位是我師妹介紹來的,如何稱呼?"

"這是我家蕭公子,從江州來."謝放介紹道.

"蕭公子,喝茶."阮清蓮面容白淨,打扮得素淨,溫婉和氣.

"蕭某尋找令師良久,一無所獲,這才冒昧地登門.請問你知道令師的隱居之處嗎?"蕭沉冽溫和地問.

"其實這些年有不少人來找我打聽家師的隱居之處,但我的確不知道,很抱歉."

"你誤會了.我與那些豪富權貴不一樣,我並非要請令師登台,而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問問她."

"這樣啊,不過我真的不知道家師的隱居之處.家師就是不願被人打擾,被紅塵俗世所累,才沒有告訴我她老人家的隱居之處."她說道.

蕭沉冽盯著她,覺得她不像有所隱瞞.

謝放著急地問:"我家公子真的有要緊的事要問令師,您可有辦法打聽到令師的隱居之處?"

阮清蓮無奈道:"我的師姐妹,師兄弟都不知道家師的隱居之處,很抱歉,幫不到你們."

他們失望地離去.

走到門口,蕭沉冽忽然轉身,問道:"請問夫人,您幾歲開始跟隨令師學藝?"

"我六歲就跟著師父學唱昆曲."她回道.

"令師年輕時可有交情深厚的姐妹?"

"自然是有的,"

"令師有哪些相熟的姐妹?可以說一說嗎?"他的心情激動起來.

"我想想……"阮清蓮凝眉回憶,"師父與清韻班兩位姐妹的交情最好,不過師伯,師叔嫁到北方了,很難見到了."

"還有別的姐妹嗎?比如不是清韻班的人."

"師父與人為善,時常救濟他人,能幫的就幫.哦對了,師父與江南督軍夫人情誼匪淺,以姐妹相稱."

蕭沉冽與謝放對視一眼,督軍夫人不僅與周師傅有數十年的交情,又與阮鳴鳳情誼匪淺,這也太巧了吧.

蕭沉冽取出母親的照片,問道:"除了督軍夫人,令師還有別的姐妹嗎?比如蘇繡大家周師傅."

阮清蓮點頭,"對,我竟然忘了,師父與督軍夫人,周師傅情誼匪淺."

他把照片給她看,心里起了波瀾,"這是我母親,你見過嗎?"

她仔細地看了看,搖頭道:"沒見過."

"當真沒見過?"

"若我見過你母親,肯定不會說沒見過."

"我母親姓江,夫人可曾聽令師說過姓江的姐妹?"

"在我印象里,師父沒有提起過姓江的姐妹."阮清蓮蹙眉道,"很抱歉,還是沒能幫到公子."

失望再次攫住蕭沉冽,本以為這次大有收獲,卻沒想到,還是一無所獲.

她忽然想起什麼,道:"對了,我還小的時候,師父與督軍夫人偶爾會提起一位姐妹,那位姐妹嫁到外地,她們很是想念,可惜見不到."

上篇:第140章:引狼入室    下篇:第142章:一生只娶一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