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50章:灼燒著她的肌膚   
  
第150章:灼燒著她的肌膚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沉冽依然如故,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讓你體驗一番放飛自我的別樣滋味."

這一次,慕容瞳飛得更高,大有飛上天空的架勢.

雖然她沒有恐高,心理素質也過硬,可這麼被他耍著玩就是不爽.

"你再推一下試試?"她聲嘶力竭地吼.

"再來一次."他更用力地推她,像一個玩上癮的男童,以捉弄同伴為樂趣.

她險些沖上半空,氣得快炸裂了.

在蕩到他那邊的時候,她猛地出手,斜過身子勾住他的脖子.

這發生在瞬息之間,必須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不然就再次飛出去.

蕭沉冽沒想到她會這樣做,被她的一勾弄得有點站不穩,又擔心她摔了,就伸臂攬住她.

慕容瞳趁機跳下秋千,以她不俗的身手,必定不會有事,不過跳得太急,一不小心踩歪了,她的右腳踝"咯吱"一聲,崴了.

鑽心的痛襲來.

她站不穩,痛得蹙眉.

他抱住她,語聲低沉到骨子里,"腳崴了?"

"還不是你害的?"

她怒火滔天,往他的胸口揍了一拳,爾後掙脫開來.

蕭沉冽沒有閃避,也沒有反擊,愣是挨了她一拳,依然摟著她,不松手.

"還不放手?"慕容瞳氣急敗壞地怒吼.

"這可是你說的."他松開她,不過手臂沒有放下來,依然保持那個姿勢.

失去了支撐,她只能自己用力,沒想到腳踝痛得那麼厲害,她根本沒法站穩,滑下去.

他再度攬住她,"逞強有用嗎?"

她發現跟他緊緊靠在一起,他身軀的溫度燙著她,鋼鐵般的長臂禁錮著她,讓她莫名其妙的心慌氣促.

兩個"大男人"這樣的火熱姿勢,太過驚悚.

她慌張地推開他,逞強嗎?根本沒有好吧.

蕭沉冽抱得更緊,俯首在她耳畔,呼吸越來越滾燙,似烈焰灼燒著她的肌膚.

"干什麼?滾開!"慕容瞳知道他是故意的,氣急敗壞地低吼.

"想讓所有人都來圍觀嗎?那就叫得大聲一點."他的語聲低啞而沉魅,誘惑著誰的心?

她懶得跟他廢話,直接拔槍對著他的側腰,"還不放手嗎?"

他似笑非笑,正想松手,這時,他們聽見急促的腳步聲,不約而同地轉頭看去--

凌眉黛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們,眉心微蹙,"表哥,你們……"

為什麼表哥和蕭少帥摟在一起,姿勢這麼怪異?

他們在干什麼?

"表妹,你回來啦."慕容瞳猛地推開他,把槍放進槍套.

"你表哥腳崴了,我扶著她."蕭沉冽扣住她的手臂,不依不饒.

"表哥,我扶你進去."凌眉黛蹙著眉心走過來.

慕容瞳嫌棄似的推開他,搭在她肩頭,一瘸一拐地走著.

他打趣道:"表小姐是我的未婚妻,慕容少帥與我的未婚妻這樣親密,是不是不太合適?"

凌眉黛怒目而視,義正詞嚴道:"我不是你的未婚妻!"

慕容瞳瞪他一眼,"別理他,我們走吧."

看著這對"表兄妹"走遠了,蕭沉冽劍眉輕揚,臉頰的輕笑神秘而詭譎.

凌眉黛送表哥回到臥房,爾後吩咐傭人拿來藥酒,"表哥,我給你揉一揉,你忍著點兒."

"我自己來就好了."慕容瞳連忙道.

"你這粗手笨腳的,還是我來吧."

凌眉黛先把表哥的軍靴脫下來,接著把藥酒倒在手里,用力地揉她的右腳,動作溫柔而有力.

慕容瞳笑道:"表妹,你這手藝還不錯嘛."

凌眉黛乖巧一笑,"在歐洲留學時跟一位同樣是中國人的同學學的."

"對了,你的洋裝店鋪還是很忙嗎?"

"嗯,來訂做洋裝的顧客越來越多,好像所有的名媛千金都知道督軍府的表小姐開了一家洋裝店鋪,都來試試.表哥為我宣傳了這麼多,我都忙不過來啦."

"你不是說要多招幾個學徒,師傅嗎?招到人了嗎?"

"我的要求比較高,才招到一個,慢慢找吧,急不來."

凌眉黛的手勢頗為獨特,一絲不苟地揉呀揉,揉了半晌才好.

慕容瞳站起來試著走了幾步,"不那麼疼了.表妹,你的手藝真好."

凌眉黛把藥酒擰上蓋子,放在一旁,"腳崴了要連續揉藥酒幾天才能痊愈,表哥,每天晚上我都幫你揉藥酒吧."

慕容瞳沒說什麼,不過打算明天不再讓表妹動手.

她關好房門,拉著表妹坐下,"表妹,我和副官,楚懷安想了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凌眉黛驚喜地問.

"再過大半個月,若父親和娘硬要讓你嫁給蕭沉冽,我就送你到香港暫避風頭.過幾個月,若父親和娘改了主意,我再接你回來.你放心,你在香港那邊的住處,生活,我會安排妥當,還會派幾個衛兵過去保護你,你不會有事."

"表哥要我逃婚?"

"這是下下策."慕容瞳歎氣,"這一次父親和娘堅持兩家聯姻,最壞的打算就是送你到香港,避過這一陣再說."

"如此一來,我就有好幾個月見不到表哥了."凌眉黛的美眸浮現難以掩飾的落寞.

"又不是永遠不會見面了.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有事."

"表哥,你陪我去香港好不好?"凌眉黛淒楚地懇求.

"我是少帥,不能離開.再說,蕭沉冽是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狼,若我走了,他必定把江南這塊肥肉吞了."慕容瞳為難道.

"我才回來沒多久……我一個人不想去香港,在香港,我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我也不想離開表哥……"凌眉黛委屈道,神色依依地看她,"表哥,我想留在江州."

"好好好,那就留在江州,我再想想辦法."

"你覺得蕭少帥是一個好人嗎?他為什麼非要娶我?"

"他就是個色胚,混蛋!"慕容瞳恨恨地罵道.

"色胚?他好色嗎?"

"你不要搭理他,反正他不是個正經的人."

"哦."凌眉黛的烏溜溜的眼珠轉了轉.

"你也累了,早點歇著吧.你的婚事,我會再想辦法,你別太擔心."慕容瞳寬慰道.

凌眉黛依依不舍地回房.

慕容瞳以為腳崴了只是小事,沒想到第二天發現傷勢嚴重了,走路時疼死了.

喬慕青堅持送她到醫院,讓醫生瞧了瞧,確定沒有大礙才放心.

不過,醫生囑咐,這幾天要特別小心,起碼要休養十天才能複原.

真是無妄之災!

要不是那個殺千刀的混蛋,她怎麼會鋌而走險崴了腳?

她恨死蕭混蛋!

喬慕青建議她回督軍府休息,可是慕容瞳覺得,她必須在公署大樓坐鎮,不然蕭混蛋還不知道會搞出什麼事情來.

這天下午三點,蕭沉冽從外面回來,直入她的辦公室,"讓喬副官和謝副官負責秦次長一案,你有異議嗎?"

這個提議太過突然,慕容瞳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

"秦次長一案,不是由我家少帥主審嗎?"喬慕青道.

"既然是精誠合作,此案的關鍵人物又是慕容三小姐的丈夫,若由慕容少帥全權審理,難免會傳出不好聽的流言蜚語.讓謝副官與喬副官一起去查,更加公平公正,也可以堵住那些好事者的議論."他有理有據地說道.

"擔心的人只怕是蕭少帥吧."慕容瞳譏諷道.

"慕容少帥也不想慕容家背上徇私包庇的汙名吧."

"身正不怕影子斜.喬副官,你與謝副官一起查清秦次長一案."

"是,少帥."喬慕青領命.

謝放朝她一笑,她沒好氣地瞪他一眼,"笑什麼笑?"

他聳聳肩,跟著她走了.

蕭沉冽看見她並沒有穿軍靴,揚眉問道:"你的腳傷好像更嚴重了."

"你還有臉問?還不是拜你所賜?"慕容瞳咬牙切齒.

"的確是我害你,我會有所補償."他的語氣相當的誠懇.

"不用你補償,你趕緊滾,不要靠近我!"

"要的,要補償.我好好想想怎麼補償你."

蕭沉冽笑著回自己的辦公室,她一瘸一拐地過去關門,防著他.

過了兩天,喬慕青和謝放一起向他們彙報調查的進展,而且秦凱也認罪了.

蕭沉冽問道:"慕容少帥,你覺得應該如何判處?"

慕容瞳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也想好了量刑,"判處五年徒刑."

"你不知道亂世用重典嗎?"他譏諷地冷笑.

"秦次長並非大奸大惡之徒,五年徒刑是恰當的判處."她義正詞嚴地反駁.

他意味深長地看她一眼,走了.

這件事並沒有結束,接下來才是暴風驟雨的開始.

慕容瞳還沒回督軍府就料到,三姐一定會找娘吵鬧.

果然如此.

慕容姵聽聞丈夫秦凱被親弟弟判了五年徒刑,立馬沖到督軍府向親娘與父親伸冤,告狀,連親家母也來了.

慕容瞳回來的時候,看見親家母在大廳控訴的一幕.

"督軍夫人,慕容姵嫁到秦家八年,我自問待她如親生女兒一般,從未給她冷臉.即使她生不出兒子,我也沒有說過半句埋怨,嫌棄的話,依然待她如珠如寶.凱兒與慕容姵婚後一向恩愛,我這個兒子更是從未對你女兒大聲說過話,可是你們慕容家呢?少帥竟然把我兒子送進監獄,這就是親人該有的作為嗎?"

秦夫人聲淚俱下地說著.

~~今天也有2更哈.

上篇:第149章:別想套我的話    下篇:第151章:晴天霹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