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54章:衣冠禽獸   
  
第154章:衣冠禽獸

g,更新快,無彈窗,!

饒是慕容瞳再沉著鎮定,看見這詭異的一幕,也瞠目結舌.

凌眉黛又震驚又不敢置信,"香寒,你怎麼了?你的衣服……"

夏香寒穿的是慕容家水藍色的傭人服,領口撕裂,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膚,令人遐想萬千.她的頭發有點凌亂,眉目布滿了驚怕,低著頭啜泣,就是不肯開口.

這時,慕容鵬,蕭家的人都趕過來,蕭萱最喜歡看熱鬧,煞有介事地問道:"喲喲喲,這是怎麼了?這丫頭長得蠻水靈的,卻是一副被人欺辱的模樣……"

蕭沉冽姍姍走出來,身穿黑色睡衣,面上瞧不出半分情緒.

面容清秀的女傭從他的房間逃出來,衣衫不整,其實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大約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沒好意思直說罷了.

慕容瞳心里有數,瞪他一眼,道:"香寒,當著所有人的面,你說說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香寒,不要怕,實話實說就好."凌眉黛輕輕摟住夏香寒,拍拍她的肩頭,"表哥會為你做主."

"督軍,少帥,絲絨整理了今天晾曬的衣服……她忽然覺得身子不適,頭暈暈的,我就替她把各位主人的衣服送到臥房……"夏香寒一邊抽泣一邊說道,驚懼得聲音發顫,"剛才我把蕭少帥的衣服送過來……蕭少帥開了房門,我進去後才知道……他剛剛洗完澡……我想著放下衣服就走,可是蕭少帥吩咐我把他的衣櫃整理一下……"

"沒事,你接著說."凌眉黛溫柔地鼓勵.

"我開始整理蕭少帥的衣櫃,忽然……蕭少帥抱住我……"夏香寒委屈道,心有余悸地瑟縮著,躲向凌眉黛.

"我說弟弟,你竟然對一個女傭下手?"蕭萱笑得幾乎岔氣,好似這是世界上最好笑,最讓人意外的事,"你不會對著女傭又親又撕衣服吧."

雖然她的話太過露骨,不過正是眾人想知道的.

蕭沉冽不發一言,出奇的冷靜.

這時,葉采薇由徐媽媽攙扶著匆匆過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慕容棚對妻子使了個眼色,要她稍安勿躁.

慕容瞳問夏香寒:"香寒,蕭少帥當真對你做出……那樣的事?"

夏香寒恐懼地點頭,"我害怕極了,拼命地反抗才得以逃出來……"

凌眉黛憤憤不平道:"姨父,姨媽,香寒是伺候我的傭人,蕭少帥怎麼可以欺辱香寒?"

"四弟,你是憋得太久了忍不住吧."蕭齊打趣道,不是一個娘胎生出來的,自然離心離德.

"四弟,你倒是說句話啊,我們都快急死了."蕭泉催促道.

"四弟,你終于開竅了嗎?不過你也不至于饑不擇食吧,這女傭的姿色連我都看不上."蕭萱取笑道.

慕容瞳心里冷笑,這就是親姐呢.

看來蕭沉冽與兄弟姐妹的感情真不怎麼樣.

聯想到之前他對她做過的各種可惡事,她自然知道他的品行有多惡劣,碎渣渣!

想到之前他抱她,親她,壓她,她就覺得渾身發癢,太髒了!

她冰冷道:"蕭少帥,你與我表妹談婚論嫁,卻在我們的眼皮底下欺辱女傭,你到底有幾分真心娶我表妹?父親,在督軍府他都色膽包天,逼淫女傭,若表妹真的嫁給他,豈不是毀了一生的幸福?"

慕容鵬隱隱動怒,道:"蕭少帥,我要你親口說,有沒有這回事?"

"香寒,你先回去歇著."葉采薇吩咐道.

"是."夏香寒被一個女傭帶走了.

"父親,這是明擺著的事實,還需要他親口承認嗎?"慕容瞳氣憤,為什麼父親這麼相信他?

"督軍,我沒有冒犯過那個女傭."蕭沉冽冷沉道,面上沒有半分急色.

"男人大丈夫敢作敢當,你敢做不敢認嗎?"慕容瞳怒道.

"沒有做過的事,我怎麼認?"他冷笑.

"姨父,香寒是伺候我的丫頭,她被欺負了,我不能讓她白白被欺負."凌眉黛氣憤道.

"這件事我會查清楚,大家都散了吧."慕容鵬以長輩的身份道.

蕭家人做鳥獸散,慕容瞳護送表妹回房.

臥房里,凌眉黛又焦慮又氣憤,"表哥,沒想到蕭少帥是衣冠禽獸.本來我還以為他品行端正,可是他在我們眼皮底下做出那樣的丑事,我怎麼能嫁給這種風流好色之人?"

慕容瞳寬慰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嫁給他.你先歇著,我去找父親."

"這次,表哥一定要幫我."

"我會盡力的."

慕容瞳拍拍她的胳膊,去主樓找父親.

三樓,父親的臥房前,她正要敲門,房門卻開了,蕭沉冽走出來.

她連忙退往一旁,鄙夷地瞟他一眼.

他劍眉輕挑,"白費勁."

她蹙眉,他竟然還敢口出狂言!這一次,她一定要父親取消兩家聯姻!

慕容鵬站在窗前,望著江州城的萬家燈火,聽見腳步聲也沒轉身.

"父親,這件事不用再查,蕭沉冽是衣冠禽獸,表妹不能嫁給他."慕容瞳義正詞嚴道.

"這件事我自有主張."他冷沉道.

"父親,你為什麼這麼固執?蕭沉冽在督軍府就敢做出那樣的丑事,我們怎麼能把表妹嫁給他?這跟我們把表妹推入火坑有什麼區別?就算他是個智謀無雙,驍勇英武的一軍統帥,可是不見得是個好丈夫."

"假以時日,你會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那就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兩家再聯姻也不遲."

"我知道你關心黛兒的終身大事,不過這件事我不會改變主意,你不用多說."

"父親,蕭沉冽真的是衣冠禽獸!今天他欺辱香寒,根本不是意外,以前他還……"慕容瞳激憤地脫口而出.

"他還怎麼樣?"慕容鵬好奇地問.

"他還欺辱過……喬副官."她臨時改口,讓喬慕青背鍋,"喬副官跟我說過,蕭沉冽不止欺辱她一兩次……父親,表妹怎麼可以嫁給這種表里不一,風流好色的衣冠禽獸?"

"好了,這件事我會跟你娘再商量商量,你出去吧."

"父親,我們萬萬不能坑害表妹的一生."

慕容瞳希望,借這次事件,徹底救表妹于水火.

回到小樓,她看見坐在蕭混蛋坐在露台,猶豫再三才走過去.

蕭沉冽聽見腳步聲,劍眉微動,站起身來.

她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眼神森冷,"我絕不會讓表妹嫁給你,你最好打消聯姻的念頭,否則……"

他似笑非笑,"否則如何?把我欺辱女傭一事宣揚出去,敗壞我的名聲?"

"這的確是個好主意.若你固執己見,我會這麼做."

"你父親同意取消聯姻嗎?"

"早晚會取消.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衣冠禽獸."一想到竟然被這麼一個亂搞的衣冠禽獸親過,抱過那麼多次,慕容瞳就想去死一死,恨死他了.

"慕容少帥的頭腦真是堪憂."蕭沉冽指指腦袋,滿是嘲諷.

"你什麼意思?"

"以我的身手,若我真是衣冠禽獸,你覺得我會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傭逃走嗎?連你這個身手不俗的少帥都未必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你覺得她有本事嗎?"他的唇角噙著冰冷的譏誚.

"……"

慕容瞳無法否認,他說的的確有幾分道理.

若他真的想,夏香寒怎麼可能逃得掉?

可是,夏香寒平白無故地冤枉他干什麼?

蕭沉冽走向她,步步靠近,"我對女人沒什麼興趣,也沒有女人,你覺得我會饑不擇食到對一個女傭下手嗎?"

慕容瞳下意識地後退,"你是不是饑不擇食,跟我無關."

他把她逼到昏暗的角落,邪氣地勾唇,"你是不是跟你父親說,我是隨便欺辱女人的衣冠禽獸?"

"這不就是你的行事作風嗎?衣冠禽獸是對你最恰當的形容!"她惱恨地反擊,忽然想到,怕什麼?她為什麼要後退?

"既然如此,我就當一回真正的衣冠禽獸."

蕭沉冽陡然扯開她的軍服,粗暴得喪心病狂.

由于用力過猛,軍服衣領處的紐扣崩裂落地,露出優美修長的頸項與精巧如玉的鎖骨.

慕容瞳倒抽一口冷氣,本能地拔槍.

可是,她剛剛摸到槍,手就被他扣住.

他制住她兩只手,將她整個人壓向他.身軀貼合,肆意摩擦,溫度驟然高升.

"你干什麼?"她激烈地掙紮.

"今夜被人誣陷欺辱女人,我當然要坐實這罪名,莫須有不是我的行事作風."

"你……混蛋!"她壓低聲音罵道.

他當真沒有欺辱夏香寒?

蕭沉冽低啞道:"慕容少帥英勇,可以試試我的身手,試試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滾燙的呼吸噴灑下來,慕容瞳莫名地心慌.

她盡力收斂心神,屈膝狠狠地頂向他.

他不閃不避,反而壓住她的腿,將她囚鎖在狹小的空間里.

她的怒火竄到頭頂,拼了全力反抗,卻發覺周身似有烈焰漫卷而來,灼熱得令人失神.

他捧起她的小臉,攫住她的嫩唇,虎狼般狂熱.

上篇:第153章:你想要我怎麼補償    下篇:第155章:烈焰焚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