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77章:是個狠角色   
  
第177章:是個狠角色

g,更新快,無彈窗,!

喬慕青搖頭,表示不知道.

慕容瞳剛喝了一杯熱茶,蕭沉冽和謝放就過來,說要整理一下案情.

于是,她和蕭沉冽把案情說了一通,讓兩個副官有一個大致的了解.

喬慕青憤慨道:"這千金剝皮案的凶手太凶殘了,殺了人還要讓她們赤身裸露,還要剝她們的臉皮,太可惡了!兩位死者死後還失去了清白與容貌,怎麼死得瞑目?"

"千金剝皮案……"蕭沉冽玩味道,"這個總結倒是不錯."

"難道凶手的下一個目標也是名門千金?"慕容瞳揣測.

"我覺得這不是必然,可能是名門千金,也可能不是."謝放道.

"只能說名門千金的可能性應該會大一些."蕭沉冽推測道,"據那位老者的供詞,凶手在夜里十一點左右把第二個死者黃莉莉帶到平安巷里,而死者沒有半分掙紮,可見當時死者意識不清,才會沒有反抗,喊叫."

"凶手應該是把黃莉莉打暈了,或是用一種特殊的藥物把她迷暈,然後把她帶進平安巷."慕容瞳道.

"白天平安巷有不少人經過,不過夜里十點以後就沒人走."喬慕青道,"所以,凶手在平安巷做什麼都行,不會有人看見."

"凶手很有可能在入夜時分盯梢死者,然後趁死者不注意的時候擄走死者,十一點左右再把她們帶到案發地點."蕭沉冽接著道,"從十一點到凌晨一點,這兩個小時里,死者應該是昏迷不醒,那麼,凶手會做什麼?"

"這一點的確值得深思."慕容瞳贊成他的推斷.

"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還不知道凶手殺人的動機,案發現場也沒有找到凶器,掌握的物證都沒有明顯的指向性,可以說,我們沒有線索."蕭沉冽面色沉重.

"只能盡力阻止凶手再殺人."謝放道.

"可是,怎麼阻止?我們根本不知道凶手是誰,也不知道凶手的下一個目標."喬慕青泄氣道.

"我總覺得余曉琳遇害的可能性很大,不如讓馬總長派兩個警察去保護她."慕容瞳提議,"特別是入夜以後,要時刻盯著余曉琳."

蕭沉冽同意,讓謝放去打電話給馬總長.

爾後,兩位少帥各自處理公務,畢竟公務積壓久了不好.

慕容瞳忽然想到,怎麼把自己的想法與推斷都說出來了?不是還要賭嗎?

不過,蕭混蛋也說了不少,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隱瞞.

過了半個小時,喬慕青匆匆進來彙報:"少帥,林副主席來了,謝放親自接待."

"哦?"慕容瞳疑惑,"林副主席要見蕭混蛋?"

"八成是.少帥,我要不要去偷聽?"

"偷聽這麼沒品的事不是我們干的事."

"那……"

"不必理會."

喬慕青還是決定,待會兒跟謝放旁敲側擊一下,畢竟林驍的父親不找自家少帥,反而找蕭少帥,一定跟林驍有關.

謝放沏了兩杯茶送進去,爾後關了門.

蕭沉冽客氣道:"林副主席,請喝茶."

林培文端起茶盞喝了一口,爾後擱在茶幾上,"今天來見蕭少帥,實在冒昧,還請蕭少帥請勿見怪."

"怎麼會?"蕭沉冽溫和地輕笑,"來江州幾個月了,我身為後輩,理當登門拜訪才是,無奈這幾個月來,軍務,公務纏身,實在走不開.還請林副主席見諒."

"蕭少帥貴人事忙,怎麼能跟我這大閑人相提並論?"林培文爽朗地笑.

"林副主席若有事還請直言,我能幫得上忙的,一定會盡綿薄之力."

"既然蕭少帥這麼說,我就開門見山了.王家爺孫不幸遇害,我表示十分同情,不管這件事跟犬子有沒有關系,我都會補償王豆花,給她一點安慰.雖然這些補償彌補不了她失去親人的悲痛,不過聊勝于無吧."

"林副主席有此心意,難能可貴.雖然王豆花不缺這筆錢,不過在這亂世,身邊有一筆錢防身,也是比較方便."

"我聽聞王家一案已經交由司法部審理,我今天來,想懇請蕭少帥,手下留情."林培文的語氣頗為懇切,"只要保得犬子一命,我老林今後必定唯蕭少帥馬首是瞻,蕭少帥有什麼煩憂之事,吩咐一聲,我林家必定赴湯蹈火."

"林副主席言重了."蕭沉冽淡漠道,"雖然我是三省少帥,但也不好插手司法部審理的命案."

"我老林沒什麼本事,但在江州還是有一點威望與用處.這些年我在江南省政府沒有多少功績,但多少積攢了一點人脈.若蕭少帥今後有什麼難處或煩憂,就由我林家出馬,一定為您打點好一切."林培文皺紋橫陳的眼睛閃爍著精光,"只希望蕭少帥這次能暗中出手,保犬子一命,我老林不勝感激."

"林副主席的心意,我明白了."蕭沉冽似笑非笑,"林驍驍勇善戰,英年早逝的確可惜.不過王家爺孫一案已經傳得人盡皆知,全城關注,倘若林驍真的殘殺無辜百姓,卻沒有得到應有的懲處,想必會引起全城百姓的熱烈議論,林家的名聲也會有所影響.再者,金陵政府頒發了相關法律條文,凡是殺人者,皆從嚴判處."

"蕭少帥,我知道你也為難,不過……"

"我很想幫林副主席這個忙,不過我不想全城的百姓議論林副主席與司法部,與我有所勾結,官官相護,損毀林家的名聲.再者,我初來乍到,不敢有違民意,不敢讓慕容督軍,慕容少帥抓到把柄."蕭沉冽冠冕堂皇道.

"慕容督軍和慕容少帥不會對蕭少帥怎麼樣,這一點還請你放心,畢竟我林家與慕容家是親家,交情匪淺."林培文道.

"正因為林家與慕容家是親家,我更不能有所僭越.其實,林副主席可以找慕容督軍談談,說不定督軍有自己的想法."

"說實話,我找督軍談過了.督軍說,他已經放手讓二位少帥全權執掌三省軍政,這件事他不會插手.正因為如此,我才來找蕭少帥."

"慕容督軍這麼信任我,我更不能辜負他的希望,是不是?"蕭沉冽無奈地歎氣,"林副主席,您的心情我萬分理解,只是全城百姓都盯著三省政府,盯著我,我實在是不能出半點差錯.還望您諒解."

"蕭少帥的難處,我自然明白."林培文道,"說實話,我對犬子寄予厚望,但如今只希望能保住他一條命,為我林家傳續香火,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真的無能為力.這樣吧,我盡力想想辦法,不過您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蕭少帥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多謝蕭少帥."林培文自然也知道,他只是說客氣話.

老親家慕容督軍已經言明,不會插手軍政要務,林培文無奈之下才來找蕭少帥.

蕭少帥的態度,在他的意料之中,畢竟之前他們沒有交情.

蕭少帥的行事作風,他多少有所了解,雷厲風行,從來不看僧面也不看佛面,是個狠角色.

看來,兒子這事的結果,不容樂觀.

蕭沉冽站起身道:"林副主席,很抱歉,我還有公務要處理.我讓謝副官送送你."

林培文客氣道:"那我就不打擾蕭少帥了,告辭."

謝放送他離去後,回來道:"少帥,林副主席來求你手下留情?"

蕭沉冽冷笑,"這算盤打得再如意,也要看我肯不肯."

"我擔心這次林驍被判處死刑,林副主席會不會狗急跳牆,會不會給我們使絆子,背後做小動作?"

"我會怕他?他敢動我,我就順便收拾一下林家.林家在江州的勢力不可小覷,但應該也有不少蛀蟲,找一些腐壞的蛀蟲窩挖一挖,並不難."

"林副主席會不會去找司法部總長?"謝放猜測.

"稍後你去打個電話敲打敲打司法部."

"是."謝放領命去了.

蕭沉冽開始處理公務,四點多,他接到警察署的電話,馬總長說,又發生一樁凶殺案.

慕容瞳聽到發生第三起凶殺案的時候,又吃驚又無奈,"凶手這麼快就又作案了."

前往警察署的路上,她問:"馬總長說了死者是誰嗎?"

他搖頭,"還不知道死者的身份."

喬慕青問道:"會不會是余曉琳?"

謝放道:"稍後打電話問問問余家的人."

他們趕到警察署,馬總長在門口等著,將他們迎進去.

"丁仵作驗尸了嗎?死者的身份確定了嗎?"慕容瞳匆匆問道.

"丁仵作驗過了,不過還無法確定死者的身份."馬總長回道.

"讓丁仵作來彙報驗尸結果."蕭沉冽沉聲道.

馬總長立即派人去叫丁仵作過來,再吩咐下屬送來四杯熱茶.

慕容瞳又問:"第三位死者是在哪里發現的?"

他回道:"在靠近東郊的柳葉巷一戶破屋里,一個多小時之前發現的."

丁仵作過來了,彙報道:"二位少帥,第三位死者是大約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子,大概是今天下午一點到三點之間遇害.跟前兩位死者一樣,她全身不著寸縷,脖子被割破,失血過多而死,她的臉皮也被剝了."

蕭沉冽點點頭,"應該是同一個凶手作案,這是第三樁.死者的身上有沒有可以證明身份的物件?"

上篇:第176章:霸道還是殷勤    下篇:第178章:都想嫁給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