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94章:再也受不住這種折磨   
  
第194章:再也受不住這種折磨

g,更新快,無彈窗,!

"香寒,你再胡說八道,我把你逐出府去!"

慕容瞳厲聲喝道,不想讓表妹知道得太多,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負擔.

凌眉黛驚得愣住,廚子夏俊傑喜歡自己?

他還為了自己殘忍地殺害三個名門千金?

太可怕了!

夏香寒聲嘶力竭地哭求:"少帥,不要把我趕出去……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能去哪里……表小姐,求求你,不要把我趕出去……"

"表哥,香寒沒有親人,把她趕出去,她一定會流落街頭,饑寒交迫,不要趕她出去吧."凌眉黛心軟了,代為求情.

"還不下去?"慕容瞳只是威脅而已,並不是真的要夏香寒趕出去.

"少帥,求求你救我哥一命,你要我做牛做馬都可以……"夏香寒繼續哀求,哭得肝腸寸斷.

"你不如去求三位死者的家人,看他們會不會原諒你哥,饒你哥一命."慕容瞳冰冷道.

"香寒,無論如何,你哥殺了人就是殺了人,他要承擔後果.你設身處地想一想,你不想你哥死,可是那些死者就該死嗎?他們的至親就白白痛失親人了嗎?"凌眉黛苦口婆心地勸.

"天子與庶民同罪.就算我是天王老子,也不能罔顧法律,徇私包庇."慕容瞳冷酷道.

夏香寒跌坐在地,嗚嗚地嗚咽,悲痛而絕望.

慕容瞳吩咐兩個男傭人把她帶回房間,這時,蕭沉冽走上樓梯,她奮力地掙脫,飛奔過去,卑弱地哀求:"蕭少帥,求求你救救我哥……只要他能保住一命,你要我做牛做馬都可以……"

蕭沉冽冷沉道:"殺人就要償命,你再怎麼哀求都沒用."

兩個男傭人使力把她拖走,她淒厲的嗚咽聲傳遍整個督軍府.

凌眉黛連忙道:"表哥,不如到我房里,我有事問你."

今天,慕容瞳和他吵了一架,不想跟他說話,于是進了表妹的臥房.

蕭沉冽付之一笑.

臥房里,凌眉黛倒了兩杯熱茶,把其中一杯遞給表哥,"表哥,廚子夏俊傑殺害三位名門千金,真的是為了我?"

慕容瞳頷首,"你不知道夏俊傑對你有這種……心思嗎?"

"平日里我和夏俊傑很少見面,也說不上幾句話,我怎麼可能知道嘛?"凌眉黛覺得不可思議,一個人單相思就可以做出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嗎?

"表妹,你不用覺得虧欠他或者愧疚,畢竟這是他自己的選擇.他的想法過于偏激,深陷死胡同,與人無尤."

"我明白.表哥,我不會亂想的."

"若夏香寒再來求你,你就叫喬管家把她趕出去,或是趕到別院."

"我會跟她說明白的."

"很晚了,我先回去睡了."

凌眉黛送表哥離去,關了房門後,若有所思.

慕容瞳回到小樓,看見露台好一道黑影,猜測應該是蕭混蛋.

她不想搭理他,徑自回房.

"過來,我有話跟你說."蕭沉冽揚聲道.

"……"她想直接進房.

"我已經跟督軍商量過,督軍贊成我的計劃."他掐滅香煙,沉步走過來.

"既然父親同意了,你有必要跟我說嗎?"

"你好歹是少帥,有必要知道."

慕容瞳無動于衷地回房,關門.

不知道他是怎麼說服父親的,也不知道父親是怎麼想的,不過,這件事她不想管.

其實,林夫人害得娘飽受驚嚇,又去住院,的確要秉公懲處.

可是,他提出以林夫人的罪行要挾林副主席辭官,她不知道這樣做好不好,一時之間她只覺得他籌謀這麼久,布局這般精妙,必定是沖著林家,沖著慕容家來的.她不能讓他得逞,所以積壓多時的怨怒爆發.

既然父親贊成他的計劃,她沒什麼好說的.

蕭沉冽盯著她的房門半晌,默默地回房.

……

林培文的確來找慕容鵬,把蕭少帥的意思說了,以征求督軍的意思為試探.

慕容鵬沒有避諱,說軍政大事已經交給年輕人,他不再插手,只管頤養天年就是.他還說,妻子病了,還在醫院醫治,他要去陪陪妻子.

林培文提出和他一起去看望親家母,慕容鵬答應了.

其實,林培文明白督軍的意思了,督軍說不插手,就是讓蕭少帥全權處置,就是默認蕭少帥的做法.

林培文的心情更沉重了.

這天下午,蕭沉冽去醫院看望葉采薇.

"夫人的氣色好一些了,相信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

"你這麼忙,還來看我,有心了."她笑道,"督軍去買我喜歡吃的糕點,很快就回來."

"夫人,我想問一件事,你千萬不要往心里去,權當我們隨便聊聊."他淡淡一笑.

"你說."葉采薇的心里咯噔一下.

"我母親,有沒有給我寫過信?找不到母親,看看她的字跡也是好的.夫人可以如實告訴我嗎?"蕭沉冽萬般懇切,眼里充滿了希翼.

她面容微僵,"你母親的事,怎麼會問我呢?我又不認識你母親……"

他溫潤道:"我找過阮鳴鳳的徒弟,也就是阮清歌的師姐,她跟我說了一些她師傅年輕時候的事,比如,阮鳴鳳有哪些交情好的姐妹."

葉采薇心虛地轉開目光,"是嗎?"

"夫人,我已經確定,您與我母親相識,並且是好姐妹.您之所以對我隱瞞,應該是我母親囑咐過您,不要說出她的下落."蕭沉冽語聲誠懇,那種淡淡的憂傷與倔強讓人心疼.

"既然你知道了,又何必多問?"她拼命忍著不說,忍得很辛苦,這一刻,她實在忍不住,實在心疼這孩子.

"我只想知道母親的下落,身子骨好不好,是不是還是當年的模樣,別無所求.我不會打擾她,更不會要求她搬來與我同住,也不會告訴父親我找到母親了."他的聲音布滿了求之不得的傷痛與惆悵,哀戚地懇求,"夫人,您可以告訴我母親住在哪里嗎?"

"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我不能言而無信."葉采薇很糾結,看著他這麼痛苦,也很疼惜.

"我遠遠地看著她就好,就看一會兒,不讓她知道,好不好?"蕭沉冽忽然下跪,"夫人,我求求你,告訴我吧.我尋找母親十多年,就差最後一步,我再也受不住這種折磨……"

看著他雙眸含淚,思母如狂的模樣,她心有不忍.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

慕容瞳看見這一幕,頓時警齡大作,正要發作,葉采薇連忙道:"瞳兒,你來了.蕭少帥過來看我,想不到你們湊到一起了."

蕭沉冽站起來,轉過身去,抬手拭去眼角的淚水.

慕容瞳看見娘神色正常,狐疑地問:"娘,他跟你說了什麼?"

"你不是忙著公務嗎?怎麼這點兒過來?"葉采薇笑問.

"這會兒沒什麼事."慕容瞳瞪他一眼.

"我好得差不多了,今早跟亨利醫生商量過了,後天可以出院."葉采薇笑眯眯道,"出院後我想去南山寺上香祈福,答謝神明保佑我這次有驚無險.你們倆沒事的話就陪我去上香吧."

"我來江州後就沒有上過香,是應該去上香."蕭沉冽心里驚喜,她這樣說,難道母親住在南山寺或是南山寺附近?

"娘,我陪你去就行了."慕容瞳暗暗尋思,娘為什麼要他也去上香?

"我要睡會兒,你們回去吧,不要在這里打擾我."葉采薇下逐客令.

二位少帥從醫院出來,二位副官不約而同地迎上前.

蕭沉冽看見慕容瞳上車了,忽然道:"五點半,水墨蘭亭,我請明家兄妹吃飯."

她點點頭,吩咐喬慕青開車.

五點半,慕容瞳准時來到水墨蘭亭,不過明家兄妹還沒到,蕭混蛋好像也還沒到.

店里的掌櫃,伙計都認得她,她提出要看看賬本,掌櫃就把三樓那個雅間的鑰匙給她,讓她自己去,因為店里實在太忙了,生意太火爆了.

她來到三樓,正想開鎖,卻發現根本沒有上鎖,難道有賊人進去?

她屏息靜氣,輕輕地推門.

雅間里光線昏暗,她適應了黑暗之後掃了一圈,沒有發現里面有人.

慕容瞳走進去,全身處于高度戒備的狀態.

身後有動靜!

似有一股邪風襲來.

一道黑影迅捷地竄出,扣住她的肩頭.

她敏捷地避開,順手出擊.

忽然,砰的一聲,房門關了,雅間陷入重重暗影里.

她睜大眼眸,辨認這人的容貌,可是他不給她機會,狠辣地攻擊.

身處昏黑里,慕容瞳憑著多年的實戰經驗制敵,招招致命.

桌上的賬本,文件掉落在地,牆角的盆栽掉落碎裂,書架上的小擺件也掉下來,一地狼藉.

她知道對方是男人,且這人的武功深不可測,而且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她試圖拔槍,可是還沒拔出槍就被扣住手,還被他壓在牆上.

她的前胸如壁虎般貼著牆,脖子被他的手臂鎖住,右臂也被他扣住.

慕容瞳嘗試了幾次都沒能擊退他,他陡然靠近,嘴唇碰到她的鼻子.

她全身一震,左手肘狠狠地撞向他,接著整個身子奮力地往後倒……

上篇:第193章:原來你是這麼看我的    下篇:第195章:拆解高難度的動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