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198章:血脈奔湧   
  
第198章:血脈奔湧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沉冽溫和道:"夫人,我自有分寸."

葉采薇點點頭,"既然你這麼說,我就不多問了.雖然林夫人做了錯事,不過林家和慕容家畢竟是親家,變成仇敵就不好了.再說,林夫人變成這樣,也是因為林驍出事,我們應當多多體諒她."

慕容瞳覺得娘太過心善仁慈,不過這就是娘的性情,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罷了罷了.

"我會斟酌處置."他的黑眸流露出幾分牽念,"對了,夫人打算哪天去南山寺上香?"

"明天吧,你有空閑嗎?"葉采薇問道.

"自然有空."他略略激動.

"娘,我陪你去就好了."慕容瞳覺得他的反應有點古怪.

"蕭少帥來江州幾個月,理當到南山寺上香祈福,在咱們江州才能大展宏圖,成就一番大業."葉采薇笑道.

"夫人說的是,我正有此意."蕭沉冽的微笑純淨如清泉,"那明天早上九點,我來接夫人."

"不用,司機送我去就行,你從公署大樓過去."

"也好."

慕容瞳總覺得自己像個外人,蕭混蛋才是娘的親兒子.

他和娘之間,好像有點秘密.

第二天上午九點,蕭沉冽准時抵達南山寺,在大門外等候.

慕容瞳專程回督軍府,與娘一起前往位于南郊的南山寺.

南山寺是江州,甚至是江南的第一大寺廟,香火旺盛,來自各地的善男信女都來這兒求子求好運道求平安康樂.

綠水環繞,林木蔥蘢,黃牆灰瓦掩映其中,幽靜里有幾分喧囂.

南山寺的住持接待了他們,與往常一樣,他們先去大雄寶殿上香,然後去禪房休息,參禪.

慕容瞳知道,每回娘來南山寺,總要在禪房里與一位女尼密談一兩個小時.

不過,今天那個女尼不在禪房里.

她和蕭沉冽站在前庭等候,她提議:"我想去前面喝杯熱茶,你呢?"

"我在這兒等候夫人."他左顧右盼,好像在找人.

"我娘要禪房里待一兩個小時,你確定你要在寒風里站這麼久?"她總覺得今天他的言行舉止非常怪異.

"你娘一人在禪房待那麼久?"

"我娘和一位女尼在一起,不過今天那位女尼還沒來."

"什麼樣的女尼?"蕭沉冽激動地問.

"你問一個清修女尼合適嗎?"慕容瞳翻白眼.

"隨口一問."他連忙解釋,"那位女尼一定會來嗎?"

"我怎麼知道?對了,你為什麼把林夫人關押在警察署?"

"不如你猜猜."

"你想逼迫林副主席盡快辭官?"除了這個,慕容瞳想不到他還有別的盤算.

"你我心有靈犀一點通."蕭沉冽揚眉一笑.

"你就這麼篤定,林副主席會乖乖地辭官?若他不管林夫人的生死呢?"

"林副主席對林夫人一向呵護關愛,不會眼睜睜看她受苦."

她承認,好吧,他算得精准.

這時,他們聽見輕微的腳步聲,不約而同地轉身,一位女尼姍姍而來,步態輕盈.

蕭沉冽一眨不眨地盯著女尼,她身穿一身厚厚的灰色尼袍,素面雅淨,恬淡平和,那一頭青絲皆藏在灰帽里,掩藏了一世的傾城風華與秾豔瑰麗.

他的心狂烈地跳起來,克制著沖過去抱住她的沖動,克制著與她相認的沖動,克制著熱淚滾落的沖動……

是她!

真的是記憶里年輕貌美的親娘!

眼前這位女尼經過歲月的洗禮,眉目松弛了些,不過依然風華絕代,素顏更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

慕容瞳看見他的反應怪怪的,暗暗尋思.

那位女尼已經走過去,又忽然轉過身來,看著她淡然一問:"這位軍官,你是葉施主的兒子?"

"我是."慕容瞳點頭示意.

"這位是……"

女尼正眼瞧蕭沉冽,忽然容色微變,匆匆地低頭垂眼,轉過身去,"二位軍官到前面去用茶吧.失陪."

蕭沉冽看著她快步進了禪房,上前兩步想追去,終究沒有.

心瀾激蕩,血脈奔湧.

娘,十幾年了,我終于見到你了……

娘,你也認出兒子了嗎?為什麼不與我相認?

慕容瞳見他的雙目泛著淚水,神色怪異,疑惑地問:"你怎麼了?"

"沒什麼."他嗓音低啞,"你想去用茶就去吧."

"我走了."她立即離開.

不過,只是喝了一杯熱茶,她又偷偷地跑回來,躲在隱蔽的地方觀察他.

禪房前面有一扇窗開著,蕭沉冽站在窗前一丈處,往里面靜靜地凝望,一動不動,猶如在風雨里佇立了千年的冰冷石雕.

慕容瞳想不明白,他究竟在看什麼?

他和娘也算熟悉,沒必要看娘,難道是看那位女尼?

對了,他一直在找他的母親,難道那位女尼就是他的親娘?

想到此,她心潮起伏,久久無法平靜.

原來,娘帶他來南山寺上香,是為了讓他看一眼親娘.

原來,娘與他的母親真的是舊識.

只是,之前娘為什麼隱瞞他那麼久?

葉采薇與那位女尼在禪房里待了多久,蕭沉冽就在窗外站了多久,熱切的期盼漸漸涼了,轉化為刻骨的執念.

慕容瞳想問他,不過終究沒有問.

葉采薇出來,那位女尼依然在房里,關了木窗.

"我知道你的心情,不過我能做的就是這些."葉采薇慈和道,"孩子,想開一些,你也讓她自在一些."

"我不會打擾母親."蕭沉冽艱難地問,"母親……不願見我嗎?"

"她說,既然見過了,就要放下,多想無益."她無奈地歎氣,"她已入佛門,不再理會紅塵俗事,你還是讓她清靜地禮佛吧."

"我答應過夫人的,我會做到.看見母親安然無恙,恬淡平和,我就安心了."

"以後日子還長,慢慢來,我們先回去吧."

"娘,我們要回去了嗎?"慕容瞳迎上來問道.

"走吧."葉采薇拉著他,有點強硬.

蕭沉冽三步一回頭,依依不舍.

慕容瞳故意搶了他的配槍,他毫無察覺.

葉采薇輕責道:"不要胡鬧."

他把配槍收回來,"夫人,我先回公署大樓."

她笑道:"瞳兒,你跟蕭少帥一起走吧."

慕容瞳原本不想跟他同乘一輛車,不過又想著有事要問他,就勉為其難地上了他的車.

車里靜默.

"那位女尼是你母親?"她問,不可否認,即使那位女尼沒有妝扮,也是容光嬌媚,是大美人.

"嗯."蕭沉冽冷淡道.

"既然你知道你母親身在何處,以後不許再騷擾我娘."

"你聽說過玄晶石嗎?"

"玄晶石?是石頭嗎?"慕容瞳真的沒有聽說過.

"近幾年,一些珍寶收藏家,政客,或是喜歡投機的商人,都在找一塊玄晶石."

"這塊玄晶石這麼受歡迎,應該有特殊之處吧."她來了興趣.

"聽聞這塊玄晶石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把它放在枕頭底下可以治愈絕症,或把它戴在身上可以美夢成真."蕭沉冽侃侃而談,"不過我也是道聽途說,這些傳言真真假假,不能當真."

"這麼神奇?"慕容瞳心念一動,可以治愈娘的病嗎?"現在這塊玄晶石在哪里?"

"我收到消息,這兩天好像在上海,准備拍賣."

"拍賣?那豈不是天價?"

"那麼多人覬覦,必定是天價."

"你有興趣?"

"沒什麼興趣.不過我又聽說,這塊玄晶石有一種強大的能量,可以讓人長生不老."

"越傳越玄乎了.那麼多皇帝試了那麼多種辦法,勞民傷財,還不是作古了?人總要一死,哪能長生不老?"慕容瞳嗤之以鼻.

"雖然這傳言很是無稽,不過覬覦,追尋玄晶石的人越來越多,趨之若鹜."蕭沉冽付之一笑,"能夠引起帝都政府,金陵政府注意的,必定有不同尋常的秘密."

"這倒也是,我也有點興趣了.你想去上海參加拍賣會?"

"有興趣一起去嗎?"

"什麼時候?"

"還沒確定日子.上海那邊確定了日期,我告訴你."

"我考慮一下."慕容瞳暗暗琢磨,要不要去呢?

接下來的半個月,王家爺孫一案,千金剝皮案相繼審理結束.

林夫人在庭上激動地大喊大叫,忽然昏厥.

夏香寒在聽見審判的那一刻,也暈倒了.

林驍和夏俊傑的判刑結果一樣,絞刑,相隔一天執行.

這夜,慕容瞳正在睡夢里,電話鈴聲忽然響了,她立即接起來.

是喬慕青打來的,她說,城北監獄有異動.

終于來了!

慕容瞳匆匆趕到城北監獄,正好看見兩輛轎車駛出來,往西北方向而去.

她吩咐喬慕青跟上,保持一段距離,不要讓前方的轎車發現.

不過,前面車里的人已經發現了她們.

來到碼頭,兩輛轎車停下來,慕容瞳二人也停車在黑暗之處,輕手輕腳地靠近.

"少帥,好像是林副主席和林驍."喬慕青悄聲道,"還有蕭少帥!我沒看錯吧."

"沒看錯,是他."慕容瞳蹙眉,蕭混蛋這是要干什麼?

上篇:第197章:解除婚約    下篇:第199章:蕭少帥心腸太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