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08章:暴烈綿密的掠奪   
  
第208章:暴烈綿密的掠奪

g,更新快,無彈窗,!

"你還想問什麼?"蕭沉冽的黑眸里流動著神秘的意緒.

"在回來的路上,你為什麼問銳鋒哪天回江州?"慕容瞳覺得,他應該不想跟明家兄妹同行.

"既然這兩天我們都在一起,一起回程不是很正常嗎?"

"這不符合你的行事作風,你應該是要掩藏更重要的事."

"你就這麼了解我嗎?"

"還有,你主動索要星野龍一的電話號碼."她挑眉,他的種種古怪言行,都在掩飾他的真正企圖.

"站著不累嗎?坐這兒."蕭沉冽坐在真皮沙發上,拍拍身邊的位置.

"我不累,你快說."慕容瞳才不想離他太近.

"我吩咐謝副官去查那個電話號碼,謝副官請我的老同學楊隊長幫忙查."

"查到什麼?"

"那個電話號碼所在的地方是上海日本商會."

"星野龍一是日本商會會長,他給我們日本商會的電話,沒毛病."

"本來,我想從電話號碼查出點兒什麼,沒想到什麼都沒查到."蕭沉冽喝了兩口水,"你相信他住在遠東大飯店嗎?"

"……不太相信."慕容瞳覺得,星野龍一過于神秘,讓人不敢相信,不敢靠近.

"我請楊隊長打電話到遠東大飯店去問了,遠東大飯店並沒有叫星野龍一的住客."

"他不想讓我們知道他住在哪里,可是,即使我們知道他的住處,又能如何?"

"這就說明,他的住處有我們不能知道的秘密."蕭沉冽篤定地輕笑.

她點點頭,星野龍一是上海日本商會會長,卻時常待在江州,這必定有古怪.

她又問:"你不是說過要查他嗎?查到什麼了嗎?"

他的黑眸迸出一束凌厲的寒光,"可怕的是,查不到什麼.他有一半時間待在江州,這一點值得深思."

慕容瞳揣測道:"莫非他想在江州做什麼大事?"

"先不管他的企圖,只要他待在江州,我的人會日夜盯著他."

"以他的本事,應該早就知道被人盯梢了."

"那就看他有多警覺."蕭沉冽勾唇冷笑.

"明天下午,當真回江州?"她不信,他會空手而回.

"你有沒有覺得,羅先生有點怪怪的?"蕭沉冽劍眉微蹙.

"有一點,但說不出哪里怪."慕容瞳回憶今天在那幢洋房經曆的點點滴滴.

"我覺著,木村先生更像主人."

"怎麼說?"

"雖然羅先生的確像隱世豪富,但是你不覺得他少了一些商人應該有的銳氣,意氣與精明嗎?"

"羅先生更像一位愛好收藏珍玩古物的文人雅士."

"或許,他真的是收藏家,文人雅士,卻不是那幢洋房的真正主人."

"你的意思是,那幢洋房的真正主人是木村先生?"慕容瞳欽佩他的觀察力.

"我在想,木村先生未必是那幢洋房的真正主人."蕭沉冽得意地勾唇.

"那誰才是真正的主人?"她驚得睜大雙眸,"你的意思是,星野龍一?"

"若他是第一次去羅先生的家,你不覺得他過于輕車熟路嗎?"

"當時我就覺得有點怪,現在回想起來,的確是這樣的."慕容瞳持不同的意見,"我倒是覺得,木村先生應該是那幢洋房的主人,星野龍一聽命于他.不過,我們只是猜測."

"羅先生和木村先生還特意說了一個恩人的故事,讓我們相信羅先生是個大善人."蕭沉冽分析,"玄晶石真正的買主是木村先生,木村先生是日本人,為了避免被人盯上,或是造成太大影響,就借用羅先生的身份來行事.那幢洋房的真正主人可能是木村先生,也可能是羅先生,不過羅先生必定聽命于木村先生.這無關緊要,最要緊的是,今晚玄晶石必定還在那里."

"你想干什麼?"她略激動,這才是她想聽的話.

"你說呢?"他似笑非笑,拍拍身邊的位子.

"你想去搶玄晶石?"慕容瞳坐在他身邊,激動得忘了忌諱,不能離他太近,"可是,我們只有四個人."

"我已經部署好."蕭沉冽喝完熱水.

"什麼時候行動?半夜嗎?可是我們有足夠的火力嗎?"

"你還信不過我的部署嗎?"

她轉念一想,對,他一向未雨綢繆,行事滴水不漏,怎麼可能莽撞地去搶?

忽然,她明白了,"你答應星野龍一的邀約,故意讓他知道明天我們一起回江州,是放煙霧彈?"

蕭沉冽摸摸她的頭,頗為親昵,"現在才明白,是不是有點晚?"

慕容瞳尷尬地往一旁挪了挪,"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怎麼猜得到你的心思?"

"好好睡幾個小時,過了十二點我來叫你."

"那幢洋房的安保必定十分森嚴,我們沒有摸清底細就冒然闖進去,會不會太過危險?再說,有那麼多房間,我們也不知道玄晶石放在哪個房間,從何找起?"她站起來,離他遠一點.

"所以……"

陡然,他扣住她的手腕,使力一拽,將她整個人拽到沙發上.

天旋地轉.

慕容瞳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倒在沙發上.

她奮力地起身,卻被一只長臂壓住.

凌厲的招式往他身上招呼,可是他輕輕松松地就制住她,將她壓住.

蕭沉冽得意地輕笑,"為了今夜馬到功成,我們有必要排兵布陣一下."

她氣得牙疼,"要排兵布陣,那就起來啊!"

"這樣正合適."

"快起來!"慕容瞳氣急敗壞地叫.

"今天星野龍一對你殷勤體貼,處處以你為先,你是不是覺得這種感覺很美妙?"蕭沉冽眸色冷郁.

她懶得跟他討論這種無關緊要的事,"你不是要我睡幾個小時嗎?還不起來?"

他用力壓,身軀與她完美貼合,"你先回答我."

"我並沒有覺得他對我殷勤體貼,處處以我為先.就算真是這樣,跟你有什麼關系?"慕容瞳反擊道,"你吃醋還是看不順眼?若你吃醋……你有什麼立場吃醋?"

"我的確沒有立場吃醋,不過……"蕭沉冽的眼神更寒了,似要把她凍住.

"不過什麼?"

她話音剛落,他就吻下來,輕咬她的芳唇,"今天上午沒做完的事,現在要做完."

慕容瞳"嗚嗚"地叫,左閃右避,還是沒能避開他猛烈的糾纏.

這個狂烈的吻帶著五分懲罰,五分霸道,帶著吞噬一切的磅礴力量,危險可怕.

在這狂風暴雨的侵襲下,她暈頭轉向,嬌弱如花.

在這暴烈綿密的掠奪下,她漸漸失去了反抗的意識.

鋼刀的冷酷,攻殺的鐵血,變成柔情輾轉,細細品嘗.

蕭沉冽沉迷于交融的快樂蝕骨,血脈奔湧,靈魂悸動,不由自主地扯開她的衣服.

她驀然清醒,激烈地反抗.

他的唇舌輾轉到耳珠,雪頸,急促的呼吸似要燙熟她白嫩的肌膚……

慕容瞳一招鎖喉,迫使他停止.

雖然不舍得放過她,不過他也嘗到了美妙滋味,不好逼她太緊.

"滾!"她惱恨地吼道.

"以後再也不許對我說這個字."蕭沉冽的黑眸浮動幾縷清寒.

"我就是要說,滾……滾!"她被怒火燒得失去了理智.

他陡然動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她摟抱過來,再度吻她略微紅腫的唇.

慕容瞳直插他的雙目,狠辣如仇敵.

他不得不放開她,"心狠手辣的女人."

她利索地跳起來,後退幾步,離他遠遠的.

蕭沉冽坐在桌前,拿出紙筆迅速地畫起來.

"你在畫那幢洋房的內部建築圖?"

她更是佩服,他竟然記得那麼多

雖然她也用心記住那幢洋房的方位,房間等等,不過只記住一部分.

再說,他們沒有參觀整幢洋房,他怎麼畫出准確的內部建築圖?

蕭沉冽一邊說一邊畫,"你記得多少,來補充."

"我記得的,你都畫出來了."慕容瞳甘拜下風.

"跟你記憶里的有出入嗎?"

"沒太大出入……不過,這里好像不是這樣的……我記得這間洗手間的旁邊是備用樓梯."

"我記錯了."蕭沉冽畫得很快,寥寥幾筆就把內部建築圖畫出大概,"我們沒有去三樓,四樓,不知三四樓的情形."

"玄晶石會放在二樓嗎?"慕容瞳坐在桌角,蹙眉尋思.

"那個管家去取來玄晶石,花了十幾分鍾.若玄晶石放在二樓,用不了十幾分鍾."

"即使他去三樓,四樓取玄晶石,也用不了十幾分鍾吧."

"我猜想,無論是二樓還是三樓,四樓,玄晶石放在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而且進入這地方要花費一點時間."蕭沉冽的眉宇縈繞著銳利,自信的冷芒.

慕容瞳贊同他的猜測,"我們不知道二樓還是三樓,沒有目標,要浪費不少時間去找.而他們最多十分鍾就發現有人闖入,我們很難得手."

他頷首,"所以,我們必須在十分鍾之內找到藏寶的地方."

她搖頭,"黑燈瞎火的,談何容易?"

這是個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咚咚咚--

有人敲門.

慕容瞳站在里面問話,得知是喬慕青和謝放,便開門讓他們進來.

謝放彙報了部署情況,爾後四人一起商量今晚的行動.

上篇:第207章: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下篇:第209章:得到玄晶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