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13章:細皮嫩肉   
  
第213章:細皮嫩肉

g,更新快,無彈窗,!

這男人修長的手指撥開她的西裝外套,戲謔地笑,"果然細皮嫩肉.穿著西裝的女人,有個性,我喜歡."

慕容瞳忍無可忍,明眸掠過凌厲的戾氣.

猛地,她揚起手臂,重擊他的側腦,緊接著抬起膝蓋,往他的腰腹下方狠辣地頂去.

"嗷嗚--"

他彎腰捂著褲襠,痛得齜牙咧嘴.

她拉開房門,逃奔出去.

這男人慢慢站起身,劍眉冷酷地揚起:我就不信,搜遍總司令府,我抓不到你!

慕容瞳一口氣沖到樓下,往外狂奔,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絕不能讓那男人抓到.

倘若讓他抓到,說不定會出大事.

蕭沉冽看見她飛奔而過,心里起了疑竇,立即去追她.

站在大門前的噴水池前,她忽然止步,猶豫了.

就這麼丟下蕭混蛋?

他本事通天,她在不在這兒,根本無關緊要.

她定了定神,疾步前行,可是,手臂被人扣住.

"你要去哪里?"蕭沉冽不悅地問,"你跑什麼?"

"我……"慕容瞳轉過身,往他的後面瞅了兩眼,那男人沒追來,"我忽然想起,我要去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先走了……"

"這麼拙劣的理由,你以為能騙得了我嗎?"他的聲音冒著寒氣.

"我騙你做什麼?我真的有要事……"她干巴巴地笑,"你先放開我."

"今天你必須在這兒陪我."

"不行!我必須走!"

蕭沉冽拽著她往回走,強硬得令人發指.

慕容瞳氣憤地低叫:"我不回去!我要走……你放開我……"

兩個"大男人"在這兒拉拉扯扯,太難看了.

她迫不得已道:"剛才……我無意中得罪了一個人,我必須走,不然那人不會放過我……"

"你得罪了誰?"蕭沉冽沒好氣地問.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人,但應該是總司令府的人."

"若有誤會,解釋,道歉,小事化了,你這麼逃避有用嗎?"

"化解不了,我要走."慕容瞳心里嘀咕,就是不想讓那男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太糗了好嗎?

"稍後你跟我一起去見江總司令."

"你長袖善舞,你本事通天,你能言善辯,你自己去就行了嘛."

蕭沉冽盯著她,一雙黑眸迫出凜然寒氣.

她懇求道:"我真的不能留在這兒,你就行行好,讓我走吧."

他冷沉地問:"你是不信我可以擺平你的麻煩,還是不想留在這兒?"

慕容瞳相當的無語,"我不是不相信,只是……"

這時,一個傭人過來道:"二位,總司令出來了,請二位進去."

蕭沉冽拽著她往回走,她無奈地妥協,"我不走,可以放手了吧."

此時的大廳,眾多貴賓都站著,看著站在北首的江總司令.

江總司令身穿大帥軍服,雖然年紀大了,但依然魁梧威武,鐵血剛正之氣凜然.

慕容瞳站在蕭沉冽斜後側,低著頭,不敢看旁人.

蕭沉冽見她躲在自己身後,無奈地搖頭.

"在這喜慶的新年,諸位能來,我很開心.這一年來,南北形勢有了諸多變化,我想與諸位暢談一番……"

江總司令不怒自威的臉膛忽然浮現慈祥的輕笑.

慕容瞳覺得這些話沒多大意思,稍稍抬眸,在人群里尋找目標.

在二樓碰到的那個年輕男人,二十來歲,住在總司令府,應該是府里的人?

在那里!

她心魂一震,幾乎碎裂.

那男人就站在江總司令的身旁!

江總司令的身邊可不是隨便的阿貓阿狗都能站的!

他到底是什麼人?

那男人也在人群里搜尋,這時也看見她,朝她挑眉,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

慕容瞳立即低頭,渾身不自在.

完了完了!

她和蕭混蛋站在一起,那男人應該能猜到自己的身份.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她往左右看了看,趁蕭混蛋不注意自己,悄然後退.

可恨的是,他好像後腦勺長了眼睛,精准地扣住她的手腕,她走不了.

慕容瞳竭力掙脫手,可是他就是不松開.

"放手啊!"她低聲道.

"不許走."蕭沉冽沉聲微厲.

"不走,我不走."她唯有妥協.

斜對面的那男人注意到他們微小的動靜,唇角斜勾起一抹別有深意的弧度.

有趣啊!

那個男人好像是近來風頭正健的江南三省少帥,蕭沉冽.

那麼,他身邊那個還不能確定男女的人是他的跟班?

慕容瞳看見那男人狐狸般的微笑就覺得渾身不舒坦,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江總司令左邊的那個年輕人是誰?你認識嗎?"她悄聲問蕭混蛋.

"為什麼問起他?"蕭沉冽心里有了計較.

"你知道就趕緊說."

"他是江總司令的兒子,大名鼎鼎的七少,江洛川."

"他就是江洛川?"

慕容瞳心里的震驚不小,果然是一表人才.

啊呸!

是人模狗樣的登徒子才對!

想起她如廁的模樣讓七少看見了,她就覺得這輩子不能再好好地如廁了.

倘若江洛川得知她的身份,還不知道怎麼編排她呢.

必須想個辦法.

江總司令終于說完了,接著請所有人到花廳.

慕容瞳才不想去花廳聽那些高談闊論,借尿遁,走進一條走廊.

身後有腳步聲!

她回頭看去,果不其然,是江洛川.

她快步前行,左彎右繞的,也不知道前面是哪里,有路就走.

終于,沒路了.

盡頭是一間種滿了各種花卉的溫室花房,門虛掩著,芬芳撲鼻而來.

"怎麼不逃了?"江洛川看見一個傭人,吩咐傭人送來兩杯咖啡.

"我沒逃,我只是……不喜歡人多."慕容瞳嘴硬道,忽然想到,有什麼好怕的?怕他做什麼?

"既然你喜歡這里,不如進去賞花."他打開花房的門,擺了一個紳士邀請的姿勢.

她走進去,濃烈的芬芳繚繞在四周,幾乎將人熏醉.

這寒天時節,只有梅花,菊花等凌霜傲骨之花,不過這里培植了不少珍稀品種,違反時令的花兒有不少,姹紫嫣紅,賞心悅目.

江洛川折了一支梅花,彬彬有禮地笑,"送給你."

"我一個大男人,要什麼花?"她不得不承認,他穿上白色西裝,溫潤如玉,氣度卓絕,公子世無雙.

"誰說'男人’不能賞花,玩花?"他折了一朵梅花,插在她的西裝口袋,也在自己的西裝口袋差了一朵,"紅梅豔豔,灼灼其華,美得有趣,還有靈魂."

"錯了吧,是桃花."慕容瞳糾正.

"你不覺得紅梅很像一種美人,弱質纖纖,卻是凌霜傲雪的冰肌玉骨嗎?"

"聽聞七少最擅長賞美,金陵的名媛千金被你品了個遍,與你有過情誼的美人,雙手雙腳都數不過來.今天得見,果然名不虛傳."

"謬贊了,原來你認識我.這不公平,我還不知道你的身份."江洛川拉著她在藤椅上,"敢問芳名?"

慕容瞳心尖一抖,果然,他瞧出來了.

她竭力冷靜,莞爾一笑,"七少是沒睡醒還是喝多了胡言亂語?'芳名’二字對我不合適."

他意味深長地一笑,"是嗎?雖然你雌雄莫辯,不過我的直覺很准,你不是女人,是……美人."

"很多時候,直覺不准的."

"也罷,那就請你告知尊姓大名."

"聽聞七少縱橫金陵,上海,本事通天,沒有你查不到的人,事,不如你猜猜?"慕容瞳揚眉莞爾.

"有趣,有趣."江洛川面上的微笑更加深濃.

傭人送來兩杯咖啡和幾樣茶點,爾後退下.

江洛川溫潤有禮地邀請:"美人,在這繁花似錦的氛圍里,可否陪我用早飯?"

慕容瞳徑自往外走,"七少自己享用吧,我吃過了,先行一步."

他安之若素地坐在白色實木小圓桌前,攪動黑咖啡,陶醉地聞了聞,喝了一口,"你走不掉的,外面有人守著,不會讓你走."

她隱隱動怒,"七少這是什麼意思?"

"你別忘了,這是總司令府."江洛川善意地提醒,"我誠心誠意地邀你共進早餐,你為什麼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沒錯,這是總司令府,但我不是府里的人."慕容瞳笑得明媚,"七少還是對你的傭人發號施令吧."

"你不是總司令府的人,卻是南方十省的人."他站起身去拉她坐下,似笑非笑,"難道你非要我用一個秘密要挾你,你才肯乖乖地陪我吃早餐嗎?"

她面上的微笑瞬間消失,無語地翻白眼.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與蕭混蛋有幾分神似.

異曲同工之妙.

這個感覺有點糟糕.

江洛川含著笑意的俊眸宛若熠熠閃光的星辰,"你放心,我不會輕易地公開你的秘密.嘗嘗這糕點,真的不錯."

"七少客氣了,我不喜歡甜食.七少慢慢享用吧."慕容瞳耐著性子留下來.

"你是蕭少帥的人?副官?還是親衛?"

"七少天縱英明,不如猜猜."

"我猜嘛……你不是副官,也不是親衛."江洛川揚眉笑道.

"然後呢?"

"聽聞江南軍少帥年少有為,上次在總司令府鬧了一點事,你該不會就是慕容少帥吧."

"……"慕容瞳的眸色瞬間冰冷下來.

上篇:第212章:指尖滑過她的小臉    下篇:第214章:任憑我為所欲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