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15章:蕭某奉陪到底   
  
第215章:蕭某奉陪到底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洛川走進來,一身白色西裝揮灑出他溫潤如玉,卓爾不凡的氣度,似一顆行走的鑽石,熠熠閃光.

曹副參謀長等人立即迎上前,"七少大駕光臨,來來來,坐這兒."

蕭沉冽眉宇微凝,江七少怎麼會來?

他與江七少沒有交情,只見過一兩次,江七少不至于因為他來喝酒.

那麼,江七少是為了這些軍官,還是為了旁人?

慕容瞳退到牆角,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恨不得即刻溜出去.

江七少不是因為自己來的吧,一定不是!

江洛川瀟灑地坐下,正巧坐在她的位置旁邊,"曹副參謀長,你宴請蕭少帥和慕容少帥,不告知我一聲,不夠意思啊."

"七少貴人事忙,我怎敢打擾你呢?"曹副參謀長親自給他倒酒,"七少,我自罰三杯."

"好,我陪你一杯."江洛川豪氣地一飲而盡.

蕭少帥以眼角余光瞥一眼站在角落里的慕容瞳,她的反應有點古怪.

難道她顧忌江七少?

她什麼時候認識江七少的?

慕容瞳趁他們顧著拼酒的時機,悄悄地往大門挪步.

江洛川忽然起身走去,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怎麼把慕容少帥給忘了?來來來,一起喝酒."

她沒有逃脫的余地,被他按坐下來,她剛站起來,又被他摁坐下來.

氣得咬牙.

蕭沉冽的俊臉黑了一圈,不發一言.

很明顯,他們相識.

江洛川親手倒了兩杯酒,把其中一杯遞給她,"慕容少帥,我跟你干一杯."

"七少,很抱歉,我不能喝酒……我一喝酒就發酒瘋……"慕容瞳不接酒杯,"還請七少見諒."

"發酒瘋?不怕不怕,我還真想瞧瞧你發酒瘋的模樣."他別有深意地笑.

"七少見諒,我真的不能喝……"

"慕容少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七少難得瞧得上誰,今天七少主動與你喝酒,你怎麼能不給他一點面子?"曹副參謀長含笑勸道.

"就是就是."其他人附和.

就是個大頭鬼!

慕容瞳暗罵,恨死七少了.

江洛川爽快道:"要不這樣,我喝一杯,你喝半杯,夠意思了吧."

慕容瞳動搖了,只怕今夜不喝一點,他不會善罷甘休.

她正想接過酒杯,忽然,一只手橫來,奪了酒杯.

"我替慕容少帥喝."

話音還沒落下,蕭沉冽仰起脖子,一杯黃酒已經滑下咽喉.

曹副參謀長笑贊:"蕭少帥仗義."

慕容瞳的心里五味雜陳,蕭混蛋又幫她喝酒.

江洛川不悅道:"蕭少帥,你想跟我喝酒,我奉陪就是,何必搶慕容少帥的酒呢?"

砰--

蕭沉冽把酒杯摜在桌上,"七少想拼酒,蕭某奉陪到底!"

接著,他把兩瓶還沒開封的黃酒放在桌上,語聲頗為挑釁,"七少,拼嗎?"

"酒逢知己千杯少.既然蕭少帥有此雅興,我當然不能掃興."江洛川朝她眨眨眼,"再來兩瓶!"

"誰先趴下,誰就輸了."

"好!最好來個彩頭.曹副參謀長,你來作證."

"好,我作證."曹副參謀長應道.

慕容瞳無語地別過臉,這二人怎麼拼上了?

不過,蕭混蛋是為了她才出頭的吧.

蕭沉冽劍眉一挑,"七少想要什麼彩頭?"

江洛川道:"現在說彩頭就沒意思了,不夠神秘.等分出勝負,再說彩頭."

"七少說得對,夠神秘.只是,輸了的人可不能事後耍賴,不認賬."

"耍賴的是小狗.在場的人可以在金陵城大肆宣揚."

"一言為定."

蕭沉冽出手與他相握.

慕容瞳擔心,七少的酒量應該不淺,蕭混蛋能贏嗎?

那師長先打開兩瓶黃酒,蕭沉冽和江洛川不約而同地拿了黃酒,舉起來直接往嘴里灌.

咕嚕咕嚕--

太生猛了!

她心里焦慮,不會出事吧.

曹副參謀長提醒道:"喝酒太快會傷身,二位還是悠著點兒,慢慢喝."

比拼酒量的二人開始比拼速度,不管不顧地灌下去.

琥珀色的液體從嘴角灑落,嘩啦啦地流下,淋濕了他們的西裝.

不多時,他們再次不約而同地放下酒瓶,一瓶黃酒已經空了.

"七少,蕭少帥,先吃點東西."曹副參謀長笑道.

"你頂得住嗎?"慕容瞳給蕭混蛋使眼色,輕聲問他.

"沒事."蕭沉冽面不改色.

"慕容少帥,你怎麼不關心一下我?"江洛川怨念地看她.

"七少海量,自然不會有事."

"你知道嗎?我可是打電話問了不少人才知道曹副參謀長在這兒宴請你們."他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姿態頗為曖昧,"我一來,你就要溜走,你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嗎?"

濃烈的酒氣鋪天蓋地地籠罩下來,慕容瞳忍著不適,往一旁挪了挪.

雖然他壓低了聲音,不過在同一個雅間,距離太近,蕭沉冽聽得一清二楚.

蕭沉冽的黑眸布滿了清寒,似染了霜雪.

見她沒有回答,江洛川又湊在她耳邊說道:"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七少,我和你不熟."慕容瞳忍無可忍道.

"很快就熟了."他的眉眼略略斜飛,風情瀲灩.

這樣的姿勢太過曖昧香豔,曹副參謀長等人面面相覷,兩個大男人這麼說悄悄話,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蕭沉冽又打開兩瓶黃酒,俊臉如一枚縈繞著戾氣的寒玉,"七少,接著來嗎?"

江洛川豪氣道:"接著來!"

咕嚕咕嚕--

一樣的生猛,一樣的豪氣干云.

慕容瞳沒來由地擔心,這黃酒後勁大,酒量再好的人灌下兩瓶黃酒,怎麼可能沒事?

蕭沉冽好似喝白開水,琥珀色的液體順著他的脖子滑落,流進衣服,有幾分鐵馬兵戈的豪邁氣概.

江洛川也是豪爽不讓,好似在爭什麼,搶什麼,志在必得.

二人的速度差不多,待酒瓶空了,他們同時放下,打了個酒嗝.

曹副參謀長等人熱烈地鼓掌,把兩個都誇了一通.

酒水割喉,蕭沉冽和江洛川津津有味地吃菜.

"彩頭是什麼?"慕容瞳揪心,他們好像都沒醉,難道還要拼嗎?

"彩頭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江洛川說話有點不利索,眼神有點飄忽,"勝者可以要求敗者做一件事,任何事情……不能拒絕……"

"七少,你沒事吧."曹副參謀長關心地問.

"即使是殺人放火,有違道義,也不能拒絕嗎?"她問.

"對!"江洛川滿面通紅,一雙漂亮的俊眸布滿了血絲,"不能拒絕……"

"一言為定.七少不要忘了才好."蕭沉冽的眼里浮現幾縷血絲,不過神色如常,沒什麼變化.

"我們都沒趴下……接著喝……"江洛川大著舌頭說道,眼睛半眯,醉意分明.

"曹副參謀長,七少輸了,你可要作證."蕭沉冽笑道.

"我和諸位自然都會作證."曹副參謀長笑道.

慕容瞳怎麼覺得,他笑得有點狡猾,好像只是敷衍.

不過,七少說的彩頭太嚇人了吧,殺人放火也要完成.

江洛川用手掌摸了一把臉,忽然抬起頭道:"喝!接著喝!"

他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把她扳過來,口齒不清地說道:"慕容少帥,你陪我喝……"

她手忙腳亂地推開他,小臉憋得發紅,恨不得一拳打歪他的嘴.

可是,他力氣很大,她一時半會兒掙脫不開.

眾目睽睽,她窘得耳根發燙,可是他的手臂就像鐵箍箍著她,她完全沒辦法掙脫.

蕭沉冽的臉膛布滿了霾云,風云湧動,任誰都瞧得出來,他很不高興.

江洛川笑嘻嘻的,眼神飄飛流蕩,"慕容少帥……我跟你說,我還能喝半瓶……"

灼熱濃烈的酒氣噴灑在她的臉上,好似要燒了她.

蕭沉冽掰開他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邊,"七少,你醉了."

"我沒醉……誰說我醉了……"江洛川踉蹌著去拉她,可是失衡了,險些摔倒.

"七少,當心點兒."那師長眼疾手快地拉住他,扶他坐下.

慕容瞳心里感激蕭混蛋出手相助,低聲道:"我想先走……"

蕭沉冽冷沉道:"不急."

江洛川想站起來,卻忽然歪倒,睡死過去了.

曹副參謀長立即道:"七少醉了,我派副官送他回總司令府."

眾人七手八腳地架著江洛川離去,慕容瞳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去洗手間冷靜一下.

夜里九點多,酒局終于結束.

蕭沉冽被灌了不少酒,喝高了,五分醉色,謝放和喬慕青把他扛到車里.

回到下榻的大飯店,慕容瞳想把醉酒的人甩給謝放照料,沒想到謝放突然捂著肚子,"慕容少帥,我肚子疼,你先照顧一下我家少帥,我去去就來."

她還沒回答,他就一溜煙地跑得無影無蹤,此後再沒出現過.

蕭混蛋太重了,她和喬慕青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到床上.

喬慕青也瞧出端倪,"少帥,今夜我吹了不少寒風,可能是著涼了,現在頭疼欲裂,我先回去歇息."

"喬副官……"

慕容瞳剛喊一句,喬慕青就麻溜地跑了.

氣得不輕.

上篇:第214章:任憑我為所欲為    下篇:第216章:戳死你這個大混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