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24章:烈焰灼燒著她   
  
第224章:烈焰灼燒著她

g,更新快,無彈窗,!

眾人焦急地等待檢驗結果.

慕容瞳忽然想起重要的事,問徐媽媽:"這些藥一般放在哪里?是你保管的嗎?"

徐媽媽回道:"每次跟亨利先生買藥是四瓶,平常放在夫人的臥房櫃子里,不過夫人有時會外出,或者在花園散步,我拿了一瓶保管著,以備夫人隨時要吃."

"你保管的那瓶藥放在哪里?"

"若夫人外出,我就把藥放在身上.若夫人在府里,我把藥放在我的房間."

"你懷疑夫人的藥被掉包了?"蕭沉冽沉重地問.

"督軍,少帥,我沒有調換夫人的藥."徐媽媽嚇得半死,聲嘶力竭地解釋,"我從十歲就伺候夫人,夫人待我親如姐妹,待我恩重如山,我發誓一輩子效忠夫人,照顧夫人,怎麼會害夫人?督軍,少帥,我真的沒有,你們要相信我……"

"表哥,我相信徐媽媽不會害姨媽."凌眉黛說了一句公道話.

"你保管的那瓶藥,或者娘房里的藥,都有可能被人調換."慕容瞳的眼神凌厲無比,"你好好想想,最近兩個月有沒有不相干的傭人進你的房間和娘的臥房?"

"府里傭人這麼多,打掃的,洗衣的,出出入入,不好確定誰是不相干的."慕容鵬道.

"督軍所言極是."蕭沉冽問徐媽媽,"你認真想想,這兩個月有沒有從來沒進過你房間或夫人房間的傭人進去了?"

"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徐媽媽摸著頭,皺著眉回想.

"表妹,你也想想有沒有看見過可疑的人或事."慕容瞳眸色凝重.

"嗯,我也想想."凌眉黛道.

所有人都在回憶,陷入了沉思.

過了十五分鍾,徐媽媽愁苦道:"督軍,少帥,我想不起來,進我房間的人,都是經常進去的.進夫人臥房的傭人,不是打掃的,就是送衣服的,其他的傭人好像沒進去過."

凌眉黛道:"若換藥的人趁姨媽和徐媽媽外出的時候偷偷進去,那就是神不知鬼不覺."

蕭沉冽接著道:"最大的可能還是徐媽媽保管的那瓶藥,換藥的人要動手,進徐媽媽的房間最容易."

慕容瞳也是這麼想的,可是,進徐媽媽房間的傭人太多,怎麼篩選?

"父親,我有一個辦法,應該可以查出那個換藥的人,只是整個督軍府會風聲鶴唳."

"為了你娘,什麼辦法都要試一試."慕容鵬同意.

她走到一旁,吩咐喬慕青幾句,晚點回去就展開調查.

過了一個小時,亨利醫生終于來了.

他面色沉重,"初步檢驗,這藥不是醫治督軍夫人的病的藥,不過也不會對身體造成危害."

蕭沉冽道:"這麼說,很有可能,有人把每瓶藥都換了."

亨利醫生點頭,"督軍夫人服藥已有兩個多月,若夫人吃了兩個月的假藥,又沒有吃別的藥控制病情,就會像現在這樣,突然發病,並且病情加重,有性命之危."

慕容鵬再次懇求:"還請亨利醫生一定要救我夫人."

慕容瞳的面上繚繞著凜冽的殺氣,抓到那個換藥的人,她一定要將那人碎尸萬段!

慕容姵,慕容婧和蕭萱等人陸續趕來,但也做不了什麼.

黃昏時分,慕容鵬和徐媽媽留在醫院照看,其余人都回督軍府.

回到督軍府,慕容瞳根本沒有吃飯的心情,坐在大廳沙發等候結果.

喬慕青,喬管家召集所有傭人來到大廳,她說道:"少帥,所有人都在這里了."

蕭沉冽從小樓過來,坐在沙發的另一邊,端起茶來喝.

慕容瞳忽然想到,衛兵有沒有換藥的可能?

"徐媽媽為夫人保管一只玉鐲,那只玉鐲在這兩個月里不見了,夫人很生氣."她凌厲的目光在眾多傭人里掃來掃去,銳利可怕,"凡是進過徐媽媽房間的人都有可疑,我鄭重警告你們,凡是進過徐媽媽房間的,主動上報,方便調查.若不主動上報,待查出來,從嚴懲處."

"夫人的玉鐲價值不菲,你們當中誰拿了,趕快交出來,否則少帥的懲處你們承受不了."喬管家威脅道.

"進過徐媽媽房間的,主動站出來.若你們知道誰進過徐媽媽的房間,也可以舉報.舉報一人,獎勵半個月工錢;舉報二至三人,獎勵一個月工錢;舉報三人以上,獎勵兩個月工錢."喬慕青道.

"主動上報進過徐媽媽房間的,站到那邊."慕容瞳眸色森冷.

傭人們面面相覷,有的驚慌失措,有的害怕心虛,有的竊竊私語.

慕容瞳陡然喝道:"不敢站出來是不是?稍後查出來,不僅扣三個月工錢,江州城任何人家都不敢用你們!"

這威懾讓眾人心膽俱裂.

漸漸的,有人站到那邊去,三個,七個,十二個……

蕭沉冽低聲道:"這麼多人,你怎麼查?"

她瞪他一眼,再難查,也要查.

喬慕青喝問三遍,共有十四個傭人進過徐媽媽的房間.

爾後,她帶著那些沒有進過徐媽媽房間的傭人到花園,一個個地問想不想舉報哪個人.

一個傭人舉報了兩個人,抓進來.

凌眉黛忽然道:"表哥,香寒還在鋪子里,還沒回來."

慕容瞳點點頭,"打電話叫她回來."

凌眉黛立即去打電話.

喬慕青和喬管家在花廳分別審訊那些進過徐媽媽房間的那些傭人.

蕭沉冽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神色,"你確定這樣能找到換藥的人?"

"你有更好的辦法?"慕容瞳心里有一絲期待.

"我不參與."

"那就閉嘴."

凌眉黛打完電話走過來,面色有點怪,"表哥,鋪子里的掌櫃說香寒早就走了."

慕容瞳不在意道:"現在天黑了,香寒還沒回來,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

"掌櫃說,我離開沒多久,香寒就走了.這麼久了,香寒必定回來了."

"難道香寒在回來的半途出事了?"

"不用猜了,去她的房間瞧瞧再說."蕭沉冽忽然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凌眉黛不解地問.

慕容瞳驀然明白他的意思,親自去夏香寒的房間,凌眉黛跟著去.

夏香寒跟著凌眉黛出出入入,是她的左右手,所以她讓夏香寒單獨住一個房間.

夏香寒的房間很小,站在門口就能一覽無遺.

被子疊得好好的,衣服和日常雜物擺放齊整,不過床上放著兩張紙.

凌眉黛拿起那兩張紙,小臉布滿了驚訝,把兩張紙遞給表哥.

慕容瞳打開來看,手腳漸漸冰涼.

心驚.

肉跳.

好似有人朝她的頭部重重地一擊,又好像有烈焰灼燒著她,似要撕裂她的身心,焚盡她的理智.

沒想到啊沒想到……

她捏著信紙的手指關節泛白,手臂發顫,甚至整個身軀都顫起來.

"表哥,你怎麼了?香寒寫了什麼?"凌眉黛猜到幾分,驚恐地問.

"你看看……"

慕容瞳頭疼欲裂,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真相這麼丑陋?

凌眉黛快速地掃過,忽然看見表哥飛奔離去,連忙追上去,"表哥……"

"蕭沉冽……"

一道怒喝似雷霆般炸響,轟向目標.

蕭沉冽看見慕容瞳攜風雷之勢沖過來,好似炮筒即將爆炸,不由得劍眉微凝.

"你為什麼害我娘?"她歇斯底里地怒吼,明眸爬滿了可怕的血絲,水光晃動.

"我害你娘?"他驚愕,從未見過她這般盛怒,"我怎麼可能害你娘?"

"敢做不敢認嗎?"她暴喝,殺氣騰騰,恨不得一槍打破他的頭顱,恨不得把他打成蜂窩.

"若我做過,我就敢認."蕭沉冽試圖安撫,"你冷靜一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凌眉黛趕到,悲憤,哀痛交加,"蕭少帥,姨媽對你那麼好,處處維護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害姨媽……"

慕容瞳把夏香寒留下的信紙扔給他,怒火沖天,"這就是鐵證,你自己看看!"

兩張信紙飄落在地,蕭沉冽站起身,撿起來,掃了一眼就面色微變,眉頭緊皺.

夏香寒在這封信里"交代"了一切,夫人服用新藥的第四天,她趁夫人,徐媽媽外出的時候,偷偷地潛進夫人的臥房,把幾只藥瓶里的藥都換了.

而她這麼做,是聽從蕭少帥的吩咐.

他讓她做什麼,她都心甘情願地做.因為,她喜歡蕭少帥,從她故意汙蔑蕭少帥那時候開始,就莫名其妙地喜歡他.

雖然慕容家,夫人對她恩同再造,恩情大于天,可是她想任性一回,想為喜歡的男人做一點事.

她問過蕭少帥,為什麼要害夫人.

他說,夫人是好人,是心地善良的觀音菩薩,卻是慕容少帥最大的軟肋,對慕容少帥來說是最致命的.

若慕容少帥要成就一番偉業,就不能有軟肋,夫人必須盡早離開這個世界.

蕭沉冽的黑眸閃過一絲厲色,面不改色道:"就憑這封信件,你就認定我指使夏香寒?"

上篇:第223章:喜歡你的口水    下篇:第225章:開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