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25章:開槍   
  
第225章:開槍

g,更新快,無彈窗,!

看他氣定神閑,絲毫沒有承認的意思,慕容瞳更怒了,好似置身怒焰的中心,"這封信就是鐵證!"

蕭沉冽從容淡定,反問道:"你不覺得這封信漏洞百出嗎?"

凌眉黛憤怒地喝問:"蕭少帥,你要害死姨媽才甘心嗎?姨媽究竟哪里對不起你了?慕容家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嗎?"

"我不覺得有什麼漏洞."慕容瞳的周身繚繞著陰鷙的殺氣.

"我從來不知道夏香寒喜歡我,更不會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原因害夫人."他解釋道,"你不覺得這個害人的理由太牽強嗎?"

"我不覺得牽強."她被滔天的怒火控制,理智所剩無幾,"待我找到夏香寒,看你怎麼狡辯."

"我也想找到夏香寒,問問她為什麼誣陷我."

"來人,把蕭沉冽抓起來!"慕容瞳冷酷地下令.

"慕容少帥,你沒有資格抓我家少帥."謝放連忙提醒.

"蕭少帥害我姨媽,我姨媽還躺在醫院生死未卜,我們怎麼沒有資格?"凌眉黛氣得快吐血.

"慕容少帥,借一步說話."蕭沉冽道.

慕容瞳也想聽聽他的說法,就跟他來到空中走廊.

連接主樓與小樓的空中走廊沒有燈火,昏暗里只有遠處的星點燈影.

他語重心長道:"凡事都要動動腦子,就為了讓你沒有軟肋,我就要害死你娘嗎?"

"你是在教訓我嗎?"她反唇相譏,"你做過什麼,最好承認……"

"沒有做過的事,你叫我怎麼承認?"蕭沉冽冷沉道,"你認真想想,我害死你娘,對我有什麼好處?為了三省督軍這個位置嗎?還是為了蠶食江南省?若是這樣,我更應該害你父親,而不是害你娘."

"說不定你下個要害的人就是我父親!"慕容瞳猛地拔槍,槍口指著他的腦門,怒吼道,"不要以為我不會開槍!"

"我才找到我娘,我娘不願見我,還需要你娘從中開解她的心結,我會害你娘嗎?我巴不得你娘長命百歲.再說,你娘告訴我我娘的下落,我對她只有感激之情,怎麼可能害她?"他握住槍,語聲沉厲,"你長點腦子好不好?"

"你一向心思如海,城府極深,我怎麼猜得到你在想什麼?"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開槍!"

"……"慕容瞳的眉目充斥著狂烈的殺氣,緊握著槍的手微微發顫.

殺了他,為娘報仇!

蕭沉冽厲喝:"開槍啊!你還猶豫什麼?"

只要用力扳動,她就可以殺死這個應該千刀萬剮的混蛋!

可是,為什麼遲遲不開槍?為什麼下不了手?為什麼……

她痛恨自己的軟弱,痛恨自己變得這麼心慈手軟.

謝放,喬慕青在前方看著,擔心自家少帥做出追悔莫及的事.

他們想過去勸勸,可也知道,勸沒有用,只有他們自己想通了才行.

凌眉黛站在一旁,就是想不明白,表哥為什麼不開槍殺死蕭少帥?表哥究竟在想什麼?

四目相對,滿心仇恨,冰火交織.

慕容瞳從未有過的痛恨,蕭沉冽從未有過的狠戾.

猛地,他扣住她的手腕,想扭轉局勢.

她大吃一驚,閃電般避開他的鉗制.

砰--

就在二人爭執的時候,槍聲驀然炸響,驚天動地.

謝放和喬慕青奔過去,震驚,焦急,不敢相信……是誰開槍的?有人中槍了嗎?

凌眉黛也慌急地沖過來,表哥不會有事的,表哥沒事吧……

時光靜止了.

蕭沉冽和慕容瞳僵住,奇特的姿勢就此定格.

他半摟著她,右掌握住她的右手,她死死地握槍,槍在他們的身軀中間,不知道具體的情形.

"少帥……"謝放和喬慕青不約而同地叫道,大驚失色.

"表哥,你沒事吧."凌眉黛焦急地問.

此時此刻,慕容瞳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

她沒有感覺到痛,應該沒有中槍,可是不知道蕭混蛋有沒有中槍.

若他中槍了,她會很開心的吧.

可是,為什麼沒有半分高興呢?為什麼反而有一種荒謬可笑的感覺?

不!她要他死!要他永遠消失在眼前!

蕭沉冽奪下槍,沉沉道:"我會廣派人手去找夏香寒,然後交給你處置."

"你找到她,在我見到她之前,只怕成為一具死尸了吧."慕容瞳冷笑.

"也罷,這件事我不插手,你派人去找."

"我一定會找到夏香寒,一定會讓你認罪!"

她飽含痛恨的陰鷙目光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剜他一眼,揚長而去.

喬慕青和謝放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凌眉黛也放心了,快步跟上去.

凌眉黛不明白,"表哥,蕭少帥把姨媽害成這樣,為什麼放過他?"

慕容瞳道:"這件事,我自有分寸."

雖然夏香寒留下的信函是鐵證,不過還是有疑點.

夏香寒是畏罪潛逃還是被人滅口,只有找到她才能知道真相.

希望她還活著吧.

慕容瞳就不信,把江州掘地三尺會找不到夏香寒.

"表哥,不早了,不如先吃點東西吧.姨媽住在醫院,我們要照顧好自己,才能更好地照顧姨媽."凌眉黛勸道.

"我不餓,我去一趟醫院,你在府里待著,明天早上你去醫院替換父親."

"其實我也不餓,我跟你去醫院吧."

"你還是待在府里,我去去就回來."

"表哥,你當心點兒."

蕭沉冽站在窗前,望著前庭,望著慕容瞳上了轎車,轎車行駛出去,漸漸被夜色吞沒.

謝放道:"少帥,這次誤會挺大的,慕容少帥不會善罷甘休,你打算怎麼做?"

"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

"要派人找夏香寒嗎?"

"不用,慕容少帥會派人去找.明天你親自去找跟夏香寒相熟的傭人,看看能不能找到線索."

謝放領命.

……

慕容瞳趕到醫院,娘還是昏迷不醒,病情也沒有好轉.

慕容鵬還沒有休息,守在病床前,"你怎麼又來了?"

她把夏香寒一事說了,還把那兩張信紙給父親看.

"這真是夏香寒的字跡?"他面色沉重,隱隱有怒氣.

"表妹認得夏香寒的字跡,的確是夏香寒寫的."

"抓到夏香寒了嗎?審訊了嗎?"慕容鵬攥緊信函,手背青筋暴凸.

"夏香寒沒有回督軍府,也不在表妹的鋪子里,應該是潛逃了.我已經吩咐喬副官派人去找."慕容瞳的怒火越發旺盛,"父親,要把蕭少帥抓起來嗎?"

"你覺得是蕭少帥指使夏香寒害你娘?"

"父親,這封信函是鐵證,足以把他收押監獄.難道父親覺得他是無辜的?"

"雖然夏香寒留下這封信函指證他,不過這件事還需徹查."慕容鵬鄭重道.

"父親,你相信他,是不是?"

"瞳兒,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有一點不可否認,蕭少帥的確沒有必要害你娘.害你娘對他有什麼好處?就為了你除去這個軟肋?他聰明絕頂,怎麼可能做出這種蠢事?"

"可是……"

"先找到夏香寒再說.明天我會跟蕭少帥好好談談,你先回去吧."

慕容瞳無語又無奈,心力交瘁.

為什麼父親甯願相信死對頭蕭混蛋,也不相信她?

走出醫院,她吩咐喬慕青:"務必找到夏香寒.傳令下去,車站,碼頭,各個關口,都要從嚴盤查."

喬慕青領命.

第二天上午,慕容鵬回督軍府歇息,午飯後再去醫院.

蕭沉冽沒有去公署大樓,好似知道他會找自己,待在督軍府.

花廳里,蕭沉冽先問了夫人的病情,關心了一番.

"蕭少帥,我一向欣賞你,放手讓你統攝軍政,從未阻擋過你的前程.我要你說一句實話,夏香寒一事跟你有沒有關系?"慕容鵬嚴肅地問,面色冷厲.

"督軍,若我有過半分害夫人的心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蕭沉冽一本正經地回答.

"既然你這樣說,我姑且相信你."

"多謝督軍.督軍應該知道,我是軍人,不會對一個無辜柔弱的婦人下手."蕭沉冽鄭重其事地解釋,"再說,夫人照顧我娘十幾年,又告訴我我娘的下落,于我有恩,我怎麼會恩將仇報?"

"是這個理,所以我還是選擇相信你."慕容鵬點點頭,"那麼,夏香寒為什麼誣陷你?"

"有可能夏香寒被人指使,有可能她是向我報複."

"報複?"

"督軍忘了嗎?去年,夏香寒的親哥哥夏俊傑連殺三位名門千金,我和慕容少帥抓到他,最後他被判處絞刑.夏香寒遭逢如此變故,也許心里積蓄了不少仇恨,就調換夫人的藥,誣陷我,讓我與慕容家自相殘殺,以此達到一箭雙雕的目的."

"不無可能.這孩子遭逢變故,難免心里郁結,無法紓解,一時起了邪念,以至于鑄成大錯."

"希望慕容少帥盡快找到夏香寒,還我清白."

"瞳兒最緊張她娘,這幾天正在氣頭上,難免不夠冷靜.若她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我希望你多多擔待一些,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我理解她的心情,不會怪她的."

上篇:第224章:烈焰灼燒著她    下篇:第226章:死無對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