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26章:死無對證   
  
第226章:死無對證

g,更新快,無彈窗,!

接下來的兩天,慕容瞳大部分時間都在醫院守著娘,祈禱娘的病情有所好轉.

擔憂,焦慮,憤恨,吃不下,睡不著,整個人憔悴了不少.

喬慕青派了不少人手去找夏香寒,可是夏香寒人間蒸發了似的,找了兩天,沒找到半點線索.

慕容瞳就不信找不到她,下了死命令,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喬慕青只得加派一倍的人手去找人.

這天夜里,慕容瞳回督軍府歇息,睡到半夜,醫院打來電話,說娘病情惡化.

她和表妹匆匆趕往醫院,蕭沉冽,蕭萱和慕容姵等人得到消息,也立即趕過去.

葉采薇突然惡化,心髒衰竭,呼吸漸弱.

她回光返照,執意等女兒前來才肯咽氣.

"娘,我在這里……娘,你不會有事的……讓醫生好好醫治,好不好?"慕容瞳悲痛難抑,淚珠潸然滾落.

"每個人總有這一天……不要傷心……"葉采薇有氣無力地說道,輕輕搭著女兒的手,"你不是一個人……蕭少帥會幫你,你要多多聽他的意見……你們要精誠合作……不要總是吵……知道嗎?"

"娘,我知道了."

"你表妹在這世間沒有親人了……你要照顧她一輩子……不讓她受半點兒委屈……"葉采薇虛弱地叮囑.

"姨媽,你不會有事的……我還沒結婚,你還要看我結婚……我還要生孩子叫你姨奶奶……"凌眉黛啞聲哭道,哽咽難言.

"你們先出去吧……我跟蕭少帥說幾句話……"

"娘,就讓我陪著你,好不好?"慕容瞳淚水漣漣地懇求,心痛得無法呼吸.

慕容鵬拉著眾人出去.

蕭沉冽坐在床邊,握住葉采薇干瘦的手,"夫人,有什麼吩咐你盡管說."

葉采薇欣慰地微笑,"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你母親不是不願見你,而是無顏見你……你多給她一些時間……"

他的黑眸溢滿了柔情的淚水,"夫人,謝謝你."

"我跟你娘是故交,還請你看在……這份情誼上,不要跟瞳兒一般見識……"她輕緩道.

"夫人放心,我不會對慕容少帥怎樣."

"那就好.她不及你聰明,有本事……不及你行事周全,有擔當,我求你在力所能及的時候幫她一把……不要傷害她……"

"我不會傷害她,我會照顧她一輩子."

"好好好……"葉采薇開心地笑,"除了瞳兒,我最擔心的就是黛兒……黛兒孤苦無依,你娶了她,要好好待她,一輩子呵護她,疼惜她……"

"夫人,其實我更想娶的是慕容家的女兒."蕭沉冽真誠道.

"黛兒也是慕容家的女兒……"

"我真心喜歡的是你真正的女兒,我想娶她為妻."

葉采薇的眼睫顫了顫,歎氣道:"若真是這樣,黛兒如何是好?"

他微微一笑,"你不用擔心,表小姐並不喜歡我,她巴不得我不娶她.我會為他安排一樁門當戶對的婚事."

她倍感欣慰,"或許,這是上蒼的安排……年輕時,我和你母親提過……若我們生的是一男一女,便結為親家……"

得到她的首肯,蕭沉冽內心欣喜,"這是我和她的緣分."

病房外,凌眉黛悲痛萬分地哭,靠在慕容瞳的肩頭,稀里嘩啦.

慕容瞳也是哀慟不已,其他人也是如此,悲傷籠罩了眾人.

忽然,病房的門開了.

她立馬過去,蕭沉冽悲傷道:"夫人快不行了."

眾人快步過去,趴在床邊.

"娘……"

"姨媽……"

在哀傷的哭聲里,葉采薇緩緩閉上雙眼,面目安詳甯和,去沒有病痛,沒有煩惱的天堂.

凌眉黛悲傷過度,忽然暈倒.

……

督軍府設了靈堂,張掛起白色綾幔,肅穆莊嚴,每天來吊唁的人絡繹不絕.

慕容家的"兒女們"跪在靈堂前,給每一個吊唁的人行謝禮.

林驍也悄然從江北邊防趕回來奔喪,不過沒有公開露面,在房間里待著.

慕容鵬一直待在臥房,坐在辦公椅上,神色呆滯,面容憔悴,仿佛一夜之間老了十歲.

除了去公署大樓處理緊急軍務,政務,蕭沉冽也留在督軍府,統攝喪事.

明天,督軍夫人出殯.

這場喪禮要辦得風光隆重.

明家人來吊唁,明老爺子,明銳鋒,明念薇,給死者上香.

之後,明念薇去找蕭沉冽,想安慰他.

等晚些時候,她再去安慰閨中姐妹凌眉黛.

明銳鋒請傭人傳話給慕容瞳,不多時,慕容瞳來到花廳.

"阿瞳,這幾天你憔悴了很多,你要注意身體."他的面上布滿了關心與擔憂.

"我沒事,有事跟我說?"她坐下來,雙目紅腫,氣色不佳,一副病懨懨的模樣.

"節哀順變."他拍拍她的肩頭,眼里滿是心疼,這茶水還熱著,你喝點兒吧."

慕容瞳端起茶杯喝了兩口,眼睫眨了眨,眼眶立即紅了.

明銳鋒寬慰道:"我知道你很難過,悲痛,不過你是少帥,是慕容家的支柱,你要振作起來.你娘在天有靈,也不想看見你從此一蹶不振,是不是?"

她點點頭,"嗯."

"你娘走得這麼快,我聽說了一點,是跟夏香寒有關嗎?"

"嗯,這幾天我一直派人找夏香寒."慕容瞳把夏香寒換藥一事簡單地說了.

"沒想到夏香寒這麼可惡,害死你娘."明銳鋒義憤填膺道,"之前我聽說這件事,也派人在江州城里城外找她.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派出去的人在我來之前彙報,有夏香寒的消息.

"她在哪里?"她激動地問.

"我知道在哪里,現在要去嗎?"

"現在就去."

"好,我帶你去."

明銳鋒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溫柔,拉著她快速離開督軍府.

謝放看見他們出去,立即向蕭沉冽彙報.

蕭沉冽劍眉微凜,"她跟明銳鋒開車出去了?"

謝放點頭,蕭沉冽大步流星地前行,"跟著."

車上,慕容瞳按耐不住迫切的心情,問道:"到底在哪里?"

明銳鋒安穩地開車,"你稍安勿躁.在太湖邊."

她催促多次,他才開快一點.

一個多小時後,終于抵達太湖邊.

春夏之交,草長鶯飛,滿目花紅柳綠,涼爽的清風輕輕地吹拂,蘆葦蕩迎風招展.

太湖風光秀美,空氣清新,令人心曠神怡.

"這里這麼荒涼,沒有農戶住在這兒,也沒有房屋,夏香寒在這里嗎?""慕容瞳起了疑心.

"往這邊走."明銳鋒體貼地拉著她的手臂,"這里的地坑坑窪窪,不好走,你當心點兒."

走了大約七八百米,終于之看見兩個人,應該是他的下屬.

這兩個下屬在這兒等候,守著.

慕容瞳一眼看見草地上那女子,立即蹲下去察看.

晴天霹靂!

雖然早就料到夏香寒凶多吉少,可是,當她親眼目睹尸體的時候,還是不敢相信.

唯一的證人死了,還怎麼指控蕭混蛋?

慕容瞳跌坐在草地上,心灰意冷,好似怒火飆到頭頂,又好似身體被抽空了,失了心魂.

"我派人在城外搜尋兩天,總算在這里找到夏香寒的尸體."明銳鋒歎氣,"從尸體的腐壞程度看,她應該死了幾天."

"銳鋒,謝謝你."

"能幫到你,我很知足."他攙扶她站起來,"不如把尸體帶回去,找個仵作驗一下."

慕容瞳正有此意,吩咐兩個下屬把尸體帶回警察局.

這時,她看見兩個人朝這邊走過來,正是蕭沉冽和謝放.

蕭沉冽站定,看見草地上的夏香寒,"她死了?"

明銳鋒的俊臉泛著不悅之色,"蕭少帥,你跟蹤我們?"

"夏香寒死在這里,當中必有內情."蕭沉冽劍眉微壓.

"當然有內情,必定是被真凶滅口的."慕容瞳的怒火瞬間飆升,"你跟蹤我,不就是擔心我找到夏香寒嗎?"

"我也想跟她當面對質."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巧言善辯!"她猛地拔槍,對著他的頭顱,"你指使她調換我娘的藥,害死我娘,又殺她滅口,不讓唯一的證人開口.你還有什麼話說?"

"慕容少帥,你冷靜一點."謝放著急道.

"阿瞳,你的意思是,是蕭少帥害死你娘?"明銳鋒震驚不小.

慕容瞳拔槍指著蕭沉冽的腦門,怒火滔天,焚毀了她的理智,"死無對證,你打的好主意."

蕭沉冽依然面不改色,眸色暗沉,"既然你不信我,就開槍為你娘報仇."

謝放焦急地解釋:"慕容少帥,我家少帥真的沒有害夫人,我作證!"

她死死地盯著仇人,眼里充斥著赤紅的血絲,繚繞著酷烈的仇恨,殺氣.

四只眼睛針鋒相對,似雷霆地動,若疾風驚電.

蕭沉冽一動不動,黑眸容納了所有的喜怒哀樂,包容了她的愛恨情仇.

往事一幕幕地湧現,慕容瞳揮之不去,從南倉那夜開始,到宜州戰地……

相識一年,"共事"半年多,無數次的斗智斗勇,打打殺殺,甚至是拔槍相向……無數性命攸關的危急關頭,他一次次地救她性命,一次次地欺負她,親她吻她抱她摸她……

上篇:第225章:開槍    下篇:第227章:心那麼疼,那麼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