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27章:心那麼疼,那麼疼   
  
第227章:心那麼疼,那麼疼

g,更新快,無彈窗,!

那麼多回憶在腦海里浮現閃回,那麼多情景在靈魂刻下永琲滲O印,那麼多不堪的曾經轉化為美好與銷魂……

刻骨銘心.

再也忘不掉……

慕容瞳的明眸變成一雙血眸,淚光瑩閃,交織著無盡的傷痛,悔恨,怨恨.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心那麼疼,那麼疼.

好似被人射了個萬箭穿心,又好像被人開了無數槍.

心,碎了,爛了.

明銳鋒勸道:"阿瞳,你不要沖動,這件事還是先查清楚."

"人死了,還怎麼查?"她嘶啞地怒吼.

"想想辦法……會有辦法的……"他揪心道.

"想殺我報仇,就開槍."蕭沉冽語聲從容,黑眸迫出囂張的狂氣.

"阿瞳,不要沖動."明銳鋒伸手挪開她的手臂.

"砰--"

慕容瞳蒼白的小臉彌漫著絕烈的殺氣,咬牙開了一槍.

鮮血湧出,瞬間染透了軍服,好似盛開一朵猩紅淒豔的大麗花.

謝放連忙扶著蕭沉冽,擔憂道:"少帥……"

所幸,打中的是左肩,不是心髒.

因為明銳鋒的阻撓,她打偏了.

蕭沉冽面不改色,劍眉輕揚,"若還沒消氣,再打一槍."

慕容瞳寒鷙地盯著他,晶瑩的淚水在臉上蜿蜒成河.

爾後,她揚長而去.

明銳鋒連忙跟上去.

謝放扶著自家少帥,"少帥為什麼逼慕容少帥開槍?"

"不這樣,她怎麼紓解對我的仇恨?"因為劇痛,蕭沉冽的嗓音低沉發顫.

"可是,慕容少帥並沒有真的要開槍,也沒有殺死你的意思."

蕭沉冽苦笑,或許,她心軟了,或許,她的內心已經裝著他.

他們的關系剛剛有所好轉,她對他沒那麼抗拒了,卻發生了這樣的事,她對他的仇恨,敵視,把那一丁點的喜歡吞噬得干乾淨淨.

老天爺開的玩笑太大了.

謝放道:"少帥,我帶你到醫院取出子彈,清理包紮傷口."

回到督軍府,慕容瞳立即去找父親.

慕容鵬呆呆地坐在那兒,胡子拉雜,瘦了一圈,氣色很差,老了十歲.

"父親,已經找到夏香寒,不過她已經死了幾天,死無對證."她克制著怒火,"父親,她是被人滅口的."

"這點小事不要來煩我."他冷冷道.

"這怎麼是小事?這關系到娘……"

"你想說什麼?"

"夏香寒死了,就不能指控蕭沉冽.父親,我想跟他搏一搏."慕容瞳絕不會讓殺人凶手逍遙法外.

"你娘過世是夏香寒所為,未必跟蕭少帥有關."慕容鵬無動于衷.

"父親,證據在前,你怎麼可以視若無睹?娘死得這麼慘,你怎麼可以讓娘死不瞑目?怎麼可以讓真凶逍遙法外?"她尖利地嚷道,恨鐵不成鋼.

"你有沒有想過,夏香寒極有可能是為她兄長報仇,讓我們慕容家與蕭家自相殘殺?那封信函的確是證據,但證據不足,不能輕率地抓人,定罪."

"說到底,父親就是不治他的罪!"慕容瞳快崩潰了,傷心悲憤地質問,"父親與娘恩愛一生,難道這就是你對娘的愛嗎?"

"你心情不好,我不會責怪你.出去吧."慕容鵬閉上眼睛,好似老僧入定.

她氣得想殺人,那個混蛋到底跟父親說了什麼?

等了一兩個小時,警察署終于打來電話,丁仵作說,夏香寒的身上沒有傷痕,只有後腦有一大傷口,失血過多而死.

"她是被人害死的,還是……"慕容瞳追問.

"根據尸體的發現地點來看,有可能死者是失足滑倒,正好後腦撞到石頭而死.不過,也不排除被人用石頭襲擊後腦的可能."丁仵作道.

她掛了電話,愣愣的.

喬慕青問道:"少帥,現在怎麼辦?"

慕容瞳忽然眼眸一亮,吩咐她去辦一件事.

這夜,督軍府迎來一位特殊的吊唁客人,一身尼姑袍子的江雪心.

慕容瞳引著江雪心來到靈堂,江雪心看見靈棺和遺像,眼眶立即紅了,淚水潸然滾落.

江雪心忍著悲痛上香,誠心地禱告.

"采薇,你放心,若這事當真與沉冽有關,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她輕緩道.

"我知道你已經了卻紅塵,但我不想娘死不瞑目,冒昧請你過來,很抱歉."慕容瞳道.

"無妨."

這時,剛從醫院回來,得知消息的蕭沉冽匆匆趕來,站在靈堂門口看著那道思念了十幾年的背影,不敢相信.

他慢慢踱步,近鄉情怯似的不太敢靠近,"娘……"

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跟娘共處一室,跟娘說話.

江雪心驀然轉過身,眼睫輕顫,眼里溢滿了想念.

慕容瞳明白,此時此刻,這對母子的眼里只有彼此,容不下旁人.

"娘……"蕭沉冽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驚喜,歡悅,激動,他很想抱抱娘,又怕唐突了娘.

"跪下!"江雪心陡然喝道.

"娘……"

"我叫你跪下!"

他乖乖地跪在棺木前,忽然間明白了娘來到督軍府的目的.

沒想到,與娘真正的見面,是這樣的情形.

慕容瞳道:"我就不叨擾二位敘話了."

離去之間,她深深地看他一眼,這一回看你是不是對親娘撒謊!

江雪心嚴肅道:"在采薇的靈堂,在我面前,我要你說一句實話,采薇的藥被人換了,跟你有沒有關系?"

蕭沉冽不無傷心失望,"娘,你不相信兒子的為人嗎?"

"不要跟我扯這些有的沒的,我就要你一句實話."她板著臉,冷厲道,"若你說違心話,連我也欺騙,這輩子你不會再見到我,你我的母子之情就此斷了!"

"娘……"

"說不說?"

"即使娘在我年少的時候就棄我于不顧,即使娘不願見我,即使娘不認我這個兒子,我也不會怨怪娘半句,更不會對無辜的婦孺下手."蕭沉冽語聲沉緩,"從我三歲開始,娘就經常教導我,要當一個頂天立地,無愧于心的男子漢,這些年我銘記于心,從未敢忘."

江雪心緊緊抿著唇,雙目淚花閃爍.

他握住她的手,嗓音低啞,"娘,督軍夫人是我們的恩人,我怎麼可能恩將仇報,對恩人下手?別人不相信我,沒關系,可是,娘不相信我,我很難過……"

她把持住,冷冷地問:"你確定跟我說的沒有半句謊言?"

蕭沉冽搖頭,"若我有半句謊言,叫我一輩子見不到娘."

江雪心顫著手輕摸他的頭,"……好孩子."

他站起身,抱住她,緊緊地抱住今生最大的圓滿,顧不上左肩槍傷的痛.

這一刻,他想了十幾年,念了十幾年,終于實現了,他滿心歡喜,只想永遠抱著娘,再也不分開.

靈堂外面,慕容瞳聽得一清二楚,心里矛盾得很.

與親娘相見,相認是蕭混蛋十幾年的執念,按理說,他不會對親娘說謊,也不敢,而且他還發了重誓.

難道夏香寒真的是誣陷他?

無論如何,他脫不了干系,她要徹查到底!

……

蕭沉冽親自送江雪心回南山寺,下車的時候問道:"娘,以後我可以常來南山寺看你嗎?"

她下了車,緩緩道:"沒什麼事就不要來了."

他滿心失望,"我這滿身殺戮的少帥理當到佛門清淨地多多禮佛,才能洗去一身罪孽."

"不可胡言亂語."

"是."

"每逢初一十五,若你有空便來吧.我是不是見你,看我心情."

"娘,我記住了."

蕭沉冽開心地笑,像個八歲孩童.

回到督軍府,他前往小樓,看見慕容瞳坐在大廳的沙發上,便走過去.

慕容瞳陰郁道:"終于跟你娘相認,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

他頷首,"現在你是我的恩人,你想要我怎麼謝你?"

"你這條命是我的,今後任由我處置."

"好."

"……"她沒想到他這麼爽快地答應.

"我和我娘說的話,想必你都聽見了.若你還懷疑我,我無話可說."蕭沉冽沉聲道.

江雪心離開之後,對慕容瞳說了一番話:"慕容少帥,我知道你很悲痛,很難過,可是我還是要說,在我面前,我這個兒子不會說違心之言.他說沒有就是沒有,我相信他."

有那麼一瞬間,慕容瞳幾乎相信,蕭混蛋是無辜的,被人誣陷的.

可是,他最擅長的就是謀算人心,他知道她會在靈堂外面聽,在親娘面前睜眼說瞎話,力證自己清白,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她還是無法全然相信蕭混蛋.

"我娘臨死之前跟你說了什麼?"她問.

"夫人叮囑我好好照顧你和你表妹."蕭沉冽覺得,現在不是告訴她實情的最好時機.

"是嗎?"慕容瞳完全不信.

"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他淡淡道,"我得知,跟夏香寒相熟的兩個傭人在街上看見過夏香寒跟一個男人見面."

"哪兩個傭人?"她狐疑地問.

蕭沉冽說了兩個名字,她即刻吩咐喬管家找那兩個傭人過來問話.

不多時,那兩個女傭人過來,戰戰兢兢地低著頭.

慕容瞳威嚴地問:"你們在街上看見過夏香寒和一個男人見面?哪天?在哪里?"

上篇:第226章:死無對證    下篇:第228章:我的紳士只對你一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