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32章:說,你愛我   
  
第232章:說,你愛我

g,更新快,無彈窗,!

見慕容瞳這麼堅定,蕭沉冽不再多說.

原本他就知道,她為了找出凶手,絕不會改變主意,只是想試一試.

喬慕青糾結道:"少帥,還是慎重一點吧."

慕容瞳利落霸氣地揮手:"走吧."

明銳鋒已經把玄晶石收好,立即跟上,喬慕青也快步跟上.

謝放瞧不出少帥的意思,遲疑地問:"少帥,要跟著去嗎?"

蕭沉冽付之一笑,"走吧."

"好神奇啊.這座石橋很穩,不會搖來晃去."喬慕青再次驚歎.

"還是要當心點,石橋比較窄."明銳鋒提醒眾人.

石橋往下延伸,坡度開始陡了,走在最前頭的慕容瞳也提醒道:"小心滑倒."

果不其然,一個衛兵險些滑倒跌入湖中,嚇了一跳.

蕭沉冽吩咐兩個衛兵走到最前頭,打頭陣.

明銳鋒明白,他這麼做是保護阿瞳.

越往下走,月夜里的稀微光亮漸漸消失,濃重的黑暗撲面而來.

他們打開手電筒照明,前路漆黑,好似永遠走不到盡頭.

蕭沉冽越過眾人,對明銳鋒道:"我們走到前面去."

明銳鋒同意,因為他也不想讓阿瞳走在前面.走在前面的人,危險最大.

慕容瞳疑惑,他們兩個怎麼到前面去了?

四周繚繞著水流的聲音,他們看得見湖水里自由自在游弋的各類魚兒,一個個睜大眼睛好奇地圍觀.

潮濕的水汽撲面而來,越到湖底,反而縈繞著一種奇異的光亮,好似上蒼留給湖底世界的光明.

"快看,那座石橋消失了."喬慕青驚詫地叫.

"石橋消失了,那我們怎麼上岸?"謝放著急道.

"放心吧,船到橋頭自然直."明銳鋒笑道.

此時此刻,慕容瞳覺得,玄晶石這麼神奇,出現了這麼多匪夷所思的景象,那麼,可能真的可以看見每個人的過往.

想到此,她更堅定了初衷.

腳下的地面堅硬沉實,他們慢慢前行摸索.

走了大約十分鍾,他們置身的地方忽然變成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喬慕青感喟道:"好美的宮殿啊."

謝放轉目四望,"這個有點像前朝宮殿,不過又比前朝宮殿富麗堂皇."

所有人都驚奇地欣賞這座美輪美奐,如九重天上的仙宮閬苑一樣的宮殿.

這座宮殿非常寬敞,不過空蕩蕩的,中間矗立著不少盤龍柱,四周的牆壁雕刻著讓人看不懂的圖像,文字和紋飾.

蕭沉冽和慕容瞳不約而同地走過去研究牆壁上的浮雕,明銳鋒也跟過來.

"這些應該是文字吧,銳鋒,你看得懂嗎?"慕容瞳摸著下巴問.

"我怎麼看得懂?"明銳鋒皺眉道,"不過,我覺得這種文字應該是……"

"應該是一種消失的文字,文明."蕭沉冽篤定道.

"沒錯."明銳鋒道.

"這幅浮雕應該是說主政之人率領百官在向老天爺祈雨吧."慕容瞳道.

"這個浮雕應該是裝飾,但瞧這圖案,真瞧不出是什麼."蕭沉冽琢磨道.

她不經意地轉頭,咦,為什麼他們都不見了?

喬副官呢?謝放呢?還有那些衛兵呢?

她轉頭看明銳鋒和蕭混蛋,"他們人呢……"

這一刻,她的心狂烈地跳起來,明銳鋒和蕭混蛋也不見了!

剛剛,他們還在的!

他們就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

慕容瞳倉惶,驚駭地轉身尋找,往這邊走幾步,往那邊走幾步,再往另一邊找人……

可是,一個人都不見了!

"銳鋒……銳鋒……"

"喬副官……喬副官……"

她喊叫了無數次,扯破喉嚨也沒人回應她.

心慌.意亂.著急.

怎麼辦?

她看著這個透著一股神秘的宮殿,忽然間覺得陰森森的,寒意自腳底升起.

又喊了幾聲,還是沒有人回應她.

不得已,她叫道:"蕭混蛋……蕭沉冽……蕭沉冽,你在哪里?"

依然沒有人回應她.

慕容瞳心急如焚,就連蕭混蛋也不見了,他們都到哪里去了?

危險潛伏在隱蔽的地方,她環顧這詭異的湖底宮殿,心里忽然滋生一種恐慌,無助.

這是從未有過的感受.

突然,她聽見身後有說話聲,驚喜交加地轉身.

可是,不是明銳鋒,蕭混蛋他們.

是夏香寒!

繁華的江州街頭,夏香寒看看四周,鬼鬼祟祟地走進一家咖啡館.

慕容瞳睜大雙眸,死死地盯著前方,激動不已.

銳鋒所說的,可以看見夏香寒的過往,真的看見了!

這一趟來得值!

夏香寒和那西裝男人坐在一個隱蔽的角落,低聲說了幾句.

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慕容瞳聽不清楚,只能把眼眸瞪得如銅鈴一般大,盯著那個西裝男人.

她仔細地辨認,那情景好像明白她的心思,慢慢放大,她看清了那男人的臉--

晴天霹靂!

那西裝男人就是蕭混蛋!

那張俊臉,清清楚楚,分分明明,完完全全就是蕭混蛋!

接著,他把一只藥瓶遞給夏香寒,她接過來,立馬握在手里,爾後他們嘀嘀咕咕地說了好一陣子.

慕容瞳捂著心口,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四肢劇烈地顫動.

蕭混蛋指使夏香寒偷偷地換了娘的藥,才導致娘發病身亡!

慕容瞳的周身燃起滔天的怒火,巨大的仇恨攫住她的身心,她眉骨酸痛,淚珠克制不住地滾落……

明明是蕭混蛋,他卻義正詞嚴地否認,不是人!

忽然,眼前的場景一晃,他們消失了,變成另一個場景.

她看見了自己,是一幕香豔入骨,令人臉紅心跳的激情情景.

在一個房間里,蕭沉冽從身後抱著她,一邊吻她的雪腮,一邊在她耳畔說令人發暈的情話.

"都這麼久了,你為什麼還要自欺欺人?"

"我沒有……"

"你有!很早以前你就喜歡我,把我放在心里,只是你認定我跟你對著干,不相信我,總是把我往壞里想,才沒有察覺你自己對我的感情早已生根發芽."他的嗓音低啞沉魅,迷人心魄.

"不是……我沒有……"

"若沒有,你為什麼一次又一次地任由我吻你,抱你?為什麼與我做出那麼多親密的事?"

"你怎麼可以這樣?"她惱羞成怒.

蕭沉冽把她轉過身來,"看著我,對我說,你不喜歡我."

她愣愣地看他,說不出半個字.

他失笑,"你說不出口,是因為你喜歡我,愛我."

她搖頭,柔弱得不知所措.

他目光灼熱,陡然吻她,瘋狂,暴烈.

她招架不住,推了幾下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氣,在他強悍的攻勢下繳械投降.

身心顫抖,靈魂也在顫抖.

蕭沉冽輕啄她的粉唇,啞聲道:"說,你愛我."

"嗯,我……喜歡你……"

她軟綿綿地依在他懷里,嬌羞紅豔如春夏枝頭的薔薇花.

他熱烈地吻她,"嫁給我,好不好?"

她輕輕地點頭,滿心歡喜.

看著那個"自己"甜蜜,幸福地微笑,慕容瞳一臉的懵.

怎麼會這樣?

這是以前的事嗎?可是她為什麼完全不記得?

她好像看見自己的內心,好像聽見自己的心聲,不敢置信……

不!

她怎麼可能喜歡蕭混蛋?怎麼可能答應嫁給她?

他害死了娘,是她的殺母仇人,她怎麼可以喜歡他?怎麼可以嫁給他?

可是,為什麼她會看見這樣的情景?

是以前的事,還是將來的事?

慕容瞳深深地恐懼,不停地念叨:絕不能喜歡他……不會喜歡他……

絕不會!

……

另一邊,蕭沉冽也遇到同樣的情形.

忽然間就看不見所有人,找不到他們,太奇怪了.

他在空曠的宮殿走了幾圈,一無所獲.

忽然,他看見一幕古怪的情景,里面有他,還有他最擔心,最在意的人,慕容瞳.

她忽然掏出搶來,指著他的腦門,小臉布滿了酷烈的殺氣.

"你想殺我?"里面的蕭沉冽傷心地問.

"你害死我娘,我要為我娘報仇!"慕容瞳絕烈道.

"我早就說過,我沒有害你娘,沒有指使夏香寒……"

"你說再多也沒用,我已經查清真相,你就是殺害我娘的劊子手!"

"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蕭沉冽傷心,失望地問.

"我倒是想問你,你為什麼害死我娘?"慕容瞳的小臉縈繞著痛恨,乖張的戾氣.

"阿瞳,你忘記了嗎?我們在一起那麼開心,那麼美好,你還答應過我,你要嫁給我……你都忘了嗎?"

"即使江南的男人死絕了,我也不會嫁給你!"

"你何必說這樣的氣話傷我?"蕭沉冽的眼里布滿了傷.

"我說的不是氣話,是我內心所想."慕容瞳挑眉譏誚道,"你害死我娘,你以為我還會喜歡你這個殺人凶手嗎?"

他走上前,扶著她的雙肩,"你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

她推開他的手,"我要殺了你."

"你開槍啊--"

蕭沉冽的話音剛落地,她就射出一顆子彈.

子彈射入他的心口,劇烈的痛擴散開來,鮮血瞬間染開……

而慕容瞳的明眸飛落一絲大仇得報的狠戾.

這不是真的!

蕭沉冽不相信看見的這一幕,為什麼會有這一幕?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他摸摸心口,好像真的中了一槍,劇烈地痛……

為了為督軍夫人報仇,阿瞳當真下得了手殺他!

上篇:第231章:醋缸蕭少帥    下篇:第233章: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