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35章:你根本就舍不得殺我   
  
第235章:你根本就舍不得殺我

g,更新快,無彈窗,!

眾人被巨浪澆灌了一身,被沖得險些掉下去.

巨浪的沖力太大,喬慕青尖叫一聲,掉入湖里.

謝放就在她後面,眼疾手快地拽住她,"不要放手!"

手上全是水,太滑了,根本拽不住.

慕容瞳去幫忙,拽住喬慕青的衣服,合力把她拽上來.

又一個滔天巨浪狂暴地湧過來,石橋震晃,他們極力穩住,才沒有掉下去.

"大家手拉手,小心點!"

蕭沉冽下令,用力地扣住慕容瞳的手.

她蹙眉看他,想掙脫,想叫他放手.

他卻大步流星地前行,極為霸道,"走吧."

她轉念一想,罷了罷了,事急從權,這個時候不跟這個殺母仇人計較.

回湖岸的這一路巨浪滔滔,凶險萬分,但他們堅持過來了,抵達岸邊.

眾人筋疲力竭地躺在湖邊草地上,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好在他只是受了輕傷.

此時天亮了,朝陽從東邊的天空冉冉升起,朝霞漫天,晴豔紅彤,萬丈霞光灑滿寰宇,金輝流彩.

慕容瞳望著藍藍的天,白白的云,紅紅的日,忽然覺得活在世上真好.

喬慕青點算了人頭,"少帥,只剩下三個衛兵."

慕容瞳點點頭,不想動彈.

"少帥,你的左肩流了很多血."謝放震驚道.

"沒事."蕭沉冽不在意地說道.

"少帥,趕緊回江州,去醫院清理傷口."謝放著急不已.

慕容瞳轉頭看蕭混蛋,目光冰冷,內心卻如九龍湖,湧動不息.

這次他不顧槍傷還沒痊愈,非要跟他們來尋找神秘之地,以至于傷口再次裂開……

他救她一命,在危險的時刻護著她……

可是,她依然不能原諒他,不能罔顧殺母之仇.

縱然他救過她多次,但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明銳鋒坐起身問道:"阿瞳,我們全身濕透了,是這樣回城,還是先把衣服弄干再回去."

"先把衣服弄干再回城,不然很容易著涼."蕭沉冽道.

"少帥,你的傷不能耽誤,必須趕去醫院盡快清理傷口."謝放強調.

"死不了."蕭沉冽吩咐三個衛兵生火,取出干糧和水發給眾人.

慕容瞳的心里沒有半分愧疚,這是他的選擇,沒有人勉強他.

很快,衛兵生了兩個火堆.

明銳鋒關心道:"阿瞳,快把衣服脫下來."

她脫下外衣,他殷勤地用長長的樹枝把她的外衣撐起來,爾後坐在火堆邊喝水吃干糧.

蕭沉冽和謝放坐在另一個火堆邊,她看見,蕭混蛋的白襯衫的左肩和後背被血染紅了大片,觸目驚心.

謝放想看看他的傷口,他拒絕了.

慕容瞳啃了半個大餅,聲稱要去方便一下,往東邊的草叢走去.

不多時,蕭沉冽也說要去方便.

明銳鋒的眉宇含著一絲輕笑,悠然自得地啃大餅.

慕容瞳站在草叢前面等候,她相信某人一定會來.

蕭沉冽看見她站在那兒,瞬間明白她的意圖,走過去,"你在這兒等我?"

"是."她的明眸溫度直線下降.

"你想在這兒殺我?"

"對!"她舉起手槍,對准他的額頭.

"你不是不了解我,做過的事,我一定會承認."蕭沉冽出奇地冷靜,早已料到會有這麼一出.

"你心思如海,城府極深,我猜不透你的心思,怎麼知道你有沒有騙我?"慕容瞳的眼神變得陰寒無比.

"你從來都不信我."

"你的所作所為,很難讓我相信."

"你非要認定我害死你娘?"

"我在湖底的宮殿親眼看見你和夏香寒在咖啡廳見面,這還會有錯嗎?"慕容瞳的語聲含著幾分悲憤.

"你的眼睛沒有看錯,但湖底宮殿諸多神秘,詭譎,不可全然相信."蕭沉冽耐心地解釋,"我早就說過,我們在第一處宮殿看見的影像其實都是幻象,不是真的."

"你說是幻象就是幻象嗎?"

"在第二處宮殿,我們逃出來的時候,我斷後,回頭望去,宮殿毫發無損,根本沒有我們經曆的那些.換言之,我們看見的牆壁,盤龍柱倒塌,一切都是幻象."

"為什麼我沒有看見?你為什麼不說?"慕容瞳還是不信.

"當時形勢危急……"他劍眉緊蹙.

"你不用再說,你說什麼,我都不會信半個字."

"既然你不信,那就開槍殺我,為你娘報仇."蕭沉冽眸色冷沉,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慕容瞳的明眸蓄滿了滔天的仇怒,迸出凜冽的殺氣.

心里默念:開槍!為娘報仇!開槍!

他站到她面前,握住槍,一雙黑眸積蓄著狂野而又寒鷙的戾氣,"為什麼還不開槍?"

她用強烈的神智告訴自己,快開槍啊!

可是,為什麼就是扣不動扳機?

她持槍的手臂開始發抖,雙腿也發顫起來.

為什麼……

"要不要我幫你開槍?"蕭沉冽的臉膛堆積著諸多情緒,傷心,失望,愛憐,決絕……

"你以為我不會打第二槍嗎?"慕容瞳憤恨道,心里痛恨自己的懦弱,對仇敵心軟.

"你殺我,不要緊,我傷心的是,你不信我,視我為仇敵."他的語聲低啞沉痛.

"你就是害死我娘的仇敵!"她嘶啞地怒吼.

拼了全力扣動扳機,拼了全力殺死他!

晶瑩的淚珠從玉白的臉頰滑落,從下巴墜落,明眸搖曳著盈盈的淚光,格外的淒楚動人.

在她扣動扳機之際,蕭沉冽忽然扣住她的手,反剪在她身後.

下一瞬,他狠狠地抱她,把她壓入胸膛.

"你……混蛋!"慕容瞳怒吼,"放開我!"

"不放!"蕭沉冽抱得更緊,"你根本就舍不得殺我,你心里有我."

"是你阻止我……放開我啊!"她激烈地掙紮.

"你想把所有人都引來,就大聲叫."

"……"她咬牙切齒.

"你已經打我一槍,沒打死我,但也算為你娘報仇了."蕭沉冽的大掌輕輕地摩挲她的脊背,"更何況,我沒有害你娘,你看見的都是幻象."

"不是……不是!"慕容瞳崩潰地搖頭,淚流滿面,"就是你害死我娘……"

"你可以繼續恨我,可是你應該再給自己一點時間,查清楚."他語重心長道,"你怎麼就不想想,害死你娘,對我有什麼好處?若我要害人,要奪江南的大權,害死的應該是你和你父親,而不是你娘."

她知道他分析得在理,可是理智和情感告訴她,不能再相信這個混蛋,不能再被他的花言巧語誆騙,否則就是萬劫不複.

然而,內心深處有一道微弱的聲音對她說:要徹查清楚!

他的確沒有害死娘的動機!

明銳鋒站在遠處望著他們,眸色陰鷙邪戾如九幽地獄里的魔鬼.

……

回江州的這一路,慕容瞳恨死了自己,恨不得給自己的腦門來一槍.

明明看見了跟夏香寒相見的那個神秘男人,為什麼還要放過蕭混蛋?為什麼剛才鬼使神差地沒有開槍?

她煩躁不安,焦灼得快燒起來了,卻又什麼事都做不了.

跟明銳鋒揮手道別,他們回到督軍府,意外地得知,蕭督軍來了.

最驚訝的是蕭沉冽,他沒有得到任何消息,而父親竟然來到江州.

江揚省督軍蕭嚴已經入住督軍府,慕容鵬熱情地接待了他.

按說,這兩位督軍是多年的死對頭,見面必定會各種看不順眼,各種矛盾沖突.卻沒想到,他們會同住一個屋簷下,還沒事人似的談笑風生,宛若多年老友.

不僅督軍府的人瞠目結舌,就連剛回來的慕容瞳和蕭沉冽都是一副眼珠,下巴齊齊掉的模樣.

慕容瞳如臨大敵,立即給父親使眼色.

父女倆來到三樓的臥房,她急忙地問:"父親,蕭督軍來江州干什麼?"

"蕭督軍聽聞你娘過世……就來江州看看."慕容鵬依然精神不濟,還沒有從喪妻之痛里振作起來.

"你和蕭督軍不是多年的對手嗎?敵人見面分外眼紅,他竟然敢來."

"有什麼不敢的?現在是三省政府,江南和江揚和平共處,精誠合作."

"可是,以前我們和江揚……

"你也說那是以前,以前我們分屬不同的陣營,各為其主,自然是仇敵."慕容鵬勸道,"瞳兒,你別想太多.蕭督軍來住幾天,我們以貴賓的禮遇來招待,不要提以前的事.稍後你吩咐下去,務必讓蕭督軍住得舒服,舒心."

慕容瞳撇撇嘴,真不想"伺候"殺害兄長的蕭督軍.

這邊,蕭沉冽把父親扶進臥房,冷著臉問道:"要喝水嗎?"

蕭嚴擺手道:"不必了,我不渴.你和慕容少帥去哪里了?怎麼不在江州?"

蕭沉冽坐在沙發上,點了一根香煙抽起來,"出去辦點事.父親為什麼來江州?"

"聽聞慕容督軍的夫人過世了,我自當來瞧瞧,給慕容夫人上一炷香."

"父親,你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

上篇:第234章:詭譎的幻月花    下篇:第236章:你想怎麼蹂躪都可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