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36章:你想怎麼蹂躪都可以   
  
第236章:你想怎麼蹂躪都可以

g,更新快,無彈窗,!

蕭嚴的年紀跟慕容鵬差不多,都是三十來歲才娶妻.所以,他們比妻子大了十來歲.

這二位督軍從戎大半輩子,雖然到了暮年,但依然沉澱著沙場的剛厲,鐵血與強硬,軍人的氣魄顯露無疑.

蕭嚴聽了兒子的話,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蕭沉冽雙腿交疊,好整以暇地問:"父親來江州有什麼目的,盡管說吧."

"我能有什麼目的?我就是來看看你組建的三省政府是不是那麼牢靠,那麼風光."

"不如我來猜猜,父親在陵州閑來無事,見我在江州把三省政府打理得有聲有色,過來看看是不是有機會當上三省督軍."

"我當三省督軍有何不可?那是名正言順!"被戳中心事,蕭嚴惱怒道.

"且不說江州有慕容督軍,單說你已經是遲暮之年,病痛纏身,你能執掌三省軍政嗎?"蕭沉冽不客氣地直戳父親的要害,"再說,江總司令器重我,會不會讓你當三省督軍,還真是不好說."

"有你這麼跟父親說話的嗎?"蕭嚴更怒了,"你得江總司令器重,翅膀硬了,就可以這麼埋汰父親嗎?"

"我只是實話實說.父親,你還是收收自己的虛榮心吧."

"你……"蕭嚴捂住胸口,氣得險些喘不上氣.

"我讓謝副官帶你在江州玩個三四天,然後派幾個衛兵送你回陵州."蕭沉冽言簡意賅地說道,面上不露半分情緒.

"我要在江州多住一些時日."

"父親,這不是你說了算.你身子不好,還是回陵州頤養天年."

"你……"蕭嚴暴跳如雷,嗬嗬地喘氣,"你這是要氣死我嗎?"

"父親稍安勿躁,小心氣壞了身子."蕭沉冽攙扶他坐下,"我已經吩咐廚房,今晚多做一些菜,算是為父親接風洗塵."

蕭嚴喘了一會兒,情緒平複了一些,又問:"你不是來江南找你母親嗎?找到了嗎?"

蕭沉冽淡淡道:"沒找到.母親是不是隱居江南,不好說."

蕭嚴再次生氣:"去年你決定來江州的時候,不是信誓旦旦地說,一定會找到你母親嗎?結果呢?"

蕭沉冽尖銳地問:"若找到母親,父親想怎樣?"

蕭嚴心虛地別過頭,"我還能怎麼樣?我還有幾個年輕貌美的姨太太,你母親回來了,我能對她怎麼樣?"

"可惜啊,還是沒能找到母親."

"我派人去找."

"以我對江州的了解,我都找不到,父親能找得到嗎?"

"……"蕭嚴噎住,再次被兒子堵得氣兒不順.

"七天後,我派衛兵送父親回陵州."

說罷,蕭沉冽開門出去.

回到臥房,謝放要求為少帥清理傷口.

之前,謝放勸他去醫院清理,包紮傷口,他就是不去.

蕭沉冽脫了衣服,謝放打來一盆溫熱的水,先擦拭,清理傷口,再上藥,最後用紗布包紮起來.

這一系列的動作,嫻熟而靈巧,顯然已經做過不少次.

"對了少帥,督軍來江州,當真是因為慕容夫人過世?"謝放問道.

"你還不知道父親嗎?"蕭沉冽冷笑,"父親素有虛榮心,戀棧軍權,覬覦三省督軍的頭銜."

"那少帥……"

"我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怎麼會便宜父親?再說父親病痛纏身,還是在陵州頤養天年為好."

"那要不要告訴督軍,已經找到……"謝放小心翼翼地問.

"不可!"蕭沉冽疾言厲色道,"我娘的行蹤,不可泄露半句!"

"是."

"當年我娘不聲不響地離開陵州督軍府,一走就是十幾年,父親顏面盡失,只會怨恨,責怪我娘讓他丟臉,名譽大損,怎麼可能對我娘懺悔,認錯?"蕭沉冽的黑眸迫出一縷駭人的寒色.

"我明白了.若督軍知道夫人的下落,必定驚擾夫人潛心禮佛."謝放道.

"你吩咐四個衛兵近身保護父親,不要讓他到處亂走.有任何消息,立即向我彙報."

"是."

……

下午四點,督軍府的傭人們都在准備晚宴.

凌眉黛得知表哥已經回來,從鋪子趕回來,直接去臥房找表哥.

慕容瞳睡了兩三個小時,聽見敲門聲,迷迷糊糊地去開門,然後又躺下來.

"表哥,你怎麼了?病了嗎?"凌眉黛關心地問,摸摸表哥的額頭,"沒燒啊……"

"當然沒有."慕容瞳拿開她的手,閉上雙目,"還沒到吃飯的時間,我再睡會兒."

"表哥,你很累嗎?昨天你和蕭少帥等人去哪里?"凌眉黛想知道表哥為什麼這麼累.

"嗯,昨夜沒睡……"

"表哥,你好好睡吧,我在這兒陪你."

她坐在床邊,只要陪著表哥,她就內心安甯,如飲蜜糖,美滋滋的.

慕容瞳忽然睜眼,坐起來.

凌眉黛詫異地問:"表哥不是還要睡嗎?怎麼起來了?"

"忽然就睡不著了,還是起來吧."慕容瞳其實是想到不能讓表妹這樣看著自己,就清醒了,"表妹,你到外面等會兒,我先穿衣服."

"表哥,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有什麼要緊的."凌眉黛嬌美的小臉浮現幾分嬌羞.

"你先到外間等著."

"好吧."

凌眉黛乖乖地去外間等候,不多時,慕容瞳穿好衣服,洗了把臉出去,問道:"表妹,這幾天父親怎麼樣?"

凌眉黛歎氣,"姨父還是那樣,不過蕭督軍來了,姨父還是強打精神招待他."

慕容瞳點頭,倒水喝.

"表哥,你說蕭督軍來江州干什麼呀?"

"我也猜不到.表妹,這些事跟你無關,你不要胡思亂想."

"嗯,我照顧好姨父,照顧好你,就好啦."凌眉黛溫婉地笑.

"表妹,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慕容瞳有點猶豫.

"表哥,什麼事?"

"改天再說吧,我還有點事……"

"表哥,你就說吧."凌眉黛拉她的手,水汪汪的眸子布滿了期盼.

"嗯,是這樣的……蕭少帥來江州也快一年了,我跟他相處的這大半年,覺著他並不是那麼壞……而且你已經和他訂婚了,又是父親和娘為你挑選的如意郎君,你何不認真想想,嫁給他?"慕容瞳一口氣說出來,壓在心口的大石終于移開了一些.

"表哥,你要我嫁給蕭少帥?"凌眉黛錯愕了一瞬,秀眸淒楚地紅了,"表哥,你明明知道……"

"表妹,你和他畢竟是未婚夫妻."

"我絕不會嫁給他!"凌眉黛斬釘截鐵地說道.

"我也不是讓你真的嫁給他,只是讓你好好想想,先了解他的為人,品行,再做決定也不遲."

"表哥,你不用再說."凌眉黛站起身,眼神堅定如鐵,"這輩子,我只會嫁給從小喜歡的那個人."

"表妹……"慕容瞳叫道.

凌眉黛飛速奔出去,根本不想再聽表哥的話.

慕容瞳無奈地歎氣,表妹這是生氣了嗎?

坐了一陣,她忽然出去,敲響隔壁的房門.

蕭沉冽開門,見是她,沒有半分驚訝,"進來吧."

她順手關門,卻站在門後,不往里面走,"你父親來江州有什麼要事嗎?"

"我也不知道."他走過來,靠著白牆,姿態閑散,格外的倜儻不群.

"你不是可以看透別人的心思嗎?竟然看不透你父親的心思?"慕容瞳的語氣略帶嘲諷.

"你何不自己去問他?"

"你知道,可是你不告訴我."

蕭沉冽不開口,靜靜地看她.

她挑眉冷笑,"不如我猜猜,你父親來江州,以吊唁為名,實則是來看看有沒有當上三省督軍的機會."

他淡淡道:"若你要這麼想,我無話可說.只有我父親能給你答案."

慕容瞳冰冷道:"我告訴你,三省督軍不會是你父親."

他看著她氣昂昂地開門離去,不過,她站在門口轉過身來,指著他道:"你別忘了,你的命任由我處置."

他曖昧地微笑,"我的命,我的心,我的身,任由你處置,你想怎麼蹂躪過都可以."

這露骨的話,讓她心頭冒火.

她剜他一眼,走了.

晚宴准備得差不多了,傭人來通知各人.

慕容瞳到的時候,看見父親和蕭督軍談笑風生,像相交多年的老朋友.

蕭沉冽坐在那兒,不發一言,不知道在想什麼.

"蕭督軍,幸會幸會."她得體地打招呼.

"蕭督軍,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犬子,慕容瞳."慕容鵬介紹道.

"原來這位就是慕容少帥,年少有為,英姿勃發."蕭嚴贊道.

"蕭督軍,您這次來江州,是想當上三省督軍嗎?"慕容瞳看了看位置,蕭混蛋的旁邊有一個空位,猶豫著要不要去坐.

蕭嚴含笑的臉膛驀然僵住,皺紋像一條條小蟲子,爬滿了臉膛.

慕容鵬板著臉責備道:"怎麼說話的?跟蕭督軍賠禮道歉!"

"無妨無妨,年輕人就是難免有想法,我理解."蕭嚴連忙勸道.

"犬子莽撞,還請蕭督軍海涵,別跟他一般見識."慕容鵬客氣道.

上篇:第235章:你根本就舍不得殺我    下篇:第237章: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