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40章:我要你死!   
  
第240章:我要你死!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鵬一驚,若這巴掌打下去,蕭少帥必定顏面有損.

慕容瞳卻知道,蕭混蛋怎麼可能平白讓人打一巴掌?即使對方是他的親生父親.

蕭沉冽眼疾手快地扣住蕭嚴的手腕,眉宇跳躍著凌厲的殺氣.

"你怎麼可以打兒子?"江雪心氣憤地責備.

"我教訓兒子有什麼不對?"蕭嚴滿面怒火.

"你以為我還是十歲孩童嗎?"蕭沉冽推開他的手,把江雪心拉到自己身後,"我娘想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有我陪著她就行,不相干的人最好不要打擾她修行."

"她是我妻子,就應該待在我身邊!"蕭嚴據理力爭.

"這些年,你只當我娘死了,你想過她,在意過她的死活嗎?現在才來說這些話,不覺得臉疼嗎?"

"你……"

"二位,有話好好說.不如先喝杯茶,消消氣,再坐下來好好談."慕容鵬打圓場.

慕容瞳給父親使眼色,這是蕭家的家事,我們最好不要插嘴.

蕭嚴氣得吹胡子瞪眼睛,滿面戾氣,"蕭沉冽,你再阻擾,我就執行家法!"

江雪心梗著脖子惱怒道:"蕭嚴,你休想強迫我,我死也不會跟你回陵州!"

他切齒道:"不要以為有兒子保護你,你就可以任意妄為……"

蕭沉冽的語聲沒有半分溫度,"父親,若你安生一些,我不會落你的面子.若你執意如此,我不會客氣,休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話落,他吩咐謝放:"送我娘回去."

謝放立即保護江雪心回南山寺,安排重兵保護.

蕭嚴氣得心肝脾肺腎都疼,想派人搶回妻子,但也知道,在江州,他帶來的衛兵如何斗得過兒子?

他怒指蕭沉冽,殺氣凜凜,"翅膀硬了,膽敢跟老子對著干,走著瞧!"

"最遲後天,我會派人送父親回陵州."

"老子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蕭嚴揣著一肚子怒火離去,慕容鵬連忙跟上,"蕭督軍,消消氣."

看完了熱鬧,慕容瞳走進靈堂陪陪娘,卻聽見蕭混蛋的聲音:"我有事問你."

他走向花廳,她勉為其難地跟著去.

"你是不是應該謝謝我……"

話只說了半截,她就說不出來了--蕭沉冽以雷霆之勢扼住她的咽喉,將她逼到牆角.

她沒有掙紮,冷靜地問:"你干什麼?"

"我是應該謝謝你,讓我看清父親的真面目."他眼里的邪戾似一道道利箭,射向她的腦門.

"你發……什麼瘋?"慕容瞳咳了幾聲,幾乎喘不過氣.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派人去南山寺,引我父親的人跟去,暴露我娘的下落."

"我沒有……"

"那你的人為什麼會去南山寺?"

"我沒有派人……去南山寺……你先放開我……"她痛恨地瞪他,真是好心沒好報.

"不是你還有誰?"蕭沉冽陡然加大力氣,五指與她纖細的脖子產生摩擦,咯吱咯吱地響.

"若非我……及時叫你回來……你娘就被你父親帶去陵州……"

慕容瞳難受極了,缺氧讓她頭昏眼花.

他冷鷙地看她,她的明眸凝出一滴晶瑩的淚珠,她的五官痛苦地揪在一起,她的小命就捏在他手里,格外的柔弱動人.

她體內的怒火悉數爆發,凝聚起一股力量,揮拳狠狠地砸他的頭.

突然,蕭沉冽松了手,頭一偏,躲過她的攻擊,"這件事我會查清楚."

"查個王八羔子!"

慕容瞳怒得飆出士兵們經常說的罵人的話,抬腿踹他,拼了全力,剛才被扼住咽喉真的太憋屈了!

他側身一避,"不要再說粗話."

"要你管!"她又氣又憋屈,就是想狠狠地揍他一頓.

"你打不過我,罷了罷了."

他繞著圓桌跑,她追著他打,"站住!"

蕭沉冽忽然轉身朝走去,慕容瞳急急地刹住,但是止不住那股沖勁,撞上他.

他順勢抱住她,優雅地旋轉了一圈,"你當真沒有透露我娘的下落?"

"對!我故意派人去南山寺,引你父親前去!"她凶悍地推開他,"你不是要殺我嗎?來呀!"

"剛才你否認,現在又承認,你不覺得自相矛盾嗎?"他劍眉輕揚.

"剛才是騙你,現在說的才是實話."慕容瞳握緊拳頭,明眸里戾氣翻滾,"來呀!來戰!"

"奉陪到底."

蕭沉冽擺開架勢,朝她鉤鉤手指,十分挑釁.

她急需發泄,飛沖過去,大長腿橫掃,直取敵人的頭顱.

他邪魅地勾唇,輕輕松松地側身,扣住她的腳踝,舉著她整個人掄起圈來.

慕容瞳在半空繞著圈子飛,氣得快爆炸了,"快放我下來!"

他扣住她的手腕,放她下來.

她暈頭轉向,一時沒站穩,忽然察覺到有人攬著她,她立馬推開,卻推不開.

蕭沉冽把她抱到圓桌上,她扣住他的咽喉,迅速用力,讓他嘗嘗那種性命掌握在他人手里的滋味.

"想報仇?"他似笑非笑.

"對!"慕容瞳森冷道,"你不是說,你的命任由我處置嗎?"

"來,掐死我."他摟緊她,一副做鬼也風流的無賴模樣.

她弄不明白他這個人,剛剛明明是暴風驟雨,恨不得殺死她,現在又嬉皮笑臉,逗弄她調戲她.

他一定是有病!

一個念頭從腦子里閃過.

這不是為娘報仇的最好機會嗎?

慕容瞳猝然用力,面目變得凶厲無比,仇恨從她的眸底翻湧而出.

蕭沉冽自然看見她眼里的仇恨,窒息的感覺擴散開來,那種極致的憋悶讓人產生一種求生的欲望……

他盯著她的眸子,純澈如清溪,卻有仇恨如烈焰.

是啊,他們之間一向如此,不是相殺就是糾纏.

"你殺了我……你娘會對你很失望……"

"你沒有資格提我娘!"慕容瞳嘶吼.

"你殺了我……你表妹就會背上克夫的汙名……"

"說到底,你還是不想死."

"這世界上……有誰想死……"呼吸被切斷,蕭沉冽的俊臉漲成豬肝色.

"我要你死!"她的面容有點猙獰.

忽然,一些或激情火辣或纏綿蝕骨的片段閃過腦海,一幕又一幕影像似的……好似有一股電流竄過她的四肢,流淌在她的百骸……她痛楚地閉上眼睛,激烈地搖頭,想甩掉那些不該出現的影像……

可是,揮之不去.

她的雙手漸漸松了力道,蕭沉冽掰開她的手,猛烈地咳起來.

慕容瞳怔忪地看他,腦子里一片空白,她做了什麼?為什麼沒有掐死他?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他心里愉悅,她到底沒有下狠手,"下次你想殺我……可沒這麼容易了……"

"我殺了你!"她再次掐他的脖子.

蕭沉冽把她的雙手反扣在身後,再扣住她的後腦,迫使她看著自己,"你沒有下狠手,說明你喜歡我,舍不得我死."

慕容瞳恨意滔滔,"總有一天,我會殺死你!"

……

在蕭沉冽的強硬手段下,蕭嚴鬧不出幺蛾子.

被親生兒子逼成這樣,蕭嚴覺得大失顏面,去找慕容鵬借兵.

蕭沉冽得知消息,立即去找慕容鵬.

蕭嚴怒哼一聲,去花園散步.

"蕭少帥,找我有事?"慕容鵬有點尷尬,端茶喝.

"慕容督軍,我父親是不是要跟你借兵?"蕭沉冽開門見山地問.

"這……"慕容鵬欲言又止,歎氣道,"蕭少帥,你父親年紀大了,你能擔待的就多擔待一點."

"還請慕容督軍不要借兵給我父親."

"我自然不會借兵給他,因為我不希望你們父子倆兵戎相見,更不希望三省軍自相殘殺,窩里損耗."

"督軍英明.相信你也瞧得出來,我父親非常固執,非要帶我娘回陵州.若我娘回陵州,必定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日日煎熬,夜夜受他折磨.想必你也不希望我娘被我父親摧殘吧."

"你也不要把你父親說得這麼……"慕容鵬不知如何形容,"想必你父親有自己的苦衷."

"苦衷?"蕭沉冽冷笑,"他向來只考慮自己的名譽,得失,從來不管別人的生死,心情.即使是那幾個姨太太,他也是打罵不斷."

"你放心,我不會借兵給他."

"多謝督軍.明天我派人送他回陵州."

"剛才你父親說,打算在江州多住半個月……"

"他還是回陵州頤養天年比較好."蕭沉冽站起身,向他告辭.

第二天上午十點,在蕭沉冽,衛兵的強制下,蕭嚴不得不離開江州.

蕭嚴豪邁道:"慕容督軍,你有空來陵州,我帶你游覽陵州風光,吃遍陵州美食."

慕容鵬笑呵呵地答應了,與他揮手作別.

下午,蕭沉冽在辦公室接到電話,說蕭督軍還沒到碼頭就遇到洗劫,二十多個衛兵都死了,蕭督軍中了幾槍,已經送去醫院救治.

他立即下達了幾道軍令,和謝放匆匆趕去醫院.

慕容鵬得到消息,立即給慕容瞳打電話,他們分頭趕到醫院.

蕭嚴的槍傷太過嚴重,失血過多,搶救無效身亡.

她看向蕭沉冽,他眉宇緊擰,黑眸湧出狂魔般的戾氣.

上篇:第239章:不跟我走也要跟我走    下篇:第241章:我沒有殺你父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