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51章:你怕我吃了你?   
  
第251章:你怕我吃了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看見蕭混蛋躺在自己身邊,慕容瞳立即彈身而起.

跟他同床共枕,那就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事!

蕭沉冽伸臂把她攬倒,語聲霸道而低沉,"睡會兒."

"不要了,待會兒喬副官會來找我……"她掙紮著起來.

"你怕我吃了你?"

"我才不怕……你……"

"既然不怕我,就乖乖地躺著."他半壓著她,灼灼地凝視她.

慕容瞳渾身不自在,四肢熱騰騰的,心幾乎跳出嗓子眼,怎麼辦?

他眼里的火焰灼燒著熱念,灼燒著她,危險至極.

這姿勢,太太太危險了,分分鍾出事.

她的腦子里電光火石,尋找話題,"圍城第一天,你就想到對策,是不是?"

"不是."蕭沉冽的俊容流閃著暗紅的光影,宛若從靈魂深處溢出的欲色.

"那是什麼時候?"

"孫志芳的後續反應和行動,我做了幾種分析,每一種都有部署."

"……你這般謀算,不累嗎?"

"為了贏得這場仗,不得不如此.戰場從來都是這樣,硬拼只會傷亡慘重."他的指腹摩挲她的額頭,臉腮,眸光溫柔似水,"子彈射出,命不由己.可是,我不能讓我的士兵們死傷太多,不能讓你有事,不能讓自己有事."

慕容瞳心魂震動,子彈射出,命不由己.

的確,在殘酷,血腥的戰場上,從來都是命不由己.

而他費盡心思地謀算,無非就是盡最大可能地減少傷亡,以少勝多.

他想得太多,精于謀算,還是因為肩上的負擔太重.

若江總司令派兵前來支援,他們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蕭沉冽輕吻她的唇角,"在想什麼?"

"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慕容瞳語聲堅定.

"一定要按照我說的做,記住了嗎?"

"記住了.我真的要去准備,待我們打敗孫志芳,再……"

"再什麼?"他賊賊地笑.

"沒什麼."她推他的胸膛.

蕭沉冽扣住她的手,狂野地吻.

慕容瞳反抗了幾下,他如高山般紋絲不動,索性放棄了.

柔情蜜意,癡纏不休.

熱浪澎湃,熱血奔湧.

她熱烘烘的,四肢軟得如風那麼輕,若水那麼柔,如綢那麼滑.

眸子迷離地微睜,她意亂情迷,只覺得全身塞得滿滿的,又好似空虛得很,想要某種東西來填滿.

那種感覺,難以言表,又妙不可言.

蕭沉冽解開她的白襯衫,薄唇輕觸她精巧的鎖骨,一路下滑……

濕熱滑膩的觸感讓人無所適從,慕容瞳摸到他裸露的肩膀,陡然驚醒,用力地推開他.

"不要這樣……"她慌張地拉襯衫遮掩.

"好,不這樣."他靠躺著,把她抱在懷里,"你睡會兒."

"這樣……我睡不著……"精神這麼緊張,睡得著才怪.

"放心吧,我不會趁你不備."蕭沉冽揉揉她的肩頭.

慕容瞳終于放心,努力地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她終于昏昏地睡著了.

他抱著她,沒有動彈過半分,只想著這樣相依相偎到永遠.

……

子時,月黑風靜,德清城內一片死寂.

城東的一處隱蔽角落,有人掀開一口枯井的蓋子,然後士兵們一個個地跳進去,身手利落.

慕容瞳是最後一個進去的,在地道里急速前進的是四千士兵.

而且地道里准備了干糧,每個士兵得到兩個饅頭,他們一邊前進一邊啃饅頭.

不久之前,她才知道,圍城的第一天,蕭沉冽已經命人在這里挖一條地道通往城東.

而他之所以堅持八天,讓士兵們餓得這麼慘烈,是要等密道挖好,要讓孫志芳懈怠,毫無防備,要讓士兵們憋著一口氣拼死一戰,以換取活下去的一線生機.

半個多小時後,慕容瞳終于率領四千奇兵出現在城東郊野.

他們披著夜色潛行,趕到敵軍的軍營,找到屯放糧草的地方,在約定的時間凌晨四點,燒毀敵軍的糧草.

這夜,城內的蕭沉冽和潘文墨都沒有睡,一直站在最高處望著敵營的方向.

楚懷安也沒有睡,等候最新指示.

在他率軍出城去蒼溪之時,他就得到蕭少帥的密令,在這兩三天的下半夜注意收信號.

凌晨四點多,敵營火光沖天,濃煙滾滾.

蕭沉冽傳令,放信號彈.

慕容瞳和楚懷安看見信號彈,接下來的大戰順理成章.

孫志芳正在睡夢里,忽然聽見外面的嘈雜聲,副官來報,軍糧被燒.

他一骨碌爬起來,暴怒地下令:"火速追擊!活捉敵軍!我要把那人千刀萬剮!"

此時,慕容瞳已經率軍後撤,與楚懷安彙合.

看著被燒毀的軍糧,聽著部將的彙報,敵軍跑了,孫志芳暴跳如雷.

過了十五分鍾,又有部將來報:敵軍出城攻來.

"他娘的,那狂妄小子終于出城了!"孫志芳操起配槍往外沖,"殺!老子今天要活捉那狂妄小子!"

然而,軍糧被燒毀,軍心已亂.

決戰,在晨曦微光里拉開帷幕.

德清城外,炮火聲震天撼地,火光如龍騰躍,硝煙滾滾,遮蔽了萬丈霞光.

孫志芳恨不得立馬去活捉蕭沉冽那臭小子,站在指揮台緊張地觀戰.

這時,又有部將來報:"督軍,後方東西兩翼有敵軍,我軍死傷慘重."

"他娘的!敵軍有多少人?"孫志芳氣得想殺人.

"東西兩翼大約各有四五千人."

孫志芳虎目圓瞪,幾乎把眼珠子瞪出來.

原來,那狂妄的臭小子打的是這個主意.

那麼,後方的兵力必定最薄弱.

"立刻抽調一萬人,對後方東翼的敵軍狂轟濫炸."孫志芳下令.

"是."部將得令.

蕭沉冽和潘文墨在指揮席督戰,隨著戰況的深入,蕭沉冽隱隱地擔憂,阿瞳不會有事的.

即使是三方夾擊,以孫志芳的本事,也有可能反敗為勝.

所以,這場硬戰勝負難以預料.

敵我雙方傷亡慘烈,一排排的士兵像割韭菜似的倒下,血水橫流.

終于,有士兵來報:"少帥,敵軍的火力好像小了."

潘文墨拿起望遠鏡望著,"敵軍的確少了."

蕭沉冽立即拿起望遠鏡觀看,"不好!孫志芳破釜沉舟,主攻後方."

"全力進攻,殲滅敵人!"潘文墨即刻下令.

"是!"傳令兵立刻去傳令.

"潘先生,你在這里督戰."蕭沉冽把兩支短槍插入槍套,又拿起一支長槍.

"少帥,這個關鍵時刻,你不能走."潘文墨知道他去干什麼,立馬阻止.

"有你在,不會出亂子."

"不是這個,你在這里,就是定海神針,軍心不會渙散."

"慕容少帥那邊兵力弱,我不能讓她出事."蕭沉冽強硬道.

"這是戰場,不能感情用事,你要不顧大局.再說,慕容少帥要成長,你必須讓她獨自曆練."潘文墨語重心長地勸道.

的確,必須讓阿瞳多多曆練,才能成長,或許這是個絕佳的機會.

蕭沉冽派了幾個士兵去前方東翼探查情況,若有情況,立即來報.

一個小時後--

士兵來報:"東翼守不住了,傷亡慘重."

蕭沉冽再也坐不住,又要沖出去,還是被潘文墨拽住.

不多時,又一個士兵來報:"少帥,慕容少帥率領的兵力幾乎死光了,孫志芳逃了,楚懷安已經率軍去追."

"慕容少帥呢?"蕭沉冽激動地問.

"我不知道……沒看見……"士兵支支吾吾地說道.

蕭沉冽好似當頭棒喝,劍眉絞擰,爾後雷霆暴雨般的沖出去.

這一次,潘文墨沒有阻攔,吩咐幾個親衛跟上去.

孫志芳率殘部倉惶地逃離,此時戰事已歇,到處斷肢殘體,尸橫遍地,血水干涸.

蕭沉冽跳上一輛軍車,猛踩油門,軍車如利箭般飛沖出去.

大戰之後,硝煙彌漫在半空,四處都有火堆,目光所到之處,蒼涼瘆人.

蕭沉冽看著一堆一堆的尸體,一邊尋找一邊聲嘶力竭地喊叫:"阿瞳……阿瞳……"

士兵們抬著自家的兄弟尸體回去,沒有理會他的癲狂.

他拉住一個士兵,焦急得心快炸裂,"看見慕容少帥了嗎?"

士兵搖頭.

他接連問了七八個士兵,他們都說沒有看見.

尸體,活人,都沒有看見阿瞳.

蕭沉冽望著瘡痍的戰場,一股寒氣從腳底升氣,一瞬間,她好像墜入冰窖,冰寒刺骨.

不會的!

阿瞳不會有事的!

"阿瞳……阿瞳……"

"阿瞳……你快出來啊……"

忽然,他看見那邊有一具尸體動了動,立馬沖過去.

那個滿身是血的人費力地爬起來,從布滿了髒灰和暗血的容顏可以看出,她是喬慕青.

"喬副官,阿瞳呢?"蕭沉冽驚喜地問.

"少帥……"她轉目四望,有點懵,有點迷茫.

對啊,少帥在哪里?少帥有沒有受傷?

他焦慮地問:"阿瞳呢?快說啊!"

"我也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

"蕭少帥你別急,我們找找……"喬慕青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可是腿和左肩中槍了,痛得要死,她立馬倒下.

兩個士兵連忙過來扶住她,蕭沉冽心急如焚地問:"當時發生了什麼,你詳細地跟我說."

PS:今天有二更哈.

上篇:第250章:蕭少帥傲嬌索吻    下篇:第252章:痛徹心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