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61章:我這個懷抱真的很陌生嗎?   
  
第261章:我這個懷抱真的很陌生嗎?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無奈,這兩人又杠起來了.

江洛川針鋒相對道:"薇薇的身體剛剛複原,不能喝酒,我代她喝."

蕭沉冽拿了那酒杯放在桌上,"既是這樣,夏姑娘喝茶便是."

她端起茶杯,給七少打了個眼色,爾後與蕭沉冽飲了一杯.

江洛川氣兒不順,但在這團圓的年夜宴上,他不能發作,否則會被父親責罵.

這小小的風波就算過了.

過了一會兒,江淺淺興奮道:"沉冽,你不是說要和七哥拼酒嗎?七哥酒量不淺,你贏得了他嗎?"

"我和七舅拼過一次,贏的人不是他."蕭沉冽一笑.

"這麼說,你的酒量比七哥好?"她眼眸發亮.

"來,再拼一次!"江洛川決定今夜贏回一局.

"今夜是除夕,要守歲,若喝醉了,只怕不好."蕭沉冽征求江淮的意思,"爺爺,您同意嗎?"

"總司令,年夜宴理當熱鬧,隨意一點.他們二人在府里拼酒,又不是在外面,不打緊,應該很有趣."云醉雪盈盈地笑.

"也好,看看老七能不能扳回一局."江淮笑道.

眾人都興奮不已,四少和喬管家去搬來一箱葡萄美酒.

蕭沉冽拿起一瓶,扔給江洛川.

江洛川及時地接住,打開蓋子,朝慕容瞳眨眸,"放心吧,我一定會贏."

她輕聲道:"盡力便可,不要傷了身體."

一瓶瓶葡萄美酒擺在桌上,開了蓋,頗為壯觀.

蕭沉冽挑釁地冷笑,"七舅,若身子不舒服,千萬不要勉強."

江洛川用酒瓶與他的酒瓶碰了一下,"來吧."

二人不約而同地瓶吹,喉結快速地滾動,豪氣頓生.

"好厲害啊!"

江淺淺和江潔文激動地拍手,都忘記了吃菜,其他人則是一邊吃一邊看.

很快,一瓶葡萄美酒干了,他們再次不約而同地操起第二瓶.

江洛川喝得太急,酒水從嘴角滑落,濺濕了新的白色西裝.

"七弟,你這樣可不行,都漏了."江潤玉笑道.

"漏一點點無妨."江鴻飛笑道,"沉冽不會介意的."

江洛川稍稍放慢速度,沒有再漏了.

而蕭沉冽平穩地灌酒,不急不躁,循序漸進.

慕容瞳有點擔心,這樣喝不是撐破肚皮了嗎?太傷身體了.

三姨太唐香琴勸道:"你們慢點兒喝,這大過年的,不要弄壞了身子."

江淮也道:"盡力就好."

小孩子都跟著江淺淺,江潔文拍手鼓掌,為七少打氣.

喝到第四瓶,兩個比賽者的肚子已經圓滾滾的.

江洛川的速度明顯慢下來,蕭沉冽速度依舊,氣定神閑,好似還能喝很多.

忽然,江洛川咳起來,嗆到了.

江鴻飛搶了他手里的酒瓶,"緩一緩,歇一歇."

"沒事吧."慕容瞳擔憂地拍拍七少的後背.

"沒……事……咳咳……"江洛川心里歡喜,她的關心是最好的勝利果實.

蕭沉冽看見她關切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

江淮喊停這場拼酒比試,"到此為止."

江淺淺笑道:"那應該是沉冽贏了."

所有小孩子跟著鼓掌歡呼.

江洛川不介意地說道:"只是比試而已,輸了又何妨."

贏得薇薇的關心,那才最重要.

蕭沉冽的心里堵得慌,灌進去的酒水變得異常苦澀.

還有幾瓶葡萄美酒打開了蓋子,唐香琴提議道:"總司令,不如把這幾瓶葡萄酒分了吧."

很快,幾瓶葡萄酒瓜分完了.

蕭沉冽的目光不經意地瞟向阿瞳,可是,她根本不看他.

年夜宴結束後,眾人聚在前庭放煙花.

煙花在半空綻放一瞬的絢爛與美麗,眾人歡呼,尖叫.

他看見阿瞳燦爛的微笑,看見她純澈的明眸盛放無憂無慮的心情.

或許,這些年來,她從未像現在這樣開心.

忘卻所有記憶,才能得到重生?

阿瞳,我要你恢複記憶,讓你想起我們的過往,你會不會恨我?

江洛川不勝酒力,頭暈頭疼,被傭人送回臥房休息.

慕容瞳坐在床邊照顧他,給他擦頭遞水.

他半夢半醒,握著她的小手,喃喃道:"薇薇,不要走……"

"我不走,你睡吧."她柔聲安撫.

"薇薇……薇薇……"他迷糊地叫著.

忽然,他用力一拽,她撲倒在他身上,他順勢按住她的頭,再用手臂壓著她的身.

慕容瞳掙紮著起來,掰開他的手臂,"你好好睡……"

可是,推不開他的手臂.

她不跟喝醉的人計較,拼了全力還是沒能起身.

這時,一只長臂橫來,拿開江洛川的兩只手臂,"借酒行凶."

她終于得到自由,松了一口氣,發現幫自己的人是蕭沉冽,不由得有點緊張,"你怎麼進來了?"

"我看看七少真的醉了還是假的."蕭沉冽揶揄道.

"他醉成這樣,當然是真的."慕容瞳生氣道,"你快走吧."

"真的還是假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不要打擾七少休息,快出去吧."

蕭沉冽意味深長地看她一眼,出去了.

慕容瞳拍拍七少的手背,"睡吧."

照顧七少半個小時,她才回去,江洛川睜開雙目,笑了笑,爾後心滿意足地睡了,實在頭疼.

總司令府的主人大多數沒有守歲的習慣,過了子時就都歇下了.

慕容瞳為過世的父母,親人守歲到子時,實在困得不行,躺下來睡了,讓茉香回去休息.

過了一個小時,慕容瞳被輕微的聲響驚醒,猛地睜眼.

沒有聲音.

她激烈的心跳慢慢平複下來,正想繼續睡,可是,黑漆漆的臥房里好像有第二個人.

她努力睜大眼睛看去,沒錯,前面有一道黑影.

這瞬間,她的心跳到嗓子眼.

房里黑漆漆的,她看不清那道黑影是什麼人.

她的腦子里電光火石,想著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是大聲喊救命,還是喝問對方是誰.

突然,那道黑影急速逼近,拳頭劈來.

慕容瞳的心駭然一跳,從對方凌厲的掌風來看,這人要取她的性命.

這極短的一瞬,危急的生死關頭,容不得她多加思考.

拳頭逼至面前,她下意識地揮手擋開,利落如狐地在床上翻滾一圈,大長腿朝對方的頭部橫掃襲去.

對方輕巧地避開這一擊,而她趁機一躍而起,再踢出一腳,狠辣至極.

目標依然是對方的頭顱.

然而,對方還是輕輕松松地避開.

濃重的黑暗里,慕容瞳聽不見對方喘氣的聲音,為什麼對方的存在感這麼低?

當拳風襲來,她才驚覺,連忙避開,爾後匆促地反擊.

對方招式狠辣,拳風剛凜,卻好像故意帶她游花園,戲弄她.

她無暇細想自己的身手為什麼這麼好,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若對方是歹徒,她不拼了全力,輕則受傷,重則喪命.

突然,燈亮了!

慕容瞳瞠目結舌,跟她過了數十招的人竟然是蕭沉冽.

"夏姑娘的武功竟然這麼好."蕭沉冽挑眉一笑,別有深意.

"我……"她看著自己的雙手,怔怔的.

是啊,剛才生死危急的時刻,她本能地拼命,沒想那麼多.

他堂堂五省督軍,武功自然高強,而她竟然跟他交手這麼多招,可見她的武功也很不錯.

"雖然我只使出六成的力氣與武功,不過你受傷初愈,跟我過了數十招,可見你武功不弱."蕭沉冽似笑非笑.

"我知道……"慕容瞳喃喃道,"七少說,他不告訴我,是因為我不需要知道自己有武功,因為他會保護我."

"你武功不俗,半年前卻受了嚴重的傷,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我的事,跟你無關."她氣憤地問,"三更半夜的,你偷偷溜進我房里干什麼?快出去!"

蕭沉冽扶著她的雙肩,語重心長道:"若你是尋常人家的女兒,你為什麼擁有這麼厲害的身手?又為什麼受那麼嚴重的傷,還失去了記憶?"

慕容瞳用力地拍掉他的手,"我的事,不用你管!"

"難道你不想知道自己是什麼人,還有什麼親人嗎?你父親,你表妹,都以為你死了,這半年來他們悲痛欲絕,日夜飽受煎熬,可是你還活著,你就忍心讓他們一直悲痛下去嗎?你的良心在哪里?"

"……"她欲言又止.

是啊,如若她還有家人,他們一定心痛萬分.

她怎麼可以自私地不告知家人,她還活著?

蕭沉冽見她有點動搖,接著勸:"你父親,你表妹每天都念著你,想著你,這半年來,他們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你忍心讓他們日日煎熬下去嗎?阿瞳,跟我回江州,好不好?"

慕容瞳忽然想起七少說過的話,蕭沉冽這麼冷酷,城府這麼深,十句有九句不能相信.

因為,蕭沉冽進總司令府,別有企圖,要跟江家幾位少爺爭.

"你半夜溜進我的臥房,我暫時不跟七少說,你快走."

"阿瞳,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嗎?"蕭沉冽氣急敗壞.

"我不認識你,為什麼要相信你?"她疾言厲色地呵斥,"出去!"

陡然,他抱住她,緊緊的,"你平心靜氣地感受一下,我這個懷抱真的很陌生嗎?真的全無記憶嗎?"

慕容瞳大吃一驚,拼命掙紮,"放開我……"

上篇:第260章:還有多少事瞞著她    下篇:第262章:抱她?親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