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62章:抱她?親她?   
  
第262章:抱她?親她?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沉冽語聲低沉,浸染了刻骨的深情,"以前,我們經常這樣……我一抱你,親你,你就生氣,要我放開你……語氣跟你剛才的語氣一模一樣……"

慕容瞳愣住,忽然間有點恍惚.

他說的是真的嗎?

抱她?親她?

他們之間,竟然那麼親密嗎?

他捧著她的小臉,眸光灼灼,"阿瞳,用心去感受,去回憶,你就能找回你失去的記憶."

她怔怔地看著他,心亂如麻.

這時,寂靜的深夜響起咚咚咚的敲門聲.

接著傳來的是江洛川的聲音:"薇薇,你半夜起來了嗎?你房間的燈好像亮著."

慕容瞳震驚地推開蕭沉冽,盡力讓慌亂的心平穩下來才開口:"我……起來去衛生間."

"你沒事吧."江洛川又道,"你開門."

"我沒事,我睡了,七少你也回去睡吧."她竟然有一種做賊的感覺.

"你開門,我有話跟你說."他站在外面,不相信她的話,因為他聽見她的房間動靜頗大,好像在打斗.

蕭沉冽閑閑地斜靠桌角,氣定神閑,根本不擔心七少在外面.

慕容瞳瞪他一眼,朝外說道:"七少,我真的睡下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你快回房,以免影響到別人."

她堅持不開門,江洛川很無奈,只好作罷離去.

她站在房門後面靜靜地聽,聽見外面響起關門聲,才斷定七少已經回房.

"還不走?"她沒好氣道.

"阿瞳,我說的話,你務必好好想想,我說的沒有半句假話."蕭沉冽鄭重地強調.

"你管得著嗎?"慕容瞳不想讓他誤會.

"若你不好好想想,我每天半夜都來你房里."他邪惡地挑眉.

"你!"她氣得肝疼,"你怎麼進來的?從窗台進來的?"

她看向窗台,可是窗扇關著吶.

蕭沉冽走向窗台,"你猜對了,我從窗戶進來的.記住,要多想想我說的話."

慕容瞳走過去,看著他利索地爬下去,然後關了窗扇,上了鎖.

翻來覆去半個小時,還是睡不著.

蕭沉冽說的那些話,在她的腦海里閃現,揮之不去.

她是慕容瞳嗎?她的親人在江州?

……

大年初一,總司令府熱鬧喜慶.

不少軍政高官,江家的親戚好友都來向江總司令拜年,江家的人大多留在府里.

往年的大年初一,七少,三少一般不在府里的,不是去赴酒局就是去花天酒地,今年卻都留在府里.

七少是因為有了慕容瞳,三少則是聽了蕭沉冽的建議,在府里與眾多高官拉近關系,順便博得總司令的好感.

有趣的是,蕭沉冽和三位江家少爺都留在府里,江淮竟然覺得不可思議.

或許,蕭沉冽的到來,給他們帶來強烈的危機感.

這的確是好事.

新春茶話會上,不少高官提起新式軍事訓練,老派的軍官自然反對,新派軍官十分贊同.兩派爭吵不休,面紅脖子粗.江淮說了四個字:勢在必行,眾人這才閉了嘴.

蕭沉冽邀請眾多高官有空到北郊大營參觀新式軍事訓練,三少適時道:"父親,前幾天我到北郊大營參觀過,那氣勢,那軍風軍紀,那面貌士氣,跟以往迥然不同.不如明天或後天,大伙兒一同前去參觀參觀."

大部分人不以為然,就這麼幾天,訓練能有什麼成效?

沒想到,江淮發話了:"後天都去北郊大營參觀,回來跟我說說你們的心得體會."

眾人錯愕,卻沒人膽敢提出異議.

蕭沉冽不動聲色道:"總司令,我會做好接待事宜."

江洛川劍眉微蹙,父親做出這個決定,到底有什麼深意?

大年初二,江家的少爺,小姐們大多上街看電影,或者在府里打牌.

江洛川的朋友多,一大早就被叫出去.

他不太想去,可是盛情難卻,他也叫慕容瞳一起出去玩玩,可是她拒絕了,說要在府里陪幾位姨太太打麻將.

他想留下來,可是朋友不斷地打來電話催他快去,他只好走了,說會早點回來陪她.

打了兩圈麻將,慕容瞳去端幾杯熱茶來,卻沒想到,七姨太換成蕭沉冽.

蕭沉冽不是出門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云醉雪含笑解釋:"七姐輸了一些,腦仁疼,回房休息會兒,讓沉冽代她打一會兒."

慕容瞳與他隔桌相對,抬眼就看見他,有點不自在.

昨夜,他那麼熾熱地抱她,事後回想起來,那種感覺依然強烈.

強烈得讓她筋骨發顫,心尖發顫.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

七少也曾抱過她,可是她完全沒有那種感覺.

想到此,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一顫,似被電擊.

"沉冽,你不是說要去北郊大營准備明天接待那些人的事宜嗎?怎麼又回來了?"唐香琴一邊打一遍問道.

"潘先生和謝副官先過去了,我回來拿東西,就被顧姨叫來充數."蕭沉冽笑道,不著痕跡地瞟向阿瞳,她不出聲,不知道在想什麼.

"七姐下來了你才能走,不然我們就三缺一了."云醉雪笑道.

"北郊大營那邊沒有要緊的事,我過會兒再去也無妨."他沉沉道.

"薇薇,你怎麼不說話?"她問慕容瞳,"不舒服嗎?"

"沒什麼,我在想……麻將牌……"慕容瞳連忙收拾心神.

原本不會打麻將的,在這府里住了這麼些日子,被姨太太們拉來湊數,很快就學會了.

唐香琴摸了一張麻將,驚喜地笑,"糊了!"

云醉雪笑道:"我們都顧著說話,居然讓三姐糊了."

洗牌的時候,六只手揉來揉去,唐香琴忙著數錢.

蕭沉冽的大手動作比較大,好似故意往對面伸去.

慕容瞳的手指被他碰到,心神一跳,觸電似的往回縮.

這一動作,云醉雪看在眼里,不過只是笑了笑.

蕭沉冽不動聲色,慕容瞳心如小鹿般亂撞.

又打了半個小時,七姨太顧紅蕊終于下來,慕容瞳連忙道:"諸位繼續打,我去外面走走."

眾人還沒來得及挽留她,她就匆匆離去.

蕭沉冽也站起來道:"我得去北郊大營了,失陪."

唐香琴叫道:"沉冽,你別走啊."

云醉雪唇角的微笑別有深意,"叫梅管家來頂一陣吧."

外面,慕容瞳在花園漫步,盡力平複亂糟糟的情緒.

其實,她尷尬什麼?當蕭沉冽是陌生人就好了嘛……

有腳步聲!

她轉過身,微微吃驚,他怎麼也來花園了?

蕭沉冽拽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說地就往外面走.

有傭人遠遠地看見了,但不敢說什麼.

"你放開我……你帶我去哪里……"慕容瞳拼力掙紮,可就是掙脫不了.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我不去!你放手!"

她看見他往轎車走去,氣急敗壞道:"你再這樣,我不客氣了!"

蕭沉冽打開車門,把她推入車里,冷笑道:"你打得過嗎?"

慕容瞳想從另一邊下車,卻聽他警告道:"你下車試試."

她被激怒了,他算個什麼東西?憑什麼強迫她?

就是要下車!

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臂,聲如冷鐵,"你就這麼怕我嗎?你怕我就說明你跟我在一起觸動了你的記憶與心弦."

"沒有!你別胡說八道!"她怒道.

"那就跟我去一個地方!"

"去就去!"

慕容瞳知道他使了激將法,不過就是不想被他看扁.

希望這次能解決事情,讓他不要再糾纏自己.

蕭沉冽開車,車開得飛快,而她也不說開慢點,緊緊地抓著把手,全身緊繃.

北郊大營.

即使是大年初二,士兵們也在進行軍事訓練,訓練的強度與平常一樣,只是餐食多了幾樣大葷,以示年節氣氛.

"你帶我來這里干什麼?"慕容瞳不解地問.

"走吧."蕭沉冽朝訓練場走去.

她不想去,但還是無奈地跟上.

一萬三士兵正在操練,在這天寒地凍的新年,他們不畏嚴寒與艱辛,揮灑出軍人的汗水,展現出意氣風發,奮勇直前的面貌與氣勢.

慕容瞳看著一個個男兒郎鋼鐵般的身體在危險,艱難的境地里,爆發出無窮的力量.

時而整齊劃一,時而喊聲嘹亮,時而在泥土里打滾,時而在鐵網下匍匐前進,時而翻閱高高的鐵網……

此時此刻,她熱血沸騰,一股熱氣從腳底往上沖到頭頂.

那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感受.

那是一種驚天動地的激蕩.

那是一種猝不及防的靈魂撞擊.

她忍不住搜尋不到類似的記憶,可是,她就是覺得這樣的場面有點熟悉.

說不清,道不明.

"是不是覺得眼前的一切有點熟悉?"

蕭沉冽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她有點動容,明眸里似有火花點燃.

她這樣的反應,說明士兵操練的這一幕對她有所觸動.

"我這是第一次看見士兵操練,怎麼會熟悉呢?"慕容瞳淡淡道,其實,那種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感覺,真的是不可思議.

"你再好好看看,認真想想."

"不用了,我走了."

她轉身就走,而蕭沉冽眼疾手快地拽住她的手,"你覺得你走得掉嗎?"

PS:今天4更哦,晚點還有2更,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明天3更哦.

上篇:第261章:我這個懷抱真的很陌生嗎?    下篇:第263章:一定把你揍成豬八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