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63章:一定把你揍成豬八戒   
  
第263章:一定把你揍成豬八戒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憤怒地甩開手,"蕭沉冽,你到底想干什麼?"

蕭沉冽深邃的黑眸纏繞著絲絲縷縷的深情,面色卻是冷酷,"既然我帶你來這里,就不會輕易讓你走."

"你要我看士兵操練嗎?我看過了,那又怎麼樣?"她氣急敗壞.

"看了還可以接著看."

"你覺得有意思嗎?我腦子里根本沒有跟士兵操練有關的記憶,也根本不認識你!"

"阿瞳,你可以心平氣和地跟我說說話嗎?"蕭沉冽溫柔的嗓音倍顯無辜.

"我再說一遍,我不是阿瞳,我是夏薇!你不要再糾纏我!"慕容瞳疾言厲色地怒道,絲毫不留情面.

說罷,她疾步而行.

他看著她氣沖沖地離去,看著那抹倩影滿是怒氣,突然,他箭步追上去,從身後抱住她.

既然找到她,他就不會再放手,不會讓她從手心逃走!

她激烈地掙紮,"你混蛋……快放開我……"

"我不想逼你,不想惹你生氣,只要你在這里多待一兩個小時,我就送你回去,好不好?"蕭沉冽沉啞的語聲從靈魂深處擠出來,帶著無盡的痛楚與無望的希翼,"給我一個機會,也是給你自己一個機會,難道你不想知道你的過去嗎?"

"不想知道……"

"你口是心非.每個人都想知道自己的過往,你拒絕我,是對我印象不好."

"我哪有對你印象不好?"慕容瞳掙了掙,"你放開我……"

"七少是不是跟你說了不少我的壞話?"蕭沉冽自嘲地苦笑,"他肯定說我說的話都是騙你的,說我糾纏你是為了跟他爭搶,他還說我不是個好人,是不是?"

"你怎麼知道……我的意思是,他沒有說過……"

"我比你更了解男人."他松了手,扳過她的身子,"我們坐在那兒說說話,好不好?"

她不想答應,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地沒有拒絕.

北郊大營很大,除了寬廣的訓練場地,還有大片的樹林和土堆.

他們坐在土堆上,遠遠地望著士兵操練.

寒風凜冽,寒氣刺骨,慕容瞳攏緊呢大衣,搓搓手.

蕭沉冽把她的雙手握在大手里,吹吹熱氣,還搓了搓.

她尷尬地縮回來,臉腮不知道被寒風凍紅了還是因為他,"也不是那麼冷.對了,你不是有話跟我說嗎?快說吧."

他看見她嬌紅的臉蛋,不由得心神一蕩,"阿瞳,你不是柔弱的尋常女子,你身懷武功,槍法奇准,是赫赫有名的江南軍少帥.你的父親原先是江南省督軍……"

"我是少帥?"慕容瞳驚愕不已,她真的是一名軍人,甚至是統領一軍的少帥?

"總司令府不少人都見過你,知道你的身份.只不過當時你女扮男裝,沒人知道你是女子,只有你家人和我知道."

"女扮男裝……"

"這條手帕,你還記得嗎?"蕭沉冽把一條棉帕放在她手里.

這棉帕是他的,那次他們去警察署查千金剝皮案,她看了慘不忍睹的尸首,忍不住吐了,他把棉帕給她擦嘴.後來,她把棉帕收著了.

慕容瞳愣愣地看著棉帕,腦子里沒有與棉帕相關的記憶.

他滿目希望地問:"想起來什麼了嗎?"

她搖搖頭.

蕭沉冽從軍大氅的衣兜取出一把精巧的短槍,"這把短槍你用了一段時間,你有印象嗎?"

她接過短槍,是呀,作為一軍少帥,必定槍法不錯.

"有沒有想起什麼?"他又問.

"沒有."慕容瞳覺得這短槍和棉帕都很陌生,從未見過.

"你想知道我們如何相識的嗎?我們第一次相遇,就火花四濺,干柴烈火."蕭沉冽知道,喚醒她的記憶是一個漫長,無望的過程,若他沒有耐心,還怎麼讓她恢複記憶?

"干柴烈火?"她蹙眉,耳朵忽然熱起來,紅紅的.

他說起那年他們江揚南倉相遇的經過,語聲溫柔,時而輕笑.

慕容瞳好似在聽一個完全陌生的傳奇故事,腦子里沒有任何相關的記憶.

一個人失憶了,對自己的過往多少也會有零碎的記憶片段吧.

為什麼她沒有?

蕭沉冽是騙她的嗎?

一時之間,她無從判斷,心亂糟糟的.

"蕭沉冽!"

一道怒火滔天的喝聲傳來,好似驚雷劈下.

他們不約而同地望過去,是七少.

江洛川攜風雷之怒大步流星地走過來,看見薇薇和情敵坐在一起,恨不得把情敵吃了.

慕容瞳站起來,心虛道:"七少……"

蕭沉冽跟著站起來,低聲安慰她:"不要害怕."

"蕭沉冽,誰准許你帶薇薇出來的?"江洛川氣勢洶洶地質問,把她拉到自己身邊.

"她是一個人,不是一條狗,她不可能一直待在府里,而且她想去哪里還要經過你的同意嗎?"蕭沉冽氣定神閑地反問,從氣勢上絕對性碾壓對方.

"薇薇是我的人,我自然要保護她的人身安全."

"你的意思是,我帶她出來,會危及她的安全?"

"我警告你,再有下一次,我一定把你揍成豬八戒!"江洛川怒指他,俊逸的眉宇布滿了殺氣.

"七少,你別生氣,他也沒對我怎麼樣……"慕容瞳焦急地規勸,"我們走吧."

"她是薇薇還是慕容瞳,你心里有數.你覺得你比我更有資格保護她嗎?"蕭沉冽冷厲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欺騙.等她恢複記憶,你覺得她會原諒你嗎?"

江洛川懶得跟他浪費唇舌,拉著她揚長而去.

蕭沉冽望著他們漸行漸遠,俊容湧動著陰霾.

江洛川沉默地開車,怒氣未消.

慕容瞳冷冷地問:"七少,你在生我的氣嗎?"

他轉頭看她,微微一笑,"我怎麼會生你的氣?"

她知道了,他生氣是因為蕭沉冽.

"你不是出去應酬了嗎?怎麼這麼快……"

"我打電話回府,得知你不在府里,就出來找你."

江洛川跟朋友在一起玩,越來越覺得不安,就打電話回總司令府給她.

卻沒想到,茉香說夏小姐在在府里,有傭人看見夏小姐被蕭少帶出去了.

他就知道,那臭小子一定會趁他不在的時候糾纏薇薇!

他想了想,先去公署大樓,找不到人,再去北郊大營.

若非他及時趕去把薇薇帶走,真不知道那臭小子會把她怎麼樣.

"七少,你為什麼不讓我跟蕭少接觸?"慕容瞳有點矛盾,想求得一點余地,"蕭少住在總司令府,我總不能對他視而不見,總不能一句話都不跟他說吧."

"平常時說兩句倒是沒關系,我不想你跟他單獨相處."江洛川劍眉緊蹙,"薇薇,我不是跟你說過好幾次嗎?那臭小子城府極深,詭計多端,你跟他單獨相處,會被他騙得團團轉."

"七少,雖然你救我一命,一直照顧我,待我很好,可是我不喜歡被人限制這,限制那……"

"薇薇,你變了,那臭小子跟你說了什麼?他是不是說我禁錮你,控制你?"他氣得拔高聲音,"你看,你跟他出來一趟,就被他騙成這樣,你就這麼聽他的話嗎?"

"不是這樣的,七少,你誤會了."慕容瞳義正詞嚴道,"我是個人,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們明爭暗斗,但不要影響到我,我有結交朋友的自由."

"嘶!"

江洛川猛地急刹車,轎車與地面摩擦,發出尖銳的聲音.

她往前一沖,若非他及時伸臂拽住她,她就撞上前面了.

聽了她這番話,他氣得猛捶方向盤,滿面怒火.

慕容瞳關心地問:"你別生氣,你的手不疼嗎?"

他又焦躁又無奈,扶著她的雙肩,"薇薇,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是不是那臭小子教你這麼說的?"

"不是,他沒有騙我,也沒有教我.我只是覺得,我有自由跟任何人結交朋友."

"薇薇,任何人都可以,那臭小子不行."江洛川嚴詞拒絕.

"為什麼不行?"她據理力爭,"我覺得他並沒有哪里不好……"

"你被他騙了,當然覺得他哪里都好." 他的語聲忽然變得森冷,"我說不行就是不行!"

"江洛川,若你這樣專制,我沒辦法再住在總司令府!"慕容瞳板著小臉,態度相當的強硬.

江洛川盯著她,俊眸里交織著複雜的情緒.

今天她的變化很大,是因為那臭小子嗎?那臭小子到底跟她說了什麼?

她打開車門下去,他連忙拉住她,"你下車干嗎?"

她甩開來,利落地下車,"我自己回城,不勞煩七少了."

他焦急地下拉她的手臂,"薇薇,你生氣了?"

"回去後,我會搬出去."慕容瞳眸色清冷.

"好好好,我都依你."江洛川不得已妥協,"在府里,你可以跟那臭小子說話,但最好不要跟他單獨出去.你也知道,你現在是我的人,若你單獨跟那臭小子一起出去,會惹來閑言閑語."

她答應了,畢竟她也不想跟蕭沉冽再有糾纏.

回總司令府的路上,他劍眉緊鎖,那臭小子帶她到北郊大營有什麼企圖?

PS:第四更大概在晚上七點半發布.

上篇:第262章:抱她?親她?    下篇:第264章:要我幫你換衣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