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65章:讓我抱一會兒   
  
第265章:讓我抱一會兒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吞吞口水,還是無法接受.

她是弱女子,怎麼可能負荷得了強度這麼大的操練?

蕭沉冽不由分說地拉著她跑起來,"先跑三圈,熱身."

她穿著軍靴跑步,的確輕快不少,可是他為什麼要她操練?他到底有什麼企圖?

她跑得慢了,他就喊:"快點!"

她實在跑不動了,他就鼓勵:"再跑一圈就到了."

跑了三圈,慕容瞳氣喘籲籲,出了一身熱汗.

還沒歇夠,蕭沉冽拽著她的手走過去,"我跟你一起操練,跟著我做."

"還要?"她震驚地甩開手,氣得小臉紅彤彤的,"我跟著你操練干什麼?你有病啊!"

"以前,你總是罵我有病."他溫柔地笑.

她怔怔地看他,一個人的說話習慣會隨著記憶的缺失而有所改變,還是無意識地保留?

他誠懇道:"你的傷已經痊愈,不能總是待在房里.你是軍人,要恢複以前的體能,槍法與武功,你要強大起來,要保護自己.在這世界上,只有自己能依靠,相信,明白嗎?"

慕容瞳不得不承認,他這番話具有極強的感染力,蠱惑著她的心.

蕭沉冽的眼神,話語無不鼓舞人心,"我陪你一起操練,我相信,只需一個月,你就能恢複以前的體能."

她鬼使神差地沒有拒絕,或許他說得對,在這亂世,只有自己可以依靠,相信.

只有自己足夠強大,才能不被人欺負,不受制于人.

這半年來,她依賴七少的照顧,保護,順從他的安排,已經成為習慣.從今天開始,她要改掉這種習慣.

他看見她的神情變得堅毅,明白了她的心理變化,開始帶著她操練.

平衡木,打沙袋,鐵絲網下匍匐前進……

揮汗如雨,生不如死.

每當她筋疲力盡,感覺再也站不起來的時候,蕭沉冽大喊:"堅持,再堅持,堅持就是勝利!"

每當她渾身疼痛,感覺快昏死過去的時候,他鼓勵她:"你是少帥,不能輸!不能趴下!不能讓人看笑話!"

慕容瞳沒有力氣說話,咬牙堅持.

整整兩個小時,她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回,不知道堅持下去的意義是什麼,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里……

幸好,挺過來了.

操練完畢,她躺在地上,覺得酣暢淋漓,神清氣爽.

蕭沉冽躺在她身邊,"阿瞳,累嗎?"

"累死了……我只想睡一覺……"慕容瞳有氣無力道.

"再讓你歇會兒,待會兒起來."

"嗯."

"我說過,你一定可以的.這下相信我的話了嗎?"

"太累了."

"明天開始,操練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這不是要了我的命嗎?"她驚悚地反對,"不行不行……"

"你要相信自己,以前你操練四五個小時都沒問題."蕭沉冽坐起身,眸光灼灼,"現在你並沒有覺得非常不適,可見今天的操練強度還可以."

"七少……肯定不會同意我來操練……"慕容瞳心虛道.

"阿瞳,你甘心當他的玩偶嗎?你記住,你是個人,有自己的想法,意願,你的事要自己做決定."他語重心長地說道,"再說,他也要來這兒操練,你來操練,你們天天見面,他為什麼不同意?"

她轉念一想,也對,就用這個理由說服七少.

最主要的是,總司令府是風云湧動的是非之地,她一個弱女子,雖然不會卷入江家的紛爭漩渦里,但總要有自我保護的本事,才能不被動.

休息夠了,他們回營房換衣服.

渾身都是汗,臭烘烘的,慕容瞳想洗個熱水澡.

蕭沉冽安排她在自己的營房臥室洗澡,親自拎來熱水,送來毛巾和她的衣物.

"你洗吧,我去那邊洗."

"哦."

她關好房門,火速脫了衣服,用熱水澆在身上.

在這天寒地凍的時節,雖然身上熱乎乎的,但還是寒氣逼人.

為免著涼,她加快速度,回總司令府再好好地洗一次.

吱吱吱--

老鼠的叫聲!

慕容瞳看見兩只老鼠從牆角竄出來,嚇得尖叫:"啊--"

兩只老鼠好似被她的尖叫聲嚇到了,沒頭蒼蠅似的亂竄,其中一只還朝她這邊爬過來.

她手忙腳亂地拿毛巾擦身子,接著一邊閃躲一邊拿衣服穿上.

忽然,房門開了!

"阿瞳,怎麼了?"蕭沉冽一直在外面守著,聽見她的叫聲,立即闖進來.

"有老鼠!"慕容瞳驚懼地朝他奔去.

他黑眸微睜,立即伸腳踢房門一腳,"只是老鼠而已,沒事."

她緊緊摟著他的手臂,心有余悸,此時她只穿著貼身的衣物,很容易著涼.

蕭沉冽連忙拿過呢大衣裹住她,"仔細著涼."

她這才意識到,她還沒穿好衣服,而且緊挨著他.

她觸電似的松手,又窘迫又嬌羞,雙腮似染了晴豔的云霞,撩撥著他的心弦.

"讓我看看你胸口的槍傷."他扯開她貼身的衣服,舉止輕柔.

"不……要……"慕容瞳按住他的大手,烈火從臉頰,耳朵一路燒到脖子.

她越閃躲,他越強硬,一定要看.

膚光瑩白如玉,讓他移不開目光,心魂淪陷……

她的胸口,靠近左乳的位置,的確有槍傷的傷疤,觸目驚心.

蕭沉冽的黑眸蓄滿了淚水,俊臉交織著心痛與悔恨,"是我害了你……我不該讓你去敵軍的後方……"

他這樣的表情,讓她莫名其妙,也讓她動容.

"我受傷跟你沒關系."慕容瞳尷尬地推開他,裹緊呢大衣.

"阿瞳……"他猛地抱住她,長臂收緊,"是我不好……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

一行清淚,滑落臉龐.

無盡的悔恨,無窮的悲痛,在心里翻滾,壓抑了半年.

終于,在今天這一刻,有一個宣泄的出口.

"你別這樣……"慕容瞳使勁推他.

"讓我抱一會兒,就一會兒……"蕭沉冽低啞的聲音好似有一股蠱惑人心的魔力.

致命的魔力,讓她說不出拒絕的話.

半晌,她才推開他,"我先穿好衣服."

他匆匆離去,去洗澡.

慕容瞳穿好衣服出來,沒看見他,對謝放道:"謝副官,麻煩你安排車送我回總司令府."

謝放笑道:"慕容少帥稍等片刻,督軍馬上就回來."

"我累了,要回去休息.現在就安排一輛車送我回城."

"我不敢做主,您還是稍等片刻."

"不要叫我慕容少帥."她冷冷道.

"好的,我還是叫您夏姑娘吧."謝放道.

這副官不同意,慕容瞳無可奈何,想著要不自己開車回城,可是她不記得自己會不會開車.

這時,蕭沉冽手挽著軍大氅走過來,身上只穿著白襯衫,白襯衫只扣著兩粒衣扣,一半胸膛半露,性感得讓人流鼻血.

這麼冷的天,他不冷嗎?

她呆呆地看了片刻,忽然想到什麼,窘迫地收回目光.

謝放稟道:"督軍,夏姑娘要回城."

蕭沉冽輕笑,"我穿好衣服,送你回城."

慕容瞳點點頭,望著遠處.

不多時,他穿好衣服出來,軍大氅被寒風掀起,氣勢凜凜.

"餓了吧,我帶你去吃飯."他看見她一直望向窗外.

"不用了,我回府吃飯就好."她不想再跟他多待.

"你總是扭著頭,脖子不酸嗎?"

"還好."她稍稍轉回來.

進城後再開了一段,蕭沉冽把車停在一家酒樓前.

慕容瞳生氣地蹙眉,"我說過了,我要回去.你怎麼可以擅自做主?"

他把車停好,拉著她下來,"操練兩個小時,你我都餓了,這個點兒回府也沒飯菜,不如在外面吃.這家酒樓的口味很不錯."

她掙脫手,"蕭少,請你自重."

他不在意地說道:"走吧."

罷了,她的確餓了,就在這家酒樓吃吧.

不多時,伙計把各色菜肴端上來,慕容瞳發現,都是她喜歡的菜式和口味.

他這麼了解她,難道他與她是非常熟悉的舊識?

"吃吧."蕭沉冽盛了一碗雞湯放在她面前,"嘗嘗這雞湯."

"唔,真不錯."她喝了兩口,純鮮至極.

接下來,她不顧形象地風卷殘云,餓得能吞下一頭牛.

他的眼里滿是寵溺,"吃慢點,小心噎著."

她還是這樣,本性難移.

吃飽了,慕容瞳喝了兩口茶水解膩,道:"走吧."

"我還沒吃飽,你歇會兒."蕭沉冽慢條斯理地吃著.

"你吃快點."她瞧得出來,他故意拖延時間.

終于,他放下筷子,慢悠悠地喝茶,也給她倒了一杯.

慕容瞳一口氣喝完茶水,拖著他離開雅間.

他猜到幾分她的心思,她擔心江洛川知道,會生氣.

回到總司令府,他們剛下車,就看見江洛川走過來.

"七少,我去送滋補品給三少爺的……"她心虛地解釋,看見七少的俊容烏云滾滾,山雨欲來風滿樓.

"蕭沉冽,我跟你說過什麼?"

江洛川陡然怒喝,沖過來就是一拳,打在蕭沉冽的臉上.

PS:今天三更哈,小仙女們多多支持喲,有什麼想說的話在留言區給我留言哦.

上篇:第264章:要我幫你換衣服?    下篇:第266章:他是她的男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