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67章:我們永遠在一起   
  
第267章:我們永遠在一起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沉冽本來要去北郊大營,得知慕容瞳今天不去操練,就過來問緣由.

她莞爾道:"我忘了,昨天我和三少的阮姨娘約好一起去看電影的.不好失約,我明天再去操練吧."

他叮囑道:"上街當心一些."

曹副參謀長一直邀他喝酒,他推拒了幾回,索性今天去赴約.

于是,他帶著謝放出門.

慕容瞳一直等不到電話,焦慮不安,好在中午一點,阮清歌終于打來電話.

她當即出門,在總司令府的外面坐上一輛黃包車,去阮清歌的寓所.

到半途,她發現這條小巷不對,"師傅,你是不是走錯了?"

"哦,不好意思,我剛到金陵,對街道不熟悉."黃包車師傅語聲沙啞,壓低寬邊草帽.

"停下來."慕容瞳覺得這師傅有點古怪,迅速下車,付了錢,快步離開.

忽然,黃包車師傅箭步上前.

她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利落地轉身,卻看見一把槍指著自己的腦門.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殺我?"

她冷厲地問,打算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動手.

黃包車師傅陰冷地笑,沒有回答的意思.

忽然,慕容瞳覺得後頸一痛,有人在她的身後重擊她……

緊接著,身後那人捂住她的口鼻,她聞到一股古怪的氣味,腦子很暈很暈……

這二人架著她上了附近的一棟寓所,交給主人.

寬敞,典雅的歐式房間里,慕容瞳躺在寬大的沙發上,昏迷不醒.

一個男子坐在沙發邊,手指輕撫她白玉般的臉頰,輕柔里帶著一絲絲的憐愛.

"阿瞳,我終于找到你了."

"若非阮清歌,我還不知道你竟然在金陵,住在總司令府."

"阿瞳,我這就帶你回上海."

"以後,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一輩子都在一起.就算是蕭沉冽,江洛川,也不能分開我們."

迷蒙里,慕容瞳聽見絮絮叨叨的聲音,是誰在說話?

黃包車師傅!

她的腦子頓時清醒,睜開雙眸,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俊朗,陌生的臉龐.

她利落地彈身而起,盡力保持冷靜,"你是誰?"

"阿瞳,我是銳鋒."這男人是明銳鋒.

"銳鋒……"慕容瞳認真地看他兩眼,"我不認識你."

"阿瞳,你怎麼會不認識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他著急道,"你再想想,你一定會想起來的."

"很抱歉,我失去了記憶,以前認識的人都不認識了."她注意到,這男人叫她的名字,跟蕭沉冽叫的一樣.

從種種跡象來看,難道她真的是江南軍少帥慕容瞳?

明銳鋒有所釋然,誠懇道:"原來你受傷了,失去了記憶.上海有來自海外的腦科醫生,醫術高明,我帶你到上海醫治,讓你恢複記憶."

慕容瞳尷尬道:"我和你不熟……對了,我還有事,我要去見一個朋友……"

他立即拉她坐下,"你不能走!"

他的疾言厲色,讓她蹙眉.

"阿瞳,即使你認不得我,但我們有二十多年的交情,是好朋友,我不會害你,你無需怕我."明銳鋒溫柔道.

"你說我們是青梅竹馬,那麼我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慕容瞳明眸一轉.

"你想知道什麼,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是哪里人,我的父親叫什麼,我家還有什麼人?"

"你和我一樣都是江州人,你父親是江南督軍慕容鵬,你是少帥.你有一個表妹,你娘去年過世了."

她接連問了幾個問題,暗暗琢磨,他所說的與蕭沉冽差不多.

倘若明銳鋒和蕭沉冽沒有合謀,串謀,那麼,他們說的應該是真的.

江洛川極有可能欺瞞她不少事.

慕容瞳又問:"你知道我是怎麼受傷的嗎?"

明銳鋒如實道:"你應該是在戰場上受傷的,具體的我不太清楚."

"明大公子,改天我請你吃飯,今天我還有約,先告辭了."她再次站起來.

"阿瞳,今天我就帶你去上海治病."他的語氣忽然變得強硬.

"去上海治病,可以考慮,不過今天真的不行.我們再從長計議,我先走了."

慕容瞳快步走向外面,卻聽見一道冷酷的聲音:"你覺得你能走出這兒嗎?"

她止步,明眸變得冰冷,"你是什麼意思?"

明銳鋒舉槍指著她的腦門,志在必得地挑眉,"云子,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

"云子?我不是云子……"她覺得他的語聲,表情陰陽怪氣,十分可怖.

"你是云子!"他一字字咬牙道,語聲浸染了無盡的悲痛與喜悅.

"你認錯人了."

"砰--"

明銳鋒開槍,"子彈"從她的耳邊擦過,在她身邊爆開煙霧.

慕容瞳大吃一驚,立即捂住口鼻,可是已經來不及,漸漸的,她覺得頭暈目眩……

……

下午四點,江洛川擔心薇薇被那臭小子拐跑,早早地回來,准備帶她去看電影,然後在街上逛逛.

卻沒想到,她不在府里.

一定是那臭小子帶她去北郊大營!

當即,他急匆匆地出去.

一輛轎車行駛進來,停在門口,蕭沉冽下車.

"你把薇薇帶去哪里?"江洛川氣憤地質問.

"我去赴酒局,才回來,夏姑娘不在府里嗎?"蕭沉冽疑慮地問.

"你當真沒有帶薇薇出去?"

"若我帶她出去,怎麼會自己一身酒氣地回來?"

"那薇薇去哪里了?"江洛川自言自語.

"她不是說去三舅的阮姨娘那里嗎?"

"早上她不是這麼說的,她說要和九妹上街."

二人不約而同地察覺到事態的不同尋常,立即叫來梅管家,茉香和其他傭人問話.

梅管家說,夏小姐是中午過了一點出門的.

茉香說,夏小姐說去陪三少爺的阮姨娘.

云醉雪說,薇薇沒有回來過,也許在街上逛呢.

江洛川立即打電話問江潤玉阮清歌寓所的電話,電話接通後,阮清歌說,的確跟夏薇約好了來寓所,不過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她,想著她可能有事來不了,就沒有打電話來問.

蕭沉冽道:"她沒有去阮姨娘那邊,也沒回來,有可能出事了."

"你不要嚇我.薇薇在金陵又沒有得罪什麼人,怎麼會出事?"云醉雪道.

"七少,是我的錯,我沒有跟著夏小姐出去……"茉香自責道.

"梅管家,你吩咐幾個傭人到街上去找薇薇."江洛川吩咐道,"多派幾個人."

"到外面,我有話跟你說."蕭沉冽對他道.

二人來到外面,蕭沉冽面色沉重,"這件事先不要傳揚出去.夏姑娘極有可能遭遇不測,不如這樣,你去找阮姨娘,威逼利誘,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她說實話."

江洛川半信半疑道:"你覺得薇薇失蹤跟阮姨娘有關?"

"你想想,夏姑娘為什麼與阮姨娘一見如故?為什麼要去陪阮姨娘?"

"沒錯,薇薇和阮姨娘剛認識,又不熟,不會無緣無故地去陪她."江洛川不得不承認,還是這臭小子心思縝密.

"我開車到街上轉轉,多派一些衛兵到街上去找."蕭沉冽道.

二人商議之後,立即分頭行動.

在慕容瞳的人身安全方面,他們是一致的.

這邊,慕容瞳躺在沙發上,明銳鋒深情款款地凝視她,溫柔地微笑.

"云子,我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讓你離開蕭沉冽,忘記蕭沉冽,我怎麼能讓你離開我呢?"他的大拇指輕輕撫摸她光潔的額頭,"我尋找你半年,你知道這半年我有多痛苦,絕望嗎?"

"你失去記憶,對我來說反而是最好的.我們在上海重新開始,或者我們回日本,從今往後,你只是我的云子,我還是你的哥哥,我們永遠在一起."

"云子,那年你才十八歲,在上海被地痞流氓打死,當我抱著你遍體鱗傷,鮮血淋漓的身軀,你知道我是多麼絕望嗎?你放心,我已經為你報了仇,把那三個地痞流氓大卸八塊,扔進黃浦江喂魚."他握著她的小手,貼著自己的臉頰,柔柔地說著.

"云子,我這就帶你回上海.今後我會保護你不受任何傷害,你會成為世界上最快樂,最幸福的女人."

明銳鋒在她的額頭輕輕地吻,爾後抱起她,架著她下樓.

這麼一動作,慕容瞳清醒了,但四肢酸軟,渾身沒有力氣.

她看見前後跟著四個黑衣人,腦子急轉,明銳鋒要帶自己去哪里?

樓下的轎車前後,站著七八個黑衣人,陣仗頗為驚人.

"你要帶我去哪里……"她有氣無力地問.

"阿瞳,你不要說話,睡吧."明銳鋒柔聲安撫.

"我想去洗手間……我憋不住了……"

"忍一忍,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帶你去."

"我真的憋不住了……"慕容瞳祈求道.

明銳鋒禁不住她的懇求,帶她回到寓所,讓她去洗手間.

她把門關上,深深地吸氣,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讓自己清醒,積蓄力量.

"阿瞳,好了嗎?"他在外面喊道.

"還沒好."她輕聲道,打開窗戶往下看,太高了,不行.

門把轉動的聲音.

慕容瞳心尖一顫,連忙走過去開門.

PS:今天三更完畢,小仙女們對劇情有什麼想法,歡迎來討論哦.

上篇:第266章:他是她的男人    下篇:第268章:只想留住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