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想你想得睡不著   
  
想你想得睡不著

g,更新快,無彈窗,!

慕容瞳眼疾手快地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去推他,"七少!"

江洛川根本不清醒,抓住她的雙手扣在她的頭上方,俯身吻她.

她左閃右避,激烈地反抗,"七少,你不要這樣……"

他追尋她的芳唇,從她的鼻尖,臉頰掃過.

她心慌氣促地抗爭,卻惹來他粗暴的鉗制.

"不要再逃避我……我已經忍了這麼久,快一年了……薇薇,你不能這麼對我……"他喃喃說著,懇求的語氣倍顯無辜可憐.

"七少,你清醒一點!"慕容瞳厲聲道,"你再這樣,我不客氣了!"

"薇薇,我想盡快娶你進門,想今夜就和你洞房花燭……"江洛川紅彤彤的臉龐彌漫著深沉的情意,"我發誓,我會一輩子對你好……不會朝三暮四,更不會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們結婚後,我只愛你一人,修身養性……嫁給我,好不好?"

她知道,跟酒醉的男人講道理無異于雞同鴨講.

再這樣下去,很危險.

她沒有回應,他以為她同意了,再次吻她.

江洛川吻她的唇角,心滿意足,雙手略略松了.

就是這個時候!

慕容瞳掙脫手,拼了全力推他,與此同時,右腿用力地曲起,頂向他的身軀,將他掀翻,爾後利落地起身.

他倒在床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拉她的手.

她沒有留神,以為他不會有這麼快的身手,卻沒想到……

她再次倒在床上,被他壓住.

原來,七少的身手並不是那麼差.

"薇薇,你知道嗎?每個夜晚我都在想你,想你想得睡不著……"江洛川捧著她的小臉訴說衷腸,情深刻骨,"不要再拒絕我,好不好?"

"七少,我沒答應過你……"慕容瞳無奈地解釋.

他不管不顧地吻她,在她的臉頰,雪頸流連忘返.

她使了全力反抗,可是這回他有了防備,不僅制住她的雙手,還緊密地壓著她,讓她無計可施.

唇舌咬吻她的耳珠,啃噬她嬌嫩的肌膚……

其實,江洛川三分醉,七分醒,想借此機會親近她.

這大半年,他太克制了,不想讓她從掌心溜走.

她腦筋急轉,怎麼辦?

忽然,一只手伸來,揪住江洛川的後衣領,將他拽開.

他摔在地上,憤怒地叫道:"哪個小兔崽子壞了我的好事?"

慕容瞳連忙站起來,看見蕭沉冽面色鐵青地站在一旁,心里不知是什麼滋味.

這麼狼狽的一面被他瞧見,挺難為情的.

蕭沉冽冰冷地嘲諷:"這就是江家少爺的作風嗎?"

房門沒有關嚴,他聽見房里的動靜,在外間看了一會兒才進來.

他斷定,江洛川並沒有喝醉,只是借酒行凶.

"蕭沉冽,你干什麼?"江洛川氣急敗壞地站起來.

"你還好意思問我干什麼?"蕭沉冽眸色冰寒,"你堂堂七少就會干這種強迫人的事嗎?"

慕容瞳心里冷笑,他何嘗不是經常做勉強人的事?

五十步笑百步罷了.

江洛川赤紅的眼眸布滿了陰郁的怒氣,"我和薇薇的事,你管不著!出去!"

蕭沉冽把他拽出去,"阿瞳不願意,就關我的事.跟我出去."

"你放開我!"

江洛川推推搡搡的,拼不過對方的強勢,出去了.

慕容瞳站在門口,看見他們去了小露台,索性不理會他們,關門睡覺.

"江洛川,你再對阿瞳做出這種惡劣的事,我不會客氣!"蕭沉冽冷酷地警告.

"薇薇是我的女人,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管不著!"江洛川不甘示弱地怒道.

"你看我是不是管得著."蕭沉冽的眼神猶如來自九幽地獄的惡魔.

江洛川忽然覺得冷颼颼的,這是一種死亡凝視,令人毛骨悚然.

半晌,蕭沉冽離去.

江洛川想去敲慕容瞳的房門,猶豫了一下還是回自己的臥房.

第二天早上,慕容瞳開門出來,他早早地守在走廊,立即迎上去.

"薇薇,昨夜是我不好,我喝醉了……你原諒我好不好?"他可憐兮兮地懇求.

"你保證,下不為例?"

"我保證,沒有下一次."

這時,蕭沉冽目不斜視地走過去.

慕容瞳看他一眼,點點頭.

江洛川欣喜地笑,"我們去吃早飯,然後去醫院看喬慕青."

……

四少殺了人,四少夫人自盡身亡,這兩件事對江家的人沖擊太大.

江淮沒有到飯廳吃飯,眾人聚在一起吃早飯也不敢議論,擔心被總司令聽見,受到懲罰.

早飯後,各人忙自己的事去了.

金陵的兩大報紙,《金陵日報》《金陵晚報》,沒有報道四少殺人一事,不過,只是一個上午,江家四少槍殺金陵大學教師一事傳遍了金陵城,沸沸揚揚.

因為,一家小報報道了這件事.

短短幾個小時,這份名為《金陵紀事》的小報銷售一空,總編臨時決定加印了一萬份,還是脫銷.

云醉雪,顧紅蕊等人都看了報道,憂心忡忡.

江淮緊急召回蕭沉冽,慕容瞳沒有去操練,在醫院陪喬慕青到中午,也回來了.

因為,她覺得今天必定會發生大事.

江淺淺把報紙遞給她,悄聲道:"父親動怒了,後果很嚴重."

慕容瞳匆匆瀏覽了一遍,這篇報道圖文並茂,指名道姓,雖然沒有具體寫江家四少槍殺金陵大學教師的原因,但有所影射--聯系四少夫人當夜自盡,推測出這件事的緣起乃風月.

她不得不承認,這篇報道的寫法非常高明,吊足了好事者的胃口.

可是,這家小報的記者怎麼可能知道得這麼詳細?

這件事跟蕭沉冽有關嗎?

"薇薇,這幾天不要亂說話,我們悄悄說兩句就好."江淺淺輕聲叮囑.

"嗯."慕容瞳擔憂地問,"其他人知道四少夫人為什麼自盡嗎?"

"大家都在背地里揣測,四嫂之所以自盡,是因為她和那個教書先生有……"江淺淺諱莫如深地說,"哎呀,你知道的.四哥不會平白無故地去殺人,一定是四嫂觸犯了他的底線."

"你父親會責罰你四哥嗎?"

"還不知道."江淺淺悠長地歎氣.

議事廳.

江淮把一份報紙摔在桌上,怒火沖沖地責問:"你看看,這就是你辦的事!"

蕭沉冽誠懇地認錯:"一個小時前,我看過這篇報道.爺爺,我沒辦好事情,是我的錯."

聽他這樣說,江淮的怒氣有所緩解,"你只給日報,晚報打電話,這家小報沒打?"

"是我疏漏了.我也沒想到這家《金陵紀事》這麼大膽,剛才我已經打電話給這家小報的主編,不過沒人接電話."蕭沉冽回道,"我派謝副官親自帶人去編輯部抓人,相信很快就有結果."

"派人去所有賣這小報的攤點,統統收繳."江淮余怒未消地吩咐.

"回來之前,我已經吩咐下去.不過,不少百姓已經買了這份報紙,只怕遏制不了."

江淮點點頭,心里頗為滿意,"這篇報道的由來,一定要查清楚.還有,告訴老四,這幾天不許出門,不許接受報紙記者的訪問."

在眾多兒孫里,蕭沉冽的行動力和應變力是最快的,不用他點撥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蕭沉冽道:"我會跟四舅說.這兩天應該有記者在總司令府的四周偷拍,我會增加防衛,傳令衛兵務必把那些可疑之人趕走,不讓靠近.還有,相信唐家的人很快會上門,爺爺有什麼指示?"

"稍後我親自給唐家打個電話,請唐老爺過府一敘.唐家的人來了,你讓醉雪好好招待."

"是.那我先出去了."

江淮坐在沙發,手捂著頭,陷入了沉思.

蕭沉冽關門的瞬間,忽然覺得,爺爺的確老了.

雖然唐家的權勢,地位比不上宋家,江家,但擁有金陵,上海以及南方諸省的最大銀行,還承辦了幾個大規模的基建工程,財力雄厚,江家控制軍政所需的財力,一半來自唐家.

所以,江家不好得罪唐家.

江洛川去陪江鴻飛,慕容瞳和江淺淺閑聊,看見蕭沉冽上了四樓,便也上樓.

蕭沉冽進房後道:"進來吧."

慕容瞳關好房門,開門見山地問:"《金陵紀事》這篇報道是你的手筆?"

"這是四少的事,你何必這麼關心?"他喝水.

"這是整個江家的事."她氣惱道,"蕭沉冽,你如實跟我說,你到底想干什麼?"

"上次我說的那句話,你要我再說一遍嗎?"

"……"她無語地瞪他.

不過,他沒有否認,就相當于默認吧.

他故意把四少的事傳揚出去,讓四少身敗名裂,抹去四少在江總司令心里的位置?

這麼狠辣的招,慕容瞳覺得毛骨悚然.

這時,一樓大廳傳來爭吵聲.

慕容瞳,蕭沉冽一起出去看情況,果不其然,唐家的人上門了.

唐夫人朝云醉雪,顧紅蕊等江家女眷疾言厲色地嚷道:"你們江家怎麼可以這樣逼死我的女兒?我女兒死得好慘吶……你們還我女兒!"

云醉雪,顧紅蕊等人一個勁兒地勸,不過唐夫人根本不聽,撒潑似的又罵又叫.

上篇:第287章: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嗎?    下篇:第289章:你也配跟我說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