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295章:帶媳婦見未來婆婆   
  
第295章:帶媳婦見未來婆婆

g,更新快,無彈窗,!

江鴻飛自小習慣了軍營生活,不過近來待在北郊大營操練,不能回城放松一下,苦悶得很.

這天,他獨自出營去打獵,散散心.

在附近的樹林打了幾只小鳥和野味,忽然雷聲隆隆,天降急雨.

他騎馬馳騁了一段,暴雨傾盆而下,越來越大,全身都濕透了.

前方有一個草寮,他在草寮躲雨,看見一個男子騎馬來躲雨.

"這夏天的暴雨太急了,應該下一陣子就小了."江鴻飛率先開口,"兄台也來打獵嗎?"

"是的,沒想到今天會下暴雨."那男子的白襯衫和西裝長褲濕透了,"若我沒猜錯,兄台應該是附近北郊大營的軍官吧."

"好眼力."江鴻飛抹掉頭發上的水珠,"兄台如何稱呼?"

"敝姓高,高哲.我哪算什麼好眼力?這里離北郊大營近,你又穿著軍服,必定是軍官."

"敝姓江."江鴻飛伸手,想跟他握手.

"幸會."高哲爽朗一笑,"江……兄台不會是總司令府的人吧."

江鴻飛沒有回答,笑了笑,"等雨停了,我們再去打幾只野味,回去烤了吃,如何?"

高哲笑道:"高某正有此意."

這天,他們打了幾只野味,到附近的村里借農家的灶台烤了吃,一邊啃野味一邊飲酒,好不痛快.

接下來的三天,江鴻飛操練之後總去打獵,總能遇到高哲,總是一起去烤野味喝酒.

這一來二去,他們就熟了.

不過,江鴻飛並沒有明確地跟他說自己是江家人.

這天,高哲問道:"聽聞蕭督軍掌管北郊大營,江兄可是蕭督軍麾下的軍官?"

"算是吧.你知道蕭督軍?"江鴻飛苦笑.

"今年以來,蕭督軍在金陵聲名鵲起,是軍政界的風云人物,誰不知道?"

"也是."

"聽說江家四少出了事,被江總司令責罰,可有此事?"

"這件事是真的."江鴻飛更苦悶了,一碗米酒一飲而盡.

"雖然我不知道江家出了什麼事,不過覺得吧,蕭督軍一進江家,四少就出了這大事,被自己的父親責罰."高哲頭頭是道地分析,"江兄,你不是江家人我才敢說的.這江家四少總領戍衛隊,備受江總司令的器重,如今卻被罰,我總覺得這事不簡單."

江鴻飛隨口問道:"怎麼不簡單?"

"你想想,蕭督軍一進總司令府就去管北郊大營,得江總司令器重,我覺得他應該起了爭奪之心.而他第一個要拉下馬的,自然是備受器重的四少."

"你分析的倒是有幾分道理."江鴻飛猶如醍醐灌頂,"然後呢?"

"然後?沒有然後啦,我不知道江四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高哲笑道,"不過,我也是瞎猜的."

"其實,我就是江家四少."

"哎喲,江兄真是四少?"高哲震驚不已,險些摔坐在地,"我胡說八道,四少千萬不要往心里去."

"我的事,你知道多少?"江鴻飛冷著臉問道.

"我只知道四少殺了金陵大學的一位老師,接著金陵大學的學生游行示威,《金陵紀事》這家小報還報道這件事."高哲覷著他的表情,謹慎地問,"四少,那篇報道說你的事涉及風化之事,是真的嗎?"

"不該問的不要問."江鴻飛瞬間黑了臉,"我的確殺了那個老師.你覺得這些事有蹊蹺,跟蕭沉冽有關?"

"我……不太敢說."

"說吧."

"那我真說了."高哲娓娓道來,"蕭督軍此人堪稱傳奇,我關注他一年,他的事我差不多都知道.他叛出帝都政府,投入江總司令麾下,尋常的將領真不會干出這種事.接下來他統領三省軍政,在江州做出一番政績,又接連打敗劉嘉和孫志芳.四少想想,劉嘉可是帝都政府的第一謀士,從未吃過敗仗,卻折在蕭督軍手里,還敗得那麼慘,這只能說明,蕭督軍謀略過人,擅謀人心."

"即便如此,他打敗孫志芳沒什麼稀奇."

"孫志芳自然比不上劉嘉,四少出馬,必能把孫志芳打得落花流水.不過,蕭督軍執掌江揚軍沒多久,沒有多少實戰經驗,就能打敗老謀深算的孫志芳,這還不夠說明蕭督軍擅謀嗎?"

"的確,蕭沉冽擅謀."

"蕭督軍擅長謀算人心,在戰場上倒是沒什麼,進了總司令府卻未必是好事."

"你的意思,我有此遭遇,是他在背地里密謀布局?"江鴻飛劍眉緊皺.

"我不認識蕭督軍,不好妄斷,只是有所懷疑."高哲嚴謹道,"若四少想得到確切的答案,可以試探他."

"怎麼試探?"

"這……我一時也想不出辦法,若四少真想試探,我自當為四少籌謀,以報答與四少的緣分."

"也好,你想個辦法,我們再合計合計."

陡然知道有這個可能性,江鴻飛的心里刮過一陣陣冷凜的狂風.

……

慕容瞳在北郊大營操練了四天,喬慕青還沒有完全複原,在一旁看著.

下午四點,她們准備回城.

喬慕青發現她忘記佩戴短槍,道:"少帥,你忘記拿槍了,我進去拿."

慕容瞳在外面等候,這時,蕭沉冽從那邊走過來,低沉地問:"你要回城了嗎?"

"時間不早了."她有點不自在,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夜的情形,以及他眼里的欲色與狂熱的舉動.

"注意安全."

"嗯."她想起他救了自己,還沒向他道謝,"蕭少,上次唐夫人綁走我,謝謝你籌謀救我."

"若你真想謝我,就要有誠意."蕭沉冽低低的語聲格外的沉魅.

"誠意?"

"我只接受有誠意的道謝."

說罷,他徑自離去,去找潘文墨,楚師長.

慕容瞳愣愣的,他想要她誠意十足地道謝?

喬慕青取槍回來,慕容瞳收起來,正要上車時時,江洛川追上來.

他叫喬慕青下來,他要開車,"薇薇,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里?"慕容瞳心虛地問,這幾天她一直躲著他,四天了,還沒答複他.

"很快你就知道了."他踩了油門,駛出大營.

一個多小時後,他們抵達靈山寺.

慕容瞳不解地問:"來靈山寺做什麼?上香嗎?"

江洛川拉著她快步進寺廟,"喬慕青,你在車上等著."

時值黃昏,落日熔金,西天燒成熾烈,晴豔的云火之海,給巍峨壯觀,肅穆甯靜的靈山寺潑上一層靜謐的血色.

上香的香客都走了,寺中寂靜,只有尼姑經過.

他們沒有去大雄寶殿,而是走往東邊的禪房.

"七少,你帶我來見一個人?"慕容瞳猜測.

"沒錯."江洛川清朗地笑,問了一個尼姑,爾後在一間禪房前敲門.

"你娘在靈山寺修行嗎?"

"你猜到了?佩服."

"之前我聽一個女傭提起,說你娘在一家寺廟帶發修禪."

門開了,出現在面前的是一位身穿灰色長袍,臉龐素淨的中年女子.

慕容瞳微微訝異,這女子的容顏極素,卻天生麗質,驚心動魄的雅靜之美讓人印象深刻.

江洛川欣喜地笑,"娘."

這中年女子看見兒子拉著一個年輕女子的小手,有點錯愕,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進來吧."

他們在禪房落座,慕容瞳打量這古樸,雅致的禪房,所用的都是佛家之物.

蘇韻沏了三杯清茶,客氣地請慕容瞳用茶,"你怎麼來了?"

"娘,我帶薇薇來見你."江洛川明朗地笑,"這位美麗的姑娘叫夏薇."

"伯母好."慕容瞳落落大方道,"打擾您靜修了."

"無妨.洛川就是這樣,來了從來不會先打個招呼."蘇韻慈和地笑,"這還是洛川第一次帶姑娘來看我.夏姑娘,你在洛川的心里占著重要的位置."

"……"慕容瞳孔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娘,薇薇住在府里已經幾個月,父親也沒說什麼."江洛川連忙岔開話題,笑眯眯道,"娘,你不會有意見的,是吧."

"我遠離紅塵,不理俗事,你的婚事自有你父親給你安排."蘇韻輕柔道.

"娘,我就是想讓你看看,我為你挑的兒媳婦."他握住薇薇的小手,溫柔地看她.

慕容瞳眉心微蹙,尷尬地想抽出手,可是抽不出來.

蘇韻知道了兒子的心思,"你父親同意便好.夏姑娘,我和洛川說兩句體己話,你可以到外面走走."

慕容瞳告辭出來,覺得這個六姨太對自己並不是那麼熱情.

或許,六姨太打從心底反對她嫁給七少.

慕容瞳往北走,這里的參天大樹都是數百年的老樹,綠蓋如傘,樹蔭下涼風習習,清涼怡人.

這時,一個帶發修行的中年尼姑朝她走過來,面色微變,交織著驚喜與不可思議..

"慕容少帥,原來你沒死."

這中年尼姑握住她的手,不敢相信今生還能看見她.

慕容瞳一臉的懵,"您是……"

這位中年尼姑便是蕭沉冽的母親,江雪心.

上篇:第294章:七少求婚    下篇:第296章:圖謀你的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