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01章:吻到你心里有我   
  
第301章:吻到你心里有我

g,更新快,無彈窗,!

西裝男子那輛車瘋了似的飛奔,煙塵滾滾.

而蕭沉冽等人狂追不舍,城門的衛兵也出動兩輛車去追.

喬慕青和蕭沉冽從兩側探身開槍,一人打車玻璃,一人打車輪.

對方狂奔逃離,必定有問題.

蕭沉冽可以斷定,那車上的女子就是阿瞳.

狂追幾公里,那輛車終于爆胎,沖向路邊,撞到樹上.

那西裝男子知道大勢已去,這次帶不走人了,丟下慕容瞳逃命去了.

而那司機,撞得頭部流血,趴在方向盤上,不省人事.

謝放立馬停車,蕭沉冽去救人,喬慕青火速跳車去追那個逃跑的人.

蕭沉冽抱起慕容瞳,還沒抱出車來,聽見滴答的聲音.

車漏油了!

他火速撤離,飛奔離開,下一瞬,砰--

那輛車爆炸了!

由于熱浪影響,他抱著慕容瞳飛撲在地上,下意識地護著她.

那輛車熊熊燃燒,火勢越來越大.

蕭沉冽在她的臉頰摸了摸,溫柔地一撕,果然是阿瞳.

"阿瞳……阿瞳……"

他焦急地低喚,黑眸閃著驚喜的淚光.

在城門的時候,喬慕青說起耳洞的一刹那,他也覺得有可疑.

幸虧她發現這微妙的共同點,不然他就錯失了阿瞳.

差一點,他就再次失去阿瞳!

萬幸啊萬幸!

這麼震蕩,慕容瞳幽幽轉醒,驀然看見一張熟悉的俊臉,不由得懵圈.

頭有點疼.

蕭沉冽抱著她坐起來,急切地問:"哪里不舒服?我帶你去醫院."

慕容瞳擺手表示沒事,重重地搖頭,徹底清醒了,"你救了我?"

"你知道擄走你的人是誰嗎?"

"不認識,沒見過他."

"主謀是四少."

"啊?四少綁我干什麼?"她驚詫不已.

"稍後再跟你詳細說."蕭沉冽扶她站起來,拍拍她身上的塵土.

"你受傷了."慕容瞳看見他的雙手,手臂都有擦傷,血跡斑斑.

"擦傷而已,無妨."他不在意地說道.

這時,謝放,喬慕青等人回來,"督軍,那人跑了,我吩咐五六個衛兵去追,不過可能追不到."

喬慕青關心地問:"少帥,你有沒有受傷?"

慕容瞳搖頭,百思不得其解,"四少為什麼抓我?對了,那位女先生……"

蕭沉冽扶著她往回走,"我們在車上歇歇.那位女先生應該沒事,他們只是利用女先生擄走你."

謝放,喬慕青知趣地在一旁等候,互相挑眉示意,這回他們可以好好說話了,沒人打擾.

蕭沉冽說了四少擄她的目的,尋思道:"不過,那人為什麼不聽從四少的命令,瘋狂地帶你出城?"

那人也使用人皮面具,以此蒙混過關……

"星野龍一!"

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道,隨即相視一笑.

慕容瞳蹙眉,"星野龍一怎麼會聽命于四少?"

"為了帶你離開金陵,他無所不用其極,用另一個身份接近四少,鼓動四少擄走你,逼我跟他說實話."他冷笑,四少怎麼也沒想到,他會睜眼說瞎話.

"四少問你什麼?"她焦慮起來,星野龍一果然卷土重來,以後要更加小心才行.

"他問我是不是密謀害他."

"那些事,是你安排的嗎?"

"阿瞳,我不想騙你,你會告發我嗎?"蕭沉冽摸她的後腦,眼里充滿了灼熱的期待與深情.

"……"慕容瞳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當然不會告發他.

可是,若她說不會告發,豈不是讓他生出別的心思,認為她心里有他,才幫他隱瞞?

他密謀這麼多事,害得四少失去戍衛隊,是有所圖謀嗎?

他是個危險至極,讓人不敢靠近的人!

她的心冷颼颼的,問道:"你到底想干什麼?"

蕭沉冽輕撫她白皙的臉頰,"若我說,我做這麼多,只想更好地保護你,你相信嗎?"

慕容瞳冷笑,"蕭少,你的野心有目共睹,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他低沉一笑,"沒錯,你是原因之一."

"我不需要你的保護."她推開他的手,轉頭看另一邊,"你的手流血了,回城吧,你也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

"我為了救你才受傷的,你不應該幫我處理傷口嗎?"

"我又不是醫生,護士."她翻白眼.

蕭沉冽開車前行,謝放,喬慕青遠遠地跟在後面.

慕容瞳發現他往郊外走,前方並不是回城的路,"不是回城嗎?"

蕭沉冽轉頭朝她一笑,"我說過要回城嗎?先去處理我的傷處."

她氣得咬牙,"回城!"

雖然今天他拼了老命救她,她也滿心感激,入心入肺的感動,可是她不能說,也不能表現出來.

他不當她的怒火是一回事,悠然道:"快到了."

車開得不快,可是慕容瞳不可能跳車吧.

罷了罷了,就依他一回吧.

來到一片蔥翠的郊野,草地綿延,遠處的花田盛開著各色野花,一條小河潺潺流淌,風光怡人.

蕭沉冽停了車,拉她下車.

慕容瞳甩開手,往小河走去.

此時是下午四點,涼風悠悠,那邊長長的蘆葦在風里優美地飄搖.

他脫了軍服,白襯衫的袖子染了不少血,觸目驚心.

"怎麼流這麼多血?"她內心驚震,"現在沒有藥水,怎麼辦?"

"皮外傷罷了,沒事."蕭沉冽索性把白襯衫脫了,露出緊實的身軀.

她連忙轉過頭,心幾乎跳出嗓子眼,雪腮染了落日的紅光,嬌豔動人.

小河波光粼粼,一河的碎金向東流.

他眯眼看她,入了迷,半晌才道:"過來幫我清洗傷處."

慕容瞳勸解自己,他是為自己受傷的,幫他清洗傷口當作回報吧.

他坐在河邊的大石頭,她屈身掬起清澈的河水灑在他的手臂,一次又一次地清洗.

清洗了左臂,接著是右臂.

蕭沉冽轉了個身,她連忙後退兩步,卻因為踩到圓滑的鵝卵石,她瞬間滑倒,身軀往後仰倒.

他眼疾手快地拉她的手,把她拽回來.

慕容瞳沒有防備,跌坐在他懷里,心有余悸.

他收攏雙臂,撥開她的烏發,在她的雪頸,耳珠流連忘返.

濕熱橫行,體熱飆升.

她的心觸電似的驚跳起來,掰開他的手,"你放開我……"

唇舌疾行,熱切地汲取她的柔香.

"不要動,傷口疼……"

蕭沉冽啞聲呢喃,她瞬間不敢亂動,立馬又想到這只是皮外傷,他堂堂督軍,怎麼會在意這些小傷?

慕容瞳氣惱地轉過身,沒想到恰好落入虎口,被他逮了個正著.

他攫住她的芳唇,狂野地封鎖.

她愣了一下,憤怒地推拒,可是無法撼動這座巍峨的高山.

遠處的喬慕青看見這一幕,面紅耳赤地背過身去.

謝放也是渾身不自在,走到一旁去抽煙.

"你混蛋……"慕容瞳拼了全力,氣到了極點.

"我就是混蛋."蕭沉冽啃咬她的下唇,"可是你心里有我這個混蛋."

"沒有……"

"那就吻到你心里有我!"

他更加狂肆,好似要把她的嬌唇吞了.

慕容瞳不斷地捶打他,卻打到他硬邦邦的肩骨,疼得抽氣,眼淚汪汪,眉目楚楚.

蕭沉冽終于放過她,揉著她的手,"很疼嗎?"

"你的骨頭那麼硬,當然疼."她故意擠出眼淚.

"是我的錯."他疼惜地吻去她眼角的淚水,似在呵護稀世珍寶.

"你別碰我!"她粗魯地推他.

"阿瞳,你只是不願,不肯承認罷了."

"什麼?"

"你說你心里沒有,其實你是心口不一."

"才不是……"

"你非要我吻到你承認嗎?"蕭沉冽邪魅地挑眉,作勢要吻她.

慕容瞳連忙捂住他的嘴,"你有病!"

他的鐵臂陡然收緊,把她壓到懷里,"今天我不會再讓你逃.阿瞳,你心里有我,承認吧."

她斬釘截鐵道:"沒有!"

蕭沉冽傷心地壓眉,"我多吻你幾次,你心里應該就有我了."

"你怎麼這麼無恥?"她掙紮著下去,可是他紋絲不動.

"你一直都知道,我無恥地想要得到你的心."

他的鼻尖輕觸她的鼻子,又輕柔地吻她的唇瓣,溫存得令人心顫.

沉啞的嗓音響在她的耳畔:"阿瞳,無論你是不是喜歡我,我都不會放棄.你逃,我追;你躲,我找;你不喜歡我,我就纏著你,纏到你喜歡我為止."

他一邊吻她一邊說,親密到極限,甜蜜到齁牙的舉動,令她心魂俱顫,筋骨都酥軟了.

慕容瞳說不出話來,心口堵得慌.

"阿瞳,你在發抖."蕭沉冽沙啞道,猜著她可能被自己感動了,"親親我,好不好?"

"……不可能!"她急忙下去.

他綿密地吻她,點染,挑逗,溫柔,撩撥她的心弦.

上篇:第300章:目光犀利得似要把人剝光衣服    下篇:第302章:熾情相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