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06章:頭頂綠油油的   
  
第306章:頭頂綠油油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梅管家把剩下的一點老鼠藥藏得很隱秘,卻沒想到還是被他們找到.

此時,他真的慌了,卻極力鎮定,只希望不要牽連香琴.

謝放把一小包東西遞給江洛川,"這包東西是在梅管家的房間上鎖的小抽屜的隔層找到的,藏得很隱蔽.可以請黃大夫看看."

江洛川看了一眼,遞給黃大夫,"請你仔細看看."

蕭沉冽和慕容瞳對視一眼,不動聲色.

黃大夫仔細地辨認,道:"七少,這的確是老鼠藥."

梅管家面如土色,憂愁而痛恨地心想:小心翼翼保護十幾年的秘密,絕不能被他們揭露出來!

所有人都震驚不已,竊竊私語.

江淺淺心疼薇薇的遭遇,氣憤道:"梅管家,你在府里伺候這麼多年,我們這麼相信你,你為什麼用老鼠藥害薇薇?"

顧紅蕊怒道:"原來是你!梅管家,你害死我的雪球,你該死!"

"說!你為什麼毒害薇薇?"江洛川猛地揪住梅管家,眉宇間殺氣騰騰.

"七少弄錯了,我房里這包老鼠藥是兩個月前治老鼠用剩下的.我沒舍得扔,就放在抽屜里,打算下次府里又患鼠災時用的."梅管家慌亂地辯解,但可以瞧出來,他的慌張是喬裝的,"七少,我跟夏姑娘無冤無仇,怎麼會害她?這不合常理啊."

"七少,我知道你關心夏姑娘的安危,不過梅管家是總司令信任的傭人,梅管家確實沒有理由毒害夏姑娘.這件事還是要查清楚."唐香琴的內心兵荒馬亂,面上卻頗為平靜,"梅管家的房里有老鼠藥,也不能證明是他毒害夏姑娘.那些飯菜經了幾個人的手,應該挨個問清楚."

"七少,我真的是冤枉的."梅管家苦楚道,"茉香負責送飯,也有可能是茉香……"

"茉香伺候夏姑娘,怎麼會害她?"云醉雪道.

"茉香,你把送飯的前後一五一十地說一遍."蕭沉冽眸色冰寒.

慕容瞳冷笑,唐香琴和梅管家果然是一丘之貉.

茉香講述了一遍,"大體就是這樣."

蕭沉冽總結道:"茉香盛了飯菜,並沒有遇到旁人,只有梅管家.那碗小米粥還是梅管家准備的,端給茉香的."

江洛川的眼神狠厲如狼,"茉香盡心盡力地伺候薇薇,怎麼會毒害薇薇?梅管家,除了你還有誰?"

梅管家矢口否認:"我沒有害夏姑娘!"

蕭沉冽慍怒的眼里藏著一絲殺氣,"昨天夏姑娘去醫院,因為吃了兩口梅管家准備的冰鎮酸梅湯,就嘔吐流血,醫生說是誤食老鼠藥導致的.梅管家,接連兩次都是你准備給夏姑娘的食物有老鼠藥,這是湊巧嗎?"

唐香琴面色微變,紅唇動了動.

這可怎麼辦?

"什麼?昨天薇薇不是吃壞肚子,而是你給薇薇下了老鼠藥!"

江洛川驟然得知真相,氣得快炸裂,狠狠地一拳揍過去,力道狂猛.

梅管家被這猝不及防的一拳打倒在地,牙齒受到重創,松動了,流出血來.

所有人都無動于衷地看著,膽敢在府里下毒,就是該死.

慕容瞳頗為解氣,梅管家跑不掉的.

江洛川還不罷休,抬腳使了狠勁踹梅管家.

梅管家在地上翻滾,呻吟,沒有還手的余地,被打得著實有點可憐.

唐香琴心驚肉跳,可是她沒法為他說話

再說,以她總司令三姨太的身份與頭腦,不可能為了一個傭人犧牲自己余生的榮華富貴.

保持沉默,是她唯一可以做的.

蕭沉冽阻止道:"七少,可以了."

江洛川根本不解氣,恨不得一槍打爆梅管家的頭,怒問:"你為什麼毒害薇薇?她礙著你什麼?"

梅管家嘴硬道:"七少,我是冤枉的."

"梅管家,你最好招了,否則查出更多的事,受罪的不只是你."蕭沉冽的俊臉泛著縷縷清寒.

"梅管家不認罪,但罪證確鑿,不容他抵賴."唐香琴忍痛道,畢竟做了十幾年的地下夫妻,"七少,不如把梅管家秘密處決吧."

她擔心牽扯出她和梅管家的私情,擔心梅管家受不住虐打招認出來,索性狠下心腸.

梅管家看向她,如遭五雷轟頂,眼里滿是絕望.

不過,他明白她的心思,她無非是想保全自己.

十幾年的情分,他理當保全她.

慕容瞳冰冷地眨眸,這次不一網打盡,留下三姨太,到底是禍害.

蕭沉冽向云醉雪挑眉示意,她輕輕眨眸.

這時,江淮帶著副官江潮回來,看見大廳這等情形,面容驟沉.

"總司令,我有要事跟您說,不如到議事廳."云醉雪立即道.

"總司令,梅管家這件事,不如我向您彙報吧."唐香琴不想給她機會添油加醋.

"都到議事廳,你們兩個也進來."江淮摘了帽子遞給江潮,前往議事廳,順便點了江洛川和蕭沉冽.

慕容瞳和江淺淺等人留在大廳,謝放吩咐衛兵押住梅管家.

江淺淺好奇地猜測:"十一姨好像還有事情跟父親彙報."

慕容瞳清冷地勾唇,"很快就知道了."

議事廳里,江淮坐下,唐香琴上前誠懇地請罪:"總司令,梅管家給夏姑娘的飯菜下老鼠藥,險些鬧出人命.這件事是我失察,我有錯.今後我會從嚴管束傭人……"

蕭沉冽冷冷道:"三姨太,還是先聽聽云姨彙報的事吧."

唐香琴看見總司令不悅的眼神,驚懼地後退.

"總司令,剛才我和謝副官去搜查梅管家的房間,搜到老鼠藥和一些意外的東西."云醉雪從袖子里掏出東西,展開來,"您看看,這是從梅管家的被子下面搜出來的."

"啊!"唐香琴震驚地呼叫,面色慘白,好像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幾乎無力站穩.

"這是誰的肚兜和繡帕?"江洛川問道.

瞬間,江淮的臉膛黑了一圈,眼里燃起憤怒的火焰.

頭頂綠油油的,自然是丟盡顏面,怒海難平.

云醉雪柔婉道:"總司令,我見過三姐的丫頭蘭香洗三姐的衣物,這應該是三姐的貼身衣物和繡帕.三姐,你不會不認得吧."

唐香琴好像吃了一坨翔,怎麼也說不出半個字,蒼白的面色轉變成慘綠慘綠的.

江淮凌厲的目光射向她,好似竭力控制著怒焰,"你作何解釋?"

她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驚慌失措地哭道:"總司令,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梅管家怎麼會藏著我的衣物……也許,也許,他對我生了別的心思,偷了我的衣物和繡帕,藏起來……"

"三娘,你這話誰信吶?"江洛川摸摸鼻子,這回父親丟臉丟大了.

"爺爺,伺候三姨太的丫頭蘭香應該知道一點,不如叫她來問問."蕭沉冽提議.

"去叫人."江淮的臉膛布滿了烏云,"醉雪,把她帶到那邊."

云醉雪領命,帶唐香琴到那邊等候審判.

唐香琴憤恨地瞪她,"小賤人,我真是小看你了."

云醉雪淡漠一笑,"三姐,你還是多多操心自己的下場吧."

唐香琴切齒道:"總司令一定會相信我."

云醉雪冷笑,"是嗎?因果報應,你做過什麼事,總要擔著後果."

不多時,蘭香來了,戰戰兢兢.

蕭沉冽道:"你伺候三姨太多年,知道什麼,一五一十地說.若有半句假話,不僅饒不了你,還饒不了你的家人."

她嚇壞了,哆嗦道:"是.總司令想知道什麼?"

"這是三姨太的衣物嗎?"江淮指了指一旁的肚兜和繡帕,語聲冰冷得要凍死人.

"是三姨太的貼身衣物,不過這肚兜和繡帕……去年就不見了,我問過三姨太,她說丟了就丟了,不用找."蘭香回話.

"三姨太夜里……睡得好嗎?"他又問,目色陰寒.

蕭沉冽和江洛川連忙走到一旁,轉過身去.

蘭香支支吾吾道:"我不太清楚……"

江淮怒喝:"說!"

她心虛道:"三姨太有時會抱怨……總司令不來她的房里,她難免空虛寂寞……有時夜里睡不著,就到花園走走,說是散心……"

"夜里幾點出去的?散心多久才回房?"

"有時是十一點,有時過了十二點,一般一兩個小時才回來."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經常這樣嗎?"

"一個月里大約有三四次吧……我伺候三姨太沒多久就……有這樣的情況……"

江淮險些一口氣提不上來,怒海里烈焰燃燒.

蘭香伺候香琴多年,換言之,香琴偷人已經有好幾年了.

他緊緊攥著拳頭,"三姨太和梅管家……相處怎麼樣?"

蘭香回道:"三姨太掌管內務,有不少雜事都要跟梅管家商量,所以他們經常單獨說事,不讓我在一旁伺候."

他又險些吐血,"這些年,三姨太的月信准不准?"

她認真地回響,道:"三姨太的月信一般是准的,不過四五年前,有一次三個月都沒來月信."

站在一旁的江洛川聽了個明明白白,心快跳出來了.

原來,三姨太和梅管家有私情!

他看向蕭沉冽,這小子的面上並沒有幾分震驚,難道這小子早就知道了?

上篇:第305章:設局,鬧大事情    下篇:第307章:揭發私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