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08章:暴斃   
  
第308章:暴斃

g,更新快,無彈窗,!

江鴻飛走進飯廳,"父親,我有事想問您."

江淮不悅道:"我讓你回來了嗎?"

"父親,聽聞娘……"江鴻飛心里焦急,不顧場合地開口.

"出去!"江淮寒聲呵斥.

"父親……"江鴻飛沒想到父親這麼生氣,有點不知所措.

江潤玉起身硬是拉他出去,來到外面的廊下,他推開江潤玉的手,"三哥,你知道我娘犯了什麼錯嗎?"

昨夜江潤玉比較晚回來,從妻子宋雨柔嘴里聽了個大概,"昨天出事的時候,我不在,我不清楚,雨柔也不知道父親為什麼重罰你娘.老四,這件事很古怪,很多人都不知道,不過老七和十一娘可能知道."

江鴻飛想著晚點找他們問問,"我去看看我娘."

"你別去.父親下了嚴令,所有人都不能去看望."

"父親怎麼這樣……"

"你稍安勿躁,晚點再問問父親吧."

"只能這樣了."江鴻飛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但也只能忍住.

這時,江淺淺飛奔出來,雙眼哭了一夜紅腫如核桃,"四哥……"

他扶著她的雙肩,憐惜地問:"九妹,你怎麼哭成這樣?對了,娘到底怎麼了?"

她擔驚受怕一整夜,憔悴了不少,"我也不清楚……我問十一姨,問七哥,他們都不告訴我……他們還說,父親不讓人提起娘,否則以軍法處置……四哥,娘在北苑,那里那麼可怕,我們怎麼辦?"

"你別著急,我想想辦法."

"四哥,你一定要救娘出來."

"我會想辦法的,你先去吃點飯."

江淺淺聽話地進去.

江鴻飛終于等到父親從飯廳出來,懇切地乞求:"父親,我身為人子,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親娘被關在那種地方.若娘真的犯錯,父親好歹告訴我實情."

江淮走進議事廳,語聲冰冷,"你非要知道嗎?"

"懇請父親告訴兒子."

"你去見那個淫婦,自己去問,在外面問."

江淮的語氣里滿是怒火,余怒未消.

江鴻飛聽見"淫婦"這兩個字,心神一震.

父親斥罵娘為淫婦,這個定性非常嚴重,難道娘真的做出什麼丑事?

"父親,我先去北苑."

半個小時後,江鴻飛失魂落魄地從北苑出來,滿心悲愴.

沒想到娘真的做出那等淫賤丑事.

怪不得父親生那麼大的氣.

只是,娘的余生就要在暗無天日的北苑度過了嗎?

他沒想到,這夜,娘撞牆自盡,撒手離世.

……

慕容瞳身子還虛,還不能去操練,江洛川猶豫了半晌,還是決定去操練.

蕭沉冽和江潤玉同坐一輛車去北郊大營,謝放開車.

江潤玉樂不可支地笑,"唐家的女人怎麼都是淫婦吶?老四的的妻子是這樣,三娘更是在府里偷人,有趣,有趣."

謝放接腔道:"三少,這回我家督軍可是卸了四少一支強有力的臂膀."

"可不是嗎?父親信任三娘,三娘卻做出這等彌天丑事,而且還是不短的年頭,父親能不氣死嗎?以後呀,一看見老四,父親就想到他娘給他戴了這麼多年的綠帽,必定連帶的厭惡老四,不再信任老四."

"如此一來,唐家更不會支持四少了."

"沉冽,你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就置人于死地,高!我十分佩服!"江潤玉再次豎起大拇指.

"雖然四少少了三姨太的支持,不過他在戍衛隊,軍中還有幾分威望,不可小覷."蕭沉冽淡漠地眨眸.

"下一步,你打算怎麼走?"

"不急,先觀望一陣.爺爺多疑,若我們頻頻動作,爺爺會起疑的."

"你說得對,頻頻動作,父親必定會懷疑有人暗中搞鬼."江潤玉拍大腿一笑,"不過,我猜測,你下一步就是要置老四于死地."

"四少為人自律,作風正派,沒有不良嗜好,想抓他的把柄,不容易."蕭沉冽想了不少時日,始終沒想到如何對江鴻飛下手.

"沒事,慢慢來."江潤玉拍拍他的肩頭,"沉冽,父親越來越信任你,你可不能辜負我的期望吶."

蕭沉頷首一笑.

這天,江淮在府里宣布,管家一職由江潮的兒子江河暫代.

至于掌管內務的當家主母,暫時空缺.

半夜,北苑傳出三姨太撞牆自盡的消息,眾人唏噓,府里辦起喪事.

江淺淺哭得肝腸寸斷,吩咐傭人把娘的遺體搬到靈堂,可是江河說,總司令的意思是,放在北苑就行.

而且,喪事從簡.

她十分不解,沖到父親面前哭喊,為親娘抱不屈.

"父親,娘到底犯了什麼天大的錯,為什麼把她關在北苑?為什麼娘會自盡?為什麼……"她淚水漣漣,嗓音都嘶啞了.

"醉雪,勸勸她."江淮不耐煩道,不想看她一眼.

"淺淺,先出去吧,讓你父親靜一靜."云醉雪試圖拉她起來.

"父親,即使娘犯了再大的錯,可是她已經自盡,付出生命的代價……娘的遺體不能放在北苑,應該遷到靈堂,讓娘走得安心……"江淺淺嘶啞地哭求,悲痛萬分,"娘好歹是江家的三姨太,喪禮怎麼可以從簡……"

"混賬!"他怒斥,隨手抓起茶幾上的茶盞,往牆壁狠狠地擲去,"你娘沒資格進江家祖墳!還不滾?"

"父親……"江淺淺嚇了一大跳,從未見過父親這駭人的雷霆之怒,不由得驚懼交加.

"淺淺,快走吧."云醉雪硬是拽著她離開.

江淺淺泣不成聲,坐在花廳哭成淚人.

云醉雪規勸:"淺淺,你不要再去煩你父親,你父親正在氣頭上,勸不了."

"云姨,你告訴我,娘究竟犯了什麼天大的錯,父親為什麼這麼對娘?"

"我也不清楚,不過三姐必定是觸犯到總司令的底線,總司令才會大動肝火,不讓三姐進祖墳."

"可是,娘不能進江家祖墳,必定死不瞑目."

"淺淺,你也知道你父親的脾氣,一向說一不二.你不要再火上澆油,以免牽連到你.再說你娘也希望你好好的,是不是?"云醉雪苦口婆心地說道.

"……"江淺淺嚶嚶地哭.

親娘離世,喪禮從簡,不能進江家祖墳,這三重打擊讓她無法承受,悲痛欲絕,幾乎無法呼吸.

她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娘到底犯了什麼錯.

慕容瞳理解她的喪母之痛,過來安慰她,可是又覺得任何安慰的話都很蒼白.

自從來到總司令府,江淺淺對她頗為照顧,待她如姐妹,有什麼好事都想著她.

而她間接害死淺淺的親娘,有點良心不安.

若淺淺知道親娘的死跟她有關,會不會恨死她了?

"薇薇,娘死了,我怎麼辦?"江淺淺淚如雨傾.

"你還有親哥哥,還有這麼多親人,不會孤單的."慕容瞳耐心地勸解.

"這不一樣嘛……我不想離開娘……"

"淺淺,你要懂事一點.或許,你娘選擇走這一條路,是解脫.你應該為你娘著想,是不是?"

"嗚嗚……薇薇,我好難過……"江淺淺趴在她的肩頭,痛哭流涕.

慕容瞳拍拍她的背,由著她發泄,心里很愧疚.

三姨太的喪事由江河操辦,不過七姨太顧紅蕊自覺是府里最有資曆的姨太太,以半個當家主母自居,指揮傭人做事,一會兒指揮他們去做那件事,一會兒指揮他們去干這件事,把傭人們使喚得暈頭轉向.

云醉雪看著她站在大廳對傭人們頤指氣使,冷笑著走了.

江鴻飛從北郊大營趕回來奔喪,先去北苑看親娘的遺體,確定親娘之死沒有可疑,才回大宅.

江淺淺聽聞親哥哥回來了,立馬沖出來,撲到他的懷里,"四哥,娘死得好慘……"

他拍拍她的肩頭,眼眸紅了,染了淚光,"九妹,娘走了,也是好事."

"你為什麼這麼說?娘走了,你不傷心嗎?"她仰起小臉淒艾地問.

"自然傷心."

"對了,父親不讓娘進祖墳,四哥,你求求父親好不好?還有,娘到底范了什麼錯?"

"一切聽從父親的意思,你回房歇會兒."江鴻飛說不出更多安慰的話,悲傷難抑.

江淺淺得不到答案,無奈地離去.

慕容瞳扶她回房,心里頗為傷感.

間接害死三姨太,慕容瞳並不後悔,只是覺得愧對淺淺.

以後,她如何面對淺淺?

蕭沉冽,江洛川和江潤玉等人都留在府里照應,明天出殯.

三姨太的喪事,江家並沒有對外宣告,沒有要親朋好友來吊唁的意思.不過,江家的親朋好友還是前來吊唁,略盡情義.

看見這麼簡陋的喪事,靈堂還設在北苑,他們終于知道江家不宣告喪事的緣由,也猜到幾分三姨太走得這麼突然的隱秘內情.

午後,唐老爺來了,直接進議事廳與江淮詳談.

原本,唐家想著發作一番,畢竟三太太還年輕,又無病無痛,忽然死了,不是很奇怪嗎?唐老爺來討要說法也是理所當然,不過,半個多小時後他就走了,留下兒子在此奔喪.

宋家自然派人來吊唁,宋恬恬也來了,在房間安慰淺淺,陪著她.

淺淺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時而哭得凶,時而一滴淚也沒有,時而癡呆地坐著,還挺嚇人的.

宋恬恬把慕容瞳拉到門口,悄聲問道:"三姨太忽然暴斃,到底有什麼內情?"

上篇:第307章:揭發私情    下篇:第309章:拼盡全力爭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