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34章:動了雷霆之怒   
  
第334章:動了雷霆之怒

g,更新快,無彈窗,!

江鴻飛道:"你可以如實說,大娘的兒子是嫡出,我們是庶出,不敢亂說話,亂作證,以免被父親斥責為居心不良.再說,當年父親失去二哥,悲痛不已,你不忍心告發三哥,讓父親又失去一子.而現在,你受不住良心的譴責,又看見三哥時常跟那位老友在一起,擔心三哥受到那人的挑唆,就決定告發."

江洛川還是猶豫不決,想著老四是不是來個一箭雙雕,把他和三哥一起端了.

"老七,這節骨眼上,你不能婦人之仁."江鴻飛苦口婆心地勸.

"那我們一起去告發,如何?"

"你也知道,我不能回總司令府.再說,父親厭棄我,怎麼可能相信我的話?"

"你不用說太多,為我作證就行."

"行,我陪同你一起告發.若父親動怒,你可要護著我."

兄弟倆接著商議怎麼說,才能讓父親不懷疑他們的動機.

蕭沉冽和宋恬恬的婚事取消,雖然在金陵軍政界掀起不少風浪,不過那些好事者只敢在背地里議論.

不出半個月,這件事就沒幾個人提起了.

江淮卻忽然覺得不對勁,找來江潮問話:"你覺得這件事有可疑嗎?為什麼那個張曉華住在鄉下會知道宋恬恬要嫁人?"

江潮眉頭一皺,"總司令覺得有蹊蹺?"

"雖然張曉華為她家小姐報複宋家,不過,凡事過于巧合便有問題."

"我明白總司令的意思.不過,也不能排除的確是巧合."

"你去查查張曉華."

"總司令,恕我直言,沒必要查."江潮笑道,"你懷疑是蕭少找到張曉華來攪和婚事,可是,若真是蕭少做的,宋大小姐也的確是孽種,不能進江家的門.蕭少有私心,沒錯,但也算為江家著想."

"你說的也有幾分道理.我還不如為他另覓人選."江淮皺眉尋思.

"總司令,七少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立業了."

"他一心要娶夏薇,我不想讓他如願."

"總司令,門當戶對固然好,但夏姑娘也不錯,當個側室夫人多少能讓七少收心."

"我再想想."江淮無奈地歎氣,這些個子孫,沒一個讓人省心的.

過了兩天,江洛川從北郊大營回來,來議事廳說有重要的事告訴父親.

江淮以為他要說婚事,冷冷道:"說吧."

江洛川鄭重道:"當年二哥遇襲身亡,那個殺手,我見過."

江淮心頭一震,立即追問:"你在哪里見過?那殺手是什麼人?"

慕容瞳知道他要辦他正事,在大廳等結果,有點忐忑.

蕭沉冽回來,看見她坐在沙發,忐忑不安,問道:"你們怎麼都在這里?"

"七哥在議事廳,跟父親說二哥當年遇襲一事."江淺淺倒是沒心沒肺,一邊吃水果一邊翻看報紙.

"當年你二哥怎麼死的?"他來了興致,坐在一旁.

她繪聲繪色地說起來,最後道:"不過,我也是聽三嫂偷偷跟我說的."

慕容瞳想不明白,二少死了十年,為什麼七少忽然向總司令提起這件事?

蕭沉冽看她一眼,與謝放來到外面廊下.

謝放低聲道:"七少對總司令提起二少遇襲身亡之事,難道……"

"七少的意圖不簡單."蕭沉冽劍眉輕鎖,"我們剛要查二少之死,七少就跳出來,想必他等不及了."

"七少查到了二少被害的真相?"

"很有可能.二少遇害,雖然死了十年,但爺爺一直耿耿于懷沒找到真正的主謀.若七少找到主謀,爺爺必定對他另眼相看."蕭沉冽篤定道.

"我們要在大廳等候消息嗎?"

"你在一樓等著,我先回臥房一趟."

謝放領命,在一樓的角落等候消息.

蕭沉冽上樓的時候,看見江鴻飛坐待在二樓的露台,心生疑惑.

江鴻飛還有膽量回來?不怕惹爺爺動怒嗎?

難道是七少要他回來的?

半個小時後,議事廳傳出震天動地的聲響:

砰--

哐啷--

大廳的人都嚇了一大跳.

江淺淺正在啃香瓜,身子一震,"父親竟然動了雷霆之怒."

"七少不會有事吧."慕容瞳有點擔心.

"二哥遇害跟七哥沒關系,七哥不會有事的."江淺淺依然沒心沒肺,"不過,七哥犯不著提起這件事,惹父親動怒呀.七哥在想什麼呢?"

慕容瞳無奈地歎氣.

蕭沉冽坐在沙發另一邊,時不時地看她一眼,她盡量不看他,當他不存在.

議事廳里,江淮動了雷霆之怒,怒焰升騰,"你所說的,沒有半句虛言?"

江洛川指天發誓:"父親,若我有半句虛言,若心存誣陷三哥的歹意,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你說,當年你跟老四提過這件事?"聞言,江淮的面龐燃燒著怒火.

"是.我猜到今夜父親一定會向四哥求證,所以我把四哥請回來,不過四哥不知道是什麼事."

"我自會問他.你為什麼到今天才說出這件事?"

"其實,過了這麼多年,我已經忘了這件事.可是,前幾天不知道怎麼的,連續兩次夢到二哥.在夢里,二哥對我說,不想手足相殘,可是也不能姑息養奸,要讓真正的主謀得到懲處.我想著,可能是二哥的生忌快到了,才給我托夢吧."江洛川滴水不漏地說道,"父親,我猶豫了幾天,直至今天才做出決定,跟父親坦白這件事."

"去叫老四進來."江淮吩咐江潮.

很快,江潮把江鴻飛叫進來.

江淮讓江洛川先到那邊去,爾後寒聲問道:"你可知,剛才老七跟我說了什麼?"

江鴻飛搖頭,"父親,我不知道.今天老七叫我回來一下,也不說是什麼事,我拒絕了,不過老七說有重要的事,還說父親不會因為我擅自回來而動怒,我才跟著他回來……"

江淮陰鷙地問:"你二哥遇害那時,抓到那個殺手,後來老七有沒有跟你提起過殺手?"

"父親,十年前的事了,我得想想."江鴻飛做回想沉思狀,半晌才道,"對,我想起來了,老七當時還小,害怕地跟我說,他見過那個殺手,不過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那個殺手."

"好了,你出去吧."

"是."江鴻飛恭順地退出去,"父親,您保重."

江洛川走過來,道:"父親,該說的我已經說了,我先出去了."

江淮面色寒郁,"你先留下.江潮,去叫老三進來."

……

江潤玉剛回來,就被叫到議事廳,一臉的懵.

蕭沉冽預感不祥,這次事關三少,三少要倒黴了.

果不其然,過了十分鍾,議事廳傳出驚天動地的怒吼聲和哐啷聲.

江淺淺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擔憂起來,"今天這是怎麼了?他們怎麼一個個的都激怒父親?"

云醉雪,顧紅蕊,宋雨柔也是心驚肉跳,緊張忐忑地等候.

議事廳里,江潤玉跪在地上,因為恐懼而眼淚飆出,四肢發抖,聲音顫抖,破碎,"父親,我……我一時糊塗,我妒忌二哥樣樣比我強,做任何事都能得到父親的贊賞……而我什麼都做不好,不僅父親和娘嫌棄我,不喜歡我,就連外面的人也對我冷言冷語,從來不把我放在眼里……"

"二哥自小就優秀,得到父親的大力栽培,而我呢?我什麼都沒有,天生天養,自生自滅……我妒忌二哥,恨二哥太優秀,恨他為什麼擁有一切,我卻只能蹲在黑暗的角落舔舐傷口,連最基本的尊嚴都得不到……"

"父親,我也努力勤勉過,可是不論我怎麼努力,就是做不到二哥那樣……我和二哥出自同一娘胎,為什麼得到的卻是天淵之別?我不甘心……"江潤玉痛哭流涕.

"因為你笨!你蠢!"江淮氣不打一處來,狠狠地踹他的胸口.

江潤玉倒在地上,胸口疼得要死,他爬起來,抓著他的小腿淒苦地哀求:"父親,我錯了……我大錯特錯,我不該妒忌二哥……你殺死我吧,我到陰曹地府去向二哥懺悔……"

江淮拔出配槍,怒指他的頭顱,卻遲遲沒有開槍,手臂發顫.

江潮大吃一驚,勸道:"總司令三思,三少是大夫人唯一的子嗣了."

江洛川下跪懇求:"父親,雖然三哥犯下大錯,可是二哥在天有靈,不希望看見親弟弟被父親殺了."

江淮暴怒,"這個畜生殘殺手足,喪心病狂,該死!"

江潤玉跪在地上,雙目緊閉,一副求死的模樣.

"父親怎麼罰三哥都行,就請留他一條性命."江洛川勸道,"雖然三哥害死二哥,可是二哥素來寬厚仁善,一定不希望親弟弟跟他一樣英年早逝.父親,您三思啊."

"我就看在老二的面上,暫且饒你一命."江淮扔了槍,"我再也沒有你這個兒子!跟你的妻子滾回老家!"

"謝父親留我一命."江潤玉哭道,萬念俱灰.

江淮開門出來,對所有人宣布:"老三再也不是江家子孫,從今往後,再也不許提起此人."

所有人都站起來,一臉的懵.

空氣凝固了,鴉雀無聲.

云醉雪最先反應過來,連忙上前,"總司令,我先扶您回房歇著."

慕容瞳震驚不小,怎麼江家少爺一個個地出事?是七少把三少拉下來的嗎?

上篇:第333章:不要再糾纏我    下篇:第335章:沉淪在他的溫柔狂熱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