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35章:沉淪在他的溫柔狂熱里   
  
第335章:沉淪在他的溫柔狂熱里

g,更新快,無彈窗,!

江潤玉和宋雨柔回房收拾行裝,連夜回鄉下老家.

江洛川抱歉道:"三哥,對不起,這件事我隱瞞父親十年,可是我夢到二哥淒慘的模樣,不能再隱瞞了."

"不用假惺惺的,我認栽."江潤玉抹了淚水,心灰意冷.

"三哥,我也是可憐二哥死得不明不白,才說出這件事.你會原諒我嗎?"

"你不覺得說出這句話很誅心嗎?就像二哥不會原諒我一樣,我也不會原諒你."

"三哥……"江洛川愁苦不已.

"老七,成王敗寇,我認輸."江潤玉道,"我走了,你就可以頂上來,接管戍衛二隊.不過,我提醒你一句,當心老四.老四的陰招防不勝防,你自求多福吧."

"我派人送三哥一程吧."

"不必了."

江潤玉把他推出去,把門重重地關上.

江洛川看見慕容瞳,把她拉到臥房,說了二哥遇害一事.

她聽得驚心動魄,江家就跟曆朝曆代的帝王家一樣,明爭暗斗,血雨腥風.

最是無情帝王家.

她問:"時隔多年你說出這件事,是另有目的吧."

江洛川不無失望地說道:"薇薇,你也這麼看我嗎?"

慕容瞳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也許這就是男人的權力世界,這就是男人身處權力世界所要面對的殘酷.

一股悲涼自腳底升起……

另一邊,蕭沉冽和謝放回到臥房,"七少終于出手了."

謝放百思不得其解,"我總覺得,七少這次出手有點意外."

"無論如何,七少也夠狠的."蕭沉冽沉思道,"七少是一只假寐的狐狸,一蘇醒就會咬死人."

"七少會不會和四少合謀?"

"不管他們有沒有合謀,對我們來說,沒有影響."蕭沉冽淡漠地挑眉,"三少只是一顆棋子.七少出手了,我們就不用大費周章地出手."

"那總司令會提督軍接管戍衛二隊嗎?"謝放問道.

"如今只剩下七少和我,除了他就是我."

"不過,七少沒有統軍經驗,想來不會順利."

蕭沉冽樂清冷地勾唇,不是還有四少嗎?

江洛川不懂的,做不好的,必定會去找四少幫忙.

江潤玉帶著妻兒連夜離開,前往鄉下老宅.

第二天早飯的時候,江淮宣布,戍衛二隊由七少接管,而戍衛一隊由蕭沉冽接管.

江洛川本是開心,可是聽到下一句時,就笑不出來了.

江總司令公布這兩個重大的決定之後,蕭沉冽的權勢更加如日中天,阿諛奉承的人猶如過江之鯽.

很快到了年底,各家各戶都忙著准備過年,總司令府每天都熱鬧忙碌.

這是云醉雪掌管內務後第一次過年,自然要把過年的事宜操辦得周到妥帖,跟江河忙里忙外,忙飛了.

這天,江淮忽然問江潮:"老七告發老三,會不會另有企圖?"

江潮謹慎地回話:"若七少另有企圖,無非就是把三少拉下來.這說明,七少已經有了進取之心,從這方面來說,是好事."

江淮點點頭,"老七有了進取之心,比老三強不知多少倍.罷了,老七十年前說,還是現在說,都一樣,只是讓老三多逍遙了十年."

江潮道:"正是這個道理.七少是可用之才,總司令想栽培七少嗎?"

江淮道:"先看看他能不能降得住那些兵吧."

……

表哥,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表哥,你說過你會照顧我一輩子的……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巧言善辯!

你指使她調換我娘的藥,害死我娘,又殺她滅口,不讓唯一的證人開口.你還有什麼話說?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開槍!

開槍啊!你還猶豫什麼?

若還沒消氣,再打一槍!

那些零碎的記憶片段,那些仇恨絕烈的一幕幕,在慕容瞳的腦海里激蕩,閃回.

慕容瞳躺在床上,不安地動來動去,小臉布滿了豆大的汗珠.

她試圖從可怕的夢魘,從痛楚的記憶抽身,可是,她被桎梏著,出不來.

"啊--"

她驚叫一聲,全身一震,彈身而起,呵呵地喘氣.

冬夜深沉,整座總司令府暗寂如荒原,寒風凜冽地呼嘯,震得窗扇砰砰地抖動.

慕容瞳看著四周的黑暗,取了枕頭旁的帕子擦去臉上的汗珠,抱著雙腿發呆.

剛才的夢魘都是曾經的記憶嗎?

她要恢複記憶了嗎?

可是,為什麼都是痛楚,傷心的記憶?

這一次的夢魘,她看得清楚一些了,跟她的推測一樣,蕭沉冽害死她的親娘,她對他開過槍.

她和蕭沉冽之間,橫亙著殺母之仇.

娘,你必定不希望我跟害死你的人有感情牽扯吧.

一時間沒了睡意,她喝了兩口水,披上羊毛大衣,在走廊站了他片刻,走到小露台.

夜風寒凜,呼呼的風聲有點瘆人.

寒氣逼人,慕容瞳攏緊大衣,忽然聽見腳步聲,立即轉身望去.

蕭沉冽走到她身邊,低沉地問:"睡不著?"

"現在十二點,你怎麼也醒了?"

"聽見你開門的聲音,醒了."

她眉心微蹙,聽得到她開門的聲音?他睡眠淺還是有心注意?

他望著燈火稀疏,暗黑無邊的金陵城,"我睡眠淺,但凡你那兒有什麼動靜,我都會醒."

慕容瞳淡淡道:"你接管戍衛一隊,恭喜你.明天還要早起,我先回去睡了."

"阿瞳,既然睡不著,就聊聊吧."蕭沉冽拉住她的臂彎.

"我和你沒什麼好聊的."她用力地抽開手.

可是,她的堅決換來他的征服.

他把她圈禁在牆角,把她的身軀往懷里壓,緊緊的,身軀厮磨,火花四濺.

她越是反抗,越是激起他的壓制.

暗黑里,蕭沉冽的俊眸燃燒著熾烈的幽火,"阿瞳,不要拒絕我……"

他吻她的唇瓣,綿密熱切,把她引入纏綿的情愛聖殿.

慕容瞳幾乎迷失了自己,險些沉淪在他的溫柔狂熱里.

"你希望我恢複記憶?"她冷不丁地問.

"自然."他語聲暗啞,濕熱的唇舌逗弄她,追著她.

"若我想起我們之間那些不愉快的記憶呢?比如,痛苦的,仇恨的……"她冷幽幽道.

蕭沉冽凝視她,眼里流露出幾分驚喜,"你想起來了?"

她搖頭,"我說的是假如,假如我恢複了記憶,我對你只剩下仇恨,你還會這樣對我嗎?"

他捧著她的小臉,溫柔道:"阿瞳,我們之間沒有仇恨."

"不是你說了算."

慕容瞳推開他,冰冷地離去.

蕭沉冽劍眉微蹙,今夜阿瞳有點古怪.

在金陵城某個暗黑的房間里,玄晶石散發出一圈又一圈七彩奪目的光芒,幻化萬千,美輪美奐.

星野龍一盤腿而坐,雙目微閉,雙臂劃出各種半圓,圓圈,做出各種手勢,嘴里念念有詞.

玄晶石留存著云子的氣息,只要他催動玄晶石,就能利用玄晶石催生她記憶深處那些痛苦的記憶.

過了兩天.

他約宋恬恬到一家偏僻的咖啡館,紳士地為她拉開椅子,"宋大小姐,請."

"有什麼事就快說吧,我很忙."宋恬恬沒什麼耐心.

"宋大小姐清減了不少,想必是為伊消得人憔悴."

"若沒事,我先走了."

"宋大小姐別這麼著急嘛.我是來幫你的."星野龍一彬彬有禮地微笑.

"你幫我還是害我?害我還不夠嗎?"她登時冒火,惱怒地瞪他.

"其實,我那個辦法已經成功了,之前你和蕭督軍不是差點成婚了嗎?後來出了什麼事,你也不肯告訴我,我真的沒辦法幫你了.但不能說我害你吧."

"婚事已經取消了,你還有什麼辦法?我可不想再做那種丟人現眼的事."宋恬恬高貴冷豔地翻白眼.

"其實,蕭督軍之所以瞧不上你,想必是情有獨鍾.只要這'情有獨鍾’在這世間消失,蕭督軍沒有其他選擇,只能選擇你."星野龍一笑得云淡風輕.

"你要我殺人?"她驚得睜大美眸,"你這不是害死我是什麼?若蕭督軍知道我害死薇薇,他一定會殺了我!"

"宋大小姐,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覺地殺人,不會讓他懷疑到你頭上."

"蕭督軍怎麼可能猜不到?"

"我有一個辦法,你想聽聽嗎?"

"……什麼辦法?"宋恬恬終究受不住誘惑.

星野龍一招招手,她湊過來,眉心蹙得越來越緊.

……

年下了,百姓們都出來置辦過年的東西,熱鬧的長街人潮湧動,熱火朝天.

三輛轎車緩緩駛過,當中的那輛,後車座的江淮望著窗外,"再過半個月就過年了,今年好像比往年更加熱鬧."

江潮笑道:"是啊,這兩年沒有戰事,金陵城繁榮不少,百姓們的日子也紅火一點."

忽然,一抹俏麗婀娜的倩影映入江淮的眼簾.

"停車!"

他急切地喊道,立馬下車,橫穿長街走過去.

江潮著急地跟上去,不好在這大街喊出"總司令"這三個字.

那邊,一位年輕美貌的女子站在街邊一家店鋪前,指揮工匠們裝飾鋪子.

江潮吃驚,這位女子跟總司令年輕時喜歡的那位姑娘有三五分相似.

"姑娘,你是這家鋪子的主人嗎?你要開店經營什麼?"江淮溫和地問,直勾勾地看那女子.

"我……我會設計洋裝,我要在這兒開一家洋裝鋪子."這女子客氣道,打量這位西裝革履,氣勢凜然的老人家.

"姑娘可否告知芳名?"他和藹地笑,"你放心,我不是壞人……哦,我想為我女兒做一身洋裝."

"這樣呀,我姓凌,叫眉黛."這位女子便是凌眉黛.

上篇:第334章:動了雷霆之怒    下篇:第336章:打狐狸精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