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45章:只羨鴛鴦不羨仙(開船啦)   
  
第345章:只羨鴛鴦不羨仙(開船啦)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屋里有一些簡陋的家具和不少干爽的稻草,慕容瞳還找到一個水壺,里面有水,她嘗了一口,是甘甜的,應該是主人或過路的人沒用完,還可以喝.

慕容瞳把他安頓在稻草上,讓他喝了水.

"剩下的這些,你喝了吧."蕭沉冽把水遞給她.

"我不渴,你喝吧."慕容瞳查看他左臂的槍傷.

"你是要我喂你嗎?"他似笑非笑.

她無語地斜睨他一眼,一口氣把那些水喝了.

爾後,她繼續查看他的傷勢,"還好,只是擦傷.左腿中槍了嗎?"

蕭沉冽低沉道:"應該也是子彈擦傷.幫我把軍服脫下來."

"這麼冷的天,脫下來干什麼?"

"不脫下來,你怎麼幫我包紮傷口?"

慕容瞳幫他脫了軍服,取出棉帕綁在他的手臂槍傷處,"我還以為你中了兩槍呢."

其實,他的確是裝重傷,不想回香葉寺,"那邊有干柴,燒個火堆吧."

她把角落里的干柴都拿來,他從口袋里取出火柴,點燃起來,火勢漸大,瞬間暖和了一點.

"還有腿上的傷口呢?"蕭沉冽故意問道.

"沒有布包紮了."

"把你的襯衣脫下來給我包紮."

"啊?"慕容瞳瞠目結舌,脫了襯衣,她里面穿什麼?

"還不脫?"

"……好吧."

她咬咬牙,到角落里背對著他,先脫毛呢大衣,再脫最里面的白襯衣.

最後,再把衣服一件件地穿上.

蕭沉冽的目光好像長在她的後背,一眨不眨.

看見了她絲綢般柔滑的脊背,看見了她凝脂般的肌膚,看見了渴望多年的軀體.

慕容瞳紅著臉回來,不敢看她,低著頭用自己的襯衣給他包紮左腿的槍傷.

他舍命救她,還受了傷,她是應該照顧他,犧牲這一點點不算什麼吧.

柴火嗶啵,火光騰躍,在她的臉上映染了紅影流霞,紅彤彤的,嬌豔勾人.

"淺淺,表妹一定急死了,我們歇會兒就回去吧."她故意坐在一旁,離他有一段距離.

"嗯."蕭沉冽悄然抬眸看她,目光越發灼熱.

"對了,你怎麼也來香葉寺?"

"我擔心你有危險,你果然出事了."

"這是……意外吧."

"你當真覺得是意外?"

"你覺得不是意外,那是什麼人做的?"慕容瞳撥了撥柴火,不願不相信那個人再次出手害她.

"偏偏是宋恬恬約你們來香葉寺,偏偏她和你表妹被匪徒擄走,有這麼巧嗎?"蕭沉冽的黑眸浮現幾縷清寒.

"我不相信宋恬恬會這樣做.她看著完全沒事了呀……"

"她越沒事,就越有問題.你放心,回金陵後我會查清楚."

"嗯."慕容瞳望望後窗外面的天色,"你還好嗎?天色不早了,不如我們早點回去吧……"

"你扶我一下."蕭沉冽的眼底閃過一絲狡色.

她拉著他的手臂,正要架起他,忽然,他再次悶哼,坐下來,"傷口疼."

她狐疑地蹙眉,他唐唐五省督軍,再重的傷也不哼一聲,皮糙肉厚的,怎麼今天這麼嬌弱?

他忽然抱住自己,"好冷."

慕容瞳摸摸他的額頭,"好像不燒呀."

"可能是剛發作."

蕭沉冽驟然拉她,把她抱在懷里.

她震駭地掙紮,"你放開我……"

"不要動,好不好?這樣暖和一點."他嗓音暗啞,好似帶著靈魂的戰栗.

"我……把柴火燒得旺一點……就不冷了……"慕容瞳的心跳幾乎停滯,四肢僵硬.

"阿瞳,若我今天死了,你會傷心悲痛嗎?會記得我一輩子嗎?"

"不要說這樣的話!"她語聲微厲.

蕭沉冽轉過她的身子,凝視她的目光灼如烈焰,"你關心我,在意我,你一直自欺欺人."

她連忙否認:"沒有……"

還沒說出口的話,悉數被他吞了.

他狂烈地吻她,瘋狂如魔,以狂風暴雨之勢席卷了她.

慕容瞳激烈地掙紮,可是越掙紮越激起他的斗志,被他掠奪,被他攻占,被他壓倒.

"你受傷了,不要這樣……會流很多血的……"慕容瞳急切地勸說.

"你擔心我受傷沒體力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

"阿瞳,順從自己的心."

蕭沉冽迫切地吻她,濕熱的唇舌在雪頸橫掃,在鎖骨流連.

慕容瞳迷茫地看他,他的眼里布滿了可怕的渴念,里面有烈焰熾烈地燃燒……

他一層層地解開她的衣服,滿腔熱火,滿身情念,在這一刻迸發.

當他們裸裎相對,以最原始的面貌展現在彼此面前,她嬌羞,窘迫,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寒氣襲來,刺骨得讓她徹底清醒.

"不行……"

"阿瞳,看著我,你舍得拒絕我嗎?"蕭沉冽輕吻她的唇瓣,溫柔而克制,極力壓抑著.

"萬一謝副官和淺淺他們找來……萬一還有匪徒……"慕容瞳心慌意亂,想起娘的死,想起七少,想起那些錯綜複雜的關系……

他的唇舌一路下滑,攀登絕美的秀峰,嘗遍誘人的甜美,沉醉在柔香里欲罷不能.

她的腳尖崩得緊緊的,身軀也是僵硬如石,思緒紛亂如麻.

看著他俊美的五官,看著他志在必得,暗潮激湧的眼神,有一道聲音告訴她:順從自己的心.

又有一道聲音強烈地反對:不可以!

在恢複記憶之前,不可以這樣!

"啊--"

猝不及防的,撕裂的劇痛拉回她的思緒,"好疼……不要……"

蕭沉冽柔吻她扭曲的五官,"很快就不疼了……"

巨浪掀起.

狂風疾行.

暴雨肆虐.

天地顛倒.

陰陽融合.

他急速地攻城略地,徹底地與他融為一體.

傾瀉一腔的渴念,耗盡所有的精血.

慕容瞳無力反抗,恍惚地沉浮在顛簸的大海,任憑小船翻覆,任憑巨浪淹沒,任憑身心抽離.

"阿瞳,不要胡思亂想."蕭沉冽沉啞地低喚,喚回她的神智,溫柔地前進,"你仔細感受……你的心,你心里有我……你喜歡我……"

"……"她呆呆地凝視他,捫心自問,喜歡他嗎?

"若你心里沒有我,怎麼會一次次地容忍我吻你,抱你?怎麼會在我和七少之間徘徊?很早以前,你我就心心相印,兩情相悅."

"你知道嗎?我們在南倉第一次相遇的那夜,我看過你的全相,從此念念不忘.雖然那時你喬裝易容,容貌平平,但我記得你身上的每一處,記得你的體香……"

"過陣子,我們回江州成婚好不好?這輩子,我只想守著你,守著我們的兒女,守著我創下的那邊山河天地,守著我們的基業.阿瞳,我只想對你好,只想你愛我."

一字字,一聲聲,一句句,刻進了骨血,烙進了靈魂.

當一個男人強占你的身,卻對你說出這番讓人動心動情的情話,你還能無動于衷嗎?

慕容瞳輕撫他的脊背,細細感受他的力量,認真感受自己的心意,把他給予的狂熱與渴求一點一滴地收集,品鑒,琢磨,她再也無法冰冷地應對.

一直否認心里有他,一直不肯面對自己的感情,一直逃避他的糾纏.

在這一刻,她忽然想通了,只想順從自己的心.

她吻他的薄唇,嬌羞,青澀.

蕭沉冽狂喜地笑,"阿瞳,你接受我了嗎?"

慕容瞳輕輕地點頭.

"真好."

他欣喜若狂,禦風疾行.

那是廣袤星空,漫天星辰次第綻放璀璨的光芒.

那是萬仞雪巔,流風回雪里交頸火蓮妖豔盛開.

那是無上九重天,浮云朵朵里逆風纏綿地飛翔.

絕美地交融!

燃熱地爆發!

一個多小時後,慕容瞳在他懷里昏昏地睡去.

蕭沉冽拂開她的鬢發,輕吻她的臉頰,心滿意足地閉了雙目.

阿瞳,你我終于成為真正的夫妻.

醒來時,天已經黑了.

她睡眼朦朧地睜眸,陡然清醒,怎麼睡得這麼死?

她一動,蕭沉冽也睜眼,原本他就是半睡半醒,時刻注意四周的動靜.

"阿瞳,還好嗎?"他低啞地問.

"我……"一睜眼就看見這張俊臉在眼前放大,慕容瞳有點窘,不敢看他.

"我想好了,處理完北郊大營和戍衛一隊的軍務,我就向爺爺請辭,我們回江州."他興奮道,已經想好了今後要走的路和將會遇到的重重阻礙,以及應對辦法.

"還是……我跟七少說吧."她忽然想起他的槍傷,"你的傷口還好嗎?流血了嗎?"

"你看看."蕭沉冽伸臂到她眼前.

"啊,流了這麼多血."慕容瞳心疼地起身,"你太用力了,你看……"

"不拼全力,你會怪我無用."他邪氣地挑眉.

"你說什麼呢?"她羞澀地別開臉,雪腮瞬間紅了,眉尖都紅透了.

蕭沉冽伸臂攬倒她,翻身壓住她,"阿瞳,還盡興嗎?"

慕容瞳的紅腮如花蕊嬌豔欲滴,心慌氣促地轉過頭,"我們回去吧……"

他輕吻她的鼻尖,眸心,"我甯願待在這兒,沒有人打擾我們,只有你我二人,只羨鴛鴦不羨仙."

她的雙臂撐離他的胸膛,"表妹和淺淺他們一定擔心死了……還是回去吧……"

他拿開她的手,唇落在粉紅的花蕊,柔吻,輕咬……

"啊……"

她輕呼.

上篇:第344章:很怕再也找不到你    下篇:第346章:身與心的交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