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夫人有點甜第353章:殺人不眨眼的禽獸   
  
第353章:殺人不眨眼的禽獸

g,更新快,無彈窗,!

"表妹,你怎麼了?想跟我說什麼嗎?"慕容瞳問道.

"沒……沒什麼……我只是害怕……"凌眉黛把盤桓在喉嚨口的話咽下去.

"現在沒事了,不要怕."

"嗯."

凌眉黛猶豫,矛盾,不知道現在說還是過兩天再說.

若現在說,表姐會不會也出事?

或許,不知情反而更安全.

蕭沉冽部署之後回到病房,鄭重地問:"凌小姐,剛才你敘述的那些沒有有用的線索.你有沒有遺漏什麼關鍵的細節?若你能提供關鍵的線索,有利于更快地查出主謀."

慕容瞳紅腫的明眸迸出凜冽的殺氣,"表妹,你再仔細,認真地想想,是不是還有什麼忘記說了?我要為你和父親報仇."

他提醒道:"比如那些人可有說過什麼話?你當真沒有看見他們的容貌?"

凌眉黛心神一震,恐懼在四肢百骸急速蔓延.

他果然問起這個!

若她說看見了謝放,他一定會殺她滅口!

"表妹,別怕."慕容瞳心疼地握住她的手,表妹真的被嚇壞了.

"沒……我沒看見……"凌眉黛不斷地搖頭,滿面驚懼.

她就是不明白,總司令明明答應他和表姐的婚事,答應讓他們回江州,為什麼他還要指使謝放刺殺她和姨父?他就這麼喪心病狂嗎?

看來,姨媽也是他害死的!

她很想告訴表姐,他和謝放就是殺害姨父的殺人凶手!

她很想對表姐說:不要再相信這個殺人不眨眼的禽獸!不要再被他欺騙!

可是,她不敢說,真的不敢說……

慕容瞳見她的情緒又激動起來,示意他不要再問,柔聲安慰她幾句.

蕭沉冽給阿瞳使眼色,要她出來.

喬慕青陪著凌眉黛,蕭沉冽拉著慕容瞳走到走廊的盡頭,在一張長條椅坐下.

他把她摟在懷里,"我知道你心里悲痛,想哭就哭吧."

"到底是誰……這麼殘忍……"慕容瞳壓抑著的悲痛如洪水般決堤,身子顫得厲害.

"我會查清楚,抓到幕後真凶."他摩挲她的手臂,心里滿是悲傷.

"你說,會不會是那個星野龍一?"

"這幾個月,他失去了蹤跡.我已經命人密切關注金陵城,但沒有他的消息."

"他可能躲在暗處……對了,他不是經常戴著人皮面具嗎?他一定戴著人皮面具,躲在金陵城的某個隱蔽角落,窺探我們,暗中謀劃……"慕容瞳聲音嘶啞,心痛如絞,快喘不過氣.

"我也猜想,星野龍一應該是戴著人皮面具,不過這樣就很難找到他."蕭沉冽憐惜地寬慰,"你放心,我會盡力找到他."

"娘死了,父親也不在了……"

"你還有我,我會一直在你身邊."見她這般柔弱無助,他也是心痛如割,"你父親去找你娘了,他們在天上相會,也是好事,是不是?"

慕容瞳略感安慰,靠在他懷里悲傷地抽泣.

蕭沉冽低沉地問:"你表妹要住院半個月左右,你父親的喪事,你有什麼打算?想在金陵辦,還是回江州辦?"

若她把表妹帶回江州養傷,只怕總司令不會同意.

總司令這麼關心表妹,一來擔心她的傷勢不宜馬上坐車回江州,二來擔心她離開總司令府的保護會有危險.

"在金陵辦吧.過幾天,我護送父親的靈柩回江州安葬."

"好.我會操辦老督軍的喪禮.就在那座宅院辦,如何?"

"嗯."慕容瞳哭得無力.

蕭沉冽無言地抱緊她,希望給予她一些堅強的力量.

……

江洛川打電話給張平,約他在教堂見面.

雄偉高聳的教堂在飛雪里靜謐地佇立,白茫茫一片,靜如一幀十八世紀的油畫.

教堂的大門虛掩著,江洛川坐在最前面的一排長椅,雙手合抱,雙目緊閉,向耶穌基督誠心懺悔.

耶穌,我做錯了,您能原諒我嗎?

我害死瞳瞳的父親,她會恨死我嗎?

我應該怎麼做,才能彌補犯下的過錯?

我要不要向瞳瞳坦白一切?

咚咚咚--

皮鞋敲擊地面的聲音.

江洛川沒有回頭,知道是張平來了.

戴著人皮面具的星野龍一戴著一頂禮,肩膀落了一些雪花,他坐在江洛川身邊,"七少不用這樣."

"你到底怎麼辦事的?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紕漏?"江洛川猛地揪住他的衣領,殺氣騰騰,"你沒跟那些人說清楚嗎?"

"我當然說得很清楚,可是你也知道,槍戰都是拿命玩的,他們都死了,只有一人回來.若慕容鵬不死,就是他死.再說,槍戰猶如戰場,瞬息萬變,豈是人力所能控制的?"星野龍一氣定神閑地說著,絲毫不懼.

"你!"江洛川猛地拔槍指著他的腦袋,睚眦欲裂,猙獰可怕.

"七少,稍安勿躁."星野龍一依然淡定,撥開他的手,"我們只是讓慕容鵬受傷,可是現在他死了,也要讓他死得其所.如此一來,慕容瞳不就更恨蕭沉冽嗎?這樣不是更好嗎?等凌眉黛告訴慕容瞳真相,慕容瞳就會回到你身邊,你不就可以抱得美人歸嗎?"

"用這樣卑鄙的手段得到瞳瞳,你以為我會心安理得嗎?"

"七少,循規蹈矩是得不到江山,美人的."

"但也不能害死慕容老督軍.瞳瞳那麼悲痛……"

"她悲痛,你才有機會趁虛而入,才能得到她.否則,你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投入蕭沉冽的懷抱."

江洛川無言以對,雖然他說的有幾分道理,可就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若瞳瞳知道真相,江洛川不敢想象那後果.

星野龍一叮囑道:"七少,這幾天你千萬要忍住,千萬不要露出馬腳.蕭沉冽聰明絕頂,擅長謀算人心,更擅長看破人心,若你流露出一丁點破綻,他一定會查到你身上.到時候,你敗露了,功虧一簣,失去了佳人,可怨不得我."

江洛川陰郁地問:"找到那人了嗎?"

"還在找."星野龍一心里冷笑,怎麼可能留著那個禍害?早就滅口了,"不過,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他離開金陵了,天高任鳥飛,往哪里跑了,不好找."

"不好找也要找."江洛川咬牙切齒,找到那人,他一定要把那人碎尸萬段.

"未免行跡敗露,這幾天七少不要找我.我先走了."

星野龍一站起來,整整毛衣大衣的衣領,從容離去.

陰沉的眼梢飛落一絲冷酷:等蕭沉冽和江洛川斗得兩敗俱傷,就是他出手的好時機.

江洛川想去醫院看看瞳瞳,可是又覺得無顏見她,最終回總司令府.

……

慕容瞳在醫院陪表妹一天,爾後去父親生前住過的那座宅院辦喪事,迎接各方朋友吊唁.

這個新年,慕容鵬得到江總司令的青睞,與江總司令的交情不一般,加上蕭沉冽,七少的關系,金陵軍政界的高官們都來吊唁.慕容鵬在江州的老部下,老友也都趕來江州吊唁.

靈堂莊嚴肅穆,白綢黑幔張掛.

謝放和喬慕青忙里忙外地接待來賓,處理各種事情,慕容瞳一身縞素地跪在靈堂,向吊唁的來賓回禮.

江河帶著總司令府十幾個傭人來幫忙,這場喪事辦得隆重而風光.

江淺淺,宋恬恬等名門千金都來吊唁,向她表達她們的哀思.

"瞳瞳,令尊走了,你還是節哀吧,保重身體."江淺淺傷感地勸道.

"瞳瞳,令尊和令堂終于相聚了,你應該為他們高興才是."宋恬恬也勸著,"若你過于悲痛,他們在天有靈也不會安心的,是不是?"

"謝謝你們."慕容瞳雖然悲痛,但還是克制,冷靜的.

蕭沉冽面色沉凝,心事重重.

從事發現場帶回來的尸體,子彈殼和槍支,他都看過,也做過分析,但還是沒有半點頭緒.

到底是不是星野龍一?

他無法確定.

他想盡快查清,想盡快抓到真凶,想給阿瞳一點安慰,可是,他竟然束手無策.

除了那次,尋找她半年無果,就是這次,他有點迷惘.

他想代她承受喪親之痛,想為她排解一點痛楚,想溫暖她,給予她一點力量,可是,他發現自己做到的微乎其微.

跟他同樣悲痛,無助的,還有江洛川.

江洛川比他還要煎熬,時刻忍受著良心的譴責,拷問.

他想向她坦白一切,想向她懺悔,想向她懇求原諒,可是,他又擔心會永遠失去她.

他想一醉方休,忘卻這些痛楚的糾結.

這天,慕容瞳,蕭沉冽和江洛川三個人,各懷心思,就這麼過去了.

一個神思恍惚,一個心情沉重,一個備受煎熬.

兩天之後的夜里,凌眉黛終于忍不住,請人打電話叫表姐到醫院.

慕容瞳以為表妹在醫院出了事,匆匆趕去.

"表妹,是不是傷勢有反複?哪里不舒服?跟醫生說了嗎?"她著急地問.

"我沒事."凌眉黛望向門外,眼梢蘊著一絲驚懼,"蕭督軍……有沒有跟你來?"

"他想陪我來,不過五省有緊急軍務,他去公署大樓處理,晚點他來接我."

"哦……"凌眉黛忽然抓住她的手,"表姐,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一直不敢跟你說……"

"什麼事?"慕容瞳蹙眉.

"那天,我看見那個殺死姨父的人的容貌了……"

"當真?那個殺手長什麼樣?"慕容瞳驚喜交加.

上篇:第352章:重傷,驚懼    下篇:第354章:徹骨的悲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